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我是反派恶少他老爹 > 042 扫地出门,居然没一个讲义气的!

042 扫地出门,居然没一个讲义气的!


  “不错!”

  “此子,我也听闻过他的传奇,头脑精明,手段高超,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和预判能力,商业天赋远胜于常人,是百年里难得一见的经商天才!”

  “而且,我还听说,他交友广泛,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名流富商,都有往来。”

  “他若是肯出头袒护我们林家,帮我们围事,那赵家那边就不足为惧了。”

  林父林之颖喜形于色的,频频点头道。

  这下,林家三口子又心情愉悦,神气活现起来了

  …………

  与此同时,赵天也游荡了许久,重新不由自主的走到了林家别墅外。

  神情沮丧,心情低落。

  不时仰天失落,发出阵阵低叹。

  事情又办砸了,他的心里一片愧疚,不知道如何面对林家三人,徘徊不定,长吁短叹。

  站了多时,他还是一咬牙,按响了林家别墅的门铃。

  心道,不管如何先和林家人通个气,说不定几人在一起,还能商量出一个应付的计策,共渡难关!

  就在赵天心情复杂,百转千回的时候,高墙内,门后边,响起了一个老妇人的声音。

  “天少爷,家里老爷太太小姐都洗澡睡了,不方便开门见客,还请你到别的地方去吧!”

  什么!?

  都洗洗睡了?

  不方便见客?

  这尼玛是什么意思?

  赵天闻听此言,当场就整个人傻了。

  好半天,他都没回过神来。

  他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听错了。

  睡了?

  让老子到别的地方?

  该不会是自己被晒了一天,晒昏了头,出现幻听了吧?

  自己可是全部家当,行李,铺盖,洗漱用品,都在林家杂物房呢。

  槽!

  小爷天天睡你家,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说不方便,让自己走?

  “王妈!是我,赵天!”

  “你不认识我了?”

  “快给我开门!我有重要事情要和阿姨伯父说!”

  赵天急道,把门拍的啪啪啪响。

  “天少爷,我知道是您,不过现在夜已深,诸多不便,你还是明天再来吧!”

  佣人,王妈又道。

  “卧槽!”

  “尼玛的!你们什么意思啊!”

  赵天登时就火了!

  气的脸都绿了,满腔怒火,抬脚就朝着林家大门狂踹!

  “王妈!你们到底是几个意思?”

  “特么滴,你们这是要和我划清界限,断绝关系吗?”

  “别忘了!我可是赵家大少,你们林家以前可都是靠我起家的!再不开门,我就把你们林家大门砸了!”

  赵天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爆喝道。

  语气,听起来是要吃人似的。

  此刻,他的心底,愤怒到了极点!

  “天少爷!别为难老身,你要是再踹门,我可就要报景了啊!”

  王妈威胁道。

  “我……你娘的!”

  赵天恼的一拳狠狠砸在大门上,咆哮道:

  “你们这帮白眼狼!枉我赵天平日里对你们这么好!”

  “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白眼狼!白眼狼啊!”

  “我好恨啊!”

  赵天就算再傻,这个时候,也知道林家这是什么意思了。

  这特么滴就是妥妥的抛弃自己了啊!

  “槽槽槽!”

  “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赵天恶狠狠的叫嚣着,放了一句狠话。

  突地——

  砰砰砰!

  几声重响,一个行李箱,一个大蛇皮袋包裹,还有一些零散的衣服鞋,生活用品,从林家墙头上扔了出来。

  赵天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可不都是自己的随身物品。

  “天少爷,这是你的东西,你拿走吧!”

  高墙内,又传出王妈的戏谑声音。

  “好好好!好的很!”

  “马勒个壁!你们林家这手玩的可真够绝的啊!”

  “我赵天算是认识你们林家了,只恨我当初没有听我爸的!”

  赵天怒气冲天,咬牙切齿,双目几乎喷火!

  想当初,自己还是赵家大少的时候,是何等风光,林家那是何等的讨好他,待之如上宾,殷情备至。

  现在倒好,说变脸就变脸了。

  真是老话说的好,自古多情空余恨啊!

  女子多薄情!

  天生就是善变的,靠不住的!

  “娘的!你们给我等着!”

  赵天朝林家别墅半空,恶狠狠的扬了扬拳头。

  嘴里骂骂咧咧,嘟嘟囔囔半天。

  没奈何,捡了几件破衣裳鞋,和一点生活用品,来到一个小旅馆先住下了。

  “喂!强子!我赵天,我现在有点困难,能不能借兄弟我几百万先用用?”

  “……”

  “什么?你也没钱?槽!你堂堂张家富少,能没钱?”

  “喂喂喂,强子!强子!”

  “尼玛!居然把我电话挂了,好,我算记住你了!”

  “狗东西!以前也不看是谁天天跟我屁鼓后头转,求我带你玩!”

  …………

  “喂!是华子吗?我你天哥!”

  “最近手头有点紧!呵呵!能不能借点钱,给哥我周转一下?”

  “……”

  “你说什么?”

  “你人在国外?不方便?”

  “妮玛的!今天我远远滴看你开着那辆红色法拉利,带着一个学生妹,在大街上,呼啸而去。”

  “这踏马才多大点时间,你就跑到国外了?”

  “你玛德是学了孙猴子的腾云驾雾吗?一个跟头就蹦过去了?”

  “槽槽槽!”

  “……”

  “什么?是坐飞毛腿导蛋去的?去你奶奶的腿!”

  “唬你爹啊!”

  ………………

  “喂!大B!是我……”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什么啊?信号不好,手机快没电了?”

  “喂喂喂!”

  “怎么断了?槽!”

  ………………

  “喂,东哥吗?我赵天啊!”

  嘟嘟嘟……

  “我……干!”

  “娘的!你们这帮王八儿子,平时都跟我称兄道弟,八拜之交,说什么好兄弟讲义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老子一有难,就都跑了,没一个讲义气的!”

  ……

  赵天一个人坐在小旅店,板床上,挨个打了几个昔日好兄弟的电话,没一个可以讲三句话的,直接把他气炸了。

  他终于感受到,什么叫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了。

  一股浓浓的悔恨,从他心里升起。

  看了看,小旅店的房间,不足15平米,脏兮兮的,他真的睡不习惯。

  “喂!二弟!我是你大哥赵天!”

  最后,他一咬牙,拨通了自己那个许久不见的二弟赵枫的电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