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在敌营监狱看大门[无限] > 第80章 深夜直播

第80章 深夜直播


001

陈然从山上下来时已是第二天早上。

盛夏时节的太阳比冬天来得早, 迎着露水走至山脚下的村子再回头看向坟山时,整座山给人的感觉都变得不同,没了之前的阴森, 多了几分朝气生机。

陈然又看了一眼一侧的村子, 没再进去, 直接打了电话让人来接他。

他再来这的目的本就是因为山里的那些鬼, 现在鬼已不在,他自然也就没有再留下的必要。

离开神佑村,回到南部时, 已是陈然离开几天之后。

重新回到组织,陈然前脚才踏进组织四楼的办公室,迎面就碰上告近。

不用进副本,告近相比平时的西装笔挺多了几分闲逸,他换上了一身休闲运动装。

见到陈然,告近脚下步伐停顿, “我正准备去找你。”

陈然看去。

告近扬扬手中拿着的资料,“我们查到了一些你要的资料。”

陈然转头向着自己办公室而去,告近跟上。

进了办公室, 关上门, 确定四周并无其他人, 告近才把自己手上拿着的资料递到陈然面前,同时解释, “时间太短查到的东西不多, 不过从我们现在收集的资料来看,神佑村那边确实有过一段时间的繁华,那附近原本应该是个城。”

陈然粗略看了眼手中的资料,并不惊讶。

见陈然不惊讶, 告近立刻猜到陈然这一行肯定是有所收获,他接着道:“除了这,我们现在掌握的资料就只有两点,一是那座城在一夜之间就消失无踪里,二是那座城里据说有个很灵验的神。”

顿了顿,告近又道:“那一带有那么一族人,据说体内有神的血,神佑村就是其中之一。我们仔细查了关于神佑村的记录,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他们村的人确实都很长寿,很早以前,医疗条件还没发展起来之前,就经常有能活到六七十岁的长寿老人,最近百年甚至还有百岁高龄的。”

陈然微微触眉,他又把自己得到的几张资料看了遍,资料上的内容不多,大多是神佑村以往的官方记录,以至于就算他把这些资料翻来覆去地看也看不出任何新东西。

陈然跌坐回椅子上,“要查完还要多久?”

组织这边的调查基本已经进入尾声,虽然组织也调查了那座坟山,也好奇那些鬼魂之所以能滞留的原因,但那座山本身并无问题,所以也就没什么可查。

至于那些鬼魂之所以能够滞留可能和果东有关系的事,陈然没准备向组织里汇报。

“最快也要一个月。”告近道,“古籍资料需要人为翻阅翻译,走访也需要时间。”

陈然揉揉鼻梁,强行按耐心中焦急。

这是商量完,告近并未立刻离开,他迟疑一瞬后又道:“李卓风那边的事你知道了吗?”

“李卓风?”陈然注意力都在果东身上,“他出什么事?”

告近轻叹一声,一副他就猜到会是这样的表情,“李卓风的弟弟死了,和鬼和附灵物有关,事情组织已经接手,闹得挺大。”

“弟弟?”陈然略感惊讶,李卓风从未提过他有个弟弟,更准确来说,他几乎就从未提过他的家人。

告近和告远,他们两兄弟家中的事陈然多少有所耳闻。

兰昊逸更不用提,赫赫有名的富二代,脾气差,腿又不好,还靠着家里的钱买了个“官职”,标准的话题人物,就算是对组织里这些八卦漠不关心的陈然也听过他的名字。

反倒是李卓风,他们认识的时间算起来最长,但所知好像却是最少。

除了他之前是c级成员,因为护送鞋子来到南部,又因为跟着他们进了几次副本被迫成了a级,就再无其它。

“我们也是刚知道的,从组织这边。他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他妈妈没多久就再嫁,跟他后来的爸爸又生了个儿子。后来他们家好像是出了点事,他们就不再联络。这次之所以联络上李卓风,是因为他家已经只剩下他和他弟弟两人。”告近道。

这些事本不应该由他来说,而是应该由李卓风自己说出来,不过现在这情况李卓风大概也没那闲情逸致跟他们慢慢说道。

“所以?”陈然对李卓风的事并不好奇,并不是他冷漠,只是这些事李卓风之前不提,应该也是不希望他们知道,他对深扒别人希望掩藏的过往并不感兴趣。

告近推推眼镜,“你不是说最近要再进副本?他好像要进他弟弟的副本。”

陈然明白告近的意思,他陷入沉思之中。

片刻后,陈然开口,“李卓风怎么说?”

