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亮剑:超级士兵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勾引

第一百五十八章 勾引


  听声音,后面的鬼子离他们不远,前面还有四五百米的距离,最少也要三四分钟才能全部撤离,时间上肯定来不及。

  要是继续往前走,鬼子的机动部队追上来,这和半渡而击没区别,搞不好要落个全军覆没。

  从声音上分辨,驶来的车辆不多,王恒当下就做了决定,原地展开反击阵型。

  “池大猛,带着你的部队散开,何进财,展开重机枪,全体准备就地防御,鬼子撵上来了,速度快点。”

  一声令下,一百多人停下脚步,纷纷在自己长官的带领下,各自趴在自己的战位里,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王恒收起了自己的SVT,解下背上的鬼子九七反坦克枪,这东西非常重,算上那没啥用的小防盾和两个携行提手,全重达到了68公斤。

  什么概念。

  一挺德国仿制版的水冷马克沁,战斗全重69公斤,而常凯申的仿制版民二四重机枪,49公斤,毛子的小轮子马克沁带了大面积的放盾只有67公斤,英国的原版马克沁更是只有41公斤。

  九七反坦克枪去掉了放盾和提手后,还有50公斤,和一个娘们一般重了。

  除了王恒这样的身体,别人还真别想背在身上。

  他掏出一个弹容量七发的弹匣,咔嚓一声,卡进了枪身里。

  鬼子在山西的第一军,麾下只有乙种师团和混成旅团,不可能会配备九五式坦克、八九式中坦和九七式坦克,只要不是这三种,鬼子其他的装甲车辆,统统挡不住九七式反坦克枪的攻击。

  王恒趴在地上,架好枪,又探起身子看了看四周,检查自己的部队的部署情况。

  两挺九二重机枪已经架好,就在防御兵线的后面,此时弹药手正在备弹,一个弹药箱被打开,放在机枪边上。

  “何进财,用弹头带黑圈的子弹,那是穿甲弹。”王恒提醒道。

  “队长,啥是穿甲弹啊。”何进财一个老机枪手,打过的机枪弹数以万计,可还没使过什么穿甲弹。

  中国军队里,使用过步枪穿甲弹的,只有常凯申的中央军,东北军和晋绥军没那生产能力,也不会去购买。

  “穿甲弹,就是能打穿钢板的子弹,叫你上就上,等回去再教你。”王恒边说着,就看到远方有几个小黑点正在向他们驶来。

  他连忙拿起望远镜看去。

  一二三四,四辆鬼子的装甲车正在大路上飞驰,履带的结构让它带起的尘土飞扬,在装甲车的后面扬起了一道巨大的灰尘带。

  但还是能看出,这四辆装甲车的后面,并没有跟着其他汽车。

  鬼子的骑兵和步兵也不可能跟的上这东西。

  从样子上看,他认出了这是日本的九二骑兵装甲车,这种装甲车因为是从英国的洛伊德MK VI装甲车仿制而来,所以依旧采用了汽油机,呜呜呜的很是吵闹。

  车身6毫米的装甲,不仅比被称为“豆丁”坦克的94超轻坦克要差,比之前巡逻铁路的九五两用装甲车还要贫弱。

  当年淞沪会战时,豆丁坦克就敢在中国军队面前横冲直撞,这全赖常凯申买的那几千万发毛瑟穿甲弹没啥用。

  不管是SMK穿甲弹,还是更为先进的SMK-H穿甲弹,全都失去了作用。

  上海的战斗中,一辆豆丁坦克,在一次战斗中就挨了250多发SMK / SMK-H穿甲弹,其中只穿透6发。

  这其中除了日本的装甲钢材性能不错,装甲车辆普遍使用表面浸炭的硬化装甲,防御力不错,还有当时中央军使用的中正式步枪,枪管太短,无法发挥出配给98b步枪使用的穿甲弹全部威力。

  可笑的是,几十年后,无数人在网上口嗨,说什么鬼子的坦克不堪一击,这些人要是拿被吹上天的德国坦克来对比的话,就会知道,鬼子的九四豆丁坦克和一号坦克相当,九五式坦克更是超越二号坦克的存在,它们的研发和生产时间差不多,鬼子的坦克还是倾斜装甲,超越德国不知道多少年。

  整个上海会战,鬼子自己制造的坦克,只损失了两辆豆丁坦克,而八九坦克更是没有被击毁过,只是被37战防炮击中失去作战能力,还被修好了。

  这要是德国人来打上海,不被打掉一两百辆一、二号坦克,他拿的下?

  光是中央军手里的SMK-H穿甲弹就能要了德国坦克的命。

  就知道德国的虎式牛逼,不知道德国打毛子的时候,被毛子的KV-1打得怀疑人生?

