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人在西游,兜率烧火五十年 > 第九章 捣药玉兔

第九章 捣药玉兔


  陆川略显警惕地看向传出声音的树丛,试探地说了一声:“什么人?”

  草丛窸窸窣窣地传出一阵声响,却是再没有传出声音。

  陆川略微犹豫片刻,眼底掠过一抹阴郁。

  这里是他洞府所在的山头,怎么会冒出另一个不知来历的家伙。

  卧榻之处,岂容他人酣睡?!

  悍然催动元神,千千万万道毫光绽放。

  在仙气加持之下,朝着树丛出铺天盖地地扫了过去。

  每一道毫光,都是一缕精神。在仙气的加持下,就是一缕神识。

  神识依旧是元神的衍生物,不仅能够探查四方,而且具有强大的杀伤力。

  可以说,在修行界,若是法力比作流星锤的话,神识可以比作弩箭。

  前者运用方便,但是只能在一定的范围内使用。

  后者的使用范围就大得多,比单纯使用法力的代价自然是大一些,但是架不住杀伤力不俗。

  若是神识损毁,会对元神造成一丝微不足道的影响。

  虽然一缕两缕的神识折损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折损得多了,也是会对元神造成一定影响的。

  不过陆川此时也顾不上折损神识,他要找出潜伏在他洞府附近的家伙。

  千万缕毫光附着璀璨仙光,顷刻间将四周笼罩。

  陆川略微侧眸,在他的眼中,那树丛中赫然藏着一头样貌古怪的小兽。

  神识探测之下,他竟然没有察觉到它身上的仙气亦或是妖气。

  陆川眼中厉色一闪而逝,管它是仙是魔,斩了再说。

  陆川旋即抬手,便是千缕仙气倾泻,朝着那头怪异小兽镇杀而去。

  他眼神泛冷,眼眸中异色浮现,愕然看向那头毫发无损的小兽。

  千缕仙气毫无阻碍地朝着它奔腾咆哮,转瞬间有透过它的身躯,压根造不成伤害。

  他不是莽撞的人,分明探查到这头小兽的气息甚至不如他强,才悍然出手。

  陆川眼角跳动,莫非是一头扮猪吃虎的大妖?

  在他愕然的目光中,树丛中的小兽缓缓起身,慵懒地抬头看了陆川一眼。

  雪白色的毛发一览无余,在夜幕中倒映微光。

  陆川嘴角抽动,这是一只,兔子?

  原来他先前,是在和一只兔子斗智斗勇?

  将大半折返的仙气用元神收拢,陆川无奈地撇撇嘴。

  这兔子多半是广寒宫的捣药月兔了,也不知是怎么跑到这儿来的。

  广寒宫的兔子,都是太阴星君亲手点化,赐下护身法宝的,和他这种随手被收下的没法比。

  这倒也难怪,他伤不了这只兔子。

  最起码,一位化神境的修士破不开太阴星君赐下的法宝。

  弄清楚缘由,陆川就要转身离去。

  这月兔虽然有护身之宝,但是性情还是温和的,属于仙兽一类,他并不需要担心这只月兔对他如何。

  忽然,陆川抬起的脚一滞,悬在半空。

  他回头一看,另一只靴子被那只月兔给抱住了。

  四只小短腿环住陆川的黑靴,水汪汪的眼眸看向陆川。

  陆川神色一滞,无语道:“你装什么,我知你有灵智。”

  此言一出,那只月兔的笑脸僵硬了。

  好似秘密被撞破一般,两只前爪捂住脸,但是后脚爪还是环着陆川的靴子不放。

  陆川蹙眉:“放开我。”

  他神色不快,可没工夫陪这只小兔子玩过家家。

  见这只月兔没什么动作,陆川用力甩了甩脚,可这只月兔却是打定主意一般粘着他不放。

  看着靴子上缠着的雪白毛团,陆川无奈地摇摇头。

  算了,打也不能打,赶也赶不走,那就由它去吧。

  陆川只好带着这只烦人的月兔驾云上山,好在这家伙有几分修为,不像凡人那般沉重,倒也载得起。

  此间的凡人浊意甚重,一般的化神境修士还真的无法拖着凡人腾云驾雾。

  须臾间,陆川再次出现在洞府的门口。

  “嗯,到了。”陆川故意站在青色山崖堵住的洞门前,说道。

  果然,那缠着他靴子的月兔一脸的茫然,小巧的脑袋瓜子四处环顾,似乎是在寻找他所说的住处。

  片刻后,月兔眼睁睁地看着陆川将青色山崖托起来,露出里面的漆黑洞窟。

  簌簌的尘埃飘落到它雪白的毛发间,月兔一脸的茫然不解。

  装个门会要你的命吗,用山石堵门也好歹做成个方方正正的模样吧。

  陆川的这一手真的刷新了月兔的人生观,这也算门?

