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惊异剧本杀 > 第011章 我选的主角竟成了凶手

第011章 我选的主角竟成了凶手


  女人浑身抽搐,周身的血液顺着凹凸不平的地面扩散蔓延。

  她的整张脸已经扭曲不堪,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微微翕动的嘴唇半白半灰,上面迸溅着斑驳的血痕。

  死寂的月夜,女人仍然在艰难地喘息着。

  她哽咽的喉咙间挤出一丝嘶哑的声音,吐出的语言模糊且混乱,令人难以辨别,听起来让人感到万分焦灼。

  “站住!”

  吴鸽站起来后,条件反射地说出这句最没有意义的两个字。

  他的声音很大,以至于在黑暗的街巷回荡许久。

  只不过,凶手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也自不可能因为一句话而停下。

  乌图牧仁城地势高低起伏,街巷没有合理的规划,交错纵横,吴鸽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容易就被对方甩开。

  此时,凶手已经逃跑,受害者奄奄一息,吴鸽也只得放弃追击,立刻回来救人。

  吴鸽来到了女人的身边后。

  女的瞳孔霍然瞪大,最后僵硬在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她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只有牙齿咯咯打颤,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女人身体一会儿伸展,一会儿又弓了起来,颤抖的腿在血污之中乱蹬乱踢。

  吴鸽想要将女人抱起来,这时吴鸽却看到了恐怖且诡异的一幕:

  只见皓白的月光下,这女人的皮肤上面竟然开始隆起一颗颗诡异的脓包。

  这些脓包出现的速度很快,而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尖。

  “啊……呃呃……”

  女人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神更加僵硬了,嘴巴张到了最大的程度。

  下一刻,女人的脸上十多个脓包同时破裂,鲜血迸溅。

  女人惨叫一声,随后停止了呼吸。

  她竟然被活活疼死了。

  接下来,更多的脓包在女人的身上裂开。

  鲜血顺着裂口汩汩流淌,一只只豌豆状的毛虫破开血包而出,扭曲的虫体上沾满了粘稠的血丝和脓液。

  毛虫离开女人的身体后,迅速爬向了刚才凶手撒向吴鸽的那些粉末。

  这些粉末似乎对毛虫有着强烈的吸引力,那些贪婪的家伙弓着身体快速蠕动起来。

  毛虫姿态丑陋且诡异,爬到粉末上面后开始迫不及待地大快朵颐。

  吴鸽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感到头皮发麻,抱着裂开的女尸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吴鸽这才意识到,那个凶手撒出粉末竟然并不是袭击自己,而是想要以这些粉末引出女人体内的毛虫,近而杀死女人。

  很快,女人的整张脸都已经被这种可怕的虫子扯裂了,显然没有希望能活下来了。

  吴鸽也回过神来,正准备找到城中的派出所报警。

  就在这时,一束耀眼的灯光突然从前方出现,一直照在了吴鸽的头上。

  这束灯光出现后,又陆陆续续出现了更多的光亮,街道也变得嘈杂起来。

  吴鸽用手挡住了面前的强光,依稀看到是五六个健壮的康巴汉子从远处气势汹汹地跑了过来,嘴里似乎还在吆喝着什么。

  吴鸽就这样一直抱着女尸,双手和身上已经沾满了鲜血。

  等到这些人走到近前的时候,为首的男人用手电筒照在吴鸽的脸上,怒声道:

  “你是谁?”

  吴鸽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男人。

  男人皮肤黝黑,留着寸头,眉黑如墨,双瞳如炬,一道刀疤从鼻梁贯穿至右边脸颊,虽然让他多了几分痞气,但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精神。

  对方这句话是康语,而且表现得非常自然,吴鸽推测对方应该不会是玩家,毕竟就算承载了角色的记忆,想做到这么真实的演绎还是很困难的。

  林潜龙的康语是入门水平,吴鸽听了一会儿还是勉强听明白了,于是缓缓放下女人,说道:

  “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人,刚好遇到了凶案现场,可惜,女人已经没救了……”

  跟在男人后面的五个壮汉全都惊讶万分,毕竟这个女人的死状实在是太惨了。

  吴鸽站起身,六人警惕地打量着吴鸽,手中的警棍全都举了起来。

  “我警告你,不要乱动,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疤面男人厉喝道。

  这一次,疤面男人换了一种语言,改说的是一口不太流利的普通话。

  吴鸽淡然望着对方,沉声说道:

  “你们是谁?凭什么向我索要身份证?”

  “我是这里的治保主任,我们是乌图牧仁乡治安队的,你现在涉嫌杀人,把你的身份证交出来,然后跟我们回到乡派出所接受调查!”疤面男正色说道。

  吴鸽耸了耸肩,他本来也没有想要反抗或是逃跑的意思,只是他搞不清楚的是,刚才整座城还静悄悄的好像是一座死城一样,半个人影都看不到。

  而现在,才过了不到十分钟,这些家伙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凭空出现来到了这里,实在有些不对劲。

  “好,我可以配合你调查,但也请你先出示你们的证件!”吴鸽问道。

  疤面男楞了一下,怒声道: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你不拿出身份证,就跟我们走!来啊,把他先制住!”

