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社恐穿书成大佬的坐骑人鱼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


33

紫云仙子心中惊骇不已, 这就是化神大圆满的一击之力吗!

“多谢羽凡仙子相助。”紫云压下心中的震撼,抱拳谢道,“不知这两人的神魂是否抓到?”

“邪修, 何来的神魂?”李汝意松开了手掌, 拍了拍手,“他们的神魂早已被吞天罗雾侵蚀,靠着吸食修士神魂维持邪功而已,你瞧他们连血肉都被吞天罗雾侵蚀了。”

紫云睨了一眼邪修爆裂之地,果然连血肉都没有分毫, 心中越发骇然, 这邪功居然如此歹毒,想起自己被污秽的本命法器,她心里不免沉了下去。

身后的那些小镇修士和一众道天城也纷纷走了出来, 抱拳道谢, “多谢仙子相助。”

李汝意只淡淡地点了点头,一个闪身便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而紫云仙子的耳中却听到羽凡仙子的传音, “被污秽的法宝还是切莫再用比较好。”

此时的林一然和霍亭晏两人在一个临时开辟出来的石洞中,他们面前摆着一个波光粼粼的水镜,镜上的画面是乐迷镇,此时那些修士交头接耳地谈论着已经离去的羽凡仙子。

画面一顿,水幕极速消失,临时小洞府里就只剩下照明灵宝的光了。

林一然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好半天后才说道,“师母好厉害。”

刚刚他们坐在穿云梭上疾驰,霍亭晏的通灵镜突然亮了起来,乐行老祖的声音从中传出,冷淡地丢下了两个字, “开镜。”

随后霍亭晏操纵着穿云梭紧急刹了车,找了个山头用长剑开辟了一个临时山洞,带着他往里一钻后用禁制堵上了出口,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林一然原本还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对方要干嘛,没想到一进山洞,霍亭晏就拿出了一面电视大小的铜镜子,随后一道法力打在上面,铜镜上居然开始浮现出一层水幕,其中出现了角度较高,视野较远的乐迷镇。

然后就是师母李汝意一套行云流水处理邪修的画面……

林一然当时就震惊了,原来乐行老祖那两个言简意赅的字是“吃瓜”的意思!

绝世好父亲,自己吃瓜不说还给儿子录直播……

回忆起李汝意的一套组合拳,林一然心中再次感叹,好帅!

霍亭晏从刚的眉头皱着,极突兀地说了句,“那两人是你看到的那个黑袍修士吗?”

林一然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忽略了的地方,稍作回忆便说道,“我没看清对方的脸,但是看身形应该是的。”

霍亭晏点点头,“你记得没孵化前的事情吗?”

林一然眨了眨眼,想到自己没孵化前被对方拱在腿里的社死场景,眼也不眨一下地说道,“不记得。”

霍亭晏的视线移就看着那面铜镜,“没想到居然是他们。”

林一然,“?”

“那两个人我在幻乐秘境的湖边有过一面之缘。”霍亭晏说完这句便不再多说了,左右小鲛人不记得蛋里的事情,说这种让对方徒增烦恼的事又何必。

他下意识的不想让小鲛人为了其他人其他事所烦扰。

思考中的霍亭晏没看到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林一然的表情骤然僵住,随后微圆的桃花眼瞪得更圆了。

能让霍亭晏在湖边看到的两名年轻男子,除了主角二人还能有谁?但是那一行人除了主角,其他几个可都是女修。

难道是有他不知道的男修士背景板?

林一然故作淡然地问道,“哦?那他们叫什么你知道吗?”

“其中一人似乎被同伴叫做岳沉,另一人我不清楚。”由于时间太久,霍亭晏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对方的名字,但是脸见过他是不会忘记的,“我在广场集合的时候就看到过其中一人,但对方一个闪身就不见了。”

林一然不可思议地看着虚空中的一点,心里疯狂地闪过,主角居然死了?!就这么死了?真的死了????

不可能吧?!要知道原著里这两个主角可是号称打不死的小强啊!各种机缘也意味着会招惹上各种各样的麻烦,但是他们俩就是有逢凶化吉的本事。

居然就这么死了?!原著里的乐行老祖可是花了近百年追踪都没能杀死那两人……

“他们真的死了吗?”林一然的语气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怀疑,刚刚看到李汝意挥手将人抹杀于弹指间的时候他没有这个疑问,只觉得这两人必死无疑。

但是当他知道那两人的名字叫张岳沉和方尹希的时候,他很难不怀疑‘对方真的死了吗’这个问题。

“肯定死了。”霍亭晏几乎没有考虑地说道,“我母亲的功法有点特殊,是天金大陆西域佛陀那一脉传承过来的,专克妖邪魑魅,若那两人不是走了邪修的路子,并且拥有顶尖神魂逃遁之术的话,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但是邪修在除魔掌之下连自曝都做不到,更别说神魂逃遁了。”

话虽如此,但是林一然心中还是忍不住地怀疑……

但若是主角真的死了,那是不是富贵花一家就安全了?

但是林一然突然想到,杀死主角的是谁?

