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社恐穿书成大佬的坐骑人鱼 > 第49章 第 49 章

第49章 第 49 章


49

朱向看着两人如出一辙的恶狠狠, 不禁觉得自己有些多余,只能按着原计划和是不爱讲话的师妹走向殷摇,让钱师弟跟孔园去泉水岑流, “殷道友!普通口角而已, 何故要上升到生死之战呢!”

殷摇是那种英气漂亮又不带女气的长相,此时楞是被愤怒搞得满脸狰狞,毫无第一美人的美感,“哈!口角之争?!这事关宗门荣辱,我非得在今天跟他决一死战不可!”

“哎呦!殷道友!你想想你培育出这幻影迷蝶是为了用在这种地方的吗!”后面半句话朱向用了传音之术, ‘你想想他灵唤门的岑流他配吗!’

原本还骂骂咧咧的殷摇一愣, 狰狞的表情居然迅速冷静了下来,虎着个脸分了个眼神去看朱向,“确实不配。”

那头的钱无事也是进展顺利, 他也是用的传音, ‘何必跟他计较呢,有空在这争这个高低, 不如去找上一大堆的灵器法宝让殷摇道友妒忌,到时候不也是整个宗门收益?岑流道友你可是掌门之子,岑掌门让你带了幽冥灵猴出来,不是让你用在这种口角之争上的吧?’

岑流冷着张脸,死盯着那头也幽幽闭嘴的殷摇,沉着点头传音回去,‘钱道友此言有理,但是我咽不下这口气。’

殷摇也对着朱向说道,‘我咽不下这口气,除非他过来跟我道歉,不然这事儿便是拼着辛苦孕育的灵蝶全死了, 我也要剥了这狂徒的一层皮!’

原本已经松了一口气的朱向闻言一口气又给提了起来,“额……”

岑流冷笑着看着那头,“现在若是收了这些灵兽,对面那万蝶宗的估计又要说我怕了他,除非他先收了这些灵兽,并对我说万蝶宗确实不如我们灵唤门,这事儿才能过去。”

钱无事倒没像朱向那么无语,这俩人之间的矛盾要能用这么三言两语化解掉,也不至于打的这么不可开交。

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喇叭状的法器,开始对着两头的殷摇和岑流说道,“与其在这儿打个没完,不如二位进行一场寻宝比试,比试以半年为期,届时潮莲洞秘境关闭时,由我们几人做裁定,看看二位谁寻到的密宝法器最多就算赢,我们便认可对方是修真界天灵大陆第一御兽门派。”

殷摇皱着眉问,“你们认可?我需要你们认可?”

岑流:“嗤。”

林一然偷偷对霍亭晏传音,‘这时候他们的反应倒是挺一致的。’

霍亭晏从刚刚就看出林一然对前面那两人都颇有兴趣,闻言点点头,‘嗯。’虽然他不太能看出来这反应能有多一致。

那头钱无事又道,“那若是没有我们几人在场做个见证,你们二人那么大阵仗,赢了也没人认可你们今天的输赢,若是跑出去说自己打败了对方,有人信吗?若是没人信,那今天你打斗的意义又在哪儿呢?”

此言一出,殷摇和岑流都是愣了愣,脸色变了好几轮后陷入了沉思……

尤其是殷摇,林一然愣是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气恼,不甘,憋屈等种种神情,可谓精彩万分。

林一然在心中拍案叫绝,这钱无事果然是个心念如电,反应奇快,口才了得的奇才!

看看这场你死我活的纠纷,愣是被他说得没有一点存在的必要,什么叫做辩论人才,这就是!你们不是为了宗门荣誉打架吗?赢了又如何,他们不作证有人信吗?没有!

太绝了。

只听钱无事继续说道,“我也知道二位都是宗门中数一数二的天之骄子,断没有率先低头的道理,不如这样,便由在下数三声,二位同时收回场中的小灵兽,如何?”

那两人这次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反对的言论,互瞪着默认了这个说法。

钱无事见两个当事人都没反对便开始倒计时:“三,二,一…收…”

“……”大殿两端的人面面相觑,都没动作,殿中缠斗在一起无法奈何对方的灵兽依旧缠在一起。

林一然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只觉得空气中充斥着尴尬的气息。

钱无事站在原地抽了抽眼角,:“……”一时三刻,机智如他,也没想到这两个人都打算驴对方。

果不其然,殷摇率先开炮:“好啊,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没有一点信用!”

岑流也不甘示弱,当即冷笑一声,“别说的好像你收了似的。”

钱无事默默后退了一步,很少有他想不到办法的局面,这个就能称得上一个,他回头看了眼朱师兄,面无表情地传音道,‘这两人没救了,我们先走吧。’

朱向正看热闹呢,出面劝人是出于道义,他内心底还是想看热闹的,但是这个想法就不好宣之于众了,听到钱师弟这么说,忙摆出一副深沉愧疚的表情,冲着殷摇和岑流抱拳道,“既然两位道友不想达成和解,那我们也无能为力,就此别过,保重。”不舍得!想留下来看!

