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人在西游,兜率烧火五十年 > 第十三章 天河水军

第十三章 天河水军


  陆川无奈地摇摇头,看来这天庭也兴这虚伪的一套。

  无奈地耸耸肩,陆川抬步要驾云离去。

  忽然,陆川收起云光,眼神中惊色一闪而逝。

  他略微抬头,只见天际一大片黑压压的祥云,道道霞光垂落,璀璨的神曦映照天地。

  抬手挡住刺目的辉光,陆川蹙眉望向天际的攒动人头。

  清一色的白色大撆,罩着银鳞重甲。

  为首的天将面无表情,手执一杆冷冰冰的大枪,雕像一般伫立在祥云之上。

  祥云慢悠悠地从广寒宫那一头飘过,沿途洒下大片的重水辉光。

  一层层漆黑重水在半空荡起涟漪,动荡整座太阴星的如练月华。

  陆川看着这一幕,眉尖微挑,露出古怪的表情

  黑色重水乃是天河水军特有的神力,这批天军的身份也是不言而喻。

  可是天河的水军,跑到广寒宫转悠......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陆川抱着看戏的态度,悄悄地待在一旁,想瞧瞧广寒宫的反应。

  许久,直到天河水军慢悠悠地离开广寒宫的上空,整座广寒宫都是寂静无声。

  广寒宫上空的顶头上司,太阴星宫也没有丝毫的反应。

  这就有些奇怪了,按理说,太阴天的主人,不至于会害怕区区的一支天河水军啊。

  陆川感觉怪异得很,即便天河的那一位位高权重。

  可身为执掌三十三天之一的存在,怎么说也不应该会怕了那一位。

  哪怕打不过,可是好歹也是同一层次的神仙,不至于这么忍气吞声吧?

  陆川略微摇头,这天庭各派之间的争斗,搞得他都有些迷糊了。

  罢了,陆川抬脚,他还是安安心心地待在兜率宫与世无争吧。

  脚下祥云翻腾,陆川一步跨出,竟是比之天河水军的云光还要慢上不少。

  陆川倒也无奈,这驾云术,他也是服了。

  ......

  慢悠悠晃着云头,陆川来到了天庭与凡间交界的地界。

  这里的镇压力量比之天庭中要淡一些,但是依旧有着若有若无的压迫感。

  不仅如此,整片交界地,都充斥着一股浓郁的妖气和腥味。

  一到这里,那冲霄而起的血气就将陆川的祥云给冲得四散,险些直接坠落而下。

  好在陆川三千缕仙气比之先前强了不少,勉强稳住了身形。

  陆川落在仙凡之地,一边平息仙气,一边打量四周。

  大片大片的石砖铺设在云雾上,一幢幢略显寒酸的屋舍林立。

  每一座屋子里,都时不时有着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浓郁的血煞气息激荡,令人毛骨悚然。

  陆川并不惊讶,因为这里乃是斩妖所在之地。

  也就是俗称的,斩妖台。

  日后猴子被关押的地方,就设在这里。

  一来离凡间的距离比较近,天兵们将妖物缉拿上来比较方便。

  这二来,就是天宫中清气缭绕,若是被妖魔的浑浊气息给搅扰了,高高在上的仙人们可就不乐意了。

  虽然此地的镇压之力比较薄弱,但是有着玉皇大天尊钦赐的照妖镜镇压,辅以金钩铁索,即便是齐天大圣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没有天兵注意到他,因为他们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陆川看向四周,血气荡起的屋舍中,片刻后就会有身着制式甲胄的天兵匆匆走出。

  几乎每一位天兵都是面如白纸,咳嗽声此起彼伏,像是命不久矣一般。

  这哪里是斩妖台,分明就是压榨生命的屠宰场。

  实际上,斩妖台的天兵们却也是普遍短命。

  大多数的斩妖天兵乃是练气境,并无仙籍在身,大多数都是两百来岁就早逝。

  要知道,正常的练气修士,寿元乃是接近五百年的。

  陆川面色略显悲悯,这些天兵受到妖气侵蚀,自然是会折损寿元。

  在这种部门工作,几乎都是短命鬼。

  陆川心底默默叹息,在这里干活的天兵可怜,但是底层的修士也没有几个是惬意的。

  他也不过是稍微摆脱了自身的窘境,哪里来的余力帮助别人?

  陆川收起眼底的悲悯之色,再度化为冷漠的目光。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在这一方天地,想要达到“达”的地步,即便是齐天大圣都够不上格!

  陆川站在石砖道路的边缘,俯身看向下方的绿水青山。

  略微抬脚,陆川的身子朝下倾斜而去,就要离开这个所谓的斩妖台。

  忽然间,陆川止住身子,侧眸看向远处。

  在他的视线中,赫然是一位身穿鲜亮银甲的天将,和一个甲胄染血的惶恐天兵。

  天将目光傲然,说话都带着鼻音:“你可有仙玉?本将最近手头有些紧。”

  天兵显然是才斩完一头妖物,身躯都有些发颤。

  天兵目光带着浓重的惧意,低头诺诺连声:“天将,卑职没剩多少了。”

  天将瞥了天兵一眼,径直伸出手:“无论多少,借本将一些,手头宽裕了就还你。”

  天兵怯怯地看向天将,哆哆嗦嗦地从被妖血染红的甲胄中,掏出了几枚小巧的玉佩。

  玉佩上刻画着“天庭通玉”方方正正四个大字,隐约间可以看到玉佩中蕴藏的仙气。

  陆川有些惊讶,仅仅是一枚玉佩所蕴含的仙气,似乎就不下于数十缕,丰厚得令人发疯。

  那天将略微点头道:“不错,改日本将还你。”

  话音刚落,天将若无其事地收起手掌,连带着几枚仙玉一起塞进了腰包。

  想了想,那天将又是从腰包里掏出一枚仙玉,递给那天兵道:“本将也不是什么不关心下属的混账,这一枚仙玉,你且拿着。”

  那天兵看着这一幕,没有伸手接过仙玉,沉默许久,憋不住一般说了一句:“天将,可否多留一块给卑职?”

  天将的神色顿时冷下来,他收回手掌中的仙玉,随手揣在腰包里。

  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天兵,鲜亮的银鳞甲在金乌的余辉中反射出耀眼的光辉。

  雪亮的银甲犹如金灿灿的大印一般,让天兵下意识耷拉脑袋,不敢和天将对视。

  天将面色漠然:“本将体恤下属,才给你留一枚仙玉,你竟然还敢得寸进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