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水乡人家 > 第720章 新年

第720章 新年


  清哑却拉过他右手,放在腹部。
  他明白了她心思,更笑道:“好呀,你总让儿子帮你——”一面低下头,抚摸她腹部,煞有介事道——“儿子,看在你的份上,爹就放过你娘。你可要听话。要不你动一下给爹瞧瞧?”
  一面轻柔地抚摸,专注地感受。
  清哑道:“还没到时候。”
  她是指胎动,现在还感觉不到。
  “雅儿!”他声音低沉。
  清哑没有躲开,也没有阻止他。
  她已经习惯了他的爱抚和亲密。
  她只说:“你把我衣服弄皱了。”
  方初也适应了她的不关注重点,也能应对了。
  他盯着她的眼睛,柔声建议道:“说的是,弄皱了还要丫头们费事熨。不如咱们去床上吧,把衣裳都脱了,盖着被子说话。”
  清哑便不出声,静静地看着他。
  那了然的眼神,明明白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的心我更是知道得很!
  方初揽着她的手臂一紧,和她对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喜欢挑*逗她这安静。
  每当她静静地看着他,并不妖娆妩媚,但那会说话的目光穿透他的双眼,直达他心底最深处,彼此交会的同时,也像火种一般,迅速点燃他全身,而且是从里到外地焚烧,无可抵御!
  他常想,若她要毁灭他,一个眼神就可以了。
  对视只持续了刹那,又似乎过了万年。
  方初再忍不住,一把抱起清哑,走进内帷。
  ……
  次日,两人去了郭家,住了三日,种种热闹无需细数。
  腊月二十五,方瀚海和方则留下处理年尾事项,方初陪同清哑和母妹先一步赶回祖籍临湖州。
  ※
  年三十晚,绿湾村郭家。
  祭祖后,郭守业率全家团团围坐在一张特制的大圆桌旁,对着满桌的佳肴举杯,想说什么又顿住。
  今年郭家添了新丁——郭孝和郭义,且沈寒梅的肚子里还揣了一个,眼看就要生了,然少了清哑和郭俭,终觉不足。
  郭勤一改往年只顾自己玩乐的习气,和巧儿对视一眼,一齐站起来,对郭守业道:“爷爷,今年我们家好些喜事,你快说两句。”
  郭守业矜持道:“是要说两句。”
  吴氏叹道:“要是你小姑和俭儿在就好了。”
  郭勤急忙道:“你们做梦都盼着小姑嫁个好人家,现在小姑嫁了好人家了,不该高兴?弟弟去学艺也是好事。等学成了回来,和二叔一道研究织机。加上巧儿、小姑她们,肯定能造出更好的织机,织出更好的郭布。咱们‘纺织之家’会越来越兴旺的。我么,我要努力读书,考进士,当大官,振兴郭家!我和巧儿也会教导郭孝和郭义,还有三婶肚里的小弟弟,我们兄弟姊妹一起振兴郭家!”
  本是劝长辈别难过的,结果越说越激昂,先于爷爷代表小一辈向全家致辞和展望未来,神情十分坚毅。
  满桌人都不可思议地瞧着他,然后不约而同咧开嘴。
  吴氏激动道:“哎哟,我大孙子就是出息!”
  郭守业中肯地赞扬道:“勤娃子长大了!”
  郭大全更不用说,和蔡氏笑得,这会子问他们姓什么,没准都答不上来;蔡氏尤其自豪,想起那件事,更觉得儿子贴心。
  郭大贵忙看向巧儿,问道:“巧儿你呢?哥哥都说了。”
  巧儿没说那么多,只坚定道:“我要做织女!”
  因织女发家的郭家人都对她这句话寄予极大的希望和热情,同样感到振奋,一个个都燃起火一样的激情,都看向郭守业。
  郭守业举杯说道:“……”
  稍后全家开怀畅饮,互祝新年。
  郭勤和巧儿各自手执一酒壶,挨个为长辈斟酒,凑趣说些喜庆吉祥话儿;又将郭孝和郭义抱来,百般逗笑。郭孝郭义八个月,已经会笑了,正好玩的时候,引得众人乐不可支,也不知是大人逗孩子,还是孩子逗大人,屋里一片欢声笑语。
  西坊,杨安平和朱顺也领着一干人开怀畅饮。
  郭家大院,到处洋溢着蓬勃向上的新气象!
  ※
  临湖州府城,韩家。
  因为韩老爷离世,韩家年三十的晚宴并无特别喜庆气象,很冷清。
  韩希夷闻得方初携清哑回来过年,言语疏淡,笑容轻浅。
  韩太太见他这样,说话极为小心,生恐说了不该说的,触动他心思,让他难过。她自己也不好受。听方家人说,织女进门不久就怀孕了,老太太高兴,特地要他们小两口来临湖州过年。回想当初和老爷上郭家辞婚的情景,她心中悔恨如虫蚁啃噬。
  儿子落得如此下场,全是她和老爷一手造成,还有什么可说的!
  ※
  方家,比韩家郭家另具一番气象。
  清哑今日才算见识到豪门富户的奢华,便是她去过玄武王府、入过皇宫,依然要惊叹。站在全族正中心的春晖堂二楼远眺,四面都是乌压压连绵不断的屋宇广厦。主宅七进五门楼,坐北朝南,最前面是河埠头;中部是茶厅和正厅,乃是待客和议事之地;后部大楼堂、小楼堂和厅屋,为家主和家人起居之所,整个宅子呈“前厅后堂”的格局,前后楼宇之间以过街楼和阁楼相连,十分富丽堂皇。
  大家族过年,热闹自不必说,各种规矩也比郭家多多了,因为这些规矩,清哑觉得这新年不如娘家过得自在。
  方初最了解她心意,年三十随着家人祭祖、团聚,初一带她往族中几位老太爷、老太太处拜年,他都尽力陪在她身边。
  他们成亲时,好些族中姐妹和妯娌未去参加。
  今日双双出现在人前,众人自然要细细打量。
  虽然经历了许多挫折,他们却将这段姻缘演绎成了神话和传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原本还有些不相信的人,在看见方初全身心体贴清哑的样子,在场那么多人,他眼里只有清哑,再不怀疑。
  一时间,众人情*色各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