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基建]玫瑰吻过巴塞罗那 > 第112章 面朝大海的房子

第112章 面朝大海的房子


桑坦德是一座安静的海滨小城, 高高低低的白色建筑如同一千只闪光的珍珠贝栖息在绿树成荫的比斯开湾畔。

安东尼奥与乔伊在城里吃过早饭,又换上马车,在乡间小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这里已经进入海的桑提亚诺小镇,是桑坦德郊外安静的乡下。

避暑别墅将坐落的土地位于一座俯瞰碧蓝大海的小山丘上, 阳光极好, 另外三面都是茂密的树林。

“我的天, 感觉好像走进了绿野仙踪。”乔伊惊叹道。

这片庭院或许曾经被认真规划过,如今却已荒芜多时。

一人多高的野生向日葵在丛生的杂草间疯长, 花瓣比人工种植的更大、颜色更鲜艳,就像是绿色的浪涛上滚动着无数金灿灿的小太阳。

久未修剪的带刺藤蔓肆意伸展,暗绿色枝叶间开满了硕大的红玫瑰。柔和的日光下, 野玫瑰香气浓烈得令人意乱神迷, 亮闪闪的缎蓝色蝴蝶像喝醉了一样上下翩飞。

方圆几公里内环绕着大片茂密的栗子和苹果树林,隐约能看见远处几幢房子的赭石色尖角。

毛茸茸的低矮栗树林中, 野苹果树一棵棵长得又高又瘦,小巧通红的野苹果挂了满树也没人采摘。

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无比静谧, 只能听见玫瑰丛里蜜蜂嗡嗡振翅的声音, 干枯的草叶落在地上发出啪嗒轻响。

带他们来到这里的房产经纪人鞠了一躬:“那么,这里属于您了, 高迪小姐。”

他又毕恭毕敬地冲安东尼奥点点头:“伯爵先生。”

安东尼奥心头涌起疑惑,还未开口, 便听见乔伊像小鸟一样快乐地应了下来:“好!谢谢!”

“……或许我可以问一下,这不是堂·吉哈诺请我来建造的避暑别墅吗, 名叫随性居?”

“没错。”乔伊笑眯眯地回答, “不过现在变成公主殿下请你建造的避暑别墅了。我把它买下来了!”

安东尼奥一时语塞。

没等他说话,乔伊兴奋地朝树丛里伸出手去:“咦,这是黑莓!野生的!”

黑莓藤长得低矮凌乱, 在满地鲜艳的向日葵和玫瑰中显得十分不起眼,却胜在美味。

长着细密银色绒毛的宽大绿叶下珍藏着一串串汁水饱满的浆果,放入口中轻轻一咬,便迸溅出甜美醉人的汁液,手上顿时沾染上酒红色的果汁痕迹。

“好甜——”乔伊心花怒放。

“可以在这里采浆果、苹果和栗子!栗子可以做蛋糕,黑莓做果酱应该很不错,苹果不仅可以直接吃,还能酿酒。”

她忍不住兴致勃勃地规划起来,感觉自己即将成为陆地鲁滨逊。

安东尼奥看着蹦来跳去的少女,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乔伊,你要是想要我设计的房子,不需要用这种方式。”

他已经根据那位前主人的爱好做出了这幢别墅的设计。虽然再改也不是做不到,但无效工作毕竟令人烦躁。

“别担心,”乔伊回过头来,眼睛笑得弯弯,脸颊上蹭了一抹紫红色,“不会让你推翻重来的。连名字都不用改,‘随性居’我觉得非常好听!”

她毕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甲方。

安东尼奥正要说什么,被她给截住了话头:“我知道,他喜欢音乐和植物,想要一个大温室——谁不想要呢?在这么凉快的海边拥有热带雨林温室,想想就很幸福。”

“而且我也想要这些野花出现在我的别墅上!白色瓷砖上是红玫瑰,绿色马赛克印着金色向日葵……太美妙了。”

“……你怎么知道?”安东尼奥怀疑道。

乔伊愣了愣,飞快地反应过来:“拜托,我可是从他手上买下了这块地。问问他之前和你沟通的细节有什么可奇怪的?”