  说罢,同行的几个壮汉立刻朝吴鸽扑了过来。

  这几个康巴汉子人高马大,雄姿飒爽,充满了剽悍的气息。

  不过这些壮汉虽然体格有些唬人,但以吴鸽的力量和格斗技巧,想要打倒他们几个,简直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吴鸽身影如电,迅速避开了两个率先冲过来的壮汉包夹,随后一记扫堂腿,直接将他们两个轻松绊倒。

  另外三人见状不妙,立刻挥舞警棍去打吴鸽。

  但吴鸽还未等他们出手,已经闪身到了最近一人的面前。

  吴鸽劈掌砸落了他手中的武器,随后冲到另外两人身边,将两人的警棍全都夺了过来,说道:

  “请出示你们的证件,我自然会配合你们工作,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疤面男见五个同伴都被打趴下了,对其貌不扬的吴鸽立刻充满了忌惮。

  不过,疤面男冷哼一声,不屑地搓了搓鼻子,随后张开了双臂,摆出了一副要摔跤的架势出来。

  虽然吴鸽刚才的表现确实令人咋舌,但疤面男也并不畏惧,反而更激起了自己好战的热情。

  疤面男是乌图牧仁乡顶尖的摔跤高手,康式摔跤也叫北嘎,是康族人传统的运动项目,也是康民们展示自己力量的一种运动。

  疤面男在县里的各类北嘎比赛中屡次拔得头筹,自恃自己的技巧超群,自然不相信这吴鸽能够打得过自己。

  于是,疤面男率先出手,张开双臂像大鹏展翅一样朝吴鸽袭来。

  吴鸽本以为这个疤面男跟其他几个壮汉一样比较容易对付,但没想到的是,这个家伙的速度明显比前面几个人快了很多。

  吴鸽没有及时避开,被对方直接扯住了腰带。

  好在吴鸽的反应也很快,他立刻用双手死死搂住了疤面男的脖子,随后将自身的重力全部集中在腰部,用力下压。

  疤面男一只手扯住吴鸽的腰带,另一只手则是死死扭着吴鸽的腰,准备将他整个人直接掀起来。

  两人一上一下,吴鸽想将对方压趴下。

  疤面男想将吴鸽举起来,一时间僵持起来,成了真正力量上的对拼。

  吴鸽此时没有使用细胞增幅,但他肉身的强度和力量也远超普通人两倍不止,可即便如此,这个疤面男竟然能跟自己势均力敌,可见对方的力量简直可以称之为恐怖。

  疤面男青筋暴起,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双手同时搂住了吴鸽的腰,竭尽全力想要将他举起来。

  其他壮汉本来想要帮助疤面男,但却被他喝止了。

  两人就这样继续僵持了大概有三分钟。

  疤面男的脸已经涨的通红,呼吸变得急促,毕竟吴鸽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勒紧他的脖子,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呼吸。

  因为呼吸困难,手上也不由卸了力。

  最终,吴鸽成功将疤面男撂倒,其他五人则再次同时捡起了警棍,朝吴鸽砸了过来。

  这一回,吴鸽没能全部避开,但这些警棍砸在他身上也是不疼不痒。

  正当吴鸽准备还手反击的时候,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枪响。

  随后,三个穿着制服的民警也赶到了现场。

  这回,吴鸽才没有反击,甩了甩手上的污血,昂首阔步地站到一旁。

  民警向吴鸽出示了证件,并要求吴鸽配合调查。

  确认对方的身份后,吴鸽也欣然表示配合。

  此时,那些康巴汉子也没有再为难吴鸽,这些壮汉崇武好勇,所以虽然挨了揍,但却反而更加敬佩吴鸽的彪悍,自然也没有追究。

  吴鸽跟随这些民警回到了派出所,这才知道,刚才那几个康族壮汉原来是这里的治安队,也就是辅警。

  那个疤面男是治保主任,名叫土登尼玛。

  吴鸽做好了笔录后,民警想要查验吴鸽的身份证。

  林潜龙没有身份证,吴鸽只好将他的军官证交了出去。

  林潜龙当年曾经身患癌症,为了能够顺利进入基地,上级安排他伪装成癌症去世,身份也就此抹除。

  时至今日,过去的一切痕迹几乎完全消失。

  连林潜龙的所有亲戚朋友都不知道他还活着,而他整个人除了肉身之外,一切过去都已经被割舍。

  林潜龙进入基地后,得到了一个新的身份,这个名字也是在这个时候起的。

  刚才,吴鸽刚才也正是因为拿不出身份证,有些犹豫,所以才出手反抗。

  现在,犯罪现场只找到了吴鸽一个目击证人,而现场的所有证据都指向吴鸽是最大嫌疑人。

  所以吴鸽立刻被控制起来,等待接受进一步的审讯。

  吴鸽也有些无语:

  自己明明选的主角,

  这回怎么还成了凶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