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亮剑:超级士兵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瞎掺和

第一百五十七章 瞎掺和


  一匹马拉着山炮,行军速度比人还慢,这当然不行,为了提升速度,不过分消耗马力,王恒用绳子拉着山炮一起走。

  “队长,拉炮这种事怎么能你来。”刘麻蛋见着王恒竟然把绳子往自己肩膀上套,当场就急了。

  “这么一大伙人,就我一个会打炮,我不来拉谁来,你会打炮吗?”王恒试了试力道,还不错,大路修的略微平坦,钢条包的木轮子行走时阻力没那么大,加上有马吃着炮身的重量,比拉船的纤夫轻松多了。

  “炮兵排的人怎么不来?”刘麻蛋说着,也找来一根绳子,往自己身上套,他是头号马仔,王恒的左膀右臂,难能见得自己的队长独自出力。

  “怎么,打炮全靠他们,你就不想试一试打炮的滋味?”

  “我还能打炮?”刘麻蛋上次打了十几发迫击炮,短暂的经历了炮兵的身份后,就对火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没读过书,小时候听过集市里说书的讲过,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妈耶,这大炮到底是个啥玩意啊,开一炮就要万两黄金,咱要是打一炮没打中,那岂不是把他卖了都赔不起,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对大炮产生了一个错误的认知,大炮不是他这种没文化的人能玩的。

  “我不是带了几个一连二连的人嘛,他们是我挑出来的,等下用这门炮试试潜力,要是脑子得转,手脚麻利,就全部转去当炮兵。”王恒说着,嘴角往后面努了努。

  那几名挑出来的战士脑子的确很得转,见没有绳子,前面也没位置了,便在后面推着火炮走,有这么几人前拉后推的,火炮的行军速度顿时快了不少。

  “队长,我可想打炮了,上次缴了一门山炮去打据点,我都没来得及摸,就直接交上去了,甚是可惜。”

  “你想打,就直接说,扭扭捏捏的,像个娘们。”

  “我这不是没打过,不敢乱说嘛。”

  刘麻蛋表情有点腼腆,真像个小媳妇,王恒看了宛然一笑,这小子虽是班长,可才十七岁,连毛都没长齐,平时也就在他面前放得开,见了团长,大气都不敢出。

  “那你这次可得使劲的摸,山炮咱们特定是要交上去的,过了几天就没得摸了,这样,等下第一炮就你来打。”

  刘麻蛋听后瞪着大眼睛,没有大叫,只是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回应,队长特意给他开小灶,可不能让别人听了去,因为非常兴奋,他拉得更加起劲了。

  一个队长,一个班长亲自拉炮,三连连长得知这事后,急忙跑来,强行把绳子从他们两个身上夺了下来,交给了其他战士。

  王恒稍微推辞了一会后,就交了出去。

  领导身先士卒,为人表率,起的是示范作用,又不是真要他干这些活。

  如果不是为了兑物资,他连据点都不会进,活都叫他做了,其他人咋办,干站着?

  以前当个连长还能上场打冲锋,现在可不行了,支队长算是中级军官,指挥部队才是首要职责,要真是像李云龙那样,带着警卫去穿插敌军后方,被老相好炸进了医院,那不是英勇,那是失责,是要受处分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培养一个师长,要牺牲多少战士啊,当上了那个职位,可以说自己的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是国家的,你肆意浪费自己的生命,是糟蹋国家资源。

  而且,与打死和俘虏鬼子高级军官相比,打冲锋干死的这些鬼子得到的积分,太少了。

  一个中队的鬼子叫他一人全杀光,也不过一千来分,不及一个中佐的分高。

  现在不是有鬼子的反坦克枪了嘛,初速870m/s,巴雷特的初速也就这个水平,大口径就代表弹头重,存能好,能飞得更远,弹道在中后段更加平直,近距离上精度肯定没有中口径步枪好,但是弹头能爆炸,而且商城里有一种更加高速的子弹可供选择,不带曳光的高爆弹,不仅打得更远,还不会暴露自己位置,很贴心。

  以后就拿着那玩意,在远距离点人。

  在朝鲜战争的冷枪冷炮运动中,被志愿军狙击手打怕了的美国鬼子,为了安全的进行反击,在老干妈重机枪上架了瞄准镜,当狙击枪用。

  这么干当然不是因为老干妈准,而是美国人没有反坦克步枪,老干妈的大口径,让它能在志愿军手里的步枪射程外进行打击,打不准没关系,反正是连发的,多打几枪就行,如果志愿军没有火炮,这妥妥属于美国人的降维打击。