安东尼奥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隐约的马蹄声,两人都抬起头望去。

马蹄声由远及近,不多时,一匹高大的枣红马出现在路边。

一位戴着黑色圆顶礼帽的中年男人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朝他们热情地挥了挥手:“两位上午好!刚搬来这里吗?”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跳下马,热情地摘下帽子走过来,向他们伸出手:“马塞利诺·索图拉。我是你们的邻居。”

小女孩坐在马背上,穿着小红皮鞋的脚来回摇晃,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们,毫不怕生地举起手:“我是玛莉亚·索图拉!”

“你好呀,玛莉亚。”乔伊笑眯眯地冲她挥挥手。

索图拉环视一圈荒芜的庭院,不由得笑了:“看起来,你们面临着一个大工程呢。”

“如果还没有找好合适的地方落脚,我在附近倒是有几幢空闲的房子可以出租。要是你们有空,欢迎来我家喝个下午茶!”

于是,在阳光慵懒的午后,他们来到了邻居的房子,享受坎塔布里亚特色的下午茶。

来这里的路上,有的路段视野开阔,便能看见远处大片起伏的碧绿山林,依稀可以辨认出牧场、农田与果园。

高大的栎树林分隔开了苹果林和葡萄园,人们用这些甜美的水果酿造苹果酒和葡萄酒。

到处都绿意盎然,碎水晶一样纯净无暇的带雨云一直低垂到葱郁的森林里,仿佛伸手就可以摸到。

乔伊想,怪不得坎塔布里亚会被称为绿色西班牙。

“啊,高迪伯爵!”索图拉得知安东尼奥的身份后,不由得惊呼着与他握手。

“太荣幸了,我知道您!很久之前就听说您接下了这边一栋建筑的设计,但我没想到居然真能在这里见到您,这位是——”

“我是他堂妹。”乔伊抢先答道。

在这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总算不用当公主了。

“啊。”索图拉恍然大悟,“高迪小姐!欢迎来到桑坦德!”

堂·索图拉拥有附近的大片果园与农田,和妻子女儿一起生活在这片宁静的乡间土地上。

冰镇的水果酒放在亮晶晶的高脚杯里,与五六碟精致的塔帕斯小菜面包一起放在茶几上。

七岁的玛莉亚坐在一旁看着两位奇异的客人,黑溜溜的眼睛机灵地转来转去,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太太去查经祷告会了,大概得四五点才会回来。”

索图拉招呼道:“尝尝炸鱿鱼圈!这可是坎塔布里亚的特色,我们不裹面粉,而是裹鹰嘴豆粉。还有索宝蛋糕——最正宗的口味,只能在这里吃到哦!”

这是位十分热情健谈的主人,聊着聊着,很快就翻出家中的地图,开始为他们介绍附近可供游玩的资源:“巴斯克的首府毕尔巴鄂离这里不远,交通发达,是一个大港口——当然,不能和巴塞罗那比。”

乔伊不经意看到旁边的城市名,忍不住念出声:“……格尔尼卡?”

“对,离毕尔巴鄂不远。”

看到这座小镇,乔伊便不由得想起那幅与它同名的著名反战画作,以及它的作者。

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见到那位大画家——不过他既然会在二战期间画出这幅作品,现在恐怕还没出生?

玛莉亚一直安安静静在吃羊奶酪条,这时眨巴眨巴眼睛,忽然脆生生地开口问道:“爸爸,我们今天还去看那些动物骨头吗?”

“哎呀,玛莉亚,”索图拉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你看,我们今天有客人呢。”

“看起来我们打扰了玛莉亚期待的活动,”乔伊笑起来,“动物骨头是什么?”

