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我能进入诡异世界 > 第六十七章:你听过夸父吗?

第六十七章:你听过夸父吗?


    吸收阴气,提升修为。

  凝练阳气,精纯灵力。

  再搭配阴阳转换,完美!

  运转玉清心法,何凡心头宁静,感受到了天地间,那一丝丝灵气。

  不同于阴气的刺骨阴冷,灵气很温暖,难怪又被称为阳气。

  随着玉清心法运转,一丝丝阳气入体,炼化成灵力,最后进入刺青凝练成精纯灵力液。

  被刺青凝练的力量,质量更高,掌控也比之前更如意了。

  一缕缕阳气入体,两个小时过去,何凡体内修为,勉强增加了一滴。

  很慢,远远比不上夜晚吸收阴气修炼。

  但是,这让他白天也能修炼了。

  白天修仙者。

  晚上九级鬼!

  外面的夜色已经黑了,何凡出门吃饭,顺便买东西。

  忙的差不多了,已经九点多了。

  回去升级纸人,精纯之后的鬼气,改造纸人阵法,让纸人实力大增。

  八级顶峰!

  “以前我的力量,太差了。”

  何凡思索着,鬼气质量,也是实力强弱的关键。

  现在的他,完全能虐杀之前的自己。

  而且,鬼气提升,他改造纸人所需的鬼气,也变少了,速度几乎提升了一倍!

  忙活了一会儿,改造了四个纸人,何凡便盘坐恢复。

  没有教室的四倍阴气,他运转鬼气修炼法,还不如玉清心法来的快。

  鬼气恢复,等到十一点,何凡才去老李小卖部。

  虞夕带着西西,早已等候多时,老李依旧大气不敢喘,僵硬地站在一旁。

  “怎么每天这么晚?”虞夕清冷地问道。

  “在家修炼。”何凡连忙解释道:“你看,我现在只剩下一双脚无法虚幻了。”

  说着,运转鬼气,身体虚幻起来。

  “凡爷真是奇才。”老李连忙拍马屁。

  西西也一脸崇拜地道:“何凡哥哥好厉害。”

  虞夕嘴角抽了抽,为什么有种,这三个都是智障的感觉?

  你是鬼啊!

  你还有一双脚不能虚幻,你还挺骄傲?

  真是,恨铁不成钢!

  “算了,先去办正事。”虞夕压下心中火气,道:“将东西给老李,随我去阴阳通道。”

  “好的。”何凡点点头,问道:“那忘川河那边?”

  “使者们在那边守着,凡是过去的鬼,都会拿下。”虞夕清冷地道:“我们负责,封住阴阳通道。”

  “老师已经有办法了?”何凡惊喜问道。

  “嗯。”虞夕点点头,沉吟道:“此事还需要你帮忙。”

  何凡警惕地道:“我能帮什么?老师该不会,又拿什么盖世鬼体糊弄我吧?”

  虞夕没有说话,鬼气包裹他和西西,飞上高空。

  何凡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子已经到了高空之上,周围是漆黑鬼气,看不清四周。

  虞夕的速度很快,瞬息间,已经来到墓园上空。

  墓园已经恢复,几乎看不出什么异常。

  他们没有下去,因为张九峰说,今晚还会有鬼来。

  现在已经快到约定时间了,来的刚好。

  嗡

  一股阴风吹拂而来,整个墓园的杂草都在晃动,阴冷刺骨的气息弥漫,整个墓园的温度在降低。

  一名中年男子,从远处飞来,浓郁的鬼气,丝毫不弱于昨夜的那个阴兵。

  下等猛鬼!

  “张九峰。”

  猛鬼到来,目光扫视墓园,寻找着张九峰身影。

  “嗯?约好此时相见,怎么不见人影?”猛鬼皱眉,面色凝重起来:“难不成,他带着纯阴之体跑了?”

  “他下去找你了。”

  冰冷的声音响起,恐怖的压力弥漫,整个墓园,都在压力笼罩范围。

  “谁……”

  猛鬼面色一变,身子刚要动弹,恐怖压力之下,却是动弹不得。

  压力如一座大山,压迫的他身子都佝偻下去,鬼体都在颤抖。

  虞夕带着何凡和西西飘然而下,一身红衣,泛着猩红杀意。

  “虞夕?”

  看清来者,猛鬼面色大变,惊恐道:“你从阴界上来了?”

  他万万没想到,虞夕没有在阴界抵挡洪水,而是来了阳间!

  “想要引忘川河,贯穿阴阳?”虞夕神情冰冷,杀意翻涌:“谁给你的胆子?!”

  猛鬼面色一变,顶着巨大压力,咬牙道:“不,不是,我只是来逛逛。”

  “是不是逛逛,我会让你交代清楚!”

  虞夕右掌轻扬,鬼气犹如灵蛇,蔓延而出,缠绕住猛鬼。

  “呃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猛鬼身子急速缩小,鬼气化作小球,将猛鬼囚禁其中。

  虞夕随手将小球递给西西:“交给你了。”

  “嗯嗯。”西西连连点头,再运绝望之力。

  何凡目光透过鬼气,看见了光球中的猛鬼,没有丝毫凶残,只有无尽的恐惧与绝望。

  “以梦魇术,让他陷入无尽的绝望,再由西西扩大绝望。”

  虞夕淡淡道:“除非心智特别坚定者,否则,不可能不坦白,学会了吗?”

  “呃,会了,会了。”何凡连忙道。

  西西是虞夕给他的搭档,之前胆小,老是哭。

  跟着他抓了几次鬼,胆子大了起来,就跟着使者审讯那些鬼。

  看样子,西西已经磨炼的差不多了。

  虞夕带着他们,飘到阴阳通道所在的坟墓,淡淡道:“算算时间,忘川河洪水也差不多要到了。”

  何凡神情凛然:“老师,那快点动手,不然的话,就来不及了。”

  “不必太着急,昨天回去后,我与使者已经布下封印,能够坚持一两个小时。”

  虞夕平静道:“何凡,你听过夸父的故事吗?”

  “夸父?追太阳的那个?”何凡一愣,不知道虞夕什么意思,道:“听过,但这个和夸父有什么关系?”

  “夸父逐日,途中口渴难耐,喝干了两条河。”虞夕幽幽道。

  何凡总结一句:“当时的夸父,真渴了。”

  虞夕扭头看向他,阴恻恻地道:“你要不要跑两步?”

  “我跑个什么……卧槽,你让我喝干忘川河?”何凡终于反应过来了,身子连退,不可思议地看着虞夕:“老师,你在开玩笑,对吗?”

  我又不是夸父,只是个九级鬼!

  昨晚你让我干一碗忘川河水,今晚,你特么直接让我干整条忘川河?

  你可真瞧得起我!

  “你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虞夕冷冰冰地看着他。

  “老师,这样不好,真的。”何凡面皮抽搐,身子缓缓后退:“我就算是撑死了,也不可能喝干忘川河。”

  虞夕清冷地道:“不需要你喝干,只要挡住洪水就行了,还有,你不用后退,你跑不掉的。”

  “你就算是想要谋杀学生,也不至于用这种手段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