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社恐穿书成大佬的坐骑人鱼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林一然和霍亭晏收拾了好半天才把买的那堆有的没的分类好收拾干净。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去仙蝶谷吗?”林一然问道, 霍亭晏原本要在乐迷镇买的东西刚刚在淘三千已经买齐了。

原本只打算在小山洞里呆一会儿看水镜的霍亭晏闻言有些心虚地挪开视线,眼珠子转来转去地提议道,“我的好几样东西都还没收到, 不如在这里多待几天, 收到了我们再出发?”

林一然也不太想出去,这个五六平方的小洞府很合他心意,闻言便点头答应了,没想到他刚点头应下,就见霍亭晏眼睛亮亮地盯着他, 一副十分期待的模样。

“……”林一然一愣随机反应过来对方想干嘛, 扭开头不去看对方的眼睛,语调冷硬道,“不行, 买太多没用的东西太浪费灵石了。”

“我有……”霍亭晏赶紧举起自己的储物戒。

“不行。”林一然拒绝的十分无情。

霍亭晏眼见着小鲛人完全不心软的模样, 一张俊脸瞬间垮了下去,委屈巴巴地盘坐在蒲团上, 试图替自己辩解几句,“我买的都是有用的东西,比如那个内裤,比我们现在穿的亵裤舒适的多,再比如那只机械小狗,跟傀儡人差不多,价格却便宜了数倍,若我们在副本中遇到有危险的时候,便可让机械小狗替我们进去探路,再比如这个手电筒,我觉得他比照明宝珠更好用些。”说完开始一顿噼里啪啦地开关开关按钮, “不用灵力不用火,怎么样很神奇吧?”噼啪噼啪……

林一然站在忽明忽暗的小洞府,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冷静,富贵花只是单纯的没见过什么世面而已。

霍亭晏又从储物戒里拿出一个塑料瓶,“你看这个,儿童补钙,正适合你现在长个儿时候吃,虽然你生而辟谷,我看了他上面说像你这么大的小孩儿还是需要补充点的。”说完倒出来一颗递到小鲛人嘴边。

“……”林一然低头看了眼递到嘴边的手,好家伙还是香蕉形状的,瓶子上写着水果味儿高钙百分百,是不认识的牌子。

对上霍亭晏满脸期待的表情,他面无表情地张开嘴,将对方手里的钙片含进里嘴里,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好家伙,谁能想到他穿到这个世界第一口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不是丹药,居然是一粒钙片。

还是桃子味儿的,人生可真是奇妙。

眼睛瞥到霍亭晏手上的钙片瓶子,上面花纹打印得非常的粗糙,配色也充斥着一股山寨的感觉,不像个正经钙片。

在淘三千里会不会买到假货?林一然嘎嘣嘎嘣嚼钙片的嘴缓缓停下来,眼神不自觉地瞥向霍亭晏手里的钙片盒子。

霍亭晏搓了搓有些湿了的手指,看到林一然眼神古怪地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林一然伸手去拿对方手上的塑料瓶,“给我看看你这个是什么牌子的,味道还挺好的:)”

瓶子上的配料表倒是没什么大问题,应该是其他世界的牌子。

就在霍亭晏还想缠着林一然要手机买东西的时候,他与父亲的联通工具响了起来,父亲的声音从中传出,‘我与你母亲二人重新感悟到了‘道’,今日起开始闭生死关,在外注意安全。’

霍亭晏的脸色骤然肃穆了起来,回了句,‘我知道了。’

林一然听懂了生死关三个字,就是说除非到了生死关头,除非突破,不然是不会出关了。

至于其他的话就听得云里雾里的,见霍亭晏收起了手里的传音镜,便问对方,“重新联通大道是什么意思?”他注意到霍亭晏的脸色变得很奇怪很纠结,带着点不舍和愁绪,但是更多的是激动以及高兴。

“修士在进入化神期大圆满后就能感悟到一些这个世界的道,凭着这份极微弱的道就能参悟出飞升所需要的那一丝契机。”霍亭晏的视线焦灼在虚空的一个点上,手指不自觉地摩挲着传音镜,“我父母于一百多年前突破化神后期,就在他们修炼至大圆满时,原本已经隐约能感受到的道却突然感悟不到了,就好像是原本牵住他们与道的那根细绳子被切断了一般,为此他们开始游历各个大陆开始寻找那抹‘道’,一直到我出生,才开始在天灵大陆停留。”

林一然还是第一次听说飞升上界还需要感悟这个世界的道,听着像是这个世界和上界的‘门’,想到他也就直接问了,“这个‘道’是类似于门之类的存在吗?”

霍亭晏有些诧异地看了眼小鲛人,露出了抹笑,“好像用‘门’确实更贴切些。”

林一然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再回想乐行老祖说的话,“那他们感悟到了‘道’,是又寻到了飞升的契机吗?”

