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惊异剧本杀 > 第022章 虫癌

第022章 虫癌


  实验室的大门紧闭着,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异响传来。

  此刻的平静并不能让人安心,反而加重了紧张的气氛。

  吴鸽望着还在不断絮叨的张国东,沉声说道:

  “张警官,虽然我无法完全感同身受你的难处,但还是有必要提醒你,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种,抱怨可不是其中之一。”

  “呵呵,你放你娘的屁,你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那你说说怎么解决?

  你也看到了,这个家伙就是个疯子,里面都变成那样他还把自己锁了起来!

  现在先把这家伙搞出来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完了,这下可全完了……”

  张国东停止翻烂账,但情绪依然非常的激动。

  与此同时,楼下的老板娘和土登尼玛已经火急火燎地上了楼,房间里的丁勇和王娜也已经走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李教授怎么了?”

  丁勇和王娜急切问道。

  胡小冰没有出来,看来她似乎还在埋头钻研。

  为了能够完成报告,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土登尼玛气喘吁吁地跑上来,他的双手正捧着一个门口用来给客人歇脚的大石墩,蛮声嚷道:

  “来来来,都让开,锤子太小,撞不开的,让我用这玩意把门砸开!”

  丁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这样的场面后,当然也很快猜到应该是李教授遇到什么危险的情况了。

  于是,丁勇连忙快步跑过来,跟土登尼玛一起举起了大石墩,说道:

  “你当心点,咱们两个一起来!”

  张国东见状给两人让开了位置,他再次掏出了手枪,瞄准了门的方向。

  吴鸽发现,此时张国东的情绪似乎稍稍平缓了一些。

  仔细一看,吴鸽发现他眼瞳之中的血丝也消散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家伙刚才的情绪实在有点反常,而且这转变的速度也太快了一些吧。

  正在吴鸽感到有些纳闷的时候,丁勇和土登尼玛已经向后扬起了那个大石墩,准备用它撞开门。

  “来,一、二、三……走你……”

  丁勇喊着号子,两人猛地将手中的大石墩甩向了会议室的门。

  大石墩非常重,两人全力一扔后,大石墩以惊人的气势轰向了木门。

  这样的冲击,似乎很容易将门破开。

  但偏偏就在大石墩扔出去的前一秒,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会议室的门竟然又重新打开了。

  就这样,两人将大石墩扔进了会议室,将最前面的一个仪器架直接轰倒。

  开门的人是李足智。

  好在他打开门的时候是侧着身子,否则恐怕直接要被两人扔出的这一个大石墩给直接带走。

  哗啦啦……

  一声嘈杂的声响从实验室里传来,倒塌的仪器架上散落下很多标本和瓶瓶罐罐,此刻全都碎成了乱七八糟的碎片,五颜六色的液体顺着地板流淌着。

  李足智面沉似水,眉头微皱,这还是吴鸽第一次从他惨白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情感的波动。

  “你们两个搞什么鬼?”李足智声音依然温柔。

  “这……教授,我看他们这么慌张,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丁勇低头解释着,显得有些手足失措。

  吴鸽在一旁观察着两人,不禁有些疑惑:

  李足智虽说是丁勇的导师,尊师重道自也没错。

  但毕竟两人年龄相差悬殊,正常人就算尊敬也不至于态度如此谦卑,还真有点匪夷所思。

  “我能有什么事?”李足智的脸上又恢复了那副漠然的神情,扫视了众人一圈后,说道:

  “现在房间已经恢复正常了,你们请不要再来打扰我。”

  吴鸽望向实验室,发现这里面的一切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状态,墙壁上那些类似人体组织的东西已经消失不见了,刚才那从房间各处汇聚过来的腐蚀性液体也已经消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么?

