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社恐穿书成大佬的坐骑人鱼 > 第50章 第 50 章

第50章 第 50 章


50

林一然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眼前这情景实在太让他难受了,前头四个人,后面两个人, 而他的障碍物只有一个霍亭晏, 走前面也不是,去后面也不是,为什么要让他一个清清白白的社恐遭遇这些!

他有些难受地拽了拽霍亭晏的袖子,偷偷传音过去,‘不如让我进灵兽袋吧?就跟他们说我是灵兽化形?’

霍亭晏也觉得前后都有人不太合适, 小鲛人不太喜欢生人, 而这里一口气有那么多不认识的,再在一起同行确实不合适,人太多了, 小鲛人从刚才只有广仙宗弟子的时候就不太对劲, 更何况那个万蝶宗的殷摇还是有目的的想要打听小鲛人的信息。

但若说是灵兽的话也不太合适,毕竟在场的两个人都是御兽宗门的弟子, 若是被他们盯上恐怕会更加难缠,一个化形的七级妖兽,对于他们来说诱惑力太大了。

‘我这儿有张短距离传送的符箓,待会跟朱道友打声招呼我们俩就传送到秘境其他地方去。’霍亭晏郁闷的很,本来他是有直接撕裂秘境空间的法器,但是那个法器却只能用于筑基期能够进入的秘境,现在他们突然掉进了潮莲洞,这个法器就失去效用了。

而短距离的符箓虽然可以脱离此地,但是落地的目的地未知,这就会造成虽然离开了这里,但是会面对秘境中其他未知危险的局面。

林一然闻言双眼一亮, 催促道,‘那你快点和他说。’

霍亭晏点点头,‘待会儿我动用短距传送符箓的时候,你将上清九星萧拿出来,会传送到什么地方并不确定,不要放松警惕。’

林依然的神情一肃,点头应是。

朱向正在前头带队呢,就听缀在后头的李宴传音道,‘朱道友,我和张然道友觉得还是独自行动比较自在,就此告辞,有缘再见。’话音刚落,随后就感觉身后空间一阵剧烈的波动后,等他回头看去的时候,原本李宴和张然站得地方已经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他看向再后头点的殷摇,问道,“他们怎么消失的?”

殷摇的表情也很懵,像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般,听到朱向问题后说道,“撕了张空间符箓。”

“……”在场众人想起一张短距离空间传送符箓的价格后都陷入了沉默。

钱无事若有所思道,“难怪看不上这里的法宝。”

林一然拉着霍亭晏的手,眼前闪过一阵白光后,所处的位置就从通道变成了一个漆黑的大殿,由于刚刚传送前霍亭晏就说过短距离传送出不了秘境,且落地的位置未知,所以现在他们都是极度警惕的,他捏着手里的上清九星萧,传音问道,‘能分清这是哪吗?’

霍亭晏摇了摇头,也是满脸警惕地提着剑,背靠着小鲛人,‘不知,这里连照明宝珠都没了。’

林一然也觉得心里毛毛的,一股异样的灵气弥漫在这个大殿中,‘这个大殿的灵气里似乎掺杂了秽灵气。’

霍亭晏点点头,‘似乎比那条河道上的秽灵气更加浓重,你要不进我的灵兽袋。’由于四周漆黑一片,他不敢贸然拿出照明珠,试着将神识放出体外却发现这个空间被下了禁神识的禁制。

‘这里不对劲。’霍亭晏神情冷肃,眉头紧锁,‘刚刚路过的那些大殿都没有禁神识禁制,而这个大殿不仅有禁神识禁制,还是那种非常高阶的禁制。’

林一然听到禁神识的禁制后整个人一怔,有些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原著中整个潮莲洞,唯一被设了禁神识禁制的地方他知道!

就是位于中心处的主墓室!那根仙人骨所在的墓室,这个墓室没有一个对外的通道,唯一能进入的方式就是连他都说不出位置的小型传送阵,而原著主角也是在一次意外中遇到了那个传送阵……

怎么会那么巧?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而已,短途传送符箓竟然直接将他们俩送到了主墓室?

如果这里真的是潮莲洞的主墓室,那这里还会有个……

林一然想到此处,也不及多想便将手中的上清九星萧放在唇边开始吹奏,整个墓室空间中的灵气顿时一凝,原本漆黑一片,伸手都见不到五指的环境,隐隐跳动起许许多多细小的蓝色电弧。

这些电弧流淌跳动间,霍亭晏猛地看见离他们不远处,正悬浮着一个头发披散,身着白色内袍的人!这个人的四肢被铁钉钉穿,巨大的铁链连接着铁钉和墙壁!

