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水乡人家 > 第264章 疯癫(aila305仙缘葩+)

第264章 疯癫(aila305仙缘葩+)


  江明辉被说中心思,痛怒难辨,看见桌上有酒,端起就喝。

  一边喝一边流泪喊“为什么要砸我?为什么?”

  后来用杯喝不解恨,抱着酒坛咕咚仰头灌。

  贾秀才事败却没有逃走,听见两人争吵,悄悄来到窗边向里察看。看见江明辉疯狂喝酒,他心生毒计,要一劳永逸地解决此事。他敲窗惊动谢吟风,向她使眼色,示意她继续灌江明辉酒。

  谢吟风本来害怕,见他示意心动,便哭着跪在江明辉面前求原谅,说她在乎他,不想看他整日惦记郭清哑,醋意难忍之下才失足铸成大错等等,哀哀泣血,十分痛悔。

  江明辉痛苦万分,不知如何是好,只闷头喝酒。

  谢吟风便起身主动帮他斟酒。

  将江明辉灌得大醉后,贾秀才便进来了。他示意谢吟风将火钳烧红,为防勒出伤痕,两人用宽幅白绢将江明辉绑在美人榻上,头发打散,将烧红的火钳一支脚用铁锤钉入他的顶门心。

  这是贾秀才看书得知,烧红的铁烙外伤口可以止血,灵机一动,想到这个杀人法子。他很有急智,只可惜用在了害人上。

  江明辉死后,贾秀才将火钳拔出,谢吟风依旧替江明辉梳好头发,掩盖得天衣无缝。然后两人商议如何处理尸体。贾秀才说,他先前来时看见郭家船停在田湖东码头,听那些人说待会就要出城回绿湾村,晚上在翠竹镇过夜。他因为谢吟风深恨郭家和郭清哑,便提出嫁祸给郭家,一举两得。谢吟风大喜,对他赞不绝口。

  当下贾秀才扮成船夫,谢吟风望风,趁无人时将江明辉弄上他乘来的乌篷船。贾秀才划出了城,趁夜赶到翠竹镇,抛尸扔刀嫁祸给郭家兄弟。事后贾秀才连夜返回,将乌篷船扔在霞照城郊一条河边,自己雇了辆车进城,神不知鬼不觉。唯有丫鬟锦屏,虽然没有参与杀人,然江明辉来时她却知道,事后不见了,又传出被杀,哪里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然她和谢吟风主仆情深,是绝不会说出去的。

  那火钳被贾秀才扔到江竹斋分铺后面的田湖中。今日谢吟风寻来一把一模一样的,让他拿去扔到田湖南岸边,好把郭清哑的罪名坐实。谁知两人相会的时候突起大火,江明辉显灵,将他们逼上大街……

  至此,案情真相大白!

  江明辉死了有一个多月,然江家人得知他被杀真相,想象当时那恐怖凄惨场景,依然无法接受,对着贾秀才和谢吟风嚎哭痛骂不止;清哑更是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为什么,人性会如此阴险恶毒?

  周县令喝住他们,接着审问谢吟风,让她招供。

  谢吟风见大势已去,不再多话,痛快地画了押,然后看着清哑意味深长地笑了。

  吴氏被她笑得毛骨悚然,忙抱紧清哑。

  清哑泪水朦胧中听见周县令当堂宣判:贾秀才革除功名,判斩刑,报朝廷秋审后处决;谢吟风判斩刑,待生下孩子百日后执行;锦屏知情不报,判徒刑……她不禁诧异万分!

  所有人都看向谢吟风,才发现她怀孕这一事实。

  因为这一事实,依据大靖律,她暂时不会死。

  所有人都不愿接受这个结果:

  郭家不愿接受,巴不得她马上被斩!

  江家人不愿接受,恨不得她千刀万剐!

  谢家人不愿接受,坚决不能让她生下孽种再丢人!

  方初更有预感:谢吟风已经丧失理智,只怕会借这剩下的日子不择手段也要置清哑于死地。他微眯双眼,心下急速思忖。

  江大娘尖声叫道:“让她生孩子?生孽种?怎么能这样判?”

  吴氏也不服,心里很同意她的话,但她恨江大娘不是一星半点,自然不会帮她说话,遂幸灾乐祸地嗤笑道:“也好,死也要帮人家养个娃再死。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这话无异于火上浇油,江大娘便疯了。

  她望着清哑痛骂道:“都是你这个小贱*人!明辉对你掏心掏肺好,你还写退亲文书给他。都是你逼得他!要不是你逼他他就不会死!都是郭家害得明辉!我们要早些帮他们成亲,你们就是不答应……”

  韩希夷勃然大怒,喝道:“你这疯婆子,竟颠倒黑白!”

  方初也森冷地盯着江大娘。

  郭大全笑道:“大娘受不住是不是?你亲自选的好儿媳,偷人养汉,还生孽种,你怕江家人骂你,怕江明辉晚上来找你哭是不是?都这时候了,还把这笔账赖在我郭家头上,你不但瞎了眼,还瞎了心了!”

  一句句话戳在江大娘心上,她扒拉左右,疯狂地冲出衙门。

  跟着,众人就听外面传来“明辉,回来呀!郭清哑,你不得好死!”

  郭守业走出来对上磕头道:“大人,小民要告江婆子!”

  周县令本就心烦,见江大娘这样更烦,因此把脸一沉,呵斥左右:“把那婆子押进来重打二十大板!”

  立即就有两个衙役出去了。

  江老汉惊恐道:“大老爷恕罪!我老婆子是疯了。”跟着又向郭守业哭求,“郭大哥,我儿子没了,老婆子她心里难受哇!”

  郭大有愤然道:“你心里难受,我郭家招惹你了?你说,这次的事可跟我郭家有半点关系?我小妹还差点被人害死了。都是你们做的好事!”

  吴氏气道:“你那婆娘,你要是好好管她,明辉也不得死了!”

  江老汉老泪纵横,悔不当初。

  江大娘真疯了,被衙役捉回来,到处找江明辉。

  打板子的时候,她跟杀猪一样叫喊,叫江明辉。

  清哑看着江大娘,觉得很悲悯,想自己上上辈子肯定跟她是仇人。不然,为何她没来由地仇恨她呢?不清楚实情的时候仇恨,等弄清了实情还是仇恨。她都奇怪,当初她为何要上郭家提亲。

  江大娘被打得半死不活,嘴里还不停骂。

  江老汉怕激怒众人更加吃亏,干脆用块帕子塞住她嘴。

  那帕子是他用来哭儿子擦眼泪的,好几天没洗了,皱的跟烂腌菜一样。清哑见江大娘苦着脸挣扎的模样,怀疑她在装疯。

  很快她就顾不得怀疑了,谢吟风和贾秀才被押入大牢,江大娘也被拖下去,然后周县令做出宣布退堂的架势,她急忙走上前,跪下,双手高举状纸。

  那状纸是她开堂前写的,状告谢吟月的。

  ******

  三更送上,朋友们看完洗洗睡吧(*^__^*) ,另搜搜票夹可有货,恳请支持原野明天继续爆发!!!再另:删除看盗版的骂贴,不爽,不解释!以后比照执行!看盗版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看了盗版还来骂,就是你的人品问题了。每天更新压力很大,不想啰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