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人在西游,兜率烧火五十年 > 第十七章 郁闷的金角银角

第十七章 郁闷的金角银角


  金角嘴角直抽,忙不迭地制止陆川。

  他赔笑着摆摆手:“别别别,您别说了。”

  陆川略微蹙眉,疑惑地望向金角。

  他方才可不是随口胡乱编造的,而是截取了太清法上前几段的精义,金角一位地仙应当没有理由听不懂才对。

  银角也从如痴如醉的状态中醒过来,颇为不满地瞪着金角,似乎要说些什么。

  金角并没有给银角说话的机会,略微抬手,强行闭住了银角的嘴巴。

  随即,金角对着陆川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拽着银角的衣领朝外走去:“抱歉,我和银角需要谈一谈。”

  银角堂堂一位地仙,怎么可能任由金角拽着衣领。

  他怒视着金角,银边大袖一挥,被金角一巴掌呼出了兜率宫。

  银角毫无反抗之力就被金角赶到兜率宫门外,压根不是金角的对手。

  银角有些傻眼,他俩分明都是注世地仙,能够调动一整方天地的力量。

  老君赐予的宝地都是相同的品质,按理说金角就算比自己强,也不该形成这碾压般的差距。

  银角四仰八叉地倒在兜率宫大门前,口中骂骂咧咧地站起身:“你做什么?”

  金角看了看兜率宫中,注意到陆川并没有望过来,又瞧了瞧烧火童子们。

  见无人注视着他俩,金角挥挥手在四周布下一层仙气罩子,才小心翼翼地说道:“你可知,你在听什么?”

  银角一听这话就来气,他冷哼一声:“我当然是在听陆川讲道!”

  “讲道?”金角冷笑一声,“他不过是化神境的小修,如何能领悟这般妙道?”

  银角略微一愣,皱眉道:“他方才不是说,他悟道得来的吗?”

  金角嗤笑一声:“你真个觉得,化神境能够悟道?”

  银角挠挠后脑勺,一脸茫然道:“悟道而已,有什么问题吗?”

  金角嘴角一扯,捂脸道:“悟道而已,说得你悟道过似的。”

  “你知道悟道者都是些什么大能吗?”金角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整个天庭仅有四御三清,诸位无品天尊,以及那一位大天尊!”

  “除了这些个大能,整个天庭我也没见着其他悟道的存在!”金角指着银角的胸口,气势汹汹地说道,“即便是那些个上三品的大罗仙,也没有谁传出过悟道的消息。”

  银角略微蹙眉,凝重说道:“你是说,陆川在扯谎?”

  他勃然大怒,起身要朝着兜率宫中走去:“竟敢欺诈我等,我去收拾他!”

  金角无语地使了个定身术,叫声“住!”,指着银角定格的身躯,无奈道:“你就不能动动脑子吗?”

  银角身躯一动也不动,略微眨眨眼,从牙缝里挤出声来:“啥?”

  金角扶额叹息道:“你也不想想,那些法理,你听过没有?”

  银角挣开定身术的束缚,眉头紧锁:“是有些熟悉,但是想不起来从哪儿听过。”

  金角瞥了银角一眼,没好气道:“是老爷说过的!”

  银角这才恍然大悟,重重一拍手:“原来如此,老爷传下了道法。”

  金角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不错,这陆川,怕是得了老爷的真传呐!”

  话音落下,金角幽幽叹息一声。

  银角神色也有些不甘,拍了拍金角的肩头,说道:“老爷自有他的说法,我等不必多心。”

  金角略微叹了一口气:“也是,我等不过是侍奉童子罢了。”

  银角欲言又止,摇摇头击碎仙气屏障,迈步走入兜率宫中。

  陆川默默地坐在一个蒲团上,一丝不苟地盯着几个烧火童子。

  见到银角走进来,陆川站起身作出迎接的姿态。

  银角见状,连忙摆摆手,他可不敢摆这么大的架子,让老爷的传人迎接。

  银角随即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随后而来的金角却是抢先一步,笑道:“陆川,你我之间,不必太生分。”

  金角给银角暗中打了一个眼色,传音道;“别当面说出他的身份。”

  银角回以智慧的眼神。

  金角传音道:“他编造这么个理由,明显不想暴露身份,我等也不必揭穿让他不喜。”

  银角暗中颔首,对着陆川说道:“没错,我等乃是同在兜率宫中做事,都是亲如一家吗嘛。”

  陆川眼眸中掠过异色,看着热情的两人,有些不习惯。

  先前金角银角对他虽然客客气气的,但终究骨子里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这一次,他们似乎却是真正放下了架子,以平等甚至略低的身份和他对话。

  这话中,明显带着一股讨好的意味。

  陆川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也是乐得如此。

  他眉尖微挑,试探道:“两位,我所说,可有问题?”

  金角嘴角一抽,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问题。”

  陆川略微歪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摇摇头,陆川看向银角,这货也是一副心悦诚服的样子,这是被他说出的法理折服了?

  陆川略有些意外,但又觉得应当如此。

  太上老君的法道,可都在这一篇经文中。

  理论上来说,在天仙之前,他对于修行的理解,和老君是不相上下的。

  这么一想,陆川顿时坦然了。

  他略微颔首,笑道:“那就好。”

  话毕,陆川又扭过头去,专心致志地盯着烧火童子们。

  毕竟,他被委任为仙官,工作便是监工。

  若是他办事不力,多半还是会被金角银角两位给革职的。

  金角看了看不再关心他俩的陆川,悄悄松了一口气。

  他给银角打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偷摸着溜出了兜率宫。

  一出兜率宫,银角长长出了一口气,拍着胸口不满道:“这兜率宫好闷呐,我都待不下去了,简直和老爷在的时候一般模样。”

  金角也有些郁闷,但还是叹息道:“老爷吩咐我们,要我们待在这里。”

  银角唉声叹气地挠着头,不甘道:“分明先前只是个烧火的童子,现在却是能够骑在我们两个头上了。”

  金角瞥了银角一眼:“慎言!”

  银角撇撇嘴:“我只不过说说罢了。”

  金角长叹一口气:“那可是老爷真传,可还记得小老爷的事情?当心祸从口出!”

  银角打了一个寒颤,赶紧闭上了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