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惊异剧本杀 > 第018章 死者的最后一条微信

第018章 死者的最后一条微信


  提到黑影,吴鸽就想起了自己在河边的遭遇。

  吴鸽眉头微皱,打量着胡小冰,问道:

  “对于这个时间……你为什么可以记得这么准确?”

  胡小冰的脸上仍是古井无波,淡淡道:

  “我当时正在玩手机,听到声音时自然就注意到了时间。”

  “那个黑影有多大,是人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吴鸽问道。

  “没有看清,不像人,也不像是小动物。”胡小冰说。

  “可以简单描述一下么?”

  胡小冰想了一会儿,说道:

  “一个狭长的黑色影子,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被拉长的蜥蜴。”

  胡小冰对于那个黑影的描述非常简略,以至于吴鸽认为她或许在隐瞒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张国东突然转移了话题:

  “咱们先不聊黑影了,那天晚上林雅一直那么晚没有回来,你们两个没有问过她吗?”“没有,她和丁勇在一起。”

  “好吧,不过我听说那天在老族长家吃饭的时候,林雅似乎说了一些让你很不开心的话。”张国东目光灼灼地追问。

  “有么?不记得了。”胡小冰漫不经心道。

  张国东也仔细打量起胡小冰,总感觉这个女人镇定得有些过于反常。

  在大多数刑侦片或是推理小说中,嫌疑最大的人,往往最后都不是凶手。

  不过,现实生活却是恰恰相反,只有极少数的嫌犯能够上演柯学作案。

  但现在既然是在剧本杀之中,胡小冰是凶手的可能性,反而降低了一些。

  吴鸽和张国东在这一点上还是达成共识的,可即便如此,两人依然对胡小冰非常重视。

  毕竟她现在是唯一有杀人动机的嫌疑人。

  可惜就算两人重视,这个女人却非常严谨,滴水不漏。

  她对问题的回答也是淡定自若,表情语气几乎是毫无破绽。

  “对了,我看了一下丁勇的口供,丁勇在11点左右的时候,听到有人从你们的房间里走出来。

  他当时以为那个人是林雅。

  但其实按照你们两个的说法,林雅在你们回来的时候,就不在房间里。

  那么11点左右的时候,是谁从房间出来了?”吴鸽问道。

  胡小冰沉默片刻,扶了扶眼镜道:

  “我没有听到这样的声音,直至警察过来之前,我们房间也没有人出去过。”

  吴鸽和张国东对视了一眼,张国东厉声道:

  “你最好再想一想。”

  “没有。”胡小冰肯定地回答。

  显然,胡小冰和丁勇之间有一个人在撒谎。

  吴鸽凝望着胡小冰,这个女人的性格就跟她的名字一样,冰冷坚硬。

  可是让吴鸽比较在意的是,这样一个看起来非常冷漠的女人,为什么会对那些昆虫如此珍视呢?

  又怎么可能放飞蝴蝶?

  这一点看起来跟她内向孤僻的性格可真的很难联系到一起。

  就在吴鸽和张国东思考着准备继续问些什么的时候,胡小冰却开口了:

  “你们两位如果没有什么其他问题的话,那我就回去了,关于我还有一些实验报告没有写完,在离开这里前,我需要完稿。”

  “站住,我们还没说让你走。”张国东严厉说道。

  胡小冰僵硬站着,眼神冷漠地望着张国东。

  她看起来有些愤怒了,但也没有离开。

  “我觉得你们应该把精力用在那些更可疑的人身上,而不是用来耽误科研工作者宝贵的时间。”

  “但你现在就是最可疑的人。”张国东沉声说道。

  胡小冰冷睨着张国东,不屑地哼了一声,针锋相对道:

  “好吧,那请告诉我你的理由。”

  “现在是我在审讯你!不是你在审讯我!

  你说你看到了奇怪的影子,那你为什么没有把这件事跟别人说?

  为什么连跟你住在一起的王娜你都没有告诉?”

