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社恐穿书成大佬的坐骑人鱼 > 第61章 第 61 章

第61章 第 61 章


61

林一然的视线从手中的丝绒盒挪到了对方的眼睛上, 只见富贵花那双温润漆黑的瞳孔中像是蓄满了星辰和自己,他的心脏不自觉地快速挑动起来,咽了咽唾沫以后将盒子递给对方, “我想送给你这个。”说完顿了顿,嘴里的话像是不由自己的嘴皮子控制一般说了出来,虽然声音轻极了,“和自己。”

霍亭晏将实现从盒子上挪到了小鲛人的脸上, 有些不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

林一然却没在说话,而是低头打开了丝绒盒子……

霍亭晏低头看向盒子里面, 里头是两个并排摆放的戒指,不像他有的手上几个储物戒那么华丽,他眼尖地注意到亮银色的戒圈内, 刻着他和小鲛人的名字。

他的心跳不自觉地开始加速, 心中隐隐有了个猜测,但是他却不太确定向来内向腼腆的小鲛人会……

“霍亭晏。”只听小鲛人叫了一声自己的全名,这还是霍亭晏第一次从对方的嘴里听到自己的全名, 乍听之下他的嘴角居然也不受控制地想要上翘。

“嗯?”他应了声,有些含蓄地压下了疯狂上翘地嘴。

林一然的心也像是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似的, 脚不自觉地卷了卷, 他在心底给自己鼓了鼓劲, 抖着手从盒子中拿起一枚刻着‘林’字的戒指, 颤抖着问道, “西幻山的伏彦君, 你愿意与我结为道侣吗?虽然我胆子小又不善于交际, 但是我愿意陪着你去修真界到处看看, 愿意永远陪着你直到我的生命尽头。”

霍亭晏没想到对方会直接向自己求婚, 他的脑子纷纷杂杂的一时间什么都想不到了,嘴里已经不做停顿地给出了他的回答,“愿意的。”随后极其自然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指。

他没想到,他们这段关系,打直球的一直都是对外腼腆怕生人的小鲛人,他何其有幸,遇到了这个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小妖精,并且参与了对方的出生,成长,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他会和对方拥有更多更缤纷的未来,以另一种更亲密的关系和姿态融合在一起,永远无法分离。

林一然颤抖抖地拿起对方的无名指,哆哆嗦嗦地跟得了帕金森似的,但是就算如此他也紧紧捏着戒指,生怕掉了。

换成是自己以前,他从来没想过未来有一天,自己可以直视另一个人的眼睛;自己会主动对另一个人说出求婚的话;也没想到自己这样的人,居然能在这个这个世界找到归宿。

缓缓将戒指送到富贵花的无名指指根,他悄悄松了口气,一股油然而生的欢喜情绪随之充斥进他的心田,这朵修真界的富贵花以后就正式地属于他了。

霍亭晏看着卡在指根的戒指,虽然不知道小鲛人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选择戒指作为他们的定情物,也不知道为什么珍重地将它戴在这个手指上,而这个小小的指环,没有其他多余的作用,也没有繁复花哨的样貌,明明款式比其他的储物戒指都要简单,但是他却觉得这个由小然亲手给他戴上的戒指,像是像在他心里上了一个咒,将他此时此刻涌动的情绪牢牢地锁在了心间。

他不自觉地用拇指转动了一下戒指,在小鲛人灼灼的目光下拿起了另一枚刻着自己名字的戒指,同样郑重其事地戴进了对方的指根。

“以后就要小然多担待了。”

林一然和霍亭晏的心情都很好,林一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霍亭晏则是彻底放了心,也不担心回家母亲若是逼婚会让小然感到不适了。

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想让父亲母亲做主,在他们离开前能够见证自己的结道大典,能够放心,没有顾虑地离开,他们的儿子未来的路也会有一个这样的人一起走。

霍亭晏这么想着,伸手拉紧了小鲛人的手,传音过去,“我们快点回去。”说完就加大了灵力,将穿云梭的速度加到最大。

林一然被这突然提速产生的惯性给整得往后一倒,正巧撞上了霍亭晏的背,对方扶了一下他,“小心。”

“怎么突然那么着急回去……”林一然问完也反应过来,对方大概也着急了,啧,这就猴急了,“大概还要几天能到西幻山?”

