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惊异剧本杀 > 第035章 更恐怖的轮回

第035章 更恐怖的轮回


  丁勇从第二起凶杀案发生的当夜开始讲起,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他和吴鸽的所经历的一切。

  也包括了后来李明睿接手后,调查过程中发现的线索和怀疑对象。

  当他的发言结束,张国东和土登尼玛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两人纠结了一会儿后,张国东先开了口:

  “我也怀疑过普姆,毕竟这个老太太无论是杀人动机还是杀人的条件都还算是满足的。但这在逻辑上有问题,她如果想要同时杀两个人却是不成立的,老太太那么大岁数,不可能身手那么矫健,先是杀了人,然后又马上跑过去肢解点火,这不可能的。”

  “也可能是先肢解,然后设计一个定时的小机关让房间里的易燃物自燃,这应该并不复杂。”土登尼玛猜测道。

  “肢解个球啊,你以为肢解一个人跟拆了一只鸡一样容易么?她一个人肯定做不到。”张国东非常肯定地说。

  丁勇想了想,说道:

  “不过不管怎么说,如果普姆是真凶,那么她很可能还会继续作案。

  她如果想要选择畏罪自杀的话,那她完全可以直接投入大火之中,也没必要找什么河了吧。”

  “她继续作案的可能性是有的,保不齐另外两个玩家的任务,可能就会是阻止她。”土登尼玛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

  “不过以我的了解,在普姆奶奶所在的狼部中,认为水葬是最高规格的葬礼。

  他们族人认为水葬可以在死亡的时候将自己的灵魂洗涤,也是一种回归自然,回归本源的体现。

  而火葬则恰恰相反,在狼部一族中,火葬只能够用在罪大恶极的人身上。

  在他们一族看来,火焰是通往地狱的引桥。

  所以,普姆才会选择用火烧的方式惩罚着两个在她看来罪大恶极的人,而她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葬身火海。”

  听完土登尼玛的话,众人再次陷入了沉思。

  “现在李科长那边已经开始调查和追捕了,等待结果就行了,如果咱们都认为普姆是凶手,那待会儿只要投给她就好了。”丁勇说道。

  丁勇话音方落,其余三人的目光全都齐刷刷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丁勇前面的发言倒没有什么,但现在这么急切地想要将普姆认定为凶手,却让众人觉得他的行为有些怪异,甚至更让人感到可疑。

  一时间,四人八目互相凝望着,谁也不说话。

  沉默这种东西,一旦心照不宣地形成,就很难轻而易举的打破。

  圆桌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一时间没人接话。

  DM再次开口,说道:

  “如果没什么想说的了,下一位开始吧。”

  土登尼玛看了看其他人,意识到下一个轮到了自己,这才挠了挠头,缓缓说道:

  “好吧,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治保主任,平时也经常帮张国东办一些小案子。

  我的身份是这里的原住民,当然了,我的经历也很惨,比你们任何人都惨,因为我来到这里的时间线,是十年前,我在这里足足呆了十年。

  真的,我好几次都想要退出这个游戏了……”

  未等土登尼玛说完,突然土登尼玛浑身痉挛,随后身上冒出了一道道淡紫色的烟雾。

  “啊……呃呃……”

  土登尼玛发出一阵可怕的惨叫,这叫声听起来非常的沉闷,就好像明明正在经历着极端的痛苦,但却无论如何都发出不了声音一样,让人感觉极其压抑。

  吴鸽望着土登尼玛的可怕状态,心中已经猜到了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土登尼玛没有沉浸演绎,开始聊起了场外,这就已经破坏了《幻轮》的规则。

  这一幕让吴鸽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因为按照《幻轮》的第10条规则,首次违规会被警告。

  而从土登尼玛的遭遇来看,这种警告显然不是口头的告诫,而是身体上的惩罚!

  这个惩罚持续的时间,显然也并不短。

  三人屏息望着土登尼玛,脸上的表情都非常的紧张。

  吴鸽环顾众人,张国东的嘴角微微上扬,虽然他始终盯着土登尼玛,但脸上的表情始终是那副漫不经心百无聊赖的样子。

  但丁勇的表情就显得比较丰富了,他的神情非常的紧张,喉咙上下起伏的,看起来似乎是曾经切身体会过同样的经历。

  他似乎是因为看到土登尼玛遭到了警告惩罚后,联想起自己曾经的遭遇,心里也变得非常的紧张。

  “你也被警告过?”吴鸽试探着问。

  丁勇咽了咽口水,却并没有做出回答。

  待到土登尼玛的惩罚结束,DM缓缓开口,说道:

  “在所有的警告方式中,这种电刑算是最舒服的,至于其他的方式,相信一定会给你们带来一辈子无法忘怀的阴影。

  当然了,这只是普通的警告。

  如果第二次违反规则,将会受到严重警告,所以希望你们引以为戒。

  不过,作为福利吧,我也可以告诉你们一个隐藏的规则。”

  DM故意卖一下关子,沉默片刻后,继续说道:

  “这条规则就是一旦违反了第10条的规则聊起场外后,在该玩家接受惩罚后的10分钟内,将成为他的自由时间,他可以和其他人自由讨论,而且其他人将暂时不会重复接受惩罚。”

  DM说完,刚才被折磨得已经有些呆滞的土登尼玛突然恢复了过来。

  土登尼玛的意识似乎仍然有些模糊,含糊不清地嘟哝道: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土登尼玛反复念叨着,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不小心砸碎了古董而被主人教训后的仆人。

  望着他狼狈的样子,吴鸽却很清楚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于是连忙大声喊道:

  “喂!你快清醒一点,你没听清吗?你现在拥有10分钟自由时间!”

  吴鸽不确定这条隐藏规则是否立刻对其他人生效,还是只有违规者使用后,其他人才能生效,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提醒土登尼玛不要浪费机会。

  好在,DM并没有提示吴鸽违规。

  土登尼玛也终于回过了身,他眉头紧皱,用力敲击着自己的脑袋,咬着牙开口道:

  “你们这回也看到了吧……

  我之所以这么全身心地投入这个游戏,是我确实已经真切感到了这里的恐怖……

  所以,我也很想找到这个真凶,因为……

  这个积分最低被淘汰的玩家,恐怕……

  恐怕等待他的将会是死亡。”

  “什么?他说的是真的?”丁勇惊诧万分,望向DM。

  DM身上密密麻麻的眼球在缓缓蠕动着,肩膀上的两只眼睛微微翕动,看起来有气无力,似乎随时都要闭合。

  “他说的没错。”

  DM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却让众人同时心头一凛。

  “我不玩了!”

  “我要退出!”

  丁勇和张国东同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吴鸽虽然心里有着跟他们一样的念头,但却并没有说出来。

  因为他很清楚,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游戏是否进行,已经不是他们个人意愿能够影响的了。

  “是你们自愿选择参与测试《幻轮》剧本杀的,你们26个玩家所有人都无法中途退出,在《幻轮》系统生成的剧本中,你们也没有办法自行离开。

  如果你们想要逃跑或是怎样,将会在剧本中迷失,从而陷入无尽的轮回之中。

  所在的剧本杀结束,你也无法脱离该剧本杀世界,而是在错乱的时空中湮灭甚至消亡。”

  虽然大家对此早就有了猜测,但等到听完DM的话,确认了自己的真实情况后,众人还是感到难以接受。

  看来……

  这场《莽格斯魔虫》只是开始而已,等待他们的,还有更恐怖的剧本轮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