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叶辰叶临风 > 第八十八章 打脸

第八十八章 打脸


  
半柱香后,兰钰冷眼看着倒在武斗台中央的一座人形冰雕,眼里有着一丝嘲讽。
“名字倒是取得不错,可惜没能给你带来好运。人的惯性思维,真要不得。”兰钰摇了摇头,转身跳下了武斗台。
一边向自己来时的方向走着,兰钰一边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四周。
就在自己在武斗台上的这一会儿,帝都排的上号的各大家族的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
如果只是普通武师之间的比斗自然不值得各大家族这么关注。
只是,段尘和段瑞两人虽然只是段家的旁系弟子,但他们却是死在欧阳灏然和兰钰——两个半个月前还闻名帝都的废物手中。
帝都各大家族都有自己的耳目,欧阳灏然和段尘的那一战刚落下帷幕,结果就已经传到各大势力的耳中。
兰钰边想着这些,边回到了叶辰边上,经过段其昊身边时,丢下了轻飘飘的一句话:“你的人,可以抬下来了。”
回到叶辰身边站定,叶辰瞥了一眼段其昊,才看向兰钰,挑了挑眉问:“死了?”他自然知道人已经死了,不过别人不是不知道嘛!看他们实在好奇,他就好心帮他们问一下好了。
兰钰撇了撇嘴,“不堪一击。不过,他完全是蠢死的。他要是铁了心不上武斗台,我还真拿他没办法。是谁定下的规矩,只有立生死状,才能分出生死了……他太弱,难道还能怪我下手太重咯!”
叶辰翻了一个白眼,“不是你给他的错觉吗?”
没谁规定只有立下生死状才能分出生死,相反,站在武斗台的人,不说做好了死的准备,但最起码有死的觉悟。
只是,畏惧死亡是人的天性与本能。
但在武者的世界,却很少有人因为怕死而不敢上武斗台。
不过,依段瑞之前的表现,他好像刚刚是那很少的人之一。
除了怕死之外,还有段立的前车之鉴。
段瑞还没有从段立死亡的阴影中走出来,便要站到刚刚段立的殒命之地,面对和欧阳灏然一起的,甚至在他看来或许更恐怖的人。
他心里自然是恐惧的,也是拒绝的。
偏偏这个时候兰钰站出来说不签生死状,这便给了段瑞一种错觉,好像段立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他签了生死状。如果不签生死状的话,即便对方不会点到即止,他也还有认输的机会。
而他却下意识忽略了他或许连认输的机会都不会有这种可能。
或许也不是忽略了,而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一边畏惧着兰钰,一边却又自信自己不会像段瑞那般不堪一击。
而这种自信的底气,来自于他比段瑞高两个等级,两个等级,便是中级武师和高级武师之别,而兰钰却是和欧阳灏然一样都是三级武师,也或许还来源于段立受了三皇子的一击,本身就有伤在身,而他却是完好无损的。
或许,还有别的原因也说不定,总之,是兰钰的一句话,将段瑞送上的武斗台。
如果不是那一句话,段瑞是不敢上武斗台的,从之前被叶辰用“两条”来形容,段立气不过站出来而段瑞却低下头没让人看出他的情绪就可以看出来。
这两个人,一个冲动,一个隐忍。
而叶辰之前说这两个人是“两条”,也没什么错。
一条疯狗,一条毒蛇。
“我?”兰钰指着自己,似乎很惊讶的样子,下一刻,却又放下手,耸了下肩:“好吧,我承认,比起用武力杀人,我更喜欢用脑子。”
叶辰看了看武斗台上那拇指厚的坚冰,即使在正当正午的烈日下也没有丝毫融化的迹象,无语地看着兰钰——说这话你不亏心吗?
兰钰无辜地看着叶辰——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说的不对吗?
“段瑞死了?”旁边一道刺耳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眼神交流。
兰钰偏过头,没好气地道:“怎么,不能死?”
“你……”
“怎么,想说我也借助了外力?”兰钰冷笑。
而此时,武斗台上被冰封的段瑞也被尽职尽责的副院长给弄了下来,丢到了众人面前。
崔恒清耳边萦绕着周围纷杂的议论声,目光凝重地看着地上的人。
这次,连他都不知道里面的人是生是死。
说实话,他刚才将段瑞弄下来的时候,并没有觉得那层冰有多么冷,只是有些凉而已,但只凭这点温度,而且现在还是仲夏,连一个普通人都冻不死,更别说一个八级武师。
只是,兰钰说他已经死了。
这么想着,崔恒清一道元力打向了地上那人形冰雕。
毫无意外,冰层出现了一道裂缝,紧接着就完全崩碎开来,露出了里面的人。
没有了冰层的禁锢,但里面的人却依然保持了刚才在武斗台上最后的那个进攻的动作,连眼珠子都没动一下。
就在冰层破碎的那一刻,崔恒清就知道,里面的人确确实实已经死了。
只是,因为那层冰的阻隔,他之前竟然完全探知不到冰层里面的情况。
崔恒清的目光落在段瑞身侧的冰渣上,就在他想要上前捻起一点看看的时候,那些冰渣竟然迅速地融化,不过一息时间,就完全化作了一滩水。
也几乎就在同时,段瑞抬起的手也像忽然失去了支撑般倏地落地,曲起的腿脚跟处也缓缓滑动直至整条腿完全伸直,原本还算正常的脸上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很快就变成了灰白之色。
直至此刻,周围那些原本还蠢蠢欲动想要上前探探段瑞呼吸的人这才相信这个人真的已经死了。
崔恒清转头看向兰钰,目光很是复杂。
兰钰见崔恒清看着自己,眨了眨眼睛,很是无辜——副院长看我干嘛?