“明天就能到。”霍亭晏默默提速,他还从来没开过那么快的飞舟,这会儿子有些晕,“乖别着急,马上能到了。”

“……”林一然心说自己没着急。

接下来的一路上没遇到什么意外,加上速度又快,林一然居然在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远远地看到了西幻山的山脉。

等下了飞舟,霍亭晏又拉着林一然的手一路小跑去了父母闭关所在的洞窟,可惜那两口子没出关,换做这在以前,霍亭晏说不定就留个传音就回自己寝殿了,但是这会儿却也顾不得许多了。

林一然看见对方咣咣咣扔出十几张传音符进去,等了一会儿后见里面还没动静,又扔了两张。

好家伙,这哪儿是叫人出来啊,这怕不是催命啊。

没过多久,霍故知和李汝意两个人就匆匆从闭关室里出来了,闭关室的大门“咣当”一声打开,霍亭晏就看到自己父亲黑着脸出来了,“……”下意识地往林一然身前挡了挡,恭敬道,“父亲,母亲。”

林一然也赶紧行礼,“师尊,师母。”他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脑海中转过了许许多多念头,虽然之前他觉得霍故知和李汝意应该不会棒打鸳鸯。

但是这俩大佬都一起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感受到了自己心中的忐忑,心里猜测了好多好多种他们俩会产生的反应。

每一种都让他觉得紧张感增加,但是他又有些期待,期待自己与霍亭晏的感情能够在二老飞升前得到祝福。

摆出父亲威严的霍故知一愣,默默回头跟自己媳妇儿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一丝不解。

这小兔崽子以前虽然也是这样子行礼的,但是多少带着点儿漫不经心,带着点敷衍,他们这都已经习惯了,今天这一见面,怎么行礼的时候毕恭毕敬了???

还有那小鲛人,怎么看上去比以前还要紧张了??

难道是他俩在外闯了什么大祸?还是因为知道他们俩马上要飞升,孝心上来了?

这叉烧十几个传音符催命似地叫他俩出来,这会儿搞得他俩怪忐忑的。

霍亭晏刚组织好语言,正打算说话告知父母自己与小鲛人的事,就见身后被他挡着的小鲛人突然从他身后的左侧一步迈出,跪在地上行了一个毕恭毕敬的大礼,他几乎在瞬间反应过来小鲛人这个举动是想干什么。

一时间被震在了原地,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就跟着跪在了地上……

只听见他母亲赶紧上前几步,想要扶起林一然,“你这孩子,这是怎么了?”

“师母。”林一然没肯起来,又在地上一拜,没抬头,心中的紧张像是要喷涌而出,社恐的毛病也想要冒头,但是他忍了忍,一鼓作气道,“我心悦师兄,望师尊师母成全。”那些酸不拉几的话他到底没好意思说出口,这么短短的几个字,耗光了他所有勇气。

对着乐行老祖夫妻俩跟对着霍亭晏到底是不一样的,他紧张地搓了搓手心的汗,其实他也知道自己可以躲在霍亭晏身后什么都不管,等着他跟自己父母阐明他们现在的关系,以及跟自己在一起的决心。

但是他不想,他不想在这种时候躲在对方的身后,像个渣男一样没有一点表示,他想自己亲口告诉对方父母,从他们口中征得同意。

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那拿什么用一穷二白的身家,去求得老两口的同意?

鼓足了勇气说完,头顶就是一静,他不敢抬头去看乐行老祖两个人的反应,手心的汗腺像是开了闸,他的心跳越来越快,害怕他们俩发怒,他心里逐渐没底了。

霍亭晏在林一然刚说完,就赶紧补上,“是我先打小然主意的,他太好了我对他日久生情,不一见钟情!”

但是头顶那两位依旧没说话,林一然却感觉自己被李汝意细软的手给扶起来了,“乖孩子,你先起来,告诉我你是不是遭受这兔崽子胁迫了?就他那样儿,他哪儿配?听听他说的,一见钟情,你们第一次见面你才多大啊?难怪我说你刚孵化那阵儿他那么宝贝呢,又不给看也不给摸,你快说说他是不是骗了你什么?”

“……”林一然满心的紧张情绪为之一震,顿时僵在了原地,也有些不确定地低头看向还跪在地上没人搀扶的霍亭晏。

只见对方听见李汝意说的话以后也露出一副幡然醒悟的模样,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一见钟情了?

他偷偷瞄了眼一直没说话的霍故知,却见对方也是满脸惋惜的看着自己,那眼神带着三分震惊,七分惋惜,就好像……

正在看一朵插在了牛粪上的鲜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