会对动物骨头感兴趣的小女孩,真是可爱极了。

“是这样的,”索图拉拍拍手上的蛋糕渣,“我们这附近发现了一个洞穴,里面有许多动物骨架啊,燧石啊什么的,应该是个史前人类遗迹。我前两天刚带玛莉亚去了一次。”

房子外面突然“咔哒”响了一声。

索图拉慌忙回头,发现那只是一只粗心大意地撞上玻璃的黑领鸠,此时跌跌撞撞地飞走了,这才松了口气。

“哦对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如果等会我太太回来了,请你们别告诉她这件事。她对我带玛莉亚出去玩得一身泥很有意见。”

“要帮忙哦!”玛莉亚也竖起一根白嫩的食指比在嘴唇前。

安东尼奥了然地点点头,乔伊却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索图拉先生,您说那个洞穴是史前人类遗迹——”

“对。”索图拉见她似乎有兴趣,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有火堆燃烧的灰烬,还有打磨得十分精致的石头盘子、刀刃、斧头甚至是针,很显然是很久以前人类活动的痕迹,我猜测,应该是旧石器时代……”

“那么,有画吗?壁画?”乔伊急急追问道。

安东尼奥看了她一眼。

“画?”索图拉哑然失笑,“您大概不知道,旧石器时代距今至少也有一万年,那时的人们——如果他们能够称为‘人’的话,可没有画画这么复杂的技能。”

“这样啊。”乔伊有些失落。

她转念一想,又不死心地问道:“那个洞穴有名字吗?”

“啊,”索图拉挠了挠头,“名字倒是没有,不过我们这儿的人一般就用我这块土地的名字,叫它阿尔塔米拉洞穴。”

乔伊感到一阵电流猛地通过了全身。

她一下子坐直了,声音激动得甚至有点发抖:“如果我唐突了,很抱歉——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跟着您去看看那个洞穴?”

还没等索图拉回答,玛莉亚先欢呼起来:“耶!爸爸,我们带着客人一起去看骨头吧!”

洞穴掩映在茂密的树丛之中,入口不算宽敞,黑漆漆的洞口里一片湿润的凉意。

安东尼奥顺手敲了敲裸露出的岩石面,擦擦上面的土渣,凑近去看:“石灰岩。”

他微微皱眉:“不算结实,要小心山体滑坡。”

“您说的没错,”索图拉回答道,“它确实是几年前一次滑坡之后才被人发现的。哦不,准确的说是一条猎狗。”

几人躬身钻进洞穴之中。

索图拉提着煤油灯,兴致勃勃地依次照亮地上的一堆一堆骨骼:“你们看,这是鹿,这应该是猛犸——瞧瞧这根胫骨多壮观啊!一看就知道是个庞然大物。我查了很多资料,当时应该是冰河世纪末期,到处都是是严寒,所以这些动物都体积惊人。”

“还有这里,我们认为这堆灰是当时的人们烧火留下来的,从灰烬的体积来看,火恐怕燃烧了很久很久。可以想象当时的人们为了躲避野兽是多么依赖火焰……”

靠近洞口的位置还有外面的光照,但随着他们慢慢往里走,外界的光线逐渐被幽深的黑暗吞噬。

“这里好像还能往里走?”乔伊举起煤油灯,照了照里面黑黢黢的凹陷。

“哦,确实。那里之前堆积了厚厚的人骨架,我们前两天才清理出来。不过里面太逼仄了,我还在研究外面这些石器……”

乔伊一矮身钻了进去。

安东尼奥脸色一变,赶紧往前走了两步。

这时,少女的声音传出来,在岩壁之间激起重重回响,里面听起来是个很大的空洞:“快进来看!”

“怎么了?”

几人都钻了进去。

经过两个洞窟中间狭小的通道,这里面已经完全没有自然光。

黑漆漆的洞穴里只能看见几簇晃动的火苗,他们的影子投在湿润的洞壁上,随着火光微微摇曳。

乔伊的声音里满是笑意:“闭上眼,许一个愿——然后往上看。”

几人一头雾水,对着低矮的岩洞顶举起煤油灯。

昏黄的灯光缓缓上移,照亮了灰黄岩石壁上色彩鲜艳的图案。

漆黑的洞穴里瞬间静默。

“……上帝啊。”

作者有话要说:  好的,永远搞不清楚亲戚称呼的作者终于为写文弄清了表亲和堂亲的区别,同姓的应该是堂亲,表亲不同姓,之前弄错了好几处,回头再修一修orz

感谢细雨湿流光小天使的地雷,感谢拿铁真好喝的营养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