告近苦笑着摇头,“这也是我找你的原因。他什么都没说,我们听到风声去问他也只是打马虎,似乎并不希望我们参与。”

话音落下,不等陈然马上作出决定告近就又接着说道:“问题是那个副本,那副本可能最少都是个a级的副本,甚至可能更糟糕。”

陈然到了嘴边地拒绝咽回,“a级?”

a级副本不是没有,但却少见。现在他们南部这边仓库里储存的a级副本,大部分都是从b级升上去的,打一开始直接就判定为a级的,总共也不到五分之一。

见陈然似乎感兴趣,告近松了口气,他继续道:“我给你看段视频。”

告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手机解锁屏幕,点击播放,然后把手机递给陈然。

深夜时分阴暗的客厅,略显老旧的沙发前,一个二十来岁的男人坐在沙发前的地上摆弄着茶几上的摄像头。

一边摆弄,他一边说着话,“嗨,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深海弟弟,你们有没有想我?好,我知道了,你们肯定想我了……”

把摄像头摆好,让自己出现在摄像头摄像范围内,自称深海弟弟的男人回头看向摄像机旁边的电脑,“昨天身体不太好,好像真的受到这宅子里的阴气影响,一觉醒来居然都已经是下午六点多哇——”

深海弟弟正说着,摄像头就突然倒下,好像是他说话间手不小心勾到了茶几上的线。

深海弟弟连忙去扶,接着又是一阵手慌脚乱。

陈然从直播画面中抬头,看向告近,这视频足足二十多分钟。

“你先看,看完你就明白了。”告近道。

陈然只得耐着性子继续看画面中的男人自说自话。

把摄像头扶起来,男人扯了几句关于摄像头的话题,半跪在地上就要把线理到远离自己的侧边。

他正动作着,他靠近摄像头的肩膀上就有一只女人细长白皙的手慢慢探出来。

那手非常的白,不同于活人的白,而是一种死人才有的毫无血色的苍白。

一根手指,两根手指,眼见着那手指就要向着深海弟弟的脖子而去,深海弟弟理好线一屁股坐回地上,手指也随之消失。

告近不知何时已经站到陈然的身旁。

看见这一幕,他伸手拨弄屏幕,打开他之前关掉的弹幕,弹幕上是一片尖叫和不安恐惧的发言。

这些发言之间,间或之间还能看见几条夸深海弟弟特效做得好,又或者猜测装鬼那人藏在什么位置的发言。

“你们在说什么?”深海弟弟显然也看见这些弹幕,这让他本就不太好的脸色瞬间惨白,那种惨白不像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面临恐惧时才有的。

这一点,经常与恐惧为伍的陈然、告近两人都能清楚分辨出来。

他们能分辨,但目前的人却并不能,弹幕里甚至刷起了阿婆主可以进军演艺界的发言。

告近重新把弹幕关掉,屏幕上再次只剩下刚刚的男人,他正回头朝着身后看去,神情不安而惊恐。

“还手指女鬼呢,我这真要有女鬼,那我绝对让她尝尝我的厉害,三年两胎那必须有,就怕她不敢来……”嘴里讲着黄/俗的段子,深海弟弟好像把自己给逗乐,这让他脸上多了几分笑容,恐惧淡去。

“好了,不跟你们闹了,我这次直播是有件事情要宣布。”进入正题,深海弟弟神情变得严肃,“大家也知道,我这鬼宅直播也已经进行有段时间了,这屋子一直很普通,什么都没发生,所以我决定,过段时间就不直播这个——”

正说着深海弟弟突然就变了脸,他努力勾起嘴角,想要笑笑,可那笑容却在不断袭来的恐惧之下变得难看至极。

他僵着脖子,嘴唇颤抖地缓缓回头看向自己身后。

看清自己身后的情况,深海弟弟松了口气,再回头看向摄像头时,他眉宇间是藏不住的愤怒,“够了,这种玩笑开一次两次就够了,多了你们不觉得没意思吗?”