  三人同时出现幻觉,看到的还是同样的情景,这恐怕是不可能的。

  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李足智看起来应该是知道内情的,虽然不知道他在实验室的这几分钟里到底做了些什么,但显然是他使实验室重新恢复正常。

  吴鸽又看了看房间里的玻璃盒,发现里面的游绒虎甲已经停止了挣扎,完全凝固在了环氧树脂胶中,如同变成了透明的琥珀。

  李足智的目光移向了吴鸽,解释道:

  “这种游绒虎甲在临死之前,会释放出一种强烈的致幻物质,这种物质是从他的消化器官中释放出来的,所以我们才会看到那样类似消化器官的异象。

  不过现在你们不用担心了,它已经彻底死了。”

  此时,张国东已经完全恢复了理智,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原来如此,但李教授,我个人还是建议你明天就离开!毕竟现在凶手还没有抓到,这里很不安全。”

  “张国东,身为刑警你比我更清楚,现在宾馆里的所有人都有嫌疑。如果凶手就在这些人之中,那么离开就是安全的么?反倒有可能放走真凶!”吴鸽态度坚决地反驳道。

  “好,既然你想让他们留下来,那出了事你要自己承担!尼玛,撤吧,让这个大侦探自己保护他们的安全吧!”张国东说罢,直接转身离开。

  土登尼玛愣在了原地,犹豫了一下后,说道:

  “老兄,既然这样,那我也走了,毕竟国东老弟可是我的领导。”

  吴鸽望着张国东远去的背影,不由感到有些无奈。

  此时,丁勇和王娜正在帮李足智整理散落的昆虫标本和器材,李足智望着吴鸽这边,再一次下了逐客令:

  “警官,我不想再说最后一遍了,我给你一天时间,希望你能够好好把握。”

  吴鸽若有所思,望着缓缓走向实验台的李足智,没有回答。

  实验室的门再次关上了,李足智又开始了他的研究。

  吴鸽在宾馆里又呆了一会儿,起身离开。

  他刚走出去宾馆没多远,就发现不远处土登尼玛又愤愤地折了回来。

  显然,张国东虽然嘴上说不管了,但他当然不可能连宾馆这边的警力都撤走,只是对吴鸽这个外行的插手感到非常的不满而已。

  吴鸽也能够理解张国东,毕竟谁在任期将满的时候摊上这么大的事,恐怕都不会好受的。

  吴鸽从宾馆之中走了出来,天已经黑了。

  吴鸽看了看手机,时间又到了11点。

  月朗星稀,虽然已经快到午夜,吴鸽却毫无困意。

  毕竟李足智只给他留了一天的时间调查,一定得抓紧时间。

  虽说科研队走了之后,案件还可以继续调查。

  但吴鸽却很清楚,一旦真凶脱离了监控,很可能会有更多的机会销毁证据。

  吴鸽一边整理着线索和众人的口供,一边思考着整个案子的疑点。

  首先,从目前已知的线索来看,胡小冰的嫌疑是最大的,但不在场证明也是最充分的。

  毕竟她和王娜都在房间里始终没有出来,监控视频就是最好的证据。

  人证物证齐全,就算胡小冰说自己想杀林雅都不能说明什么,更何况只是一句饭桌上的玩笑。

  丁勇虽然暂时没有从笔录中发现他的杀人动机,但也无法保证,林雅始终仰慕着李教授,这种仰慕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丁勇的态度又是怎样的,都暂时无法确定。

  至于李教授和王娜,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但吴鸽对两人还是有所怀疑,总感觉他们都隐瞒了什么。

  特别是李教授,他对自己学生的死亡,表现得太过冷静了,他和胡小冰一样漠然,对此似乎毫不关心。

  除了宾馆的四人外,吴鸽还从张国东刚才的抱怨中得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信息:

  老族长的妻子,曾经死于虫癌。

  吴鸽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虫癌,发现这是一种寄生虫病,理论上是可以医治的。

  但在这样的穷乡僻壤,因医疗水平的局限而死亡,倒也不足为奇。

  因为死者最后留下的讯息就是“老族长”三个字,这让吴鸽对老族长自然倍加关注。

  老族长洛迪朝鲁……

  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