  这也是巴雷特这个人开发M82的灵感来源,大口径步枪代替老干妈的不务正业。

  结果这个事被人误传是机枪的精度更高,又以讹传讹,越传越邪乎,什么英国人抛弃老李步枪,改用布伦轻机枪当狙击枪,妈的,真是不长脑子瞎几把造谣。

  这把口径20毫米的反坦克枪有点奇怪,积分商城里算是火炮,可在积分系统里,算是枪,用它打死的鬼子全都不打折。

  口径算炮,本质是枪,不知道那些小口径的高射机关炮有没有这待遇,以后研究研究。

  站在指挥阵地里点人的武器有了,他以后肯定会侧重于指挥职能,只有到最后活抓环节才会出手,而兑换武器这一点嘛。

  现在情况特殊,一切来得太突然,没有时间安排,要是到了自己的根据地,说啥他也要搞一套完善的洗装备流程,就像“东莞仔”说的那样,这笔钱在地球上走一圈只要8秒,让你们查一年都查不出来。

  这次兑装备花了一万多,上次飞机场,手刃了三百来鬼子,加上这两天杀的,一加一减,还剩五万分。

  以前没分想着搞分,现在有分,想着搞机会。

  这次作战任务,王恒就考虑到这几百人的运力不足,为了防止出现兑了东西带不走的情况,机枪排的那挺高射机枪都没带,就两挺重机枪,从驻地出发时,他特意让机枪排只带半个基数的弹药,除了抬重机枪的战士,其他人都空着手。

  不是他不想叫外援,只是打两三个据点,又不是城市,谁会认为有如此丰厚的缴获,又是山炮又是步兵炮的。

  特意去把老胡他们带上,解释不通,就像是王恒有未扑先知的能力一样,他和孙参那样说是因为人家品德有保障,经过了历史的考验,纯粹的军人,不瞎掺和军人以外的事情,安分守己,守得住秘密,靠得住,至于其他人嘛,算了吧。

  他的两位老团长可就不好好干自己的本职工作,没事瞎掺和,硬是被某梁强行拿来包了顿饺子,借机给大家伙闻闻它酿的那一摊子臭不可闻的歪醋,其心可诛。

  鲍万江还在开汽车,炮兵阵地只是第一个中转站,他在将缴获运送到第二个中转站后,就会开车前往他们要攻打的据点。

  一行人在大路上行军了四十分钟,已经能看到昨天炸掉的那个据点。

  此时没了遮天蔽日的灰尘挡住视线,横躺在铁路边的装甲列车清晰可见,七扭八拐的,外壳严重变形,原先三层楼高的炮楼消失了,连带着三米高的围墙也一并消失,地上只有一个地基。

  通过三倍镜,他搜索了一番,在原据点附近,看不到一具尸体,应该是汽化了,要更远处才能看到一些残肢断臂。

  王恒也没见过一吨炸药的威力,看着这如同哥斯拉跺脚一般的毁灭力,他不禁感慨,一战时,英国人用445吨炸药玩坑道爆破,那得有多大的威力啊。

  一爆就炸死了上万德国鬼子,果然,世界进步靠爆炸,世界和平也靠爆炸。

  突然,走在队列中间的王恒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

  是诡雷被触发,这说明他们的后方有鬼子,伪军被炸死了可没积分。

  他心中一惊,就来了!

  预计的两个多小时打两个据点,现在才一个半小时,鬼子就撵上来了,怎么办?

  情况有变,走为上计。

  “停!”王恒一声大吼。

  一百多人的队伍当即停下了脚步,拉炮的马也被拽住,硬生生地被拉停。

  三连长池大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跑来“队长,咋了?”

  “这里地形不好,去昨天的炮兵阵地,在那里架设火炮。”

  池大猛有点奇怪,不是说好直接在大路上远距离轰,等鬼子据点垮塌了后,再拉到近处轰的嘛,这特意绕到那么远干嘛。

  奇怪归奇怪,他对队长的命令没有异议,急忙去安排队伍了。

  随着命令的下达,中队改前队走下了大路,两头都队伍自行合并。

  两地相距一公里多,加快行军也要十分钟。

  这么慢的速度,不是火炮拖累的,独立支队不是尖刀连,一没有那么好的身体素质,二没有自行车等交通工具,在携带重机枪的情况下,拼了命也就和正常的步行一般速度。

  当队伍行至中途,王恒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嗡嗡的,像是发动机在轰鸣,不是飞机。

  这是汽车!

  鬼子的机动部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