话说完,深海弟弟似乎又觉得自己作为一个阿婆主不应该这样凶观众,所以强忍下怒气笑着说道:“接下去准备做点什么我还没想好,不过应该会先做点什么轻松的转换一下心情,毕竟长时间住在这种凶宅里——”

话未说完,深海弟弟脸上的笑容就不见,他又是之前那副强忍着才让自己没骂出声的隐忍表情,“好了,别闹了,都说了这屋子里没鬼,而且之前死在屋子里的是一男一女一对夫妻,根本不是什么年轻女人……”

随着深海弟弟隐忍着怒气话语地响起,悬挂在他头顶上方的那双脚缓缓的向他靠近,从远远的挂在他背后的位置,逐渐变成就挂在他头顶。

红色的裙边,红色裙子下和那份红色呈鲜明对比的惨白的脚,顺着脚不断往下滑落鲜红的血……

血滑至脚尖,从脚尖的位置滴落在深海弟弟的头上,再从他的头上滑至他的太阳穴他的侧脸,在他脸上划出两道清晰的血痕。

深海弟弟本能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随着他的动作,他半张脸都被那血糊花,这让他的模样看着越发惊悚。

做完这些,深海弟弟却像是什么都没察觉似的,竟然就继续直播,继续说他可能会做的新的直播题目,希望观众老爷不要抛弃他。

他嘴上说着,脸色却一直不太好,因为整个直播间就好像是约好了似的,所有人都在刷着血和鬼的话题。

被那种气氛感染,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深海弟弟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但他头顶空空荡荡,根本没有什么脚也没有血。

随着他的动作,原本悬挂在他头顶的脚突兀间消失不见,只剩他那一脸的血。

见到这一幕,弹幕里又是一阵惊呼,也有人感慨深海弟弟特效做得好,这特效水平简直甩国内特效十条街,说深海弟弟明明能靠实力吃饭却偏要靠忽悠人。

被这样说,深海弟弟脸色复杂至极,也不知是高兴还是无力。

他随意扯了两句,就想要再把话题扯回他转作其它直播主题的事,他话还没说完,整个屏幕就是一片血红。

陈然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深海弟弟身后,摄像头所能拍摄到的范围,试图寻找到刚刚的那女鬼,没想到会突然遭遇这,身体也不由往后仰了仰。

连陈然都被吓到,其他的观众自不用说,弹幕里又是一片尖叫。

002

不等众人从那种刺激惊悚感中出来,画面就再次变化。

他们面前的“红”突然晃动起来,伴随着一阵仿佛什么人被掐住喉咙的痛苦呜咽,摄像头摇晃两下后直接倒在茶几上。

与此同时,众人也总算明白,那红并不是什么特效,而是之前一直站在深海弟弟头顶的那女鬼——她站到了摄像头前。

那女鬼背对着摄像头而站,她单手掐住深海弟弟的脖子,轻而易举就把他从地上举了起来,让他悬在空中。

随着身体的悬空,深海弟弟一张脸逐渐胀得通红,他好像总算看见面前的鬼,总算相信弹幕间众人的话,开始拼命挣扎。

他脖子被掐住,双脚又悬空,他根本挣扎不开,没多久,他脸就胀至一种猪肝似的黑红色,他额头青筋暴起,五官扭曲。

看见这样的画面,直播间里热闹起来,尖叫的叫好的都有。

就在众人都以为深海弟弟会被直接掐死时,那红衣女鬼却突然松了手,都已经无力挣扎的深海弟弟哐当一声跌落回了老旧沙发上。

落地,伤害弟弟立刻捂着被掐的通红的脖子费力地咳嗽起来,他咳得厉害,咳得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

面对这,直播间是一片嘘声。

深海弟弟一直看不见明明就在他身边的鬼,这就算了,现在鬼好不容易攻击他了,结果居然还留他一条命?

