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小火云小杰 > 第134章 后背交给你们

第134章 后背交给你们


  “别急。”云火拦住他,道:“这里没那么简单,你看她……”

  说着,便示意云凡朝雨莺看过去。

  这才发现,雨莺刚才还很着急的样子里,竟然还隐含了一丝期待,似乎是希望他们快点进去。

  但她的这丝表情也只是昙花一现,她见三人并没有立刻进去的打算,便立即下令:“放箭。”

  云凡在挡箭的同时,也催道:“公子,你快拿个主意,我们现在怎么办?”

  “进去。”云火说着,便率先闪身进入通道。

  既然要逼上梁山,那她也没有办法呀。

  云凡和云子介虽然心中一惊,但却毫不犹豫地跟着钻了进来。

  石门也随之‘轰隆隆’地关上了。

  这个时候,雨莺才阴狠地一笑:“既然进去了,就别想再出来,采菱,去把机关打开。”

  “是。”采菱答应一声,立刻就闪身离开。

  洞内。

  虽然气流不是很通畅,但是墙上摆放的那些白色晶石倒是很多。

  “你俩都小心点,别离我太远。”云火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一个不漏地收着晶石,只要是她走过的地方,身后就是一片黑暗。

  云凡嘴角微抽,他的这个主子,贪财的本性又暴露了啊。

  云子介是三人当中最惊讶的一位,因为在他眼里,云火可是一个实力强悍又视金钱为粪土的人啊。

  却原来……公子的富有都是这么来的么?

  最后,走在中间的云子介只能结巴着说道:“公、公子,你能不能把晶石给我们一人一颗,看不见了都。”

  “哦。”云火这才发现,走在身后的两人,简直是在黑暗中行走着。

  于是,便十分大方地扔给云凡和云子介一人一颗晶石。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出现水流声,隐隐还有一声叹息……

  云凡侧耳听了一下,道:“公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听到了,跟紧我。”云火说着,这才意念一动,天梭中的邀月便瞬间出现在她手上。

  那淡紫色耀眼的光芒,可比墙上的那些白晶石要好看得多。

  后面两人知道云火开始认真了,便也跟着紧了紧手中的长剑,云凡还不时朝后面的黑暗中瞅两眼。

  断后件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意识到危险后,云火便没想过要拿走墙上的白晶石,毕竟照明保命这事,比那些身外之物更加重要。

  “公子,你看地上……”身后的云子介突然低呼了一声。

  云火连忙朝地上看去,

  卧槽,那浓绿浓绿还能流动的是什么鬼?

  还散发着刺鼻的腥臭味儿,令人恶心。

  “快,捂住口鼻。”云火说着,飞快地扔给云子介一只白玉瓶,道:“这是避毒丹,一人一颗含在嘴里。”

  “哦。”

  云子介连忙打开瓶子,拿出一颗先递给身后的云凡,之后才自己服下一颗,再想倒出药丸时……没有了?

  “公子,这药只有两颗?”云子介有些傻眼。

  因为云火没有药了。

  “不用担心,公子肯定先吃过了。”云凡一边说,一边背靠云子介,退着走。

  实在是,身后那片越来越大的黑暗区域,太过诡异。

  云火笑了笑,云凡居然这么了解她了?

  此时,她不但没有吃避毒丹,而且还直接踩到了那片浓绿的液体中。

  毕竟如果她不踩上去,也没法儿前进啊。

  因为在她们前方,已经是满地的毒液。

  不过,她们还没朝前走出十米,就被云凡一声低呼惊得停住脚步:“公子,有情况。”

  云火和云子介两人连忙回身,

  一只巨大的绿蜘蛛正阴恻恻地扑面而来,看那差不多就要将整个洞口都堵死的体积,明显已经变异了。

  但更吓人的是它那张红通通的血盆大口中,不断能吐出蛛丝,还能不停地流淌着浓绿的液体。

  三人终于明白这地上流淌的绿液是什么了。

  “我来。”云火沉声说着,转身就挡到云凡身前。

  玄冥之力缭绕至剑尖时,空气中霎时就有一丝波动若隐若现……

  那只巨大的绿蛛王立刻就感知到了,它在被威慑的同时,那个巨大的蛛肚里竟然还发出了隐若的吼声。

  云子介站在云火身后,突然低声说道:“凡哥,这边。”

  云凡本来是想和云火一起对付绿蛛王的,闻言连忙回头,这才发现地上那摊浓绿的蛛液里,已经涌来了十几只脸盆大小的绿蜘蛛。

  它们虽然比蛛王小很多,但是明显也已经变异了。

  “我的背后,就交给你们了。”云火低喝一声,

  整个人便朝蛛王冲了过去……

  云凡和云子介也不再废话,立刻手持长剑杀向那十几只变异的绿蜘蛛……

  既然云火将后背交给他们,他们就决不会令云火失望。

  但似乎他们还是低估了这些恶心的东西。

  因为这些变异蜘蛛除了不断喷出蛛丝,它们的触角还如铁臂一般,长剑砍在它们的触角上,竟然还发出‘锵锵锵’的脆响。

  简直不可思议。

  但总的来说,它们的压力比起云火来,根本就不算什么。

  因为此时的云火,已经接连好几剑都被蛛王的蛛丝击偏,不仅如此,她还被蛛王口中的臭气弄得恶心不已。

  如此一来,她便和蛛王僵持不下,互不退让。

  云火想了想,还是用火来收拾这东西比较利索,于是她二话不说,意念一动,邀月剑就变成了冷香琴。

  蛛王似乎是真的开启了灵智,一见云火祭出冷香琴便知道她是要远攻,所以它竟然先云火一步,用蛛丝卷向了冷香琴。

  “哼。”云火轻轻一声冷笑,

  瞬间勾动琴弦,琴音乍响之时,一簇炙热的火焰猛然窜出,直接燎绕上了那股银白的蛛丝。

  霎时,蛛王便在这明亮的火焰中发出低吼,将蛛丝收了回去,改喷毒液。

  然而,它的血盆大口刚刚张开,云火的离火火焰就‘呼’地一下,十分顺溜地钻进了蛛王的喉咙……

  紧接着,她的琴声就更加紧密地响了起来……

  蛛王再也忍耐不了腹部的离火灼烧,开始不停地用触角挖地、向云火猛扑过来。

  但是,它毕竟只是一只变异稍微成功的蛛王,虽然力量大、能攻击人,但没有脑子。

  当它即将扑到云火面前时,云火刚刚凝结出的冰刀也捅进了它的腹部,直穿蛛背。

  蛛王也发出最后一声哀嚎倒地,

  但是它那只巨大的蛛肚里喷出的毒液,也是洒了云火一身,让她几乎就变成了一个绿人,只留了个小上半身还算干净。

  这……

  云火的内心开始奔腾着十万个卧槽,太特么臭了吧?

  而且,当着另外两人的面,她也不好当场就换衣服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