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人在西游,兜率烧火五十年 > 第十六章 老君真传?!

第十六章 老君真传?!


  陆川尴尬地直咧嘴,恐怕真如他们两个说的那样,睡了整整三天。

  沉浸在太清法的玄妙中,就是真的只是睡了个三天三夜,别的什么也没干。

  陆川打了一个寒战,怪不得一起身就觉得虚弱无力,原来真就不吃不喝躺了三天三夜。

  若是平日打坐冥想,哪怕是数百年如一日也不觉得饿。

  但是炼气士的身躯并没有佛门行者那般神异,三日不吃不喝下来,还是顶不住饥饿的。

  至少陆川现在,就感到饥饿感潮水般涌来,脚下险些站立不稳。

  金角略微蹙眉,一袭金边道袍点缀仙光:“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陆川摇摇头,尴尬道:“并无大事,只是修行至深,陷入顿悟妙境,无法自拔。不知不觉之间,竟是已过了三日的光景。”

  金角还没说什么,银角在一旁就嘴角一抽,目光透露着几分古怪和不喜。

  金角也没有露出什么好脸色,语气已然带上几分讥讽:“这么说,你这几日是在顿悟?”

  陆川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正是如此。”

  金角唇角掀起,冷声道:“那你悟出了何等至理,可否指教一二?”

  虽然是询问,但是话语中却是附上了一层寒霜。

  银角在一旁直皱眉头,略微撇嘴,这个陆川可真是狂妄。

  本来旷工不过是一件小事情,毕竟他也就是一个烧火监工。

  可是他区区一个化神境的炼气士,谎称陷入顿悟来逃避责任,这就让金角银角有些反感了。

  金角内心已然对于扯谎的陆川生出厌恶感,甚至想要把他扫地出门。

  要知道,老君不在的期间,兜率宫的话事人,就是金角。

  大大小小的事务,他都可以自行判断决定。

  除非是涉及到老君哪一层次的大事,不然金角就可以在兜率宫中为所欲为。

  当然,真叫金角放肆,他还是不敢的。

  不过让一个七品仙官滚蛋,他还是能够轻易办到的。

  即便是单论地位而言,金角也是天庭认证的太乙仙,位居四品,持有仙籍!

  不论是哪一方面,他都可以轻易地将陆川赶出兜率宫。

  迎着金角冷漠的目光,陆川却是恍若未觉地笑了笑:“好说,好说。”

  他隐约也察觉到金角银角的怀疑和不满,所以陆川顺势就把脑海中太清法的感悟说出一部分皮毛。

  大堆的经文真意让人不明觉厉:“太清道旨在无为,即端坐蒲团,感应天地也......”

  说实话,陆川也只是照着脑海中的经验照本宣科,说出来天地也没有任何的异象涌现。

  既没有地涌金莲,也没有紫气奔涌。

  就这么干巴巴地讲出一大堆不明觉厉的话语,陆川自己都觉得够呛。

  悄悄抬眼看了一眼两位地仙的反应,只见银角双目逐渐瞪圆,带着三分震惊和三分茫然。

  银角略微扯了扯嘴角,余光看了看金角的表情。

  金角张大嘴巴,神色附上一层凝重,,略微闭目,全神贯注地倾听着陆川的话语。

  银角挠挠头,虽然听不太懂,一片云山雾罩的感觉。

  但是常年跟在老君的身边,对于高深的法理还是有些判断能力的。

  就陆川说的这些话,以他粗略看来竟然和老爷所说的道法不谋而合,甚至在水准上他都判断不出谁优谁劣。

  连他这等地仙都难以判断,可见陆川在道的理解上已然达到了一个极为高深的层次。

  银角这么一想,不禁目瞪口呆。

  赶紧闭目聆听,原本枯燥无味宛如照本宣科的话音,此刻听来都是充满了真意。

  一言一语和老爷所讲述的太清大道所契合,端的是无边妙法。

  银角闭目听道,摆出如痴如醉的姿态,脑袋前后摇摆,仿佛沉浸在了道音中。

  金角回过神来,看着银角的反应,有些茫然。

  虽然陆川所述很是精妙,比之老爷往日传下的道都不显逊色。

  尤其是在细微处,比之老爷所说更为详细。

  但是,详细是详细了,可大部分的法理他都在老爷那儿听过了,只能在细节上得到些许的启发。

  所以说,这法理虽好,对他来说却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金角越想越奇怪,按理说,这法理对他没有用处,那银角也不会这般大受裨益才对。

  毕竟他们两是一对,常年在老爷座下结伴听道,他会的银角也该会才对。

  估摸着是银角这家伙平日里偷懒了,也对,毕竟这货对修行也不太上心。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

  金角皱眉看向陆川,眼神中带着惊疑,区区一个化神境炼气士,再怎么天纵之才,也不该这般的厉害。

  在法理上,比之老爷的都不遑多让了。

  看着陆川木然的表情,他心中惊疑不定,难不成陆川是一尊大能转世?

  这个念头一生起,就被金角掐灭。

  这不合理,一尊大能转世,也不该到兜率宫中来,就不怕被老爷随手拍回幽冥?

  若是夺舍的话,也万万不敢夺舍兜率宫中的烧火童子。

  虽然地位不高,但终究是兜率宫中的下人。

  陆川可以和小辈争斗而死,但是大能者对他出手,你问过老君手中的金刚琢了吗?

  所以说,这种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

  所以说,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了。

  金角眼神逐渐释然,他再听了听陆川所阐述的道,抬手扶额。

  果然,他就知道老爷一举一动必有深意。

  原以为这小子只是老爷随手提拔的,没成想竟是老爷中意的传人。

  就这太清道,绝对是老爷真传!

  金角心中叹息,他跟在老爷身边数千年了,也没见老爷有收为传人的意思。

  没想到这小子不过入了兜率宫几百年,就受了老爷的青睐。

  他看向陆川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的羡慕,那他不来兜率宫的行为也就可以解释了。

  不是狗屁的悟道,而是被老君手把手传授了妙法仙诀,受了真传!

  这才能够解释,为什么陆川能够对于太清法理的理解比之他们两个还要深厚。

  念及此处,金角听着陆川所述的法理,不禁感到如芒在背。

  这是老爷给真传开的小灶,他们两个哪有资格聆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