这视频越来越假,假得都没边了。

就在直播间热闹无比时,落到沙发上的深海弟弟缓过劲来,他顾不上直播,通红着一张脸转身就向着门口跑去,要逃!

几乎是同时,挡在摄像头前的红衣女鬼追了上去。

紧接着,深海弟弟脖子就被那红衣女鬼的指甲割断,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溅射得一屋一地都是,摄像头上也是一片猩红。

血液顺着摄像头下滑,众人能再看清摄像头外的画面时,杀了深海弟弟的那女鬼不知何时已经缓缓转过头来,一只眼正从头发下阴测测地看着摄像头后的众人。

看见这一幕,直播间观众立刻被刺激的嗷嗷直叫,之前还嚷嚷着说看腻了的众人,都再次沉浸在刺激之中。

陈然放下手机,抬头看向身旁的告近。

他们和直播间那些普通观众不同,他们是真的见过鬼,亲眼见过人被割断脖子,所以他们能够分辨出来这不是假的,这是真的。

告近依旧没说什么,他推推眼镜,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

不过片刻他就又找出一期视频,点开。

二十来分钟的视频看下来,陈然耐心已快耗尽,他刚准备开口直接询问,就听见深海弟弟的声音再次传来。

陈然愣了愣,回头看向面前桌上告近的手机。

手机上,深海弟弟如同之前那般坐在旧沙发前整理摄像头的线,一边整理一边抱怨以后一定要买一个不带线的,烦死了。

他嘴里的话和之前并无差别,但这次,摄像头中的屋子还维持着之前那血溅满屋的场面,深海弟弟脖子上的伤口也还在。

血并未凝固,随着他的动作正不停从伤口溢出,染红他胸口的衣服,他说话时嘴里也有血不断溢出,他看向众人的眼神也已然不是人类的眼神……

告近伸手把手机拿了回来。

陈然看去。

若说之前那个视频只是让陈然眉头皱起,那这个视频就让他惊讶。

深海弟弟肯定已经死了,死掉的人在继续直播?

告近深吸一口气,道:“深海弟弟,原名左胜峰,也就是李卓风同母异父的弟弟。他大学没读完就被学校开除,开除之后就回家鬼混,在他父母相继过世之后,他就隐瞒死掉的人就是他自己父母的事实,利用屋子里死了人的事做起了鬼宅直播。”

“鬼宅这个话题本来就自带流量,他时不时故意做点手脚,再加上他又懂修图电脑,还会演戏,所以很快就在直播平台火了起来,赚了不少。”

“你之前看的两个视频,就是他不久之前直播时的。这两个视频当时直接就冲上了直播平台榜首,甚至在其它平台也是排名前几的关键词,但当时的人都是看热闹。”

“真正发现事情不对,是一群医学院的老师从学生那知道看见之后,经过一群人研究,他们坚持认为那不是作假,所以就报了警。”

“最开始警/察并未当一回事,毕竟人还好好的在那直播,不过既然有人报了警,该查还是要查的,所以就有几个值班人员去走访。”

“他们到后敲不开门,打电话也没人接,觉得不妙,所以几人一合计就想办法开了门,结果他们一进去就看见左胜峰的尸体和一屋子的血。”

“左胜峰的死状和他直播时的死状一模一样,就仿佛他自己死掉之后又起来直播了。这事一传开,这两条直播视频就彻底火了,一下成了热搜。”

“但这还不是结束,警察把左胜峰的尸体带回部门进行尸检的当天夜里,平时左胜峰直播的同一时间,他的直播间居然又开了,他还坐在里面直播。”

