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社恐穿书成大佬的坐骑人鱼 > 第7章 第 7 章

第7章 第 7 章


7

林一然感受到另一股庞大灵压快速靠近,弱小无助地卷了卷鱼尾,不敢将自己神识猫出去一点,生怕被两位化神大能揪住马脚。

“母亲1霍亭晏扭头看见是母亲,惊喜地想要站起来,“你出关了矮”

“和你父亲前阵子一起出关的。”李汝意美眸转了转,看见夫君黑着个脸憋在那儿不吭声,就知道儿子十有八九忘记他也闭关了的事,“咦?你手上的这个妖兽蛋好生特别,还未孵化便已经有如此浓厚的灵气,似乎已经入气了?”

“母亲,你可认得这是什么品类的妖兽?”霍亭晏知道母亲也喜欢收集各类灵兽,对这方面颇有造诣。

“唔。”李汝意撇了眼穿着广袖长袍,将怀里妖兽蛋挡了个结结实实的霍亭晏,不禁有些失笑,“你从小到大遇到喜欢的东西就不舍得给人看一眼的臭毛病还没改呐?”

霍亭晏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笑道,“它看到你们俩好像有点害怕。”

李汝意也知道自己和丈夫修为高,低阶中阶的妖兽遇到他们确实会露出害怕的情绪,但是高等阶的妖兽遇到他们夫妇俩却不会因为他们俩是化神修士而感到惧怕。

这是血脉传承带给他们的骄傲,无惧无畏。

她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妖兽蛋的花纹,如果她没猜错,这应该是个海中妖兽,蛋壳上还有阻挡神识探视的禁制,具体品类看不出来,但可以肯定,这绝对是个高阶妖兽,甚至可能是海底天生拥有灵智的高阶灵兽。

霍亭晏宝贝地拢了拢蛋,“我现在就打算好好呆在家里闭关,直到把它孵出来为止。”

李汝意没想到在家一点都闲不住的儿子居然为了个妖兽蛋愿意闭关,不禁好奇,“孵出来以后呢?”

霍亭晏笑得傻兮兮的,“当然是做我的契约灵兽,我想过了,以后我都不要其他灵兽,就这一只够了。”

夫人进来以后一直没吭声的霍故知抿了口茶,悠悠说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挺专一,但是别想了,这蛋是海里妖兽下的崽。”

“……”笑意僵在霍亭晏脸上,好半天才找到自己声音,“海里……那孵出来不去海里会怎么样?”

“你说呢?”李汝意有些头疼地捏了捏额角,自己这儿子在外面倒是挺沉稳的,在他们夫妻面前就傻得跟个二百五似的。

真是令人头痛:)

霍故知点了点桌子,“强扭的瓜不甜,它属于海里,孵化以后就丢进西海吧。”

“丢?”霍亭晏下意识地扁了扁嘴,大声反驳道,“我不1说完就抱起蛋扭头跑出了大殿。

“……”对这个反应毫不意外的夫妻俩对视一眼。

李汝意,“你看出来是个什么蛋了?”她确实

对这方面颇有研究,但仅限于陆地和空中的妖兽,对海里的高阶妖兽委实不太了解。

“你忘了?”霍故知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故作高深地正欲开口……

“别给我扯大道理和有的没的,直接说。”李汝意不耐烦地挥手打断。

“……”叉烧像谁的答案不言而喻,霍故知好脾气地继续说道,“早年我和你去天金大陆历练,横跨东部无尽海的时候……”

“噢!我们在那遇到了一个海族的修士,对方还请我们喝了杯用海莲草泡得灵茶,噫,那味道至今难忘埃”说完又露出了个一言难尽的表情。

还以为对方想起了些什么的霍故知,“……”

“所以跟这个蛋有什么关系?”李汝意催道。

“你就不记得我们当时还在那儿参阅了海族的藏书阁?”霍故知生怕又被打断,语速很快地说完。

“……”在藏书阁只看了些海族八卦趣事的李汝意心虚地眨了眨眼:),“你给详细说说。”

“……”霍故知认命地挥了挥手,仰头闭上了双目,“算了算了,孵出来你就知道了。”顿了顿,直接说结论,“这小子十有八九要失望了,蛋里的东西他留不住的。”

听了半天没解好奇心的李汝意捏了捏拳头,愤然起身离去,“糟老头子说话吞吞吐吐,真没劲1走到大门口不忘回头嘲讽,“不说拉倒,当老娘稀罕?下你的棋吧1

“……”面对母子俩相同地离去方式,霍故知无语问苍天,这究竟,是他的错还是他们母子的错。

而此时已经被带到霍亭晏寝殿的林一然正有些失语。

刚刚那一家人的谈话被他听了个正着,当霍故知说道自己属于海里的时候他就直觉,对方应该是看出自己是个鲛人蛋了……

就在他以为对方会残忍地说些自己身体器官的各种作用时,对方却让儿子将自己放回西海。

你说他会不知道鲛人身体的各种作用吗?

怎么可能,连还是筑基期的主角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化神期的修士长得却不仅仅只是修为,更是漫长岁月堆积起来的阅历。

所以乐行老祖肯定是知道的,却并没有将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不屑也好,不忍也罢,林一然都承他那句放生的情。

而霍亭晏的母亲羽凡仙子在听到儿子说自己害怕的时候,不动声色地收敛了自己身上外溢的灵力。

林一然虽然不太喜欢霍亭晏执着想将自己孵出来的举动,但是对方在父母面前尚存着一丝孩子心性的样子,让人实在厌恶不起来。

林一然莫名地开始惋惜起这一家的遭遇和结局,丧子丧妻后蓬头垢面疯狂复仇的乐行老祖,为子寻药却不幸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羽凡仙子,金丹碎裂后眼见着父亲疯癫母亲身死的霍亭晏。

他不再是之前对纸片人的虚浮怜悯,而是情真意切地觉得,这一家人不该就这么被拆散。

那三个温柔的人不该是这样的下抄…

但是该如何改变呢?

林一然对原著的记忆还很新,稍作回忆就想起霍亭晏出事的时间点,他去幻乐秘境的修为应该是筑基期后期大圆满,回来以后开始闭关突破,突破完又跑去历练就出了事。

而霍亭晏和主角的第一次矛盾点,似乎就是在幻乐秘境中。

林一然仔细回忆了一下对话……

“他只是想要出这个秘境,还允了妖丹作为谢礼,你们几个人面兽心的东西竟然还不满足1霍亭晏袖子一甩,数道尖锐的冰锥破空朝着张岳沉几人袭去!

“好一个大义凛然的借口!谁不知道鲛人珠可做通灵法器!想要有本事便来抢,少扯那些有的没的1

“……”林一然回忆起这里,沉默了,心底的不忍像是要溢出来一般,他想救他。

他想救这个身处弱肉强食的修真界,还依旧保持着一颗怜悯之心和一丝天真的霍亭晏。

他真的被他的父母保护的很好。

但是作为一个社恐,该怎么救他呢?

林一然想起霍亭晏刚刚在父母面前说要闭关孵蛋的言论。

唔很好,就让自己在蛋里再待个七八十年,让霍亭晏错过那个副本。毕竟因为自己没出现,他们的第一次矛盾点就已经消失了。

打定主意的林一然只觉神清气爽,难怪穿书这事非要落到自己身上,这事儿怕是除了自己,其他人都不能这般化解于无形了吧~

他将神识放出,看到自己被放置在床榻上,霍亭晏不见了踪影。

终于独处的林一然放松了一直紧绷的神经,从尾巴上拿出手机,点了之前因为一系列变故没敢打开看一眼的农场,却被其中的变故吓了一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