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人在西游,兜率烧火五十年 > 第十四章 拳即公道

第十四章 拳即公道


  陆川默默看向两人,并没有说什么。

  天兵颤抖着身躯,却是咬牙道:“天将,一枚仙玉,真的不够卑职的修行。”

  天将冷笑一声:“本将谅你可怜,才留一枚仙玉。至于其他人,我一枚也不留。”

  天将脸色缓和少许:“你现在回去,本将就饶你一次。”

  天兵面露犹豫,颇为不甘地攥紧双拳,张口像要说什么。

  天将却是一把搂住天兵的肩膀,笑呵呵地把三枚仙玉塞到天兵的掌心。

  “我知你不容易,哝,拿着。”天将作出大方的神色,拍了拍天兵的肩膀,“你知我看好你,我突破后你便是这斩妖台的天将!”

  天兵眼眶通红,不敢置信地看向天将,似乎被这一番话给打动一般。

  天将笑呵呵地挥挥手,就把那天兵给打发走了。

  陆川心头复杂地看着这一幕,那天将继续找上另一个天兵,说的话也是原封不动。

  把天兵们大半仙玉抢走,还要让天兵们感恩戴德。

  区区一个八品天将,竟然就这么滥用职权,欺上瞒下。

  这一手大饼,画的可是真的圆。

  直到一个个天兵被打发离开了斩妖台,那个天将才笑呵呵地掏出大把的仙玉清点。

  哗啦啦的仙玉在手掌上响动,浓郁的仙气让陆川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他迟疑地看了看天将,不知道有没有仙籍,好不好对付。

  虽然知道这家伙不是个软柿子,可是这些仙玉实在是太多了。

  想了想,陆川还是兀自摇了摇头。

  他挂着兜率宫的名头,要是手脚不干净,那后果可就是不堪设想。

  何况,斩妖台的地界,还是在天庭观天镜的笼罩范围的。

  除非这个天将,主动和他去天庭之外,那陆川才好动手。

  陆川暗自打消了这个危险的想法,惋惜地看了那天将一眼。

  然而,那天将左右望了望,恰好和他对上了视线。

  大眼瞪小眼。

  那天将愕然看着陆川,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斩妖台,怎么会有炼气士在,还呆在这儿东张西望?

  看这架势,明显是看清了他的一举一动,把他那些破事儿都给看在眼里了。

  天将有些慌张,脑海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就是杀人灭口。

  可是看着陆川这一身素白的袍子,还是默默打消了内心的念头。

  在天庭,不是什么人都能穿得起法袍的。

  散修之流,都只能穿得起一身凡俗衣物。

  只有那些个仙人亦或是仙二代之类的,才能穿得起法衣。

  这位炼气士身上披着的,散发着明显的灵性波动。

  这意味着,眼前的人不是他一介八品天将能够惹得起的。

  八品天将,即便加持仙籍,也就相当于两位化神境炼气士。

  眼前这一位,显然不会怕他。

  天将内心陡然浮现出茫然无措的惶恐感,就像是偷鸡摸狗被知县老爷给抓了个正着。

  他一个八品,对上仙人一流,可不就是小混混和知县老爷嘛。

  陆川看着愣在原地的天将,陡然发出一声长叹。

  眼下的情况已经很明了了,这个天将发现自己撞破了他的丑事,恼羞成怒。

  他愣在原地,恐怕就是在思考怎么把他给解决掉。

  然后他在天将出手之际,亮出超越化神巅峰的仙气,以及兜率宫七品仙官的身份,把他吓得跪地求饶。

  这种事情,怎么想都是满满的套路感。

  陆川怜悯地看向天将,仿佛已经看到这位趾高气扬的天将前来对他下毒手。

  出乎意料的是,陆川想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那个高傲的天将反倒是一脸谦恭地走到他的面前,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

  虽然抱拳抱得歪歪扭扭,但是显然没有对陆川出手的意思。

  陆川略微思索,随即恍然大悟。

  原来这一次的剧本不是老套的打脸,而是直接出手的激烈打戏。

  这个天将意识到事情败露,明知陆川的实力和他不相上下,也要冒着生命危险打死陆川。

  这一波,看来是不得不打了。

  陆川眯起眼,看向眼前一脸奉承的天将,心中不敢大意。

  明明已经做好了爆发大战的准备,竟然还能做出这一幅谦恭的样子。

  陆川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嘶~~是个大敌!

  本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想法,陆川率先出手。

  一出手,即是巅峰,即是杀招。

  无形的天地气息从斩妖台各处汇聚,缭绕在陆川的周身。

  担山赶日,也需要莫大的神力,无匹的身躯才能支持五岳,追赶金乌!

  白皙如玉的手掌划破空气,重重击打在猝不及防的天将身上。

  破麻袋一般地在半空中转了几圈,轰然砸落在一座屋舍的顶上。

  整个斩妖台为之震动,荡起漫天的烟云。

  陆川朝着那个天将走去,踏踏的脚步声在落针可闻的斩妖台中回荡着。

  他面色漠然,缓缓舒展着臂膀。作为兜率宫的七品仙官,他防卫过当,失手杀死一位八品天将,应当没什么大碍吧?

  毕竟斩妖台名义上是大天尊的直属部门,但其实不受太大的重视。

  不过是用来斩杀几头可有可无的弱小妖物的地方,若不是为了向天下的妖族立威,斩妖台早就被取缔了。

  退一万步,大天尊特意为此观看了观天镜,顶多不过是判一个争执杀人的罪名。

  杀的还只是低品的小天将,无论怎么想,大天尊也没有必要拂了老君的面子。

  这么一想,陆川的面色彻底冷下来,眼眸中泛起一抹杀意。

  千万缕天地气息再度被仙气汇聚收拢,担山!

  他大踏步掠过千万块玉砖铺设的长廊,直奔那天将的身影而去。

  来不及多说一个字,陆川狠狠地攥起五指,硕大的拳头朝着那天将砸去。

  这一拳毫无花哨,又直又猛,在半空中打出一道道尖锐的爆鸣声。

  那银甲天将头皮发麻地看向这一拳,汗毛倒竖。

  他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个白袍仙官为什么要动手,而且还动这么重的杀手。

  在他的印象里,只有那些个寥寥无几从西方投过来的秃瓢行者,才有这等强悍的肉身。

  可是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小白脸仙官,比之那些个秃瓢犹有过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