事情发展到这就已经不属于常规范围,陈然脸上也多了几分绕有兴致,“但这只不过是c级副本标准。”

“警方和平台的人知道这件事情后,立刻就把那直播间封锁了,一开始他们都觉得肯定是有人在搞事,直到第二天夜里那被封锁的直播间居然自己又开了,左胜峰依旧坐在里面。”

“警方和直播间的人都被吓到,特别是直播平台的人,出于各种考虑,他们直接把左胜峰的账号都删除永封。可第三天,同样的时间直播间还是再次开了。”

“事情发展到这影响已经非常坏,所以直播平台被要求暂时停运。平台停运,左胜峰的直播间却没消失,它开始随机没规律地出现在网络上其它直播平台。”

“如果只是这样,那最多也就是个b级。”告近道,“但自从左胜峰死了之后,直播间的内容就有了变化。”

陈然眉头挑起,瞬间明白告近的意思,这让他不由坐直身体,脸上都是惊讶,少有的由心的惊讶,“直播的内容是副本里的内容?”

告近点头,“没错,他直播的内容是副本里的内容,就好像副本的世界被开了个窗,里面发生的一切都被直播公布。”

“直播间的主播是左胜峰,直播间的客人就是那些看了视频后被拉进副本的人,直播间的内容就是进入副本的人的各种死状。”

“这样的直播对一般人来说可以说是非常新颖刺激,所以很多人即使知道看了直播就可能会被拉进去,还是义无反顾的每天夜里蹲点在各个直播平台。”

“组织这边没介入?”陈然越发来了兴致。

他也算见识过各种奇怪的副本,但这种,甚至能从外面观看的,他还是第一次遇上。

“介入了,但什么都做不了。”告近苦笑,“这已经不属于程序员的能力范畴,组织技术部门的人所学所会的也只能针对实际存在于面前的东西,而不是网络上的一段信号。”

“那附灵物呢?”陈然又问。

告近深呼吸,“这是另一个问题。组织的人从左胜峰家里带回来的附灵物,是他一直在用的摄像机。但是东西拿回来技术部门的人进行封印后,直播间却依旧在开。组织里第一波进去的人在副本里找到摄像机并进行破坏之后,副本也依旧在运行。”

陈然惊讶,惊讶之后则是沉思,附灵物被破坏副本绝对会消失,这点毋庸置疑,可之前也没出现过从外面能看见副本里情况的特例,这也是第一次。

“有后来副本里直播视频的录像吗?”陈然问。

告近摇头,“没有。组织的人试过各种方式,但都没办法录制,只能看直播。”

顿了顿,告近又道:“也幸亏如此,不然这种视频真要是流传出去,那麻烦就大了。”

“组织已经派进去两拨人,第二波人昨天进去的,但从那边分部组织里上面的人透露的情况来看,情况不容乐观,最快可能今天就会结束。这波人要是再失败,这副本的等级就能就还要再往上提一提,归类为s级。”

屋里一片安静,告近静静等待,陈然则沉思。

片刻后,陈然抬头,“我去。”

就算他现在不去,只要这副本无法解决,迟早也会轮到他头上,他毕竟是南部部长。

告近迟疑一瞬,又道:“果东会去吗?”

陈然蹙眉,“应该。”

告近长长吐出一口气,他用只有两人能听明白的话说道:“……他或许会有办法。”

被封印还能开启,破坏掉附灵物还能运行,这副本远超众人的认知。果东不是人,他或许会是破这次副本的关键。

被告近这么一说,陈然反倒有些犹豫起来,果东不是人这件事他并不想暴露给其他人知道。

“兰昊逸已经确认过了,左胜峰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外面的人是看不见的。李卓风不想让我们知道这件事,大概也是出于这份考虑。”告近道。

说起这,告近有些无奈,“以李卓风的能力,他独自进去就只有死路一条。”

