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社恐穿书成大佬的坐骑人鱼 > 第6章 第 6 章

第6章 第 6 章


6

林一然被霍亭晏抱在怀里,可能是刚刚那一大坨的冲击力实在太强,现在哪怕被抱着,他的后背也没冒冷汗的感觉了。

……他安慰自己,现在在蛋里不能动弹,还能怎么地呢?

蛋里的胖头鱼愁苦地叹了口气,转了转手里的贝壳手机,感受到自己正在晃动,他用刚修炼出的神识鱼鱼祟祟地往外瞄,生怕霍亭晏又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神识里出现的场景让他整个人都被震撼了。

入目的是一片连绵不绝,高耸入云端的山脉,而他们的飞舟就停在最高的那座山峰上,云雾缭绕间,一片宏伟至极的宫殿在云雾缭绕间若隐若现,琉璃玉顶,檐牙高啄,梵音阵阵,法阵符文交叠间金线若隐若现,甚至还有几只鸟类妖兽在空中飞舞盘旋,场面如梦似幻让人有种身处仙境的错觉。

林一然被急冲冲地带着往宫殿的方向走,越接近宫殿,云雾逐渐在眼前散开,刚刚只能看到成片的琉璃屋顶,凑近了才发现这一片的宫殿的墙壁居然都是成片的白玉,目测和那艘白玉舟的材质是一样的。

卧……槽……

窝在蛋壳里的小林睁大着双眼,微张着嘴里流下了羡慕的泪水,他还是低估了这个修真界富贵花的家底儿啊,不止是他,书粉们估计也没想到吧,作者好像没描写他们家这座大宅子,只写了他家的天材地宝们,毕竟那是可以被主角带走的。

但是天材地宝对于凡人来说,远远没有这种大宅子来的震撼蔼—

住在这上等白玉做出来的亭台楼阁宫殿和楼宇的能是普通富贵花吗,这起码得加两个超级吧?

超级超级富贵花……

“父亲,我回来了~”那头的霍亭晏已经冲进了主殿。

在他进门的一刹那,林一然就陡然感受到一股极为磅礴绵延的威压向他袭来,却在快要碰到他时又陡然散去。

每个阶段的修士都有无法跨越的壁,他现在刚刚入气,连妖丹都没练成,跟能被霍亭晏叫父亲的乐行老祖隔了好几个壁……

想起一出场就已经死了老婆儿子的疯批化神老祖,一种被拿捏住生死的感觉后知后觉地涌上心头,虽然穿越得莫名其妙,但是也不意味着他不怕死啊,谁知道死了以后还能不能回去。

霍亭晏走路的动作一顿,敏锐得感受到怀里妖兽蛋的惧怕情绪,不禁又搂紧了几分,安抚性地说道,“别怕,这是我父亲,以后就是你的祖父,不会伤害你的。”

这声祖父一出口,屋内的霍故知和蛋里的林一然都不可控地抽了抽嘴角。

林一然心里的惧怕情绪减轻了不少,但是也不敢再探出神识了,自己这点微末的神识,没必要因为好奇心搭进去。

而霍故知则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儿子手里地妖兽蛋。

霍亭晏对两人的反应一无所知,他只知道怀里妖兽蛋的情绪已经放松下来了。

觉得自己还挺会安抚情绪的霍亭晏满意地抬头,就看见父亲左右手各执一子正与自己博弈,霍亭晏问道,“您又无聊到在跟自己玩儿埃”

霍故知因为看见儿子回来才刚升起的慈爱陡然一收,黑着脸应了声,“嗯,这次又去哪儿野了?”眼睛看向对方怀中搂着的蛋,却没出口询问,因为自己傻儿子脸上已经写满了‘让我说让我说’的表情,以他对这块叉烧的了解,从出家门到回来的折断经历会跟竹筒倒豆子似地拼命讲。

霍故知默不作声地将桌子上的茶壶往前推了推。

果然,霍亭晏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灵茶润润喉,手里的妖兽蛋却没有放在桌子上,依旧紧紧抱在怀里。

霍故知看着儿子絮絮叨叨德开始说一下出门历练以后的小事,在集市上听闻百年一次的秘境开放,他就跑去凑热闹,在里面躲躲藏藏跟着捡漏,没想到捡了一个大宝贝。

这么段经历一口气说下来,霍亭晏口干舌燥地灌了口灵茶,抬手将怀里的妖兽蛋露出一个脸给父亲看,“喏,就是这个。”

“……”霍故知看着儿子手臂里露出了一个小角落的妖兽蛋,无语半晌后问,“秘境湖底里的?”

“是的,湖底正中,四周灵气稀薄,应该有些年岁了。”霍亭晏面带怜惜地低头摸了摸蛋壳,“也不知道谁哪那么狠心把这么个小可怜丢在了湖底,孤苦伶仃无依无靠。”

霍故知有点受不了地赶紧打断道,“那个湖是幻乐阵眼,这个妖兽蛋应该是阵眼的阵心。”

“阵眼的阵心不是一般用稀有妖兽的骨骸吗?”霍亭晏皱着眉问道。

“你怎么知道它不是呢?”霍故知笑着将手里的白子丢入篓中。

“可是……”感受着怀里妖兽蛋的磅礴生机,霍亭晏皱眉,“不说它是活的还是死的,就算他是稀有妖兽,也不符合骸骨这个要求吧?”

“越是高阶的妖兽就越诞下子嗣,有些事情不是修为或者等阶高就能两全的。”霍故知跟霍亭晏如出一辙的狭长双眸微敛,“就好比……”

“这段咱掠过,我知道我是您和母亲千难万难才生下的,然后呢?”

“……”愁绪被打断的霍故知恨恨咬了咬牙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叉烧!

偷听八卦的林一然有些着急地扭了扭屁股。

霍亭晏莫名感受到妖兽蛋的急切,感同身受地催道,“然后呢?”

被打段话茬的乐行老祖回去找了找话,抹去了一些教育意义的话题,继续道,“所以高阶妖兽本就不易有孕,就算幸运产下子嗣,生的蛋也极难孵化成型,几十几百年没有一点生命体征的比比皆是,也许你手里这个蛋就被当成这种死蛋给人做成了阵眼。”霍亭晏看着妖兽蛋外的流光和纹路,“看这个灵气浓度,没多久应该就会破壳了,如果之前就是这副样子,谁会将它弃于湖底?”

“原来是被遗弃还被做成了阵眼。”霍亭晏出生就被父母捧在手心里,没吃过多少人间疾苦,此时一听手中蛋有可能遭遇到的事,不禁心疼不已,“以后就让我来好好照顾你,做疼你爱你的父……”

“晏晏你回来啦1一个风风火火的女子声音打断了霍亭晏的怜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