而这人的双眼此时正冒着熊熊红焰……

林一然也看见了这个人影,心中大骇,更加确定自己已经身处主墓室,来不及细想便加快了吹奏,‘师兄当心!我们应该是身处主墓室了!’

霍亭晏也来不及去分辨小鲛人是如何知道这里就是主墓室的,闻言也不敢怠慢,一道冰灵气便窜上手中长剑,却没有贸然进行攻击。

林一然手中的上清九星萧已经点亮了七颗星辰,整个空间中的蓝色电弧也愈加凝实,宛如一道巨大的,密不透风的电网,‘这应当就是潮莲洞的墓主。’不是应当,这就是潮莲仙人,但却不是真身,而是一段仙人骨被镇压在此地。

这根仙人骨不是普通的一段,而是潮莲仙人的脊椎骨,主角二人进入主墓室后便盯上了棺椁中的那根蕴含巨大能量的仙人骨,但没想到那根仙人骨一离开赤金棺椁,头顶那个被钉死在半空的人影便如鬼魅般地一晃而至,经过一番几千字的打斗描写后,主角顺利将怨魂打败,当他们在如愿取得仙人骨后,整个潮莲洞便会被祭献,其中进来取宝的各门派修士也被当作了祭品献祭给潮莲仙人的怨魂。

而主角二人则通过启动黄金棺椁中的隐秘机关,启动了位于主墓室中的传送法阵,离开了潮莲洞秘境。

这根仙人骨不能动。

林一然迅速做出决定,不是说他有多圣父,也不是不喜欢厉害的灵宝法器,但是这个潮莲洞中的修士实在太多了。他偶然听朱向说起过,进入这个潮莲洞的宗门有十数个,金丹期修士更是有百十来名,若是他们为了一己私欲动了这根仙人骨,那背负上的便是这数百名修士的因果。

林一然心中有了计较,他记得原著中,被钉在半空的潮莲仙人怨魂不会主动攻击他们,但若是动了前方棺椁中的仙人骨,那半空的怨魂就能挣脱锁链释放巨大的怨气。

‘师兄,你那儿有没有度化类的法器。’他记得霍亭晏说过,师母他们是从天金大陆那儿来的,而天金大陆佛陀是为主流功法,那超度之类的法器法宝应该有不少才是,他补充道,‘厉害点的。’

霍亭晏依旧双眼紧盯着半空中的人,闻言一愣,放映过来后迅速看向那个人影,‘你是说那个人是个鬼魂?’

‘嗯!’林一然没多做解释,又催问了一遍,‘有吗???’

‘有。’这类超度类的佛陀法器他身上可太多了,虽说不太能用得上,但是母亲还是很强硬地让他带着,说是不占地方。

其中最厉害的便要数渡天经轮,他可听母亲说这渡天经轮曾经超度过一整面鬼幡上的数千怨魂,效果惊人。

林一然还在那等着呢,就见富贵花稍加思索便从一个不常使用的储物戒中拿出一个正方形的木盒,透过空气中电弧的微光,他注意到这个木盒上还雕刻了降魔杖图案。

他不禁有些激动,暗自猜测这个木盒打开后里面会是什么样的佛陀超度密宝,降魔杖?还是佛陀高僧的舍利?或者一尊佛陀神像?

只见富贵花单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这个木盒子散发出一阵悠然的黄光,随着法诀的缓缓念出,这道黄光越来越盛,将整个主墓室照得恍如白昼。

随后林一然见到了让他震惊的一幕,这个木盒子中开始传出一阵阵的梵音之声,伴随着有节奏的木鱼敲击声,将林一然整个都震在了原地。

好!家!伙!

这木盒子居然不是个盒子,既没舍利也没降魔杖,而是个简单的念佛收音机?

就这?!?!能有用吗?

只见霍亭晏依旧闭着双眼,随着他口中法诀持续念出,这道梵音声也逐渐变大,慢慢就充斥了整个主墓室,原本四散的金黄色柔光也聚集成一道道他看不懂的梵文,前扑后涌向半空中的人影。

林一然有些紧张地抬起头,攥紧手中的上清九星萧看向潮莲仙人魂魄,只见那些金黄色梵文涌入对方魂体中后像是泥牛入海般不见了踪迹。

他不禁有些提心吊胆,毕竟主角是直接打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剧情会落到他和霍亭晏头上,但是这个超度的法子也没个前车之鉴,林一然自己也不知道可不可行,若是不行,那就在这儿呆上半年,等到秘境出口开启他就能和富贵花出去了。

毕竟超也超了,这仙人如此冥顽不灵他们也没办法啊。

就在他胡思乱想地考虑应对之策时,半空那魂魄双目中的猩红血光正在缓缓消散……

作者有话要说:  小林:怎么回事!这剧情怎么莫名其妙让我和富贵花踩上了?

光环:你猜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