李卓风本身的实力并不高,他的a级队员资格还是因为和果东、陈然下副本多了,才破格提升上去的。

李卓风自己也心知肚明,所以他从来没把自己当作a级队员过。

告近看向窗外,有些感慨,“他倒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除了果东,他们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点毛病。

陈然脾气一直不好,传言中的自私冷漠他并不是完全没有,是遇上果东之后才好了不少。

兰昊逸则是性格太好强,还带着几分自我毁灭的倾向,他嘴也毒,有时甚至别人越不爱听什么他就越喜欢讲什么。以前他和告远跟着兰昊逸下副本时,兰昊逸就没少因为这而得罪副本里的人。

他和告远,他们之所以能被选中做兰昊逸的保镖,不光是因为他们有实力,也是因为他们“能活”。

眼镜男和老高也能活。

他虽然做不到眼镜男和老高那种程度,但如果真到了生死关头,他大概也没什么做不出来,他不想死。

至于李卓风,真要说起来,李卓风反倒是他们这群人里最正常的一个。

他能力不高,脑子也不是特别好使,但他几乎能和副本里副本外所有人都说得上话,每次进副本也会优先和新人说明情况,能救都会救……

真要说有他什么优点,那大概就是“正常”。

003

告近又道:“如果快的话,后天应该就能进去。这副本没办法封印,所以上一个副本的人一死完,副本一重置,马上就会再开启。”

陈然记下,“知道了。”

能说的都说完,告近这次没再逗留,很快离开。

左胜峰的事发生在北部的负责范围里,并不在南部,确定要去之后陈然立刻就给南部那边发了申请。

对这,北部的人欣然接受。

陈然脾气名声都不太好,但他的实力确实是四部公认的强,能有他的帮忙对北部来说没什么不好。

左胜峰深夜直播间的事情已经越传越广,在北部负责的北边都已经成为都市传说,若再不制止,情况将会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若真的变成“怪谈”,那到时候恐怕就真的无人能剿灭它的存在。

三天后,从红影那边知道陈然已经到达北部,即将进副本后,果东立刻准备起来。

他背上了陈然之前给他的长刀,又把之前陈然在狗链副本里给他的菜刀带上,末了还不忘把小山神揣兜里带上。

他觉得他不应该把小山神独自留在宅子里受红影他们祸害,小山神是个好孩子,学坏了怎么办?

做完准备,果东没去陈然那边,而是直接在古宅中等待。

在察觉到兔子从这世上“消失”后,他直接破开虚空,向着兔子而去。

他要去救他的兔子。

绿化很好的小区之中,小道旁绿植之上,一群人突然出现。

片刻的寂静后,是短暂的吵闹。

一如既往的混乱之中,李卓风深吸了口气后,看向身旁本不应该出现在这却跟来的陈然、兰昊逸和告近。

“你们……”李卓风心情复杂至极,这让他脸色也跟着复杂。

他并不知道陈然三人会来,是在副本即将开启他都进入封锁圈之后,陈然三人才突然冒出来。

他想要阻止,然而已经来不及。

告近推推眼镜,是他没让北部的人告诉李卓风这些,因为他知道李卓风不会同意,他也知道他们不会同意李卓风的反对。

告近环顾四周一圈,小区还算新,看小区中的绿化以及各种设施和面积,这里应该还算是个中高档小区。

“这里你认识?”告近问。

这地方和李卓风有些格格不入,倒不是李卓风看上去就穷得住不起这种小区,只是李卓风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个在普通小院长大的小孩,身上带着一种小院长大的小孩才有的亲和力。

李卓风环顾一圈,“来过两次。”

告近嘴唇动了动,但最终没说什么。

就他们知道的资料来看,这里应该是李卓风的家才对。

李卓风的父母住在这也死在这,左胜峰也是在这直播最后出事,但这里却只是左胜峰的家,不是李卓风的家。

李卓风看向一旁几个北部的职员,以及其他被拉进副本的新人。

这副本因为其特殊性把事情闹得非常大,北部不敢耽误,这次除了他这个熟悉死者的领路人,还派了五个能力拔尖的a级队员进来。

被拉进来的新人有近十个,男女各半,最引人注目的是里面那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这种情况李卓风几人都还是第一次遇见,都不由多看了两眼。

