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长盛且华 > 第一百六十七章洛瑶同意

第一百六十七章洛瑶同意


  “朕那时是见你一个五岁稚儿竟敢跟朕谈条件,还懂得为自己争取谋划。就想要试试你究竟能走到哪一步,看着你这些年摸爬滚打却从不喊苦服输,父皇为你感到骄傲自豪。可正是知你步步走来艰辛不易,才更不愿逼迫勉强你作事。盛国是你的家,它需要你守护,却不需要你为它牺牲。它是你的后盾不是你的拖累,你若是那么做了,且不是显得父皇很无能,是个无用的昏君。与卖女求荣有何异?”

  盛帝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眼中是慈爱怜悯,语调平静的就好似在给心爱的女儿讲故事,而不是关乎江山社稷的大事。洛瑶却是听的动容眼中有泪光闪烁,她从前只觉得盛帝对她的好,有愧疚,有算计,却从未想过,原来他竟是如此懂她,才会那般成全她,任她肆意了十载。不束缚,不勉强,给你所有想要的一切,原来是出于爱和懂她的骄傲!

  “你若嫁给他,不该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委曲求全,而是你喜欢这个人,想要嫁给他。你不是男儿,没必要为了盛国的兴衰而搭上一生的幸福。那些是太子该做的事,父皇希望你可以保留你的初心做你自己想做的事。你承载着父皇的期盼,要替父皇活出那份无法实现的恣意。”

  “在你失踪消息全无的这两日里,父皇想了许多,也曾后悔带你来边关上战场。可是你学了那么多,不就是想要无拘无束随心所欲不被束缚吗?自十年前你用那稚嫩的声音却坚定的眼神和朕在书房中说:你愿意成为盛国的秘密尖刀时,朕就知晓你这一生绝不会平凡。尚且只有五岁你就懂得谈判,还懂那些太子都不懂的道理,朕就知你不会受任何人的掌控摆布,那样只会适得其反受你反噬。”

  盛帝兀自说着他从未对人讲过的话,心中倒是有些轻松不再那般沉重。初时他也想过晴儿会是很好的武器,可是渐渐的他被她所做的事改变影响。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梳着双髻和他谈判的稚儿她的羽翼已经丰满,她已经足够强大,她也不会受任何的掌控。与其激起她的叛逆倒不如感化她,让她顺其自然顺心而为。如此他得到的会是一个能力出众自愿为盛国效力的女儿,而不是一个亲情淡薄毫无亲情的仇人。任何人在得知自己只是一个棋子的时候,都不会觉得这是件值得感恩的事。这也是他这些日子才想明白的,若是洛瑶没有受伤失踪,他也许还不会这么快顿悟。

  洛瑶在听到盛帝的话后,早已经热泪盈眶,看着盛帝似撒娇的口吻蛮横的说道:“这是你这几日又想出来的新招数?怀荣政策?你是不是就想要我心甘情愿的说出来嫁给他,才说了这么多骗我?你是不是看上了他心中说的聘礼和承诺?你就是这样!老是想要算计我等着我自己开口,酒馆五成的红利都进了你的荷包,你还想要骗我心甘情愿嫁去永昌!”她哭的眼泪肆意,却还是恶狠狠的看着他指责道,只觉得他说的这般催泪,这就是他新想出来专门对付她的招数。盘强硬的手段伤了父女情谊,才想出这招来感化她。

  盛帝被她声泪俱下的指责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他们这对父女也算的上是最为了解彼此的了。彼此心中想的什么他们都知道,盛帝不得不承认他说了这么多,是有想感动她的意思在其中但是也是心中真实的想法。自从四公主盛纯棱的事之后,她虽什么都没说可是他心中清楚她为何愿意放盛纯棱一马,而不去追究她将她推入水中想要置她于死地。她是看在盛纯棱同样是他女儿的份上,才没有动手杀了盛纯棱。否则以她的身手,就算是不会水可是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盛纯棱的。是以他才会那般狠绝的将盛纯棱贬黜逐出皇宫,就是为了给她一个交待也保盛纯棱一命,更为重要的是让宫中的人以后都绝了想要互相残杀的念头。

  “三国早晚有一战,就算是我们如今与永昌联姻,共同对抗渊国,可是将渊国打倒后盛国和永昌还是会有一战。届时我该如何做?若是我嫁去永昌,那我要如何抉择,焉有两全之法?”洛瑶哭了半晌发泄够了又言归正传,与盛帝难得的敞开心扉聊了许多。

  “你不必顾虑盛国的今后,盛国自有它的定数。若我盛国国运昌盛固然是好,可若真不是永昌的对手。那也早已是上天注定的事。你放心父皇不会拿一国的百姓的性命当儿戏,更不会冥顽不灵舍不得那把金椅。盛氏存在的意义就是要守护盛国的黎明百姓,而不是让他们因为盛氏的兴衰而水深火热民不聊生。”盛帝眉间一片晴朗开阔,仿似早已经那些浮名看透。

  “您若是这般想,不觉得愧对盛氏的先祖幸苦打下的基业江山吗?只怕是世人皆不如您通透,就是太子也不会理解您的用心。”洛瑶听了心中虽是震撼,可是眉心却渐渐蹙起有些担忧的问道。

  “要说我没有私信那也不尽然,这江山本就是永昌国的,只是经过数百年的衍变才有了如今的盛国和渊国。永昌国的强大远超盛国和渊国,你若嫁与他。与他夫妻和睦恩爱有加,他因着你的关系就算是有朝一日两国开战,也会对盛氏网开一面手下留情,这样父皇就算是殉国,心中也会欣慰就算是护国不利,可朕终究是保住了盛氏的血脉不会消亡殆尽。”

  盛帝所说她心中原就有猜测,可是亲耳听到他如是说。她还是觉得盛帝的通透实属难得,他从未对她隐瞒他心中的想法。竟是将她嫁与永昌盛国从中会得到的便宜都对她讲了,还有他心中最坏的打算,也并未隐瞒她和盘托出。

  “只怕我与他,不会按照你设定的剧情发展,若是因我他更加厌恶盛国,届时你可莫要为今日的老谋深算后悔才好!”

  盛帝听她如此说心知她是应下了永昌的求娶,心中不禁有些涩意四散涌入四肢百骸。他最得力最宠爱放在心尖上的长盛公主,终究是按照他一开始就设定好的路早下去。他给了她最自由的方式看她成长成与众不同光芒万丈的女子,看着她万众瞩目声名远播。终是引来了同样优秀配的上她的男子,做着一切他不曾亏待过她半分。可是就因为凡事他心中早有成算,才显得他的爱包含了算计,显得不那么纯粹。可是她不止是他的掌上明珠,更是盛氏一族最后的盾牌,是他为盛氏选的退路。若是用不到自然最好,若是可以,他何尝不想只是单纯的宠爱她,没有杂念没有算计。

  ---------------------------------------------------------------------------------------

  这几天我的过敏加重正在治疗,白天黑夜的打喷嚏睡不着觉,眼睛和嗓子又肿又痒。已经在打针积极治疗,等情况好转就会恢复稳定更新,想要看到你们的票票和红豆支持一下。对于投票和红豆支持的小可爱,我都有关注,在这里谢过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包容。一鞠躬,爱你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