“恩。”霍亭晏其实是很为父母感到开心的,但是……

林一然看着对方耷拉着眉眼的模样,像是一只随时要无家可归的小狗,不禁有些心疼。

富贵花在理性上知道乐行老祖夫妇能够得偿所愿飞升上界,定然是无比开心和期盼的,应该没人比他更了解父母的夙愿。况且若是长期滞留中世界,修为无法再得到提升,寿元却是有限的,哪怕化神修士寿元可以以千计算,但是总有耗尽的那一天。

但是在感情上,父母不日就要飞升上世界,那些在上世界的未知困难和危险暂且不提,单就若是富贵花在这个世界永远无法突破化神或者是元婴,那这一家人在乐行老祖飞升后,便是永别了。

想到这里,林一然的心脏酸酸的,伸手抱住了对方,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对方的胸口,“师兄,若是师尊和师母飞升上界了,你可得照顾我。”

霍亭晏原本被理性和感性两种情绪拉扯得有些喘不过去,他不是没设想过自己的父母飞升后自己孤身一人的场景,但却从不愿更深入的去想,此时被通知这一天真的不远了以后,他是真的替父母开心,但随之而来地却是即将孤生一人的迷茫。

若是父母不在了他也不会继续住在西幻山了,但若是父母不在了,他又该何以为家?

这一别此生还有可能再见吗?

小鲛人突然的拥抱和充满担忧的话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对啊,他现在还有小鲛人陪着,他现在是师兄了,理应是要照顾好师弟的。

“嗯,师兄会好好照顾你的。”霍亭晏摸了摸小鲛人软软的发顶,看着对方抬起头后带着湿漉漉的瞳孔,满眼的依赖,不禁感到庆幸。

还好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他要支棱起来照顾好小鲛人。

“那我们仙蝶谷还去吗?”林一然抬头问道。

师尊师母都开始闭生死关了,若是他们出门在外,怕是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吧???

“去啊。”霍亭晏想也不想挑眉道,“他们才刚感悟到‘道’而已,想要突破起码感悟百十来年吧?出门玩一圈再回来说不定他们还没出关呢。”

“……”林一然脸上的依赖猛地一收,心中的酸胀感也顿时消失无踪,挣扎了两下脱离开对方的环抱,这家伙倒是哀伤,出游两不误。

刚刚对方摆出一副马上就要永别了的架势,还以为不出一个月,他爹妈就要飞升了。

结果还要在感悟个百十来年(笑哭),就让他把这份离别的哀伤放到百十来年后吧!

霍亭晏看着小鲛人板着个脸站起身,满脸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有些理亏道,“额,说不定快点儿的话十来年就可以飞升了。”

林一然的眼角抽了抽,好家伙,听这口气是想让父母快点走咯?

就在两人好不容易坐下来,打算打坐调息恢复一下灵气的时候,手机叮了一声,拿出来一看是淘三千发来一条收货信息,询问他们是否适合收货,点了确认以后一个包裹掉落在地。

林一然还没动呢,就见霍亭晏长腿一迈走到包裹前,拿起一看着个包裹被一些奇奇怪怪的带子缠住了,也不问是什么,反手拿起放置在一旁的长剑,手起刀落整个纸箱子千疮百孔。

来不及制止的林一然,“……”好家伙里面的是对方心心念念的内裤和袜子啊,就这包裹的破烂程度,他很怀疑里面东西还健不健在。

霍亭晏收起长剑,蹲在地上搓了搓手,伸手扒拉掉了纸箱外包装。

林一然坐在蒲团上,看见对方整张贵气逼人的脸此刻都像是在发光,狭长的剑眉舒展着,内双的眼皮又翻了出来,褐色瞳孔在照明珠的加持下亮晶晶的,可见对方的心情是有多好。

林一然换了个坐姿,同样好整以暇地将目光挪回包裹。

破烂纸张被丢在一旁,林一然果然看见了千疮百孔的内裤们……

“啊!”霍亭晏满脸错愕地拿起一条印着卡通的内裤,呆呆看向小鲛人,“怎么是破的?”

林一然看着对方脸上的问号们,紧抿着嘴生怕自己笑出声来,努力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对方的长剑,顺便抬手模仿了一下对方刚刚猴急拆包舞剑的飒爽英姿。

“……”霍亭晏脸上的光彩逐渐恢复正常,用食指和拇指搓起内裤的面料,眼珠子快速地转了一圈,一本正经地说,“这内裤的面料居然不是丝质的,小然年幼,臀部尚且娇嫩易红,怎能穿着这种亵裤。”说着将手指上的内裤,以极不屑的表情丢回原地,“幸好我将这些东西及时毁了。”

“……”林一然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演,心中疯狂吐槽,富贵花你承认自己莽撞不好吗!看看你说的都是些什么虎狼之词啊!人鱼的臀部刀枪不入好不好!何来你说的娇嫩到棉短裤都容易磨红的地步?!

就在这时候,手机又跳出一条提示,为倡导可循环利用能源,本软件提供的纸箱为暂借物品,收到货后请自行归还,如有损坏扣除下品灵石一块。

‘叮,监测到包装物品毁坏,灵石已从账户扣除。’

林一然死死盯着暂借物品这几个字,好半天才抬头看向那个破烂纸盒,“哈???”

作者有话要说:  ……就很突然,没想到自己还要赔包装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