  吴鸽心说这个扮演张国东的玩家竟然有点专业水平,很快想到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确实,这是一个非常不合理的事情。

  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在大晚上看到这样奇怪的事情,一定会立刻告诉自己的室友,或是向隔壁房间的丁勇或是实验室的李教授求助。

  “当时已经很晚了,我觉得可能是我看错了。”胡小冰的脸上依然没有丝毫的异色,从容说道。

  “哦?那你第一次录口供的时候,为什么根本没有提起这件事?”张国东翻了翻之前的笔录,咄咄逼问。

  “你们没有问,我没义务说出来吧。”胡小冰说。

  “你有义务配合公安机关的工作!”张国东厉声说道,“死者是你们的同学同事,你难道不想早点找出凶手吗?”

  “对,确实如你所说,死者是我的同事,但同学同事好像并不是什么亲密关系。”胡小冰幽幽说道。

  吴鸽摆了摆手,对张国东说道:

  “算了,可能当时她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毕竟已经很晚了,也怕影响别人休息。”

  张国东冷哼一声,心里说这个林潜龙可真是乱插诨。

  张国东本来还打算驳斥几句,但因为他对上级让自己配合林潜龙调查这个安排非常的不满意,也就没有接茬。

  胡小冰听到后,自知已经没必要再待下去了,就头也不回地直接走出了房间。

  胡小冰走后,吴鸽开始翻看丁勇的笔录,张国东则又点燃了一根烟,烦躁地敲了敲桌面。

  丁勇就是他们刚才在楼梯上遇到的那位高瘦青年。

  他的笔录上跟其他三人的内容没有什么太大的冲突。

  但也存在着两个疑点。

  第一,丁勇为什么在十一点左右听到了隔壁房间里有人出来?

  第二,如果在之前的这段时间里,林雅三女的房间如果并没有人出来,那林雅是什么时候离开房间的呢?

  或者说,她是用什么方式离开的呢?

  吴鸽正在思考的时候,丁勇已经推门进来了。

  丁勇进来后,先是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然后又故意在门边停了一会儿。

  他似乎是想听听看门外的人是不是已经走了,表情也变得有些古怪。

  当丁勇坐下来之后,他没有去看张国东,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吴鸽的身上,非常警惕地打量着吴鸽。

  显然,他刚才在楼梯口的时候,已经听到了张国东和土登尼玛的对话,知道吴鸽就是那个之前被列为重大嫌疑犯的人。

  现在看到吴鸽无罪释放还参与到了调查之中,自然感觉非常的警惕。

  吴鸽也看出了他表情的异样,笑着说道:

  “我知道你可能有些误会,但咱们所的张所长还在这里呢,你不要有太多顾虑。”

  “呃呃,没有,没有……”丁勇尴尬地挤出了一个笑容,又看了看旁边的张国东。

  张国东打量着丁勇,问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要说的?”

  丁勇咽了咽口水,缓缓将他的手机掏了出来,说道:

  “对……这件事之前我没有说,是因为我也不确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主要的是,当时我听说已经抓到了嫌疑犯,我就在想,凶手如果已经找到了,那我的这条线索,应该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听到这里,吴鸽的眸中精光一闪,问道:

  “什么线索?”

  丁勇又不自主地想要回头看看,但很快又没有这样做,而是将手机递到了两人的面前。

  手机的界面停留在一个微信聊天的对话框,上面是他跟林雅的聊天记录。

  聊条记录停留在案发当天的11点左右,聊天的内容只是一些情侣之间的狗粮和关于实验的事情。

  两人之间最后一句话是在11点20发来的,内容由林雅发来,而且非常的奇怪,只有没头没脑的三个字:

  “老族长!”

  看到这个聊天界面,吴鸽和张国东都有些吃惊。

  林雅微信发来的时间,明显距离林雅遇难的时间相差不多。

  也就是说,林雅向丁勇发来这个微信的时候,要么是求救信号,要么就是指认凶手。

  当然,在大多数推理小说或电影中,这样留下的线索往往是被害者临死之前想要指正的罪犯。

  但现实生活中,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人是不会放弃求生的本能的。

  她发出的这条微信,更可能是一条求救信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