  陆川瞥了一眼一脸呆萌的月兔,信步走进了洞府中。

  说是洞府,其实就是一个简陋的石头洞窟。

  里头就一张石桌,两座石凳。再加一张石床,就是陆川所居住的洞府。

  将山崖移回原地,陆川看着严丝缝合的洞府,满意地点点头。

  伴随着山崖与石壁碰撞的轰隆声,整座洞窟再也没有一丝月华照进,成了一片死寂的黑暗。

  没有一丝光芒可言,整座洞府连一扇窗户都没有。

  在黑暗之中,月兔红宝石一般的眼眸略带着不安,看向四周。

  倏然间,一对黑白分明的瞳孔亮起森森的光辉,浓郁的煞气扑面而来。

  月兔突然感到有些腿软,不由自主松开了四腿,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骤然间,一缕缕明亮的光辉升腾而起,将整座洞府照得明亮有如白昼,但是月兔的心中却并没有浮现出一丝解脱。

  在那游窜的仙光之下,却是站着一道冷漠的身影。看似英俊温和的面容中,掩盖的是浓郁的血煞气息。

  月兔不由自主地将小小的身躯朝后缩,雪白的面庞上露出惊恐,背靠着粗糙的石壁瑟瑟发抖。

  “别,别吃我,月兔的肉不好吃的......别过来......”没等陆川开口,这只月兔就极为配合地痛哭流涕。

  陆川的面庞闪过一丝僵硬,沉默片刻后,漠然看了过去:“......”

  一言未发,月兔就哭爹喊娘地一股脑将所有事情抖落出来。包括这家伙怎么从广寒宫偷溜出来,然后迷路的事情,都交代的一清二楚。

  半晌,陆川眼底浮现一丝恍然。

  原来这家伙是从太阴星宫溜出来的捣药兔,结果迷路下了三十三天,落在了他的无名山。

  先前听到他吟诗,实在是忍不住才笑了一声。

  陆川神色冷漠,什么是他吟诗忍不住想笑?

  简直是庸俗至极!

  至于为什么缠着他,则是因为月兔迷了路,想跟着陆川回天庭。

  陆川想了想,冷冷道:“明天带你回去,但是再哭,我就炖了你!”

  闻言,正在抹眼泪的月兔连忙吓得不敢作声,小心翼翼地趴在墙角一声不吭。

  月兔偶尔悄悄将目光投向陆川,一当陆川有转头的趋势,就吓得埋头龟缩。

  对于玉兔的反应,陆川感到很满意。

  果然,这所谓的天地万息,还有其他的用法。

  将一身的仙气化为血煞气息,在吓唬人的方面,效果好的出奇。

  先前他是照着猴子身上的浓郁煞气模拟的气息,虽然不是很相像,但是这不伦不类的煞气,依旧把这只兔子吓的够呛。

  陆川总算是安静下来,默默盘坐在硬邦邦的石床上。

  不仅是因为要修行,还因为这张石床实在是太硬了些,压根就睡不得人。

  陆川撇撇嘴,若是日后修为高了,定要换一张正经的床铺。

  ......

  一夜无话,陆川缓缓睁开眼眸,神识透过石壁,看到天际东方金乌的轮廓。

  陆川从石床上站起来,揉了揉被石床硌得生疼的屁股,脸上带着些许的无奈。

  他走到墙角,随意踢了一脚蜷缩的毛球:“起来。”

  雪白毛团被一脚踹得骨碌碌滚到另一边墙角,露出月兔迷茫的脸颊。

  陆川漠然瞥了月兔一眼:“再不走,想要吃烤兔肉吗?”

  月兔被这一句话吓得神经反射一般蹦起来,畏畏缩缩跟在陆川的身后,却是再不敢抱着陆川的靴子。

  陆川也没有管这只月兔怎么想,随手揪起月兔后领上的毛皮,径直朝着昨日仙车的方向驾云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