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人在西游,兜率烧火五十年 > 第二十章 得赠宝刀

第二十章 得赠宝刀


  陆川赶到兜率宫的时候,天上的金乌已然高高悬挂在中天处。

  兜率宫的大门紧闭,偏门虚掩着,噼里啪啦的烈火灼烧之声隐约在耳畔响起。

  陆川心虚地推开偏门,硬着头皮走进兜率宫中。

  金角银角两个人直勾勾地望着他,怪异的眼神让陆川感到浑身不自在。

  陆川微不可查地退了退,下意识想要避开他们两个的目光。

  虽然他接连两次迟到,但是你们两个也不必用这么古怪的眼神吧。

  陆川心头有些发寒,但还是朝着金角银角两人投去歉意的眼神,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等待处分。

  金角一头雾水地看了看银角,银角也是一脸茫然地投来视线。

  两人目光交汇,金角传音道:“他在做什么?”

  银角看了看陆川,不确定道:“他是在,等待接受处罚吧?”

  金角狐疑地看了看银角:“你怎么知道?”

  银角露出自得的表情,声音都带着些许的膨胀:“我做错事,在老爷面前,就是这个姿态!”

  金角嘴角一抽,无奈捂住面孔,您怎么就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这种话啊!

  金角侧眸看了一眼陆川,感觉倒还真像那么回事。

  他无力地叹息一声,直截了当问道:“陆川,你这什么意思?”

  陆川疑惑抬眸,道:“我未曾准时赶到兜率宫,当有处罚。”

  听着这平淡的嗓音,金角嘴角一扯,欲哭无泪。

  您可是老爷的真正传人,他这么一个小小的侍奉童子,怎么敢处罚啊!

  金角牵强笑道:“不必,不必,你未曾准时赶到兜率宫,想必是有自己的理由。”

  陆川蹙眉看了一眼金角,有些不解。

  奖惩不分,如何能够管理好兜率宫中的仙官童子?

  看来这两位名义上的兜率宫代掌者,并没有管理下人的经验啊。

  不过这些都和陆川没关系,既然不惩罚他,他也乐得如此。

  陆川耸耸肩,一番客套后,再次坐到自己的蒲团上,老老实实地盯着几个烧火童子,顺便打坐修行,吐纳丹气。

  金角银角面面相觑,只好无所事事地坐着发呆。

  这位主看来不想要泄露自己的身份,那就陪他演演戏呗。

  一个白昼顷刻间消磨殆尽,陆川瞥了一眼体内愈发深厚的法力,起身告辞。

  走出兜率宫,陆川腾云驾雾来到斩妖台。

  虽然他对于修为的需求此时并不迫切,但是法力这玩意儿自然是多多益善。

  修为道行越高,在这一方天地才能够争取到越高的地位和话语权。

  一路风驰电掣,直奔斩妖台的方向。

  不过是几炷香的功夫,陆川就赶到了斩妖台的地界。

  入目便是捧着一把斩妖刀的天将,陆川略微挑眉,走上前看着天将。

  天将面带着讨好的笑容,恭恭敬敬地把手中的斩妖刀递给陆川。

  陆川也不客气,伸手提起了这一把九环大刀。

  雪亮的刀锋上萦绕着骇人的煞气,一入手陆川便感到几分沉重和冰凉。

  他打量着这一把大刀,比之天地宝殿中获得的那一把有些不同。

  天地宝殿中躺着的那一把斩妖刀虽然也是九环刀的外形,但是并没有这般强烈的锋锐气息。

  这应当不是一般天兵使用的斩妖刀,恐怕是这个天将自己用的那一把

  眼前的这一把斩妖刀,比之先前那一把明显也要大上一号,沉重一些。

  。若非陆川下意识运起了担山术,怕是接不住这么一把九环大刀。

  随手挥了挥,雪亮的寒光划过长空,响起一道刺耳的破空声。

  陆川眼底带着几分满意,这把斩妖刀搭配上担山术,倒是用起来很顺手。

  他略微朝着天将颔首,眸子中带着些许的赞赏。

  不得不说,这个天将虽然不是个好将领,但绝对是个好下属。

  对于底层天兵们来说,他是个威逼利诱的无耻强盗。

  但是对于上层的仙官大将们来说,他也称得上是一件好用的兵器。

  所以说,这天将倒也有几分可取之处,怪不得混到了八品天将的位置。

  而且这天将并没有害人性命,行事也算有些底线。

  再加上,他其实并没有得罪陆川,陆川对于他的观感顿时好上了不少。

  虽然这样的人在品格上有些毛病,但是在大是大非上,应当还是站得住脚的。

  陆川的心底并不是很讨厌这种人,于是对于天将的态度都显得和善了不少。

  那天将见到陆川露出一丝渗人的微笑,顿时感到头皮发麻,忍不住后退几步。

  他咽下一口口水,面带着几分惊惶,没话找话道:“您还需要甲胄吗?”

  陆川眉尖一挑,想到手中的锋锐大刀,默默伸出了手掌。

  天将忙不迭从腰间的小巧袋子里掏出了一套鲜亮的华丽银甲,笑容谄媚道:“上仙,这便是。”

  陆川这一次却是皱起了眉头,接过银甲端详片刻。

  虽然这一套银甲看起来华丽鲜亮,威风凛凛,但其实并没有几分灵性煞气。

  天地宝殿中的那一套银甲虽然没有这么华美,但是带着一抹坚若磐石的灵性。

  论起防御的性能来,他手中的银甲却并没有多少实用性。

  他抬眼看向天将,眼中掠过一丝诧异。

  这家伙,是把他当成了纨绔糊弄呢?

  陆川暗自摇了摇头,将手中的银甲递回去,并没有多说什么。

  拥有天地万息这一门特性,陆川对于所谓侵蚀身躯的妖气并没有多少畏惧。

  对于护身宝甲这种玩意儿,他并没有太大的要求。

  再说了,他能够斩妖就是托了这天将的福,他不给太好的甲胄也没关系。

  好歹帮了他一个忙,陆川是不可能为了这一套甲胄和他翻脸的,那也太过令人不齿了。

  恩和怨,陆川分的还是很清楚的。

  别人帮了自己,那是情分;别人不帮自己,那也是本分。

  除非刻意致自己于死地,以陆川的性子是不会轻易喊打喊杀的。

  譬如眼下这个天将,即便以次充好,陆川也并不生气。

  陆川将那一套华而不实的银甲还给天将,举步就要朝着斩妖台中最为醒目的大殿走去。

  下一刻,他的背后响起一声沉闷的撞击声,随之响起的是一道带着一丝哭腔的嗓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