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社恐穿书成大佬的坐骑人鱼 > 第56章 第 56 章

第56章 第 56 章


56

林一然看着对方满眼的诚挚, 有些心慌地扭过了头,心虚地问道,“你是因为什么想要与我结成道侣?”他顿了顿, 坦诚道,“我刚刚冲动说出的话,是因为我习惯了师兄呆在身边, 不想因为找道侣的事让我们分开。”说着说着他突然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心中有些惴惴的,不知道自己的话会不会让霍亭晏感到不舒服, 他有些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所以我就萌生了做你道侣的心思, 但是师兄是因为什么呢?”

霍亭晏并没有感到不舒服, 并且觉得十分开心,他觉得小鲛人想要不跟他分开就已经是一件能让他欢欣鼓舞的事了,所以他根本没敢期待对方也能对他报以感情。

并且只要朝夕相处,有感情那是迟早的事, 况且,‘不想离开对方, 不想跟他分开’不就是他努力下来的成果吗?

这说明小鲛人虽然身体是冷的, 血液是冷的, 心跳的节奏可能也会比他的要慢点, 就连他的眼泪都要比别人的坚硬。

但是他能感受到小鲛人的腼腆内敛, 冷血的皮囊下是一个有温度有感情的灵魂。

每发现一点小鲛人性格中的特点,都会让他觉得惊喜不已。

但是小鲛人这么问, 难道是觉得自己刚刚说得心悦于他,太过急躁了?

“师兄想做小然道侣,自然也是因为不想离开小然。”霍亭晏决定跟着小鲛人的步调走, 免得太着急吓得小鲛人又缩回去,毕竟相处那么久,他多少也知道点小鲛人的性格。

林一然闻言大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师兄的心思是跟自己一样的,心里负担轻了以后他觉得自己不用再抠三室一厅了,轻咳了一声以后坐下,“那要不我们试试以未来道侣为目标,处处?”万一能处出感情呢?

霍亭晏忍了忍拼命想要勾起来的嘴角,没成功,嘴角不自觉地裂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好。”

林一然像是被对方的笑容感染了,心跳竟然也不自觉地加快了速度,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冲上心间。

原本只以为是想呆在对方身边,随口提了想要成为道侣的想法,大概就是因为知道富贵花良好的教养,从不会让他觉得难堪的性格,自己这个社恐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敢于打直球直接问。

问出口的时候他心里也没想过成了会如何,被拒绝会如何,也许潜意识里是有想过的,若是对方答应了便能一直呆一块儿做个伴,不答应地话,霍亭晏的性格也不大概率不会跟自己生分,大不了就笑呵呵的,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也没什么损失。

但是他却唯独没将这份对方答应过后,自己心里的剧烈喜悦算进去,心头细细密密的愉悦感是自己过去并不漫长的人生中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他不自觉地摸上了自己的心脏。

林一然以前的情绪很多时候没有什么大起大落,枯燥的生活没有能让他感到特别愉悦的,也没有能让他感觉特别低落,或者难受的。

但是,在富贵花的身上,他体会到了填满心灵的安逸,体会到了有人陪伴的满足,体会到了担忧一个人的极致焦心,此时还体会到了极致的愉悦。

他不知道这些情绪代表了什么,也不太想得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些过去不曾拥有的情绪,但是他却不排斥这些情绪带给他的改变和体验。

他甚至眷恋着能拥有这些极致情绪的自己,这让他感觉自己比过去拥有红色血液,滚烫肉ti的时候,更像是一个人。

一个拥有喜怒哀乐的人。

林一然和霍亭晏两人一时之间都没说话,一个敛眸发着呆,一个直勾勾地盯着对方傻乐,四周围一时间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像是都在独自消化着这个身份转变后,心里的那股独特的情绪。

霍亭晏有些难为情,他甚至有些不知道手和脚应该放在哪儿,想要去牵对方的手,前一会儿还能泰然自若做出来的牵手动作,这会儿竟然也觉得有些唐突。

没好意思去拉手的他只能直勾勾地看着敛眸发呆的小鲛人,现在这会儿再看小鲛人觉得哪哪儿都满意,感觉跟以前那种满意都不一样了,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

心里也不自觉地开始盘算,什么时候能够真正成为小然道侣?现在只是试试,那对方会不会对自己不满意又说不试了?

