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我是反派恶少他老爹 > 023 这年头,连富豪都出来干兼职了吗?

023 这年头,连富豪都出来干兼职了吗?


  “呃呃呃……!”

  很快,袁正豪口里发出一阵轻微的声音,居然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长舒了一口气。

  “爸!”

  “正豪!”

  “老爷!”

  袁紫烟喜极而泣,激动万分。

  袁老爷子袁国富更是老泪纵横,神色欢喜。

  其余袁家众人也跟着开心不已,露出了笑脸。

  “爸,紫烟……”

  袁正豪眼睛转了转,看了看众人,有气无力的唤了一声。

  “爸,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袁紫烟看到自己老爸袁正豪好了,不觉喜极而泣。

  “正豪!正豪!你觉得还好吗?”

  袁老爷子袁国富也跟着关切道。

  袁正豪微微呼吸几下,道:“我现在感觉还好,爸,我怎么了,我是不是又发病了?”

  袁国富道:“你刚才怒火攻心,犯了心脏病,心亏有赵董在这,把你治好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接着,把赵普救治看病的过程,简略说了一下,大力夸赞感恩了一回。

  袁正豪听了,眼睛转了一下,找到人群中的赵普,感激道:“赵老弟,多谢你出手相救,大恩不言谢,以后你就是我袁正豪的大恩人,袁某这条命算是欠你的了。”

  袁正豪感恩万分,言辞真切,没有半点虚情假意。

  毕竟,救命之恩,比天高,比海深。

  “袁老哥,言重了。你我朋友一场,互相帮助,理该如此。再说些许小事,何足挂齿?”

  赵普谦逊道,场面话说的杠杠的,丝毫没有一点居功自傲的得色。

  “赵叔叔太过谦了。这次你救了我爸一命,就是我袁家全体的大恩人,这份恩情,我们袁家一定铭记于心,以后但凡叔叔有事,只要我袁家能够办到,绝不推迟。”

  袁紫烟双目炯炯,接话道。

  这话,无疑就是一个承诺,价值可比万金。

  “不错,紫烟的意思,也是我老头子的意思。”

  袁国富点点头,出言赞同。

  “这……,赵某愧不敢当啊!不过既然老爷子紫烟侄女这般给我赵某面子,赵某又岂能拒人于千里之外,显得不近人情?”

  “我看,不如这样吧,以后,我们两家可以结为世交好友,守望相助彼此互相关照就是。”

  赵普一笑道。

  “可以,如此甚好。就这么定了。以后我们两家守望相助,彼此照应。”

  袁国富含笑道。

  袁紫烟,袁正豪叶欣然同意,十分欢喜。

  这下,赵普算是彻底搭上袁家这条线了。

  这让赵普内心着实快活。

  不仅给自己找了一个可靠的盟友,还断了叶凡的一大臂膀助力,简直就是大收获啊。

  就算退一步说,要是自己他日和叶凡公然交恶,生死相搏,他袁家就算碍于叶凡师傅情面,不愿帮助自己对付叶凡,但也绝不会为了叶凡这个故交之徒,对付自己的。

  “周医生来了,周医生来了。”

  突地——

  外面传来一阵喧嚣之声。

  下人很快领着一个60多岁的老者,快步走了进来。

  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袁家聘请的私人名医,周令秋。

  此人,毕业于鸡京帝国医学大学,早年又师从于一位国内中医国手,积累了三十多年的临床经验,可谓是医道大家,名声在外。

  只见,周令秋急急忙忙带着两个小护士,和一个药箱,慌掉蛋的进来了,一脸的焦急和歉意。

  “对不起,对不起,周某来迟了,来迟了。”

  “袁老爷子,正豪兄,现在情形如何,快让我看看!”

  他一边走,一边急忙道歉,心急如焚,脸上都是汗。

  这要是袁正豪这个雇主,因为自己来迟了,有个三长两短,他这个私人医生可就难辞其咎了。

  “哈哈,周医生,你来晚一步,正豪已被赵董施法治好了。”

  袁老爷子大笑道。

  “什么!?”

  闻言,周令秋吃了一惊。

  环目四顾,就看到已经清醒平和的袁正豪,安安静静,神色如常,好好的躺在床榻之上,哪里有半点病容。

  “这……?”

  周令秋有点尴尬了,也有点愕然。

  不是说,袁正豪突然发病都快不行了么?

  怎么好的这么快?

  袁国富看出周令秋疑惑,诧异,当下又把事情原委始末,大概说了一下给他听。

  周令秋听了,不免又吃了一惊,惶惑的看向了赵普。

  赵普,这个赵氏集团董事长,今天虽然是第一次相见,但大名却已然如雷贯耳。

  可自己从医几十年,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医学界高手专家里,有赵普这一号人物啊。

  而且,听袁老爷子袁国富说的,赵普的医术还如此了得,神乎其技的。

  真是见了鬼了。

  这年头,就连富豪大佬都干兼职了吗?

  匪夷所思啊。

  你说你一个富豪大老板,居然还是医道大家,这尼玛谁信啊。

  不过,眼前事实俱在,又有袁家人作证,亲眼目睹,他周令秋也不得不信。

  “赵董!久仰大名,幸会幸会啊!呵呵。”

  “没想到赵董也是我辈中人,失敬失敬!”

  周令秋立马满脸笑容,打招呼起来。恭维的话,倒也说的客气。

  “哪里哪里!让周医生见笑了。”

  “赵某不过会点医学上的皮毛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啊。”

  赵普含笑谦虚道。

  “赵董太谦虚了,以袁兄刚才发病的情形,我虽不在此,倒也知道十分凶险,赵董能妙手回春,力挽狂澜,将袁兄快速治好,这份手段,就绝非周某可比的了。”

  周令秋又是吹捧一番道。

  忽地,眼角瞥见袁正豪身上还扎的银针,不由心里一动,走了过去,仔细端详起来。

  这一看,不由得他脸色骇然,眼中一片吃惊之色。

  “这银针刺雪的手法,部位,深浅,果然高明,就连我也没有见过,真是不可思议。”

  周令秋忍不住脱口称赞出来,面色认真,发自肺腑。

  随即,一拱手,向赵普道:“赵董,高明啊!”

  “周某,不揣冒昧,请教一下,你这施针手法,出自何门何派,哪位老师傅的传授,可有什么名堂来历?”

  他也是学医的,看到如此高明的针法,不由得起了见猎心喜的念头。

  赵普眼睛一转,轻笑道:“山野粗鄙手法,哪里有什么名堂。我不过是昔年偶遇一位白胡子老头,看我顺眼,就教了我几首微末医术罢了,并没有什么师承来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