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忱寰玄乐 > 终章

终章


    佐菲宫已在月前便随尤谒和灵垣回了魔界,尤谒来和倩尤说过,魔界现在的势力他们已经掌控,如何处置圣后,便是交给她要做的事。

  倩尤随浮清和尤谒进入圣后的寝宫,同庞玉瑾一样,尤谒和浮清留给她最后一道防线。

  “那魔王呢?”倩尤问向尤谒,尤谒面露尴尬,回她道:“魔王失了魔性,不记得曾经的事,只会一心到山上给娘娘采草药。”

  倩尤听他说此,不禁觉得这未必就是不好的结局,想要安慰尤谒不要愧疚难过,终是没有说出口,只是说道:“能记得菲宫便好。”

  圣后的寝殿黑雾缭绕,尤谒和浮清虽是相信倩尤有能力应付,但圣后这个女人向来狡诈,他们便也进入室内,在门口等候。

  透过幔帐,依稀可见里面的人影。

  倩尤先是除了那八个魑魅魍魉,虽是只有八人,但是他们的碎嘴实在令人生厌。倩尤的手段难免有些残忍,他们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尤谒和浮清等在门口,二人相视一眼,紧闭双唇,并未动身,也没敢说一句话。

  他俩心里也清楚,段亦忱的身体里,还有个和她不同的倩尤,时不时就会出来一下。

  寒鸦的沙哑的嗓音传来:“是啊,你那个可怜的人界娇小姐就是我杀死的。

  你知道吗?我真身都不用过去,只气魄附在抹药的辫子上。

  夜里,我悄悄爬上了她的脖颈,一点一点地勒死了她,她的脖子可真是柔软啊,她那么脆弱,像一只鸟一样被辫子缠颈而死,哈哈哈哈……”

  未等她笑完,便见倩尤的身影将一利器刺入她的腹中,室内恶臭弥漫,她像是腐烂的臭肉一般开始流淌。

  随后,便见倩尤用那帷幔擦拭手中的武器,远远望去,那像是她的玉笔。

  这时忽见一身影冲出,尖锐的利器刺入倩尤的身影,尤谒和浮清立即冲入幔帐之内。

  眼前的场景吓得他俩丢失了魂,他们同时去扶被刺的倩尤,只见倩尤面部扭曲,表情极其痛苦,腹中鲜血流出。

  而那圣后,正在她的眼前,得意而放肆地笑着。

  浮清和尤谒一同扶住倩尤,随后尤谒放手,将倩尤交给给浮清,自己冲了上去,周身着起烈火,用昆吾剑连续刺向圣后腹部。

  这么多年的积怨,终于在此刻爆发。可是,他还是未能保护好她,就算捣碎的圣后的脾脏,那又能怎样?要怎样才能将段亦忱挽回呢。

  这时只听身后的倩尤大吼一声。

  尤谒回头,见一愤怒的狂魂从倩尤体内冲出,穿过他的身旁,在圣后的面前对她大喊,魂魄口中喷出的气将圣后的脸吹的惨白。

  尤谒和浮清震惊地盯着那缕魂魄,只见她将圣后吸得面目苍白倒在地上之后,那魂魄化作一缕白光回到了倩尤体内。

  倩尤从浮清的怀里起身,尤谒眼里的泪水还未干透,只见倩尤踱着步子,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圣后的面前。

  圣后口中冒黑气,体内尚有一丝气息残存,她瞪大了双眼,看着走来的倩尤,眼中的神情很是复杂,有惊讶,有不解,有憎恨,亦有不甘。

  倩尤走到她的眼前,俯视着她说道:“很惊讶是吧,我为何没像上次一样死掉呢?你这把昆吾剑,倒是制的不错,刺上的那一瞬间,确实很疼。”

  倩尤说着,蹲下身来,想要看清圣后脸上的表情。随即,她脱下了外衣。

  眼前的场景让尤谒和浮清怔住,只见她的皮肤之上布满条条伤疤。

  倩尤从怀中取出一块碎片,看着它,和圣后说道:“你知道吗?我是过了很久,才明白蚩妍的意思。她曾是你宫中的女官,对吧?

  因为三战之前对你阻挠,被你剁去双脚,投进地狱,沦为鬼奴。可你不知,她却有个同卵兄弟,他的名字叫蚩烈。

  他能感受到他姐姐经历的一切,也正是他,将你用赤铜害我之事告知于我。”

  倩尤用赤铜的碎片,在圣后的脸上割了一道后说道:“痛吗?你知道蚩妍被你剁去双脚的那种痛吗?

  你知道风兮被铁钩撕开琵琶骨的那种痛吗?

  你知道苏沪被秀发缠颈的那种痛吗?

  你知道这人界百姓提心吊胆,家破人亡的那种痛吗?”

  说着又用那碎片在圣后的脸上割了一道,圣后痛的喷出大口黑气。却说不出话来。

  “你知道你穿着百雀朝服,招摇在魔街之上,而那些冤死的半鬼却要长跪那里,为你掌灯的那种痛吗?