是李汝意。

原著中主角对上过很多元婴期,化神期的大能,都是侥幸逃脱随后获得机缘打脸对方。唯有一个化神期的大能除外,对方不仅没和主角面对上,并且死在了其他意外中。

这个人就是霍亭晏的母亲李汝意。

那是不是……真的就有可能是由这个原著中没有对上过的大能,将主角击杀了?

就在林一然胡思乱想的时候,两道金光悄无声息而至,几乎一瞬间就没入两人额头后就不见了踪迹。

虽然没有任何波动也没有任何感觉,但是两个人像是有所感应一般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都是满脸的困惑。

“刚刚……”林一然刚想说话,就叫自己的蒲团旁边突然滚轮了一个鳞片状的东西。

定睛细看,居然是自己的‘手机’!

他快速拿起手机,心虚地以极快速度抬头看了一眼霍亭晏,却见对方满眼好奇地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好家伙!这鳞片好端端的怎么自己掉下来了!他该怎么跟富贵花解释这是什么!

“……”林一然张了张嘴,“额……”

“?”霍亭晏的眼神逐渐古怪了起来,“你,掉鳞了?”说完又看了看对方手上脱落下来的鳞片,回忆了一下小鲛人身上的鳞片,伸手用食指和大拇指捏了个圈圈比划了一下,“你的鳞片有那么大吗?”

林一然看着对方脸上的担忧,想到对方一直以来把自己当家人般坦诚相待,家里的灵宝法器随自己挑,他原本打算找借口糊弄过去的话突然有些说不出口了。

但是,实话实说?

可这多少应该算是自己的金手指吧?就这么交代??

霍亭晏见小鲛人皱着眉盯着手里的鳞片,满脸的苦大仇深,不禁有些心疼,“可能是离开水太久了?要不我把九境江山图拿出来,让你进去泡泡?”

林一然有些怔怔地看着霍亭晏,听着对方给他安排好的借口,他只要轻轻点点头就能坐实这是因为脱水才脱落的鳞片。

但是他却突然有些好奇,如果跟对方说这是自己的传承法宝,对方会是什么反应?

“不是的,这不是因为脱水掉落的鳞片。”林一然直直地看着对方狭长温和的瞳孔,不错过对方脸上的任何细微变化,“这是我的本命法器‘手机’。”

“手机?”霍亭晏脸上露出了困惑,“这个嘛?”

林一然将鳞片拿近,按亮了屏幕,“你看。”

霍亭晏也不是没见过会发光的灵宝,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发光以后里面有好多小图案的灵宝,不禁眯缝着眼睛凑近了看,“这是?”

林一然看着对方一脸近视的模样,将屏幕上的农场图标打开,“就是这样用的。”

霍亭晏看着小图案变成了一副大图案,脸上的困惑更大了……

“你的传承灵宝就是这?”充斥着怀疑的口气。

传承灵宝纯粹是林一然胡诌的,但是他眼睛都没眨地点了点。

“那你这个传承似乎有点鸡肋啊。”霍亭晏像是怕伤到小鲛人的自尊心,委婉地问道,“除了点开小图标以后还有什么用嘛?”

林一然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的手机,穿越以后算是自己最大秘密的手机,居然会被对方说是鸡肋!

他气得脸都圆了,点开农场的背包栏,选择提取出一个驻颜果,啪地一声放在对方的手心上。

有些得意地想怎么样是不是很有用!

“储物功能?”霍亭晏小心翼翼地问,默默把自己手指上的好几个储物戒往上抬了抬。

林一然瞪大了眼,抬手又放着对方的面收割了已经成熟了很久却没人收割的驻颜果树,然后瞪着眼睛瞧对方反应。

“?”霍亭晏眨了眨眼,看着对方明显不太高兴的脸,试探着说道,“难道这颗果子就是这样种出来的?”

“嗯!”林一然有些得意的嗯了一声,不禁想着,怎么样厉害吧?

“其实九境江山图也有这种功能。”霍亭晏拿出九境江山图,在空白的画布上画了一堆类似手机农田上的褐色的土块,又从储物袋里拿了几个种子撒在上面。

“过阵子应该就能发芽了。”

“……”林一然彻底放弃了,但是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这农场游戏是能真人进入的,于是就拉上霍亭晏的手,点了进去的图标。

霍亭晏被猝不及防地拉住,随后眼前白光一闪后就到了刚刚‘手机’中看到的场景,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就见虚空中出现了几个字,监测到陌生人进入,是否开启双人模式,并且绑定玩家,后面跟了几个他没见过的语言。

林一然想也没想点了yes。

“以后你也能进来种田了。”林一然其实也松了口气,毕竟他出门以后和霍亭晏几乎一直在一起,如果背着对方用手机就得躲到灵兽袋中,偷偷摸摸地确实不太方便。

“?”霍亭晏脸上的困惑更重了,“九境江山图不也是介子空间类的灵宝嘛?”

“……”林一然突然觉得自己的金手指在富贵花眼里大概一文不值……

带着霍亭晏出了农场的空间,林一然顶着霍亭晏质疑的眼神,扒拉着手机上的图标,这手机自己滚出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纯粹出来找存在感吗?

作者有话要说:  啊!手机突然滚出来了!

并且富贵花看不太上。

手机:现在的你对我爱搭不理,以后的你高攀不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