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社恐穿书成大佬的坐骑人鱼 > 第8章 第 8 章

第8章 第 8 章


8

好家伙,睡觉前种下的平平无奇小种子,一觉睡醒已经变成了一株闪着金光,特效雷人的大树,树上几十个金光灿灿的果子生怕别人注意不到似的晃来晃去。

林一然眨了眨被闪得有些酸胀的眼睛,脑子里不自觉地浮现出孙悟空偷吃得那颗人参果树,还有一刀9999的网页游戏特效……

可以说是只值五毛。

“是否进入农场,yes/no?”页面又出现提示。

隔着屏幕都觉得要闪瞎眼,还想傻傻呼呼地骗他去看现场?

林一然眯缝着眼降低了屏幕亮度,点击no后页面上出现了一把镰刀,像是担心林一然不会操作,镰刀的虚影假装晃过树上晃动的果子。

噢这是要他收割的意思?

按照提示割下第一个果子,树底下出现了一个篮筐图标,割下的果子自动落入筐子,等林一然全部割完,页面冒出一个撒花的特效。

‘叮,恭喜仙田农场主获得〈第一桶金〉成就,共收获芙霖果共二十颗,百分之二十自动用于扩张灵田,百分之十用于留存种子,百分之七十存入背包,可自行交易或取用。’

‘叮,获得新图鉴,是否打开查看。’林一然打开图鉴,‘芙霖树果实’妖兽幼崽可食用,灵气含量极高,口感酸甜,通常用于妖兽补充营养,加速孵化。

看着这一连串的提示,林一然整个人都不好了,本来还以为金光闪多厉害呢,原来是逼他出去,他不干

打开农场商城,也不看回收价格就反手一个甩卖,把可以自由交易的百分之七十全卖了,获得农场灵玉十四枚。

每一个果子才卖了一枚灵玉。

再见,确认过眼神,是社恐小林无福消受的东西。

百分之二十的果子拿去扩充土地面积,却只解开第二格土地的二分之一进度。

商城因为有了十四个灵玉,一些可以购买的选项就亮了起来,林一然扫了一眼,十四灵玉能买的都是些不认识的种子,连灵兽栏里的小兔子都买不起,更别说装饰那栏里的高级人工海水温泉,高级度假山庄,高级假山布景,高级植被,究级灵脉,究级洞府,这些都是他连价格都不配看到的……

反正没给开新地,林一然默默关掉了商城,点击水壶一键浇水。

想起自己之前还傻乎乎进入游戏打水浇水的一系列累人操作,再对比现在拿着手机就能一键操作的游戏模式,他真心觉得真人进游戏这个功能有点鸡肋了。

面无表情地点一下屏幕上出现的购买肥料按钮,林一然心里盘算,这一灵玉的肥料起码得多长两个果子才能回本,如果下次结果没有二十二个,那他就是亏的。

浇完水施完肥后的芙霖树神清气爽地抖了抖叶子,又焕发出了勃勃生机,林一然关掉游戏后将贝壳手机收入尾巴当中,将神识悄悄探出,却看到霍亭晏正抱着几本字体古朴的书回到寝殿……

霍亭晏心情不大好,一直以为自己的宝贝蛋孵出来能和他结契成为本命灵兽,不行还能做个本命坐骑,总归是有办法留在身边的。

但是“你真的是海里的妖兽吗?”霍亭晏托着下巴,戳了戳雪白的妖兽蛋,其实他心里清楚,父亲的阅历丰富,十有八九是已经认出来这蛋里的妖兽了。

只是他很不甘心。

莹润的蛋壳有着细腻的触感,是他们家最爱的地白灵玉质地,上面印着一圈圈繁复漂亮的暗纹,其中蕴含的灵力使它微微泛着白光,光是蛋壳就能漂亮成这个样子,可以想象里面的小妖兽得有多漂亮。

真的好想让他跟着自己啊,霍亭晏有些委屈地扁了扁嘴,丧着个脑袋拿过一本古籍,低声喃喃道,“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让人类修士长久居住海里的办法哈……”边说边认真德开始翻阅。

“……”林一然看了眼那本古籍的名字,《海族奇闻杂录》。

听名字就很不正经,不过……

林一然用神识认真地扫过霍亭晏的脸,不像是之前那般只是浮于表面的审视,而是想要认认真真看看这个人。

每次当他以为已经差不多清楚这个人的想法时,对方做出的选择总能出乎他的意料。

在当他以为对方总是执着孵化自己的时候,他以为对方是觊觎自己高阶妖兽的身体,偏偏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却不带一丝贪婪,有的只是喜爱和刨根究底的好奇。

在当他以为对方是宁愿将自己关起来也不愿放自己离开时,霍亭晏想要找的不是如何禁锢自己囚禁自己的方法,而是打着跟自己去海里的主意。

为了一个尚在蛋中,不知品类不知形态的高阶海族妖兽而已,值得吗?

社恐的林一然接触得人不多,也不太擅长分析别人的行为,他不懂。

或许是过多使用神识,又长期处于紧绷状态的缘故,林一然有些困倦地打了个哈欠,眨了眨有些泛酸的双眼,神绪放松间,他逐渐陷入了沉睡。

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他已经由一开始的紧张戒备,到现在神驰放松,可以肆无忌惮地在霍亭晏身边睡去了。

书桌前正在翻阅古籍的霍亭晏似有所感地抬头,只见原本立着的蛋好端端地打了个滚,在他的床榻上晃了两圈后横躺在被褥上。

霍亭晏翻书的手指一顿,心里陡然冒出一股奇怪的错觉,总觉得对方是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还顺势滚了两圈…

霍故知夫妻以为儿子说要闭关孵蛋只是因为一时兴起说的话,毕竟这小子一直以来就在家待不了几天就要出门历练,他们给儿子塞了一大堆护身防御法器后也就不再管了,总归霍亭晏也不会随意与人结怨,做事也极有分寸。

但是这次,已经一个月了,别说出门去历练了,儿子愣是连自己寝殿的大门都没出。

李汝意心不在焉地朝灵田里撒了把种子,扭头看向在边上锄地的霍故知,“怎么回事?他真为了那海妖连门儿都不想出了?”

霍故知头都没抬,拿着小锄子专注地松土,“这不是你做梦都想见到的事吗?”

“是这样没错,可是…”李汝意有些担忧,“你说那个妖兽他留不住,可是以他现在对那个蛋的在意程度,我怕他到时候受不了。”

“庸人自扰之。”霍故知拉了拉头顶的帽檐,“我只说留不住,你儿子如果真想留,自己会想办法的。”

话音刚落,后背一股凉风闪过,一个手劲不小的巴掌打在他后背,“你说谁庸人!我堂堂化神炼丹师,整个天灵大陆绝无仅有,你说谁是庸人1

“我我我,是我是我,我是庸人行了吧1

夫妻俩吵吵嚷嚷的时候,就看见多日不见的儿子出了门,手里也没抱着蛋,形色匆匆路过二人…

被无视了的夫妻二人对视一眼,不动声色地放下手里的东西,跟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