  或许你都不知道,但是我全知道。”

  倩尤指着身上的伤疤说道:“这一道是蚩妍之痛,这一道是风兮之痛,这一道是苏沪之痛,这一道是忱寰之痛,这一道是父亲之痛……”

  她不断地数着身上的伤疤,每一道,都能对应一位已逝之人。浮清和尤谒眉头紧锁,浮清转过身,不再看她们。

  尤谒走到倩尤的身后,紧紧地抱住了她。

  “我一道道忍受着赤铜的伤魂之苦,终于,不再惧怕赤铜。这其中的痛苦,你能懂吗?”倩尤最后看向圣后,她口中吐出的黑气已淡,最后一口黑气吐出后,她便瞪大双眼,周身不再散出黑气,随即,她的尸体像是一缕烟尘,向空中散去,不留一丝痕迹。

  浮清回身说道:“这回,她彻底消散了,连一缕残魂都没有。”倩尤转头看了眼浮清,又转身看向尤谒。

  忽然,她双眼翻白,倒了下去。

  倩尤感觉睡了很久,想要起床,可她无法动身。

  半睡半醒之中,她仿佛看到了独自一人的尤谒。

  她遥望尤谒落魄地躺在草地上,周身是熊熊的烈火,他烧尽了周围的一切,魔界的草原无日无光,只有他所在之处,明亮的刺眼。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那种失了魂般的样子恐怕是在段亦忱被害之后。

  忽然间风云变幻,雷雨大作,风雨过后,眼前是另一幅场景。

  她看到尤谒独自坐在混沌初海棠林的屋顶上,手中拎着那熟悉的琉璃酒瓶,一口接着一口的灌。喝完了,倒下,起来,接着喝。

  ……

  “倩尤,倩尤……”

  是混沌初的小木屋,倩尤微微睁眼,看向四周,尤谒蹲坐在床边,后面是枯婆,清冽,浮清,广宁,空幽,孤烟,何怡,龙族女……

  倩尤笑道:“你们怎么都在啊?”她看着拥挤的小屋,随后又睡了过去。

  ……

  倩尤看着床前守护的尤谒,忽然抓着他大喊:“你欠了我二十年,你要还我二十年!“

  尤谒连忙点头答应:“好,好,我还你二十年,只要你愿意,还你多少年都可以!“

  ……

  倩尤朦胧中看倒了尤谒,他一直都守在自己的身边。

  倩尤起身,尤谒忙扶起她。其他人已不在身边。

  “我睡了多久?”倩尤问道。

  “两个月余。”尤谒递给她一杯水。

  她抿了一小口,觉得有点寒凉,便不再喝。

  尤谒过来拉住她的手,“一切终于结束了。”

  倩尤看着窗外说道:“是啊,终于结束了。”说着便起身想要下地。

  在触到地面的那一刻,她发现自己已不同于往日,她踩到地面上后愣了住,忽然蹲下身来按了按地面。

  手触及时的感觉没错,冰凉而坚硬,就是普通的青石地面。

  可是她踩在上面的每一步都像是走在柔软的沙漠之中,自己的双脚好像不听使唤一般。

  尤谒看着她问道:“怎么了?是不是睡久了不习惯起来?”

  “不知道,感觉地面变软了。”倩尤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感觉随时都会摔倒。

  她们走到门外,看着漫天飘扬的海棠花瓣。

  “混沌初也就这点好吧,海棠花长盛不败,当年我在这里住了一段日子,海棠花一直都如此茂盛。”倩尤仰头仰望纷飞的花瓣。

  “你喜欢,我们就留在这。”尤谒看着倩尤身旁飘落的花瓣说道。

  倩尤走到树下,触碰树干,身体渐渐轻盈。

  她想起了曾经看无名村画卷过后的那场梦。

  倩尤双脚飘离地面,回身对尤谒说道:“小神仙,恐怕我不能再继续陪着你了。”

  尤谒紧忙将她拉住,可是她的双脚越升越高。

  倩尤笑着看向尤谒,昔日那张冷傲俊俏的面容不在,他的脸变得扭曲,眉头紧蹙。

  倩尤完全感觉不到了自己的双脚,她越升越高,只有胳膊还被拽在尤谒的怀里。

  他哽咽着说道:“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你等等,我去寻仙帝,一定会有办法留下来的。”

  “不必了,我能回来,本就是一场怨念,能了却心中的不甘,能再见到你,能与你将误会解除,我便满足。”

  “不,不,可是我不满足,我还欠你二十年呢!”

  倩尤眼泪滴落在衣袖上,她笑道:“今生还不了,以后会有机会让你还的。凡是皆有因果,人生自有轮回,属于我们命里的,逃是逃不掉的。”

  倩尤说着被尤谒拉住的双手也渐渐的失去了感觉,尤谒看着她弥漫在了漫天的花朵里,他胡乱地抓,却满两手空空。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