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惊异剧本杀 > 第008章 会吃人的河

第008章 会吃人的河


  黑球稳定后,那两名康民也下马走了过来。

  康巴汉子身材魁梧,英姿飒爽,这二人听对话应该是父子。

  吴鸽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同样进入剧本的玩家,只能先观察对方。

  父亲身着厚厚的棉夹克,戴着皮帽,黝黑的脸庞盘虬着深深的沟壑,沟壑深处的明眸如珍珠般闪耀有神,行走间充满了草原猎人的气势。

  儿子头发黑硬,身穿并不合身的蓝色棉袍,澄澈的眼神中充满了灵动与活力。

  吴鸽警惕地望着两人,不确定对方的意图。

  但让吴鸽没想到的是,两人距离吴鸽十米左右的时候,竟然停了下来,随后突然跪倒。

  接着,两名康民念念有词。

  他们一边双手合十,高举过头。

  随后,两位康民同时向前迈出一步,双手继续合十,移至面前。

  随后,两人向前再行一步,双手合十移至胸前。

  迈第三步时,他们的双手自胸前移开,与地面平行前身,掌心朝下俯地,膝盖先着地,后全身俯地,额头轻叩地面。

  这样的动作不断地重复着,直至来到了吴鸽的脚下。

  吴鸽微微一怔,虽然他对康民的文化不甚了解,但这样的动作显然是某种极高的礼仪。

  吴鸽正准备搀扶起两人,那位年长者突然开口道:

  “英雄,您一定是安格勒河神的神使,感谢您消灭了可怕的莽格斯,我代表族人对您的勇敢和强大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吴鸽听得了大概,犹豫了一下后,连忙搀起两人,说道:

  “该感谢的人是我才对,如果没有你们两个放火,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家伙。”

  长者微微一怔,似乎没太听懂,旁边的少年对长者说道:

  “阿爸,我来说吧!”

  随后,少年虔诚地对吴鸽说道:

  “英雄,我和父亲是附近的牧民,近半年来,频繁出没的莽格斯害死了不少人,今天我们按照足智叔叔所说的地点等待,本来想要跟莽格斯决一死战,恰好你出现了,感谢你杀死了莽格斯!”

  吴鸽望着这毕恭毕敬的父子二人,并没有感到什么违和。

  一般在剧本杀中,很多高玩都习惯将自己完全代入角色进行表演。

  但如果要说一个人在如此诡异恐怖的环境下,能够像这父子二人一样将自己角色演绎得惟妙惟肖,恐怕还真是有点难度。

  不过,想到进入剧本后,自身性格和记忆也受到了代入角色的影响,吴鸽还是无法确定对方的身份到底是玩家还是NPC。

  “我不清楚莽格斯是什么,但如果你指的是刚才那石块里的黑色怪物,它现在已经被封在这个球中。”吴鸽如实说道。

  少年微微一怔,连忙向后退了一步,有些恐惧地望着吴鸽身旁的那个黑色球体。

  “那……那它还没有死?”少年惊恐道。

  “没,不过它活不了多久了。”吴鸽正色道。

  少年的父亲见状明显也感到有些不对劲,但他似乎并不会说普通话,连忙用康语问儿子发生了什么。

  儿子解释后,父亲也立刻紧张起来,从腰间抽出佩刀,对准了那个黑色球体的方向,嘴里又开始念叨起某种咒语。

  “大叔你不用担心,这个家伙一旦被我完全困住,短时间内无法逃脱出来。”吴鸽自信说道。

  在他制造的这个癌细胞球中,吴鸽的神经细胞也分离出了一部分,只要两者之间还有联系的情况下,球内的动态都会被吴鸽尽数掌握。

  少年向父亲翻译,父亲仔细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缓缓收回了刀,说道:

  “神通广大的英雄,您一定是神的眷者,再次对您的到来表示欢迎和感谢。”

  吴鸽之前在救火时也经常收到群众的感谢,但还是第一次被当做神使,情不自禁露出了笑容,摆手道:

  “弟弟,前面那些篝火是你们的营地吧?我可以借住一晚上么?”

