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社恐穿书成大佬的坐骑人鱼 > 第24章 第 24 章

第24章 第 24 章


林一然站在大殿正中,藏宝阁的装修跟主殿差不多,都是汉白玉的温软地砖墙砖,梁柱上都刻着繁复精美的壁画。

让林一然震惊的是藏宝阁里的藏宝数量……

他以前配音的时候就很不明白,为什么那些老祖的洞府经常会变成后世之人的寻宝秘境,真有那么多法器法宝可以淘?老祖飞升不带走?

事实证明真的有很多,很多很多,并且品级层次不齐,没什么带走的必要。

只见殿中放置着一排一排的木架子,而木架子被分明别列贴上了标签,防御的,攻击的,护体的,飞行的,帮助修炼的,几乎能想到的种类应有尽有。

而这些分类里也有比较细化的分类,比如防御的类的有首饰防御,防御法袍,护盾防御,防御法阵等等。

攻击类的也分剑,戈,双刀,法杖,印章等等,好几捆促进修为的灵脉跟不值钱钱的鞭子似的随意丢在架子上,好吧,也不算特别随意,还是有根据颜色分门别类的。

飞行法器除了之前见过的舟类,还有用鸟羽炼化的翅膀类飞行器,最大的跟个居然是个用山炼化的飞行法器。

林一然目瞪口呆地扫视了一圈,很多法器都刷新了他想象力的上限,好家伙,这么多东西乐行夫妻都是在那儿搞来的。

仿佛是看出了他的好奇,霍亭晏笑嘻嘻地说道,“这里很多都是我父亲和母亲游历大陆时闯荡各个秘境搜索来的,也有很多是与人斗法赢来的,也有其他不开眼凑上来杀人夺宝反被他们杀了的。”

林一然微微抽了抽眼皮,这得多少年才能搜罗那么多啊,放眼望去几乎都是中阶高阶的法器了,低阶的估计因为实在看不上而被丢了吧——

富贵花的家庭真是,好,富,裕!

“现在我父母都是使用自己的本命法器,所以这些对他们都没用了,全都搁在这让我用,可我的储物戒也塞不了那么多,斗法的时候偶尔还会拿错。”霍亭晏满脸苦恼地开始凡尔赛,“好在,现在有你可以帮我一起消耗这些东西了1

“额……”林一然歪着脑袋,仔细辨认对方脸上的愁苦和烦恼有几分真,几分假,事实证明富贵花的脸上的愁苦情真意切,不似作伪。

如果不是知道这一家人最后的结局,以及知道这些灵宝最后都是成了主角们的囊中物,林一然也许就要羡慕了。

但是想到这些乐星老祖夫妻就是给主角二人送快递的金手指,这份羡慕还来不及升起来就变成浓浓的可惜。

没有经历十余年修炼,或许不能理解这些东西的来之不易,但是真是加入了这个世界,原本存在于纸片上的十年,百年,都不再只是寥寥几个字,而是一个、两个、成千上百人真实的十年百年的人生缩写。

乐行老祖或许是特别有天赋,也是其中的修行翘楚,但是这满屋子的珍宝法器都是他们穷尽一生收集来的,而在原著里,作者只用了前半部不到几十万字的篇幅,就将这一生的努力都交付给了主角。

霍亭晏发现小然原本惊奇看着他的表情逐渐变得低落,不禁纳闷,这是怎么了?

虽然猜不到对方的情绪是为何而起的,但是他却莫名不太喜欢小鲛人露出这副伤感的神情,赶紧拉着对方往储物类的架子走去,“快,我们多选些法器,出去行走闯荡也可以多几分底气。”

林一然被带到一个比较偏僻的架子面前,上面全是储物戒,储物袋,储物项链。

“这个很适合你。”霍亭晏拿起一个镶嵌着水蓝色水滴状的宝石项链,银镶的吊坠显得古朴,上面是黑色的皮质挂绳。

林一然对这些都无所谓,便任由霍亭晏蹲下身子将这条蓝色的项链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对方甚至还细心的将皮绳收缩至适合他的大校

林一然其实一直很好奇储物戒储物袋这种修真界几乎人手一个的东西,到底用的什么制作原理。

以前只当是作者编撰出来的东西,现在真见到了实物,便按耐不住好奇心,开口问道,“储物类法器的原理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储存进去的东西可以自由拿取呢?”

“具体是如何炼制的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修仙界中有个门派专门炼制这种空间类的法器,似乎是将一小片虚空凝练成一个虚拟的介子,再用袋或宝石这种媒介链接起来。”霍亭晏解释道,“储物戒和储物链都是能够认主的,只有主人的神识才能打开,而当主人身死,这个禁制也就自动失效了。”

“其中,储物袋的的容量是最小的。”霍亭晏又塞给林一然一个十分朴素的银色戒指,指环看着挺大的,林一然戴在食指上后就自行缩小至适中的大小,“储物戒次之,储物链的储物能力最好。”

“那你怎么不用储物项链?”

霍亭晏被问得一愣,随后有些心虚得扭开头,说道,“因为这个东西拿东西得时候总是要从胸口掏东西,我觉得……额……还是多戴几个储物戒好了。”

“……”林一然想象了一下每次拿东西都要摸一下胸口项链的样子,那画面是有点一言难荆

“你还是小孩子嘛。”霍亭晏摸了摸鼻子,生怕林一然将项链还给他,半哄道,“而且你看这上面的宝石和你的瞳孔颜色很相近,真的特别适合你。”

林一然看着对方心虚带着小心翼翼诱哄小孩的模样,有些好笑地应道,“嗯。”看对方那么想让他戴这个链子的模样,不禁放软了心,反正他也无所谓,大不了把东西都放在储物戒……

霍亭晏闻言满脸喜意地摸了摸林一然的脑袋,继续带着林一然往下选本命法器,虽然林一然是妖兽,身体就是最好的攻击类法器,但是他的鲛人身份不能暴露,用来掩人耳目的法器还是需要拿一个的。

况且别人拿着长剑冲过来,赤手空拳其实是十分吃亏的。

“你喜欢怎么样的本命法器?”霍亭晏指着放着一大堆攻击法器的架子说道。

林一然也深知这个道理,没有拒绝对方的提议,还将自己的兴趣和想法说了一下,“我对剑类比较有兴趣。”

其实他不算运动细胞特别发达的人,甚至因为社恐的原因不太出门,能运动的机会也就更少了。

如果能可以,他想选法杖,但是架子上的法杖不像哈利波特里的那种轻便易携带,而是那种农药王昭君那样的嵌宝石的大棍子。

还有其他的品种,比如大砍刀,长戈,□□,琵琶,古琴,双环,鞭啥的,不是太长就是太娘,小林觉得他都不太可。

综合考虑还是剑比较爷们儿又轻巧便携……

霍亭晏没去深究林一然选剑经历的那一系列思考,闻言欣喜若狂地扭头看向他,“我也习的是剑,你可以跟着我练剑招1

“……”林一然看了他一眼没有马上往下接话茬,总觉得只要他接茬说好,对方要提一些奇怪的建议……

“那样我就算是你的师尊了1霍亭晏早就习惯了小鲛人的沉默,自顾自地便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当不了父亲,可以当师尊的嘛!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