崔恒清又转头看向武斗台,不出所料,那上面也铺着一层水,正沿着武斗台边缘往下流。
“副院长,我不相信一个六级武师和一个八级武师会在三级武师手上不堪一击,求副院长彻查。”段其昊忽然站出来面向崔恒清,弯腰抱拳道。
崔恒清皱了皱眉,其实他也不怎么相信,即使是情况反过来,八级武师都不一定能够这么干净利落地杀死三级武师。
武道九阶,越到后面,等级之间的实力差距便越明显。武师只是武道九阶的第二个等阶,等级之间的实力差距并不是很大,高级武师或许能够轻而易举战胜低级武师,但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远远没有悬殊到低级武师在高级武师手上不堪一击的地步。
而这种实力差距,最低在武王境界才会出现才对。
更别说现在的情况完全相反,是一个六级武师和一个八级武师在两个三级武师手上不堪一击。
真正就是不堪一击,完全没有第二次出手的机会。
便是当初的三皇子从帝国学院毕业也不过是以四级大武师挑战七级大武师,而那场战斗,三皇子也是胜得无比艰难。
只是,这两场战斗他从到到尾都看在眼里,欧阳灏然和兰钰的确是三级武师,而在那极其短暂的战斗过程中,他们也没有借助任何外力。
所以,他们是真的拥有远超境界的实力?
可他们若真的有这样的天赋,又怎么会十六岁了还只是武师,而之前更是背负着闻名帝都的废物之名?
“呵!”兰钰忽然冷笑了一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你知道百国疆域才多大?东域才多大?东域外面的世界又有多浩瀚?天阳大陆的天又有多高?不过是一介蛮荒之地的土著,还真以为自己看到的就是整个世界了?就那两个垃圾武师,别说武师了,在净土随便一个超一流势力的武士手上都不堪一击。”
兰钰此话一出,整个演武场上所有的人全都勃然色变,当然,除了叶辰。
叶辰看着彻底安静下来的演武场,在心里默默给兰钰点了个赞,这个逼装的不错。
不过,兰钰的话说的也没错只不过隐瞒了部分事实而已。
净土的超一流势力怎么可能有普通的武士存在,而存在于超一流势力里的武士无一不是那些武圣甚至武帝的后代,他们修炼的功法最低都是武尊级的。
不过,谁让有人非要把脸凑上来给人打呢!
说实话,从知道他们要挑战段其昊他们起,周围那些人看他们的目光就让他很不爽。
即使从昔日的高峰跌落,但他的傲气依然深深的刻入了骨髓之中。昔日天阳大陆的那些帝君都不被他放在眼里,更别说这些蛮荒之地的土著。
即便是欧阳灏然和兰钰强势赢了这两场战斗,周围那些人看他们的眼神也只有怀疑甚至质疑。
将那些目光看在眼里,叶辰心里便在冷笑,区区井底之蛙,怎知天高海阔。
兰钰和欧阳灏然虽然并非真正的三级武师,但他们既然隐藏了气息,便不可能发挥出超出境界的实力。
也就是说,兰钰和欧阳灏然确实是用三级武师的实力杀死段立和段瑞的。
不相信八级武师会在三级武师手上不堪一击?
别人也不相信,怎么不见别人跳出来说什么?
作为蛮荒之地的土著,无知不是错,但非要跳出来当出头鸟炫耀自己的无知,就不能怪别人眼里不揉沙子了。
叶辰见副院长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想着待会儿还有一战需要他来主持,暂时不宜将他得罪的太过,便准备站出来唱白脸,却忽然目光一凝。
而原本沉默不语的副院长忽然微微睁大了双眼,好像很是诧异的样子,不过很快,便又敛下双目,以至于没有人察觉出他的异常,除了刚好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叶辰。
副院长咳嗽了一声,将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之后,才道:“兰钰说的没错,即使是百国疆域,放到整个天阳大陆上也只是毫不起眼的一隅之地。没见过的不代表不存在。刚才的两场战斗我全程看在眼中,欧阳灏然和兰钰并无违规之处。我们不能仅凭主观臆断臆就怀疑他人,那两场战斗就到此为止,任何人除非提供切实证据,不得再有异议。”说到这里,副院长深深的看了一眼段其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