  “当然,我们非常欢迎您!”少年兴奋说道。

  父子二人没有追问吴鸽更多的信息,也没有隐晦地提及任何场外因素,看来是NPC的可能更大一些。

  于是,吴鸽跟随父子二人回到了营地。

  路上,少年迫不及待地向吴鸽介绍。

  他们是乌图牧仁乡的牧民,他们族人被划分在这片区域放牧。

  少年的名字叫做多杰,父亲叫做旦增桑吉,他的父亲是鹰部的族长。

  鹰部一族信仰的图腾是草原鹰,族人也全都自由奔放,勇敢顽强。

  鹰部的领地草地肥沃,又临近水源,非常适合放牧。

  多杰平时回到乡里上学,放假的时候回家放牧,是个非常勤劳的好孩子。

  虽然草原生活有些艰苦,但因为从小在这里长大,倒也并没有太多感觉。

  这样平静祥和的生活日复一日。

  直到数月前,一场意外打破了鹰部牧民们的平静生活。

  事情的起因,是一名鹰部族人在河边落难。

  某天深夜,这名族人去河边取水,结果突然发生了意外,竟然莫名其妙失足坠入河中,被湍急的河水冲走。

  后来族人在下游搜寻,却并没有找到尸体。

  但离奇的是,三天后,他的尸体竟然又飘到了岸上,飘到了他失足落水的地点。

  当他回来的时候,尸体千疮百孔,血肉几乎已经消失,像是被某种凶猛的野兽啃噬。

  这些骨头上面还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线条,像是被某种酸液腐蚀过一样。

  将这名遇难者安葬后,旦增桑吉族长回到乡里请来了一名颇有名气的巫师,让其在河边作法。

  同时,旦增桑吉族长对族人下达了严格的命令,坚决不允许任何人在太阳下山后去河边取水。

  就这样消停了一周左右,鹰部族中又有人遇难。

  这次遇难是一对情侣,两人在某天晚上在河边约会,结果同样失足落水。

  但奇怪的是,这次遇难的这对情侣水性都不错。

  尤其是那名遇难的男人,身体非常强壮,而且非常擅长游泳,多次救过落水的牛羊羔子和落水的儿童。

  多杰更是曾经亲眼看到过这个男人在安格勒河逆流而上游了3公里。

  即便如此,两人还是命丧河中。

  同样隔了几天后,尸体再次出现于河边,几乎与上一个死者一模一样。

  就这样,接下来的几个月基本每个月都会有人遇难。

  死亡的时间,死亡的方式,死亡的地点几乎是完全相同。

  只要在天黑的时候去河边取水,就会遇难。

  隔了几天,尸体又会回到远处。

  虽然族长已经警告过族人,族人也提高了危险意识,但惨案还是不断地发生。

  随着恐怖事件的发酵,开始有人目击到了这些惨案的始作俑者。

  有人亲眼看到从河水之中爬出黑色的影子,将族人拖入水中,然后活活绞杀在河水里。

  族中一些迷信的人开始怀疑这附近出现了传说中的黑色怪物——莽格斯。

  这种名为莽格斯的怪物在康族中广泛流传。

  据说这种怪物无头无面,全身漆黑,一张大嘴直接长在身上。

  它们生活在安格勒河流域,嗜杀残暴,据说是地狱魔神的宠物。

  但这种恶魔却不吃动物,而是专门吃心怀恶意的人,惩治他们犯下的罪行。

  这些家伙潜藏在黑暗的影子中,会在坏人的背后突然出现。

  莽格斯突袭成功后,会将坏人吃掉,然后将骨头吐到河水里。

  虽然这个传说流传了很久,但大家都把它当成了某种引人向善的黑色童话,从未有人真的见过莽格斯。

  现在莽格斯的突然出现,让旦增桑吉族长也毫无办法。

  最后只得向乡里提出了申请,请求重新划分放牧区域。

  然而,现在乌图牧仁乡的牧区也是非常的紧张,没有多余的牧区可以划分给旦增桑吉一族,只能让族人自己想办法。

  正当旦增桑吉族长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乡里恰好来了一位学者,这位学者就是多杰口中的足智叔叔——李足智。

  李足智是一名优秀的昆虫学家,他的团队这次来到奇藏州寻找某种珍惜昆虫,恰好驻扎在乌图牧仁乡。

  当李足智他听说了旦增桑吉一族遇到的怪事后,立刻带领团队跟随旦增桑吉族长来到了牧区。

  调查一番后,李足智判断。

  莽格斯将会在七天后的傍晚再次出现,只要沿着附近河岸搜寻,就会遇到目标。

  但莽格斯非常危险,必须使用火焰才能够将其消灭。

  旦增桑吉族长将信将疑,毕竟在这文化相对落后的草原上,巫术远比科学更可信。

  但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听从了李足智的建议。

  李足智调查结束后,因为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做,就先回到了乌图牧仁乡。

  族长和多杰则继续六在这里守候莽格斯。

  数天下来并无收获,都已经有些失望了,直至今天,两人终于等到了它的出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