殷摇冷哼一声,没有拒绝,“我就算死在这,也是要捍卫宗门名声的,你们走吧,他不跟我道歉前我是不会走的!”

岑流冷淡的眸子睨了一眼几人,冷声道,“保重。”

林一然正吃着瓜呢,闻言也觉得很可惜,但是广仙宗四人组已经凑在一起示意他们走了,无法只能跟在霍亭晏身后走。

就在他跟着众人快要走到通道入口的时候,就听身后的殷摇突然出声,“咦?”

林一然以为又是什么新瓜,闻言忙不迭地回头看向场中战况,却见殷摇和岑流的视线都聚集在他身上。

他整个人都麻了,完全忘了刚刚因为他跟在霍亭晏身后,这会儿自己是最后一个,后面已经赤条条的没有遮挡物了!

霍亭晏感觉到身后离他极近的小然突然整个人都僵住了,有些不解地回头看去,只听见殷摇皱着眉头说道,“一直以为你们这行人是五个人,没想到竟然是六个人。”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岑流说道,“哈,没想到不仅是你的那群虫子打不过我的,比脸都要输给别人了。”语气充满了嘲讽的意思,“呵。”末尾的语气助词将仇恨值拉得满满的。

“……”林一然深感不妙,之前吃瓜的时候还没觉得,这会儿听到岑流这话觉得对方像是个引战高手,这人真的能搞到对象???

果然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殷摇,林一然悄悄扭头看了眼已经围过来的广仙宗四人组,不出意外地在他们四个人的眼里看到了浓浓的兴奋。

吃到新瓜的那种兴奋。

这次不仅是朱向,就连孔园,董娟娟还有钱无事,他忍不住传音过去,‘不如我们赶紧走了吧?’

没人理他,社恐小林觉得很尴尬,难得鼓起勇气在公屏传音却没人理,他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说话了!

更可恨的是这次连富贵花都没吭声!这时候不该出来替他挽尊吗?

殷摇的性格跟个爆竹似得一点就炸,但是听到岑流这番话,非但没有爆炸,反而双眼一亮脸上露出了兴致勃勃的表情,上上下下打量了林一然一下,越看眼睛越亮,“太好了!那劳什子第一美人的称号就让给这位道友了,在场的诸位可要为我做个见证,待我出去后便会发一则告示,届时诸位道友在旁签署姓名即可。”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表情。

朱向有些懵逼地眨了眨眼,呢喃着传音道,‘怎么回事?就这?’

孔园缓了缓神,冷笑着道,‘这就服软了??’

董娟娟的双眼极亮,比刚刚看那两人打架时候明显要兴奋不少,‘定然是见到张然道友便觉得自惭形秽。’

钱无事脸上是林一然看不懂的欣慰,‘恭喜道友不战而胜。’

林一然面无表情,刚刚你们不回话,现在以后,他都不会在公共传音频道吭声了……

“不知道友叫什么,到时候我发公告也好有个转让对象。”殷摇一改刚刚斗法时愤恨的模样,神色激动,“道友?”

可惜那广仙宗的人没理他,并且转身打算走了。

殷摇眼见着那人已经走进通道了,也顾不得什么岑流什么宗门面子了,急吼吼地将大殿中缠斗着的灵虫们一收,撩起法袍的衣角朝那群人狂追而去。

留在原地的岑流被眼前的变故弄得有些懵,见自己的一大群灵兽被丢在原地,气狠狠地将灵兽收进灵兽卷入灵兽袋,也跟了上去。

广仙宗吃了瓜就走了,可眼下听到身后急匆匆的脚步声,回过头去,居然是原本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人。

朱向问道,“二位道友这是?”

殷摇看了眼霍亭晏的方向,没看到那人,“我来问那位道友姓名,问到我就离开。”

朱向万没想到张然道友还有息战的功效,又问岑流,“那岑道友这是?”

“我和他的胜负未分,在这潮莲洞里我定将他的那群虫子碾死在地上。”岑流冷着脸道,“呵,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就算是死在这儿,也要捍卫宗门脸面。”

朱向有些无语地想,就殷道友的暴脾气,又该对骂起来了吧?

却没想到殷摇这回一句话都没说,像是完全无视了岑流这人似的。依旧一副不问到名字就不罢休的模样。

林一然却不太想说名字,虽说假名字无关紧要,但是第一美人这种惹麻烦的称号是实在不想往身上揽(况且这个称呼实在是让人尴尬到脚趾抠穿地心)。

而霍亭晏则是见殷摇这么狂热地来问名字,单纯地不想让对方知道小鲛人的名字,假名字也不行。

而广仙宗四人组则觉得张然道友那么腼腆,自己都不愿意说名字,他们自然也不会代劳。

所以这事儿就这么僵持下去了,得不到名字的殷摇就这么缀在了队伍后面,岑流满心不甘,还想着继续打,也跟在了殷摇后面。

广仙宗四人组和西幻山二人组麻着脸走在最前面,怎么都想不通,这好端端的,怎么就变成八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霍亭晏:别问,小鲛人的名字只有我能知道!

乐行老祖夫妻:???

霍亭晏:你们安心飞升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