“果东呢?”李卓风问,他没在人群当中看见果东。

陈然早在进副本时就四处打量,他早已经把几个新人都看了一遍,此刻正皱着眉头看向远处。

此时时间还早,才早上八/九点,小区当中有不少散步的人和急赶着去上班的。

看了一圈没找到人,陈然眉头越皱越深。

“他怎么不在?”告近询问陈然。

陈然捏着长刀的手不由握紧,果东没来?

陈然蓦地慌了,他本以为果东肯定会来,毕竟果东的兔子和卡还在他这,他又承诺了会给果东双倍工资……

他之前就曾害怕,如果果东不愿主动出现,那他根本无处寻觅。

“把我的兔子还给我!”果东伸手,没有兔子他都睡不着。

陈然身体颤动,他猛然回过头去,明明刚刚就还空着的他身后,果东突然就冒了出来。

看见果东,看见面前的果东,陈然才从失望当中跳出来的心如同被钝物重击,有瞬间的犯懵,因为在他面前的果东,又已是他最开始认识时的果东。

胸口有只毛茸茸大熊的粉蓝色t恤,休闲款的白色七分裤,略显蓬松柔软微微翘起的头发,白净精致的如同橱窗里娃娃般的脸,斜斜背在背后的黑色长刀,斜插在裤腰上的菜刀,写在脸上生怕他扑过去咬上一口的戒备……

陈然张嘴就想骂上一句笨蛋,话到嘴边想起红影之前说过的话,他又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陈然把挂在自己手边的背包递了回去,同时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果东疑惑地看了眼居然真就乖乖把背包递还给他的陈然,小心地接过,他进来之前本来都做好了和陈然大打一架的准备。

小心的打开背包,看看蹲在背包里委屈坏了的兔子,确定背包里没有放会跳出来一下把他吃掉的陷阱,果东越发奇怪,陈然也生病了?

看出果东所想,陈然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动了下,但他很快忍下,他语气温柔,“以后不要这样。”

果东脸上的疑惑更重,他把兔子拿出来抱在怀中,同时用一种怀疑陈然脑子也坏掉的眼神打量陈然,“你没事吧?”

“我会担心。”陈然压住想敲果东脑袋的冲动。

果东怔了怔,耳朵不受控制地变红。

一同变化的还有他人皮下的心脏,它不受控制地砰砰直跳着。

感觉着那份像是要冲破胸腔的力道,果东整个人都有些轻飘飘。

他也越发忍不住的朝着陈然看去,陈然怪怪的,陈然不对劲。

“这个副本不对劲,跟紧我。”陈然叮嘱,现在除了新人,就只有果东不清楚这副本的情况。

“哦。”果东抱紧自己的兔子,乖乖点头,随着他的动作他脑袋上的头发都跟着微微晃动,脑袋一侧的位置更是翘起一只小犄角。

就这片刻时间,一旁李卓风已经跟其他新人说明完现在的情况。

这次和之前其它副本略有不同,这次被拉进副本的,几乎都是看过之前左胜峰直播的人。听完李卓风的说明解释,知道众人现在在左胜峰的副本当中,一群人都黑了脸。

年轻的那些还好,吵吵闹闹但终归只是吵闹。

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里,其中一个拄着拐杖地听完这话,眼前一黑直接摇晃着往后倒去,吓得一群人赶紧搀扶。

“哎哟,哎……我的药……”老人被搀扶着到一旁花坛坐下后一直捶胸口,似乎喘不上气来。

看见他这模样,一群人手忙脚乱紧赶着在他身上摸索,要帮忙找药。

“找到了。”其中一个年轻男人找出个葫芦瓶的小药瓶,他赶紧从里面倒了两颗黑黝黝的小药丸递给老人。

老人拿了立刻往嘴里塞去,然后硬吞下。

吃完药,又缓了好一会后,老人才总算缓过劲来。

“你没事吧?”李卓风蹙着眉,他没想到这次的副本居然会拉进来两个老人,他们着实不像是会熬夜看直播的年纪。

“怎么会没事……”另一个穿着一身太极服的老人道,他双手背在背后,语气中自带几分威严,“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我们不是死定了?”

