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惊异剧本杀 > 第025章 第二位死者

第025章 第二位死者


  眼前这只巨大的黑甲虫,实在是把吴鸽震撼到了。

  这黑亮亮的甲壳在粉红色的灯光中缓缓蠕动,就好像是恶魔窥伺人间的深瞳。

  吴鸽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大到离谱的虫子。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了它在动,吴鸽根本不会相信这竟然会是活物。

  不过,吴鸽还未来得及好好观察这黑甲虫,注意力就被其他事情吸引了。

  吴鸽很快发现,他所在的这个靠窗房间,正是此前怪脸出现的房间。

  此时,这个房间的窗户竟然已经打开了,冷风从窗外呼呼灌了进来,吹得人脊背发寒。

  不对劲,这房间的窗户怎么会突然开了?

  难道是刚才看到的那张怪脸打开的?

  吴鸽感到有些诧异,连忙跑到了窗边。

  这回,他看到了更让他惊讶的事情。

  只见在窗边悬挂着一条长长的绳索,这绳索的一端绑在了房间里的床腿上,另一端则甩到了下方地面。

  从眼前的情形不难看出,这应该是吴鸽两人敲门的时候,房间里的人立刻顺着绳索逃了下去。

  想到这里,吴鸽拽了拽绳索。

  吴鸽发现绳索还算结实,他立刻将绳索牢牢拽住,准备顺着这条绳索爬下去。

  不过,吴鸽的手刚抓在绳索的上面,正准备翻身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吴鸽发现这绳索有些滑,自己差点脱手翻了下去。

  他在半空中好不容易掌握平衡后,吴鸽却立刻感觉自己的手掌竟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

  这种感觉好像是放在了烧得滚烫的铁炉上面一样,让吴鸽条件反射地松开了手。

  吴鸽的绳索脱手,他本人也险些坠落。

  好在他很快在半空之中及时调整了自己身体的状态,随后再次抓住了绳索。

  也就在这时,那种强烈的灼痛感却再次传来,而且这一次的疼痛程度更甚,让吴鸽甚至忍不住叫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绳子还会发热?

  吴鸽诧异的时候,整个人已经仰面摔到了地上。

  他这一摔可实在不轻,轰坠的声音在寂静的院落内显得振聋发聩,地面也激起滚滚飞尘,几只偷食的老鼠也闻声惊跑。

  此时,绕过街巷去土楼另一侧查看情况的丁勇也跑了回来。

  他本来正在另外一条街道上搜寻,听到了这边又传来了同样的坠落声,就立刻跑了过来。

  “警官,你没事吧?”

  丁勇身材瘦弱,体力自然也跟不上,来回的折腾已经让他气喘吁吁。

  吴鸽眉头紧锁,感觉自己手上的痛感越来越强烈。

  于是吴鸽立刻采取了措施,开始催动体内的癌细胞扩散出来,迅速将自己的掌心覆盖。

  不过即便他这么做,痛感并没有因此而减轻,反而变得更加强烈,还有不断扩散的趋势。

  丁勇手机的手电筒照在了吴鸽的身上,他见吴鸽手上有黑漆漆的东西在蠕动,立刻惊声问道:

  “警官,你这是怎么了?”

  “手……我的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烫了!”

  丁勇立刻将手电筒的灯光照在了吴鸽的手附近。

  这一看不要紧,丁勇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惊呼道:

  “我的天,这不是红火蚁么?为什么这里会有红火蚁?”

  吴鸽听闻也立刻将目光移向了自己被灯光照射的手上。

  果然,在他的手上已经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色小蚂蚁。

  这种蚂蚁是暗红色的,腹部有着几颗暗沉的黑点。

  吴鸽不想在丁勇面前展示出自己的细胞增幅能力,所以已经切断了癌细胞的扩散,一大块黑色的干瘪组织已经从他的受伤脱落下来。

  这些红火蚁咬在吴鸽脱落的黑色组织上面,似乎正在大快朵颐。

  吴鸽也是这才发现,难怪自己刚碰触到绳子的时候,感觉这绳子上面有些滑溜溜的,原来这绳子上面竟然涂了一层浓郁的蜂蜜。

  看来,那个怪物从德普奶奶的房间里逃出来后,竟然在这绳索上面涂满了蜂蜜。

  等到它顺着绳索下来后,又在绳索上面倒出很多红火蚁。

  这样一来,红火蚁爬上了绳索吃蜂蜜。

  这时如果再有人顺着这绳索滑下来的时候,就会不可避免地被正在进食的红火蚁蛰到。

  这古楼的举架很高,虽然只有三层,却足足接近十多米。

  普通人坠落下来,就算不摔死,也肯定落得残疾。

  “这……怎么这么多红火蚁啊,这里不该有这种蚂蚁啊……”丁勇有些惊讶。

  “这些蚂蚁是绳子上的,看来这个家伙是想故意害死咱们!

  你那边怎么样?

  你有什么发现么?”吴鸽一边问着,一边弹掉了手上还残留的几只红火蚁。

  “我刚才跑到了另一侧的房间,并没有看到有人从那里出来。不过咱们刚才进来时听到的那个声音,应该是从老族长房间里抛出来的一袋垃圾。

  那袋垃圾很沉,好像是一些砖头瓦块。”丁勇说道。

  吴鸽抬头看了看老族长的房子,疑惑道:

  “这里这么安静,咱们两个来了后,竟然没有任何人听到声音出来看看,这也太反常了。”

  “额,这倒也正常,老族长和德普奶奶的房子,都是上下层的复式结构,每一户的一二层都是连通的。

  德普奶奶一个人住在这里,老族长的儿子一家跟他住在一起,一般这个时候,正是放牧的季节,家人都在牧区,很少回城里。”丁勇解释道。

  “老族长的听力怎么样?咱们这样楼上楼下的折腾,他听不到吗?”吴鸽问道。

  “额,老族长今年已经八十多了,虽然有些耳背,但我感觉你这声坠楼的响声,应该不会听不到吧,而且,他应该是刚刚扔出来垃圾啊。”

  “好,刚才你既然已经看到了是老族长将垃圾扔出来,他现在应该没睡觉吧,咱们快上去看看!”吴鸽说道。

  “也对,你的手也需要用肥皂水处理一下才行。”丁勇附和道。

  吴鸽倒是没有心思管自己的手,发生了这一系列稀奇古怪的事情,让他不由产生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此时,在土楼的东侧二楼,似有微弱的灯光,看来老族长的房子里确实是有人的。

  于是,两人立刻又重回了楼道里。

  吴鸽敲了敲一楼的门,没有人回应。

  于是,两人加快脚步,直奔二楼。

  又是一通敲击没有反应后,吴鸽也来不及多想了,直接再次将手搭在了折页附近,随后通过扩散癌细胞打开了门锁。

  “你怎么做到的?”丁勇感到有些惊讶。

  “快点进去吧!”吴鸽没有向他解释,而是催促道。

  两人推门进入后,立刻在房间里闻到了一股扑鼻而至的血腥味道。

  二楼的客厅里,昏黄的壁灯散发出微弱的光芒,看不清楚房间里面的情况。

  两人也顾不得许多,立刻冲进了房间,随后吴鸽立刻看到了临街那个房间里非常恐怖的一幕:

  只见月光之下,一个佝偻的男人双臂竭尽全力地张开着,他的脑袋以不可思议的诡异角度向后仰去,全身僵硬绷直。

  “老族长!”丁勇惊呼一声,立刻跑了过去。

  吴鸽心头一凛,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11:45!”

  又是同样的死亡时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