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魔君大人轻点咬苏云茵南宫岚 > 第78章 与黄鼠狼共鸣

第78章 与黄鼠狼共鸣


“怎么会这样呢?”我问了句。

四舅姥爷看了我一眼,语气平淡的说:“你应该看得见它们身上的邪气,它们刚出生不久就死于非命,死后又被恶灵的邪气侵蚀,已经没有净化的意义了。”

我蹲下身,看着围在四舅姥爷脚边的这几只小黄鼠狼,那几只小黄鼠狼察觉到有人突然靠近,一个个瞪着溜圆的红眼睛,拉开架势,全身炸毛的瞪着我,还不时的对着我呲牙。

我见它们对我不怎么友好,便打算起身。

就在我起身的瞬间,那几只小黄鼠狼突然对我发起进攻,我愣神的功夫,有几只已经到了眼前,它们跳跃起身向我扑过来,长着血盆大口。

就在它们马上要扑到我身上的时候,我眼前一道屏障,硬生生的将它们挡开了。

由于它们冲劲过猛,撞在屏障上的时候瞬间就被弹开了,重重的摔在可地上。

南宫岚双手抄在袖子里,来到我身边,眼神不善的看向四舅姥爷。

与此同时,四舅姥爷也在看他。

“老头儿,你就这点本事吗?”南宫岚身形高大,他微微仰着头,半垂着眼皮,无形中就给人一种高高在上,压迫感极强的感觉。

“不是有你吗。”

四舅姥爷似乎并不怕南宫岚,反倒冷哼了一声,说:“我今年才七十,以你的几千,上万的年岁叫我老头,不合适吧。”

南宫岚勾唇邪笑,抄着双手,又将他那颗高傲的头扬了扬,骄傲的说:“长得年轻,身体健硕,也是一种本事。”

“长得再年轻也是老牛了,我侄孙女这颗嫩草配你,真是委屈了。”四舅姥爷不甘示弱。

“老牛怎么了,嫩草喜欢就行。况且有些快乐,只能我给。”说完,南宫岚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咳咳——”

南宫岚的视线看得我浑身不自在,于是我连忙战术性咳嗽,转移话题,“这些小黄鼠狼怎么处理?”

“你吃了。”

“你吃了。”

南宫岚和四舅姥爷异口同声,在这件事上,他俩的意见倒是出奇的一致。

我战术性向后退了一步,看着地上那一双双红眼睛,用力的吞了口口水,总觉得有点下不去手。

但我心里清楚,就算现在我不“吃掉”它们,它们一样也会被四舅姥爷处理干净,邪气侵染太深,放任不管的话,几天后,它们就会变成恶灵,四处作恶。

我闭上眼睛,再次尝试着感知魔珠,或许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次感应的相当顺利,随后我的胸前便开始微微泛光,光韵以我为中心,开始向四周散去。

被光韵笼罩的小黄鼠狼们开始惊慌尖叫起来,然而它们的身影渐渐被吞没在光韵中,直到消失。

我闭着眼睛,专心的感受着魔珠的力量,却有一股外力入侵了进来。

恍惚间,我的头晕了一下。

等我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我正窝在一个草窝里,耳边是吱吱吱的叫声,很吵,很烦。

我动了动身体,努力的睁开眼睛,发现我旁边挤着的全是小小的黄鼠狼,再抬头,我就对上了一双黑溜溜的眼睛。

是那只大黄鼠狼,是这些小崽子们的母亲。

我低头看了看我的身体,诧异的发现,我竟然变成了一只小黄鼠狼。

确切的说,此刻,我与其中一只小黄鼠狼的灵魂产生共鸣了,让我看到了它生前的一些片段。

就像当初我看到了吴敏跳楼前都发生了什么一样。

我弱小的身体蜷缩在母黄鼠狼的身边,是那么温暖和舒适。

突然,我们藏身的地方被捣毁了,紧接着有两个脑袋居高临下的看过来。

“哥!你看,这里有一窝黄鼠狼!”

“晦气,赶紧把它们赶出去!”

“哥,你说我们以前拍的那些视频,也没有什么关注度和流量,我们今天拍打杀黄鼠狼,你说会不会有人愿意看?”

“你这主意不错!我现在就用手机拍,你来抓它们!”

随后我的意识就是混乱的,视线也是混乱的,黄鼠狼妈妈原本已经逃走了,但是她的孩子们全部被抓了,而且被那对兄弟,在镜头前,一只一只的杀死,截肢,扒皮,最后还对着镜头笑嘻嘻的说,要把这些小黄鼠狼们炖了,尝尝味道如何。

这只小黄鼠狼的记忆在它被一刀砍了脑袋之后就没有了。

“啊——”

我捂着脖子惨叫了一声,南宫岚连忙过来扶住我,等我喘着粗气重新恢复意识时,我已经全身都是汗了。

我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我的脖子,确认了一下我的脑袋还在脖子上。

刚刚的共鸣实在太过真实了,以至于那个小黄鼠狼被砍掉脑袋的时候,我绝望的以为我也死了。

脖子上隐隐作痛,仿佛真的被砍过了似的。

“我看见它们是怎么死的了……”我喃喃的说着,手无意识的紧紧的抓着南宫岚的手,全身发抖,“虽然我没看见它们的母亲是怎么死的,但它一定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又折返回来了,估计被抓后,是被用更加残忍的手段杀死的……”

“所以那对兄弟俩也算自食恶果。”四舅姥爷说着,叼着烟站起身来,背着手就往院子走,边走边说:“这件事解决了,我们来解决下一件事。”

“是这里的邪气吗?”我从共鸣中一点点缓过来,跟着四舅姥爷也出了屋,来到了院子里。

南宫岚则握着我的手,扶着我的腰,给我以支撑,害怕我身体虚弱而晕倒。

四舅姥爷站在院子角落的一口枯井前面,背着手,说:“这里邪气旺盛,恐怕下面有些不好的东西。”

“我今天从河边抓了一个水鬼,她似乎特别害怕这里。”我说。

四舅姥爷听了我的话,若有所思的想了会,突然开口问我:“你那个同学怎么样了,今天是不是被水鬼勾了?”

“嗯。”我点点头,“四舅姥爷,当初你打电话的时候就跟我说,该来的总会来。那时,你就知道会有这些事发生吗?”

“只是感应到了你同学和这里有渊源,至于具体的,恐怕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