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我是反派恶少他老爹 > 051 毒?毒就当场要你小命了!

051 毒?毒就当场要你小命了!


  这时,赵普也把孙老等人对萧尘失望不解的神情,尽收眼底。

  心中一喜,看来自己故意打击萧尘,让萧尘发火,放狠话。

  使得本来对萧尘好感不错的几位燕城大佬,对萧尘产生了坏的看法。

  让萧尘在他们的心里,印象一落千丈啊!

  既然如此,自己何不再添把火,来个火上浇油,让萧尘更狂更傲一些。

  那样孙老等人,必定对萧尘这厮愈发的心有恶感,觉得像萧尘这般狂傲,意气用事的小年轻,终究不足与谋,难成大事。

  即便,萧尘以后去极力拉拢刘老,鲍老等人,刘老鲍老等人也肯定有所顾虑,信不过萧尘,不会轻易和他结盟,对付自己。

  嘿嘿!

  赵普心中得意,不露声色。

  立马冷笑几声,添油加醋,故意再次狠狠激怒萧尘,道:

  “人情?”

  “就你萧尘?”

  “一个不入流的小辈?”

  “有实力和我说人情吗?”

  “小伙子,别太高看了你自己!”

  “你问问周围其他人,你算个什么玩意!”

  “还和我谈条件,你配吗?”

  赵普再次无情叽嘲,嘴毒的一比!

  无所顾忌,怎么毒,咱就怎么来。

  孙老等人听了,果然都轻叹一声,摇头苦笑。

  微微瞧了一眼萧尘,也不再做声了。

  那神情脸色,仿佛很是替萧尘悲哀,惋惜。

  这看在萧尘眼里,仿佛是在无声的对他说:

  赵董说的没错。

  你萧尘确实还没有那个脸面,让人家赵董给你面子!

  小伙子,要有自知之明,不要不识高低啊!

  我……干泥娘的!

  赵普你个狗衵的!

  萧尘当场就气的浑身发抖!

  眼皮直跳,嘴角抽搐!

  嘎吱吱!

  萧尘放在桌子上的手掌,五指微微弯曲,指甲尖扣在桌面上,死命狠狠地向后拉了过去。

  瞬间,就将桌面拉出了五道可怖的白痕爪印!

  此刻的萧尘,面色涨红,怒气填胸,眼里透露出难以掩饰的浓浓杀机!

  若不是现在身在宴会,名流汇集,他真恨不得当场逮住赵普,死命的狂扇赵普的老脸。

  然后让赵普像条死狗似的,跪在自己面前,一边学狗叫,一边磕头求饶!

  这一切,事出突然,也就几分钟的事情。

  但,却都被四周好事之人,全部尽收眼底,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这小子到底是谁啊?这么狂?敢公然和赵董叫板,讨面子?”

  “他……?他算个屁!”

  “我认识这小子,他叫萧尘,开了一个投资公司,手里也有个百把几十亿的,在圈子里,小有名气,他就以为自己就是个人物了!呵呵!”

  “就这?就敢和赵董这样的老牌豪门较劲了?不自量力!他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什么德性!”

  “原来是他啊!怪不得他要为林家出头,我可听说了,这小子最近和林家那丫头走的很近,怕是想来个英雄救美,显摆自己能耐,讨那林家丫头欢心吧?”

  “啧啧!原来还有这档子隐秘啊,你不说,我们都不知道啊!可笑这萧尘也太高估自己了,这下好了吧,提到铁板了,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可不是!他不过就是个后辈,底蕴浅薄,根基不深,哪里有资格和人家赵董谈条件,扳手腕?”

  “真是螳臂挡车,贻笑大方啊,呵呵!”

  四周离得近的人,低低谈论,窃窃私语。

  这些幸灾乐祸的风凉话,传到萧尘耳中,不啻于一把把刀子,扎在他的心窝子上,让他怒火中烧,钢牙咬碎。

  同时,也对赵普愈发的恨之入骨!

  因为,这些耻辱和讥讽,全部都是拜赵普所赐。

  这个时候,再不有所行动,找回一点场子,怕是这以后就要在燕城成为笑柄了。

  蹭的一下!

  萧尘就寒着一张脸,站了起来,冷冷对赵普道:

  “赵董,俗话说得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我萧尘现在是比不了你赵家,但不代表以后不行!你今天如此折辱与我,我萧尘记下了!”

  “不过,我姓萧的,说句狂的话,不出一二年,我萧尘必将是你赵家可望不可即,难以仰望的存在!”

  “希望那一天,赵董不要为今日之举,后悔莫及才是!”

  “你说完了?”

  “……!”

  “说完了,就给我滚!”

  “顺带给你一句话,有我赵普在,不管现在未来,你萧尘什么都不是!”

  我……尼玛!

  “你你你……!”

  “姓赵的你……”

  噗!

  萧尘当场受不了刺激,高血压犯了,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脸色,惨白的跟一个死人似的!

  是,被赵普活生生气的!

  这赵普嘴真特么滴太毒了!

  本想最后嘴砲一下,撂一句狠话,挽回点面子,不至于输得太惨。

  这尼玛,人家赵普轻飘飘的几句话,就给全部怼了回来。

  他奶奶个腿!

  这赵普的嘴功,到底怎么练的?

  是不是那个大师开过光了?

  又阴损,又恶毒,简直比毒药还要人命!

  “萧尘!你没事吧?”

  孙老赶忙焦急关切问道。

  其他人也看的一脸懵比。

  这什么情况啊?

  刚还说的怪狂的,这说吐血就吐血了,该不会想讹人家赵董吧?

  “我没事,孙老!”

  萧尘摆摆手,擦了擦嘴角血迹。

  不过,此刻,他真的是气抖冷!

  这一刻,他才有所明悟,这尼玛是遇到高手了啊。

  自己,这一不小心,大意了啊!

  “孙老,这就是你看中的年轻俊杰,商业新星?”

  “我看也不过如此!”

  “除了,嘴能了一点,一无是处啊!”

  “唉……!”

  赵普可不管萧尘吐不吐血,死不死,立马又再次摇头叹息道。

  表情拿捏的也很好,有一种为孙老等人,识人不明的悲哀。

  “你你你……姓赵的,我槽你八辈祖宗!”

  “小人!”

  “卑鄙小人!”

  孙老等人还没咋滴,萧尘直接又气炸毛了!

  捂着心口,差点又是一口老血飙出来!

  这赵普当真是高手啊,一张嘴,【阴毒的很呐!

  这一招,倒打一耙,用的可够损的!

  狗东西!

  老杂毛!

  明明是你嘴能的一比,居然反过来说我萧尘嘴能?

  这一手移花接木,玩的可真够溜的啊!

  萧尘越想越气,气的手指都不自禁的发抖起来,就像得了老年帕金森综合征似的。

  怒目圆睁,张口就骂。

  竟连他苦心经营多年的绅士形象都不要了。

  “萧老弟,消消气,消消气!”

  孙老赶忙给萧尘拍着背,生怕萧尘一个情绪激动,一口气没接上来,当场嗝屁了。

  这一幕,顿时引起四周一帮名流看客咋舌,偷笑。

  看萧尘就像看一个小丑似的,可悲可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