李卓风被说得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回话,“……也不是没有出去的机会。”

“那什么附灵物肯定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找到,在那之前我们怎么办,就这么不吃不喝不睡地熬着?还是说你们已经有对策。”

李卓风再次被问得哑口无言,他还没来得及考虑这些。

“我们去左胜峰家。”兰昊逸道。

所有人都朝着他看去。

人群一侧,兰昊逸拄着拐杖站得笔直,也是这时果东才发现他并未穿之前常穿的白色运动服,而是穿着一身较为正式的西装。

兰昊逸作为兰家唯一的继承人,打小就被家里着重培养,西装就没少穿。他穿上那一身西装时也格外人模人样,就像个干练的精英高层,让人都难以把他和之前的他联系在一起。

“直接过去?”双手背背太极服的老人皱眉,不太赞同他们的无脑。

“左胜峰签约的直播平台,是我家旗下的。”兰昊逸道。

听着兰昊逸这话,所有人都是一愣,果东更是愣了足足两下。

他虽然不清楚这副本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直播和公司是什么。

公司就是一群人一起赚钱的地方,有一个公司就代表有超多的钱。直播就是用摄像头拍东西,然后就可以收到好多钱。

兰昊逸有一个直播公司,就代表只要他让兰昊逸同意他也去直播,他就可以赚到好多钱!

想着无数的钱从直播间那头飞向自己兜里的场景,果东抱着兔子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直播很难吗?”

兰昊逸被问到,他愣了下后道:“不知道,我只负责收钱。”

果东眼睛不可思议地瞪圆。

兰昊逸好笑。

他转身带路向着小区里走去,其他人跟上。

“你是老板?”果东决定从旁进击。

“嗯。”

“那你说的话他们肯定都会听?”

“当然。”

果东嘴巴才张开,一旁就伸出一只手来。

陈然黑着一张脸把过果东从兰昊逸身边拎开,果东整个人都快贴到兰昊逸身上了。

而且不就是个公司,果东用得着一听说公司是兰昊逸家的就凑上去吗?

被打断,眼见着兰昊逸就要走远,果东顾不上陈然,赶紧又凑上去,“那你们公司还缺人吗?”

陈然有瞬间的破防,他脸上都露出狰狞的表情,拿着手的刀也捏得咔嚓作响,恨不得直接一刀背敲在果东脑袋上。

“组织不允许兼职。”陈然冷色一张脸道。

听着这话,一旁几个组织的成员对视一眼,他们怎么没听说这规矩?

李卓风和告近扶额,不敢吭声,他们保证谁要是敢多问一句,陈然回去就能把这条在组织规则上加上。

果东闻言,脸上的热情褪去,他失望。

他还想说他平时挺有空,可以抽空直播。

陈然松了口气。

他一口气刚吐完,果东已经又绕过他追上前方的兰昊逸,“你们公司直播的人一个月能赚多少啊?很多吗?比我多吗?”

陈然眉头狠狠一跳,一张脸漆黑,果东这是准备比他多就干脆跳槽?

作者有话要说:  文文没有要完结啦,果东的事陈然的事都还没讲完还没在一起啊!

感谢小天使mua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吧啦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唉嘿嘿呦 25瓶;浮云 20瓶;白莲土豆炖虾、爱吃鱼、有鱼 10瓶;卅酒、公主 6瓶;沐风枫烽封疯、鼎赫、19540080 5瓶;45092235 4瓶;化了个学、软萌的樱诩、紫苏 2瓶;茄麦岁客、离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