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人在西游,兜率烧火五十年 > 第二十九章 天王为难

第二十九章 天王为难


  陆川眼睁睁地看着那魔神缩小身形,直接就留了下来,和南天门的守将聊了起来。

  “哎,你们怕李天王,就不怕我广目天王吗?”

  那魔神缩小成常人高矮,也是赤发赤须,身材壮硕魁梧。

  胳膊上缠绕的螭龙也随之化为一条血红色的小蛇,一动不动宛若装饰的死物。

  南天门的守将一愣,不由得面面相觑,随后一片哗然。

  一个天将试探道:“天王,你的意思是?”

  广目天王略微甩了甩粗壮的手臂,目光不善道:“我好歹也是四大天王之一,你们给我尊重3一点!”

  “哎呀,话不能这么说!”另一个天将嬉皮笑脸道,“天王您上次被大圣爷踹飞的时候,可没有什么威严呐。”

  “滚滚滚!”广目天王一听这话,有些恼了,“你们几个不兴揭人短的!”

  南天门外顿时响起一片此起彼伏的快活笑声。

  陆川听得这一阵嬉笑,不由得扶额。

  这些个天将天王,也真是忒不正经了吧。

  分明是在守门的,却是一个个不放在心上,还打打闹闹的,成何体统?!

  就这南天门的戒严程度,怪不得那猴子能来去自如。

  但凡他陆川有个第五境的实力,那就完全有信心能够溜出去。

  只不过,以他化神境的修为,想出去还是要冒着一定的风险的。

  虽然这伙天将没有什么狠角色,但广目天王好歹也是耳熟能详的太乙仙。

  换算到炼气士的体系中那就是第五境的地仙,在妖族就是鼎鼎有名的混世妖王!

  虽然广目天王没有掌握什么有名的飞举之术,但是和一个地仙较量驾云速度,陆川还不至于这么狂妄。

  悄悄地挠挠头,陆川蹙眉翻看自己掌握的本事。

  与人争斗的术法就只有担山术,加上两道主打力量的妖血,能够在肉身上无往而不利。

  但是再怎么强悍的肉身,陆川也不可能正面和一位太乙仙硬刚。

  那不是勇气,是白痴。

  至于逃命的术法,除了腾蛇的天赋神通之外,只有一门烂大街的飞举术。

  太清法品级极高,但是对于战力的增幅此刻极为有限。

  在这种情况下,法力的强度和数量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飞举之术能否比得过广目天王,逃命的伎俩能否在一位太乙仙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很显然,陆川一样也没有信心做到。

  陆川暗自叹了口气,他所在的洞府虽然是位于三十三天下,但其实并不算是凡间。

  这仙庭是由三十三天阙,诸天星辰,以及这一带凡间的诸多名山大川构成。

  可以说整个仙庭,都是被隔绝在凡间之外的巨大小天地中。

  以至于日月的轮转,比之凡间都显得格外的缓慢。

  这才有了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说法。

  散修没有资格住在天阙中,便是歇息在底下的山川中。

  这南天门,才是仙庭通向凡间的四大出口之一。

  但是其他三门,平时并不通行。

  大天尊威严深重,四御臣服,自然是他的南天门大开,掌控万仙的踪迹。

  要想真正地离开天庭,必须要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头才行。

  嗯,比如说,随军出征什么的。

  陆川眼眸一转,似乎有了些许的想法。

  在斩妖台呆了一个月,他自然也不是一事无成。

  听闻斩妖台的天兵天将时常下凡擒拿妖物,出南天门都是常有的事情。

  陆川的目光投向天地宝殿中躺着的银甲大刀,眼眸中掠过一抹仙光。

  南天门在云端绽放毫光,映照天地。

  随着众多守将的喧哗吵闹声,一道略显消瘦的身影缓缓踱步而来。

  银冑泛光,白盔雪亮。

  青年手掌上提着一杆九环大刀,刀尖划过云雾,在身后形成一道长长的沟壑。

  南天门的喧哗之声顿时不自觉小声下来,直到消弭无声。

  广目天王抱胸立在云头,眼底掠过一丝诧异。

  区区化神境,这法力倒是强悍得有些过头了,该说不愧是那位选择的传人么?

  只不过,这位怎么穿着这一身,不想当道士了,考虑转行吗?

  “你是?”广目天王一步踏上前,壮硕的身躯上筋肉虬结。

  看着眼前的凶煞魔神,陆川略微沉默,手掌一翻,现出一块玉质令牌。

  上面的“斩妖”二字尤为醒目。

  “噢,斩妖台的兄弟啊。”一旁的守将忽地站出来,爽快地摆摆手,“走吧走吧。”

  陆川挑挑眉尖,眼底掠过一丝喜意,就要走出南天门。

  倏地,陆川身前出现一条横着的粗大手臂,挡住去路。

  “且慢。”洪亮的嗓音传来,广目天王哪怕缩小,依然高出诸人一头的身板,牢牢横在陆川身前,挡着南天门的出路。

  他胳膊上缠绕的螭龙也是不急不缓地探来狰狞的龙首,龙目中闪过一抹惊人的凶光。

  陆川瞳孔暗自一缩,抬眸看去。

  他不明白这位广目天王,为什么要拦住自己。

  他的斩妖令牌,分明是正正经经的真货,从叶青山那里弄来的。

  广目天王一捋胡须,眼底闪过几分笑意:“没什么。”

  此言一出,高大的天王略微侧身,胳膊上螭龙也收回视线,让出一条路。

  陆川见状,丝毫不怵地踏步前行,大摇大摆地走出南天门。

  直到陆川走出南天门,广目天王才缓缓收回视线,兀自点点头。

  果然如三太子所说,此子惊人。

  未来,或许成就不俗。

  以他太乙仙的眼光来看,简直是前途无量。

  这一次,他只不过是和陆川混一个眼熟,打好关系。

  至于他为什么要下界,他也不会阻拦,免得交恶对方。

  念及此处,广目天王随手弹了弹螭龙的脑袋。

  螭龙委屈巴巴地探来视线,不明白为什么要被惩罚。

  广目天王好笑地摇摇头,这条蠢龙,这么些年下来还是没有多少灵智。

  南天门的诸多守将一言不发,心底一个个明白得一清二楚。

  太乙仙的事情,远不是他们能够掺和的。

  不论平时关系如何,打打闹闹没个正形,但是实力却总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以他们的实力,远远够不着广目天王的圈子。

  哪怕只是一境之差,一品之隔,却是犹如云泥之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