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娇娘发家录 > 第八十八话:这般勤快

第八十八话:这般勤快


  宋秋最后还是被迫接下了这钱袋子,妥帖的放在了身上,想着回去在床脚挖了坑埋起来。
  张杨到底是人大马大力气好,三两下就捆出了几捆捆柴来,一手拖着两捆,往山下去。
  张梨花撇撇嘴,自个拖着自己的一捆柴跟在后头。
  拿着柴刀两手轻松的宋秋满头黑线,赶紧上手帮着梨花托着一半,两人合弄一捆柴下山去。
  下山的路其实是不好走的,稍不注意就怕往前一倾给扑了下去,张杨时不时回头看看两个小姑娘的动静,叮嘱他们走慢点。
  走了一截,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说起闲来,“咱们这村里,最近有没有生人来?”
  “有啊,昨儿就来了个卖铜件的货郎呢,挨家挨户的拉着卖,还说要收家里的随便什么铜件都行,锈了都不怕的。”张梨花接嘴很快。
  “哥你问这个作甚,从前回来也没见你关心过村里的事啊?”
  “我就是问问呗。”张杨摇摇头,却是没再说什么了。
  倒是一直听着的宋秋,莫名觉得有些古怪。
  她突然想起那日听到的几个黑衣人嘴里提起过的好像是什么五爷的。
  而上次,张杨好像同她说,在同什么洪五爷做事?
  且张杨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
  前脚有那杀了黑衣人的人来找那东西,张杨会不会也是?
  宋秋觉得自己侦探了,但没办法,脑子就是比常人转的快,再加上各种剧刷得多,不怪她脑洞开得大啊。
  万一,她想得就是这么回事呢?
  宋秋狐疑的从张杨的后脑勺上收回视线来,想着还是先按兵不动瞧瞧?
  张老豆正在院子里坐着跟同村来找他说闲的章老头说话。
  三个人前后从山上下山往这边来远远就能看见。
  那章老头也听说张杨回来了,他从小就喜欢这小子机灵,想着要帮小子说说好话,免得他爷爷奶奶总觉得他不着调。
  就笑呵呵道:“老哥啊,你家张杨小子回来了?哟,这才回来就上山打这么多柴回来,真是勤快啊。”
  张老豆心里哼了两声,嘴里却道:“这孩子就是不着家,勤快还是勤快的。”
  可话音刚落,一手拖着两捆柴的张杨径直进了宋家院子,笑咧咧的道:“阿秋,柴我都给你搬灶屋去放好啊!”
  然后大摇大摆进了灶屋,随后空手出来,才往张家院子来,“哟,章大爷在呢,您老向来可好?”
  有心夸人但夸了个寂寞的章老头干干笑了笑,“好,好着呢,难为你小子记着我,你这嘴巴就是甜咧。”
  张杨跟着吹嘘了几句,就溜出院儿去了不见人了。
  章老头看看张老豆的脸色,“老哥啊,我也出来老半天了,这就回家了,明儿再来找你摆闲啊。”
  “诶!”张老豆应了一声,倒是不生气的样子。
  章老头背着手出门,想着还是摇头得很,这小子机灵是机灵,可就是跟家里人犯冲,这么甜的嘴,怎么就不知道讨好长辈呢。
  老袁氏跟着宋秋进了灶屋,见人咕咚灌着水,不由道:“怎么让张杨帮着打柴回来了?”
  宋秋一脸懵,他自己非得啊。
  老袁氏就叹了叹,换了嘴道:“没事没事,打猪草去吧。”
  家里如今除了猪和鸡,还多了骡子这一牲口,要费的心还真是不少。
  至于给骡子喂什么,宋秋在那老伯那里也打听过了,农家人喂不上什么好东西给牲口,但骡子要拉力,光吃草也不行,搭些豆子喂喂也行。
  所以宋秋回来时还专门在杂货铺买了一袋子黄豆子,往年的豆子,这向新豆子马上要出来了,卖的更是便宜,本也不值价的。
  除此之外,草也是要喂些的。
  所以今儿宋秋也换成了背篓,跟张梨花一起出门往南泥湾去。
  一直出了村尾,张梨花才敢说起来,“阿秋你瞧着,我哥今儿晚上肯定又没得饭吃。”
  “待会儿我多煮一把米,给他留一碗稀饭。”宋秋就道。
  张梨花发愁,“这也不是个事啊,你说我哥总往外跑,都老大不小了,还不急着说媳妇,这家里也没个地,媳妇儿讨回来住哪儿?还有呢,阿秋你说我哥要真讨媳妇回来了,不会也要被我奶他们压着每天做不完的活吧?那可是害了人家闺女呀。”
  张梨花嘀嘀咕咕的说着,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张杨从后头一把扯了扯她的头发,冲她做了个鬼脸,“小丫头家家的,操心这么多事干甚?都成老太婆了!”
  “你哥哥我用得着你操心这些?别瞎操心,好好顾着你自个就行。”
  说罢也不理她了,自顾自凑到宋秋跟前,“阿秋你要打些什么草?我帮你,还有那赶车,你什么时候学?要不明儿就开始?早点学会早点好啊。”
  宋秋听着,又想起刚才那个猜想,要是张杨是为那个回来的,可能身上有任务,是不能在家里待太久的。
  她不知那个五爷到底是好是坏,但看这张杨正气的眉眼,总也不觉得他会与人为奸做什么坏事的。
  “那就明儿一早就开始学吧,早点学会我也能自己赶车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
  张杨点点头,一把抓过了宋秋手里的镰刀,就闷头忙起来了。
  他话多的时候话多,认真做事的时候倒也认真得很。
  宋秋都来不及动,很快就叫张杨给装满了一背篓了。
  张杨打完宋秋这背篓,见自家妹妹还在蹲着忙活,十分嫌弃的给了她一个眼神,走过去薅开她,“一边坐着去。”然后接着忙活起来。
  张梨花撇撇嘴,倒也乐的坐到宋秋身旁去,两个人看湿泥地的鸭子玩耍,看天边的落日余晖,惬意得很。
  两个人坐着,一个人干活,这情形,习以为常一样,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很多时候。
  张梨花怀念的叹了叹,“哥,阿秋,咱明儿到小河沟玩水去啊!”
  “你以为你还小呢。”张杨埋头干活,只腾出嘴巴来说她一句。
  张梨花一脸你没口福的样子,“阿秋,他不去算了,咱明天去,捞些小鱼小虾,搬些螃蟹,你又给炸上次那种好不好?可好吃了!我现儿一想就流口水了咧!”
  “好!”
  张杨立马回过头来,“炸什么?那小鱼小虾还有土螃蟹炸了吃?那好吃?真能吃?”
  张梨花不理他,只捧脸看着宋秋,“阿秋啊,手艺最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