一时间他的心里上上下下地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就在这时,原本敛眸发呆的林一然突然抬起头,湖蓝色的瞳孔直勾勾地对视上他,带这一贯的湿气,像是一汪清透的泉。

霍亭晏突然撞进这汪泉里,看着这双已经对了十来年的眼睛,他竟然一时做不出反应呆住了,等反应过来忙不迭的扭开了头。

林一然看着霍亭晏的反应,以及对方红得彻底的耳根,一时间没忍住笑了起来,他突然觉得富贵花像极了校园文里那种没谈过恋爱的小学鸡,虽然自己也差不多。

好家伙,这位置一变一时半会儿居然不知道怎么相处了,怪尴尬的。

林一然觉得自己好歹是经历过现代无数言情、纯爱熏陶的‘老油条’,怎么着也得比富贵花要来的有经验吧?!

霍亭晏这会儿正懊恼着呢,刚刚的那个对视自己居然躲了!!这可太没有面子了,但是这会儿让他把眼睛扭回去继续对视又觉得有点强装镇定的嫌疑。

小鲛人年纪这么小呢,自己比他多活那么些年,怎么也比小鲛人有经验吧?!

正想着怎么挽回点面子呢,霍亭晏的脸就被一双凉丝丝的手掌托起来,在他完全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嘴就被带着冰感的唇轻轻碰了一下。

“!!!”霍亭晏大惊,还没等反应过来呢,那个一触即离的唇就已经挪开了,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搂住对方后脑勺,将对方的脸又给摁了回来,照样画葫芦地啄了一下,随后忍着满脑门的燥意,盯着对方带着点惊讶的眼睛说道,“有来有往。”

“嗯。”林一然憋着笑,看着对方已经快要红透的耳根,点点头,“我也是。”他不禁感慨自己幸好是个冷血的,不然这会儿估计不会比对方好多少,刚刚鼓起勇气凑过去亲的那一下,让他自己心跳剧烈的快要蹦出来似的。

“那接下来怎么办?”霍亭晏有些期待地问道,兴致勃勃地想看看一向内向爱害羞的小鲛人还会做出什么其他事。

林一然见富贵眼的眼睛冒着光,只当对方是在询问接下来半年的安排,说道,“接下来师兄就在淬体泉继续淬炼肉身,等半年之期快到的时候我们再出去。”

“?”霍亭晏满心的期待就此僵住,脸上的跃跃欲试也瞬间就僵在了原地,“啊?”

林一然以为对方是在疑惑自己为什么还要泡泉,将自己心里的喜悦压了压,正了神色解释道,“那地狱血焰中的秽灵气虽然已经去除,但是师兄的筋骨皮肉却难免遭受了些损伤,反正都已经进了农场,那在出口开启之前我们也不打算出去了,不若就趁此将肉身淬炼到完美的状态。”

“?”虽然道理是没错,自己筋骨也确实需要淬炼凝实,但是他们刚刚不是刚确定了要试试吗?不是才亲了一下吗?

就这么快速的过去了?然后呢?不该继续害羞一下吗???

林一然瞥了眼脸色有些委屈的富贵花,有些困惑,这是怎么了?难道不是对方自己问接下来怎么办的??

难道他真那么不爱泡淬体泉?

霍亭晏郁闷着正打算闭眼,听话乖乖淬炼肉身呢,却见原本已经站起来的林一然突然微敛着眸低下头,勾起他的唇亲了一下,“师兄是不爱泡泉吗?”

“??”霍亭晏见对方冷着脸亲的这一下,心跳不自觉地快速跳了起来,嘴里不自觉地说道,“爱泡的。”

“那是想让我陪着你吗?”林一然见对方神情确实不像是不爱泡的模样。

“嗯。”霍亭晏闻言精神一振,拉着对方的手就想让对方坐在自己身边,脸上悄悄带上了些卖可怜的神情,“想要小然陪着,不是说试试以未来道侣身份相处吗?若是换做其他人的未婚道侣,这时候恐怕会一直陪着的吧?”

林一然一想也是,毕竟位置变了,自己还像之前那样确实不合适,再加上霍亭晏这时候摆出来的可怜面目,他的心就软了,闻言忙不迭地答应,“那好吧。”

霍亭晏得了应承,心中暗喜,脸上却依旧是那副表情,又凑近亲了下对方的脸颊,也不去看对方的反应就闭上眼睛开始打坐。

神识却悄悄放出,偷偷观察对方的反应……

林一然偷瞄了一眼对方紧紧闭着的双眼,摸了摸脸颊还带着温热的位置,抿着唇笑了起来……

霍亭晏见对方也是一副暗喜的模样,对小鲛人的小表情喜欢的不行,以前他可从来没见过对方露出这种表情,他觉得对方可能比较吃这套。

在那独自窃喜的林一然没注意到身旁闭着眼睛打坐的富贵花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来晚了,女儿快要开学一大堆幼儿园作业压垮了加班回家的我quq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