  1234号坦克统统失去作用,只是一场战斗,一辆KV-1就干掉了22辆3、4号坦克。

  德国坦克牛逼,那是西线的盟军太垃圾,衬托出来的,遇上了毛子,就成了傻逼,还反过来剽窃毛子的T-34,搞出个VK3002(DB)坦克和VK3002(M)坦克,后者就是豹式坦克的原型车。

  毛子坦克太牛逼,鬼子打输诺门坎不丢人。

  不过嘛,现在尖刀连要对付的是九二骑兵装甲车,而且王恒手里不仅有反坦克步枪,还有鬼子的九二重机枪配套的穿甲弹。

  这种穿甲弹性能不错,碳化钨芯,弹头重10.5克,九二重机枪发射时,初速820m/s,两百米都能击穿12毫米的钢板,此钢板不是普通的钢板,而是鬼子自己的装甲钢,不是更强的表面浸炭的硬化装甲,而是稍微弱一些的锰镍钴钼合金装甲。

  以前觉得没必要兑这种子弹,又遇不上鬼子的坦克,但见鬼子搞出了装甲列车后,知道八路军很有必要提升一下反装甲能力,特意搞了几万发,没想到不到两个小时就用上了。

  有这两挺重机枪和一挺反坦克枪在手,王恒内心大定,四辆脆皮小车,问题不大。

  “鬼子要来了,大家趴好,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开枪。”

  王恒说完,稍微测了一下距离,八百米,这个距离还行,手里的枪能百分百击穿,但他没有开枪。

  和劫铁路那次一样,这么远就打,鬼子跑了怎么办,他们追不上,放着几辆装甲车在周边游荡,太麻烦。

  “歪把子,给我打几发,勾一勾鬼子上来。”

  “队长,歪把子穿透力差,鬼子的坦克咱们干不穿,这么早开枪,不是提前暴露火力点嘛。”池大猛不同于何进财,相处时间太短,对于自己的认知比较自信,王恒的很多事迹,他只是听说过,但没见过,不懂他的打法。

  不等王恒回答,刘麻蛋抢先回到,“你可知道咱们八路军的第一辆坦克是怎么来的不,就是队长亲自打的,一百多米远,几炮就干掉了两辆,怎么打坦克,队长可比你门清。”

  池大猛听后才想起来,的确是听过这么一个事,专业人办专业事,当即也不反驳,探起身子,点了连里的轻机枪组,让他们开始射击。

  这么几句话的功夫,装甲车就行驶了五六十米,此时鬼子还没发现埋伏在路边的独立支队,还在继续朝前高速前进。

  “哒哒哒~”歪把子朝着装甲车打着点射,如此远的距离,加上装甲车还在高速运动,完全没有准头可言,打光了三十发子弹,全部落空。

  这浪费的子弹也不是毫无作用,打头阵的装甲车,坐在炮塔里的车长,忍受着吵闹的发动机噪音,专心的查看四周的情况。

  由于查看据点的情况,被炸死了一名机枪手,他们知道后面的路途绝对会遇到八路军,所以全都打起了精神,做好了战斗准备。

  歪把子的枪声被发动机掩盖,但它的枪口火焰很明显,半米不到的枪管长度,无法让特质的发射药燃烧殆尽。

  仅仅只是三个点射后,这鬼子车长就发现了朝着他们射击的歪把子,随即大喊,“发现敌情,减速!”

  他是战车中队的中队长,起着指挥的职能,在自己这辆装甲车减速后,他打开舱盖,探出脑袋,手里举着旗子,向着其他三辆装甲车打出减速的信号。

  同时位于车体的13毫米九二高射机枪,朝着八路军开火处打着点射,装甲车在运动,准头比歪把子还差,一梭子弹全部落空。

  这个版本的九二骑兵装甲车有两挺机枪,一挺在车体,另一挺在炮塔,是鬼子的九一式机枪,和歪把子差不多,带个瞄准镜,五十发容量弹斗供弹。

  后面三辆装甲车看到头车开火,也都慢下来速度,没多久,四辆装甲车就停在了大路上,七挺机枪,同时朝着八路军阵地射击,双方距离五百多米。

  这边鬼子打得欢,而独立支队这边,看起来就惨了,光挨打,没人还手。

  “队长,咱们这样不是办法,毫无还手之力啊。”池大猛爬了过来,看着自己连里歪把子被压制在地上动弹不得,不由得埋怨起王恒来。

  “另外两挺轻机枪也给我打几梭子,同时连里的步枪手,也都开枪,不要连贯,打一枪就换地方,不要被鬼子咬住。”王恒趴在草丛里,头上带着草环,不急不慢的说道。

  “队长,还开枪呢,光浪费子弹,咱们打不穿啊。”池大猛急了,他没阔绰过,还在上个部队时,一场战斗都要不了几十发子弹,本就心疼刚才歪把子打掉的那几梭子弹,现在还要继续浪费,以后三连的日子还不过不过了。

  “没叫你打穿,只要把鬼子引过来,就能将他们全歼,要是放跑了一辆,咱们就算不去打据点了,想要撤离,这鬼子就在后面黏着我们怎么办,我们还有火炮要转运,根本甩不掉,想要反击也做不到,它能跑,打一梭子就走,到时候伤亡更加惨重,必须就现在这个机会,听明白了没?”

  王恒的话句句在理,池大猛回头看了看被按在地上的马,和它后面拖着的火炮,还有队里的两挺重机枪,他也知道,这装甲车就如同骑兵,想要甩掉,这些家伙都要丢掉,虽不是自己连里的,他也舍不得,没办法,咬了咬牙,认了。

  “队长,三连的弹药要是打光了,你可得优先补充,不然三连的战斗力可就垮了。”

  “老池,你给我记住了,有我在,定不会叫独立支队的战士缺枪少弹,子弹给我放开了打,打多少我给补多少,以前我还在独立团当连长的时候,连里的战士,一天训练打掉的子弹就有十几发,我没点本事,敢这么霍霍嘛。”

  “池连长,咱们队长可没骗你,自从队长来了独立团,那子弹就没缺过,经常缴获个十几万发,你就别心疼你那几颗歪瓜裂枣了,昨天就缴获了好几万发子弹,那只是开胃小菜,往后啊,肯定还有更多的。”刘麻蛋在一旁补充道。

  才打下的店镇据点,军火库里的那些箱子都没打开过,三连在外围,不知道里面是啥,就光搬运,池大猛不知道里面就有三十万发子弹。

  有队长的保证,池大猛领命去了,很快,另外两挺歪把子开起了火,步枪也在三三两两的打着子弹。

  “中队长,对面的八路军火力很薄弱,我们为什么不冲过去?”车体机枪手刚刚打完了一个弹匣,正在换子弹,一个人操作一挺大口径机枪,效率很低。

  “出发前,师团长特意交待,八路军手里有反装甲的武器,让我一定要小心,刚才贸然去查看据点情况,已经造成了人员损失,要是再有其他损失,师团长一定会很生气。”

  “嗨,只可惜我们开的不是奇哈坦克,不然哪里会怕中国军队的反装甲武器。”

  鬼子的九七式“奇哈”中型坦克,就是中国“功臣号”原型,防御力很不错,德国的三七战防炮发射的炮弹,除非垂直击中装甲,或者放到几十米的距离,不然打不穿。

  专门穿甲的战防炮都这样了,那步兵炮和山炮更是拉胯,不用破甲弹或穿甲弹的情况下,普通高爆弹连豆丁坦克都打不坏,只能摧毁履带,阻碍行动。

  在南方战场,鬼子的九七式坦克,可以说是横行霸道,无可匹敌,除了大口径重炮远程轰击灌顶能干翻它,不然只能挖沟和埋地雷。

  所以王恒必须兑出破甲弹,不然光靠高爆弹,遇上了九五式坦克,都很难对付,三七步兵炮只能打打豆丁坦克和九五两用装甲车这样正面装甲在个位数的车辆,遇上了九五式坦克的12毫米倾斜装甲,在一百五十米外,无能为力,包括手里的高射机枪也打不穿,这种枪械毕竟不是为了反装甲而设计的,用的是钢芯而不是钨芯。

  虽然在山西基本不可能遇见鬼子的主力坦克,但防患于未然,总是好事。

  鬼子很是谨慎,以为这些八路军是在此设伏,加上店镇据点被攻下,他们不敢轻易靠近,在几百米外和八路军对射了几分钟,八路军都趴在地上,有草丛遮挡,鬼子的射击效果很差,而独立支队这边,射击的子弹,有不少打在了装甲车上,除了留下一个白点,铛铛作响外,没有一点效果。

  两边现在就是在对耗,就看谁先沉不住气。

  独立支队有王恒这尊大神在,他悠然自得的在给弹匣上子弹,表情从容不怕,一点看不出紧张,边上紧张的战士受到了他的感染,也都静下心来,默默等待。

  早就准备就绪,上好子弹的两挺九二重机枪的几名机枪手,一直不出声,聚精会神的瞄着鬼子装甲车,队长说手里的这种子弹能打穿对面的鬼子装甲车,只要放进了就让开火,他们不仅不紧张,还很兴奋,能反鬼子装甲车,这机会,上哪找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几公里外的据点,听不到这边的枪声,装甲车上也没有配备电台,从目前的形势看,双方都无援军。

  鬼子这边最先有了动静,其中一辆装甲车往前开了开,停在了指挥车的附近,那位车长从炮塔里探出身子,敲了敲指挥车的顶盖。

  “中队长,对面的八路军火力明显变弱,应该是子弹消耗殆尽,我们冲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