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长盛且华 > 第一百六十八章他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我是他珍爱的掌上明珠。

第一百六十八章他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我是他珍爱的掌上明珠。


  “我知您坐在高位需要保护的人有太多的不易,您是一个很好的父皇,不要介怀那些你不得不做的事。我从未觉得您对我的爱不完整或是掺杂了太多杂质,您已经做的很好了。”洛瑶知他心中对自己终是愧疚的,他是帝王,权衡利弊早已经融进他骨血。他为了盛国筹谋并不是坏事,况且他也从未约束限制过她,一直在尽最大可能的支持她,而且有些事也都是她自愿去做的。

  两人在军帐中谈了许久,心中的一块石头都已落下,大势已定他们只有向前看事先打算。只是依着盛帝的意思,眼下只是应下永昌国的联姻之请,却并不会立刻就将洛瑶嫁过去,而是要先等到渊国的事情解决了再商议洛瑶的婚事。毕竟两国联姻是大事,就是送亲也是要准备好些日子的。对此洛瑶并无异议,既已同意了这场联姻其余的事就都交给盛帝的姬玺去洽谈协商。

  洛瑶从主军帐出来时已经到了军营中开晚饭的时辰,彩衣领了两人的晚饭正在等着她。洛瑶见天边有晚霞余晖将天空渲染成嫣红,就说在在外面吃。

  两人就与军营中大多数的士兵们一样,坐在军帐外的沙袋上。看着天边炫丽的晚霞,啃着手里的馒头她心中涌起阵阵对今后的憧憬。既茫然又向往,那是对未知的好奇,心中充满美好的幻想。

  在盛帝面前,她并没有说出破尘师太对她姻缘的推算。事实上破尘师太对她说的话,她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她喜欢听那些玄异的推论并且愿意去证实,但是去不喜欢四处宣扬闹得人尽皆知。而她和姬玺今后该如何,她又为何会来到这里,她总觉得冥冥中一切早已都注定好。她来这里是有使命的,她要做一件事,等一个人。

  彩衣看着她出神的看着天边的晚霞,有一搭没一搭的啃着手里的馒头。知她是在想心事也不去打扰,只是也在心中胡思乱想,公主若是真嫁给姬太子会是何种场景。她一直觉得公主和姬太子很是般配,而且彼此熟悉加之性格相似,她倒是觉得两人大婚后生活在一起一定会很有趣。只要公主能幸福,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盛帝在洛瑶离开军帐后,就给姬玺回了信。两人就已书信的方式定下了两国联姻的大事,省略了两国互传国书要浪费的时间。

  姬玺写给盛帝的信上写着:永昌国储君姬玺,倾慕贵国长盛公主盛君晴,朝思暮想期盼已久,愿以太子正妃之礼迎娶,册金印享正宫,永昌愿与盛国共修邦交解决与渊国的战事。

  而盛帝回给姬玺的信上写着:得知殿下心意朕亦心喜,长盛是朕最偏宠疼爱的孩子,虽不舍其远嫁却也不愿毁其良缘。只盼姬太子谨记今日誓言,盛国的城门永远为她敞开,她若归来就还是长盛公主。

  深夜时,姬玺收到了盛军中送来的盛帝亲笔回信。彼时,洛瑶对于信中的内容还一无所知,正在大营中抬头看天。

  打开书信的封蜡,在看到信中的内容后。姬玺面上有些许震动之色,他一直觉得看不透盛天对洛瑶的感情。只觉得利用之情大于父女亲情,如今看来方觉的自己竟是少有的看走眼了。原来他对这个女儿还是很在意的,反复的看着信尾的最后一行字。揣摩他暗藏的心意:若是盛君晴在永昌生活的不如意与他分道扬镳,他盛天愿意不计一切后果的接收嫁出去的女儿,她还是那个盛国的第一长盛公主。

  他相信盛帝绝不只是与他说说那么简单,定是对她极为在意看得极重,才会连条件都不谈,在给他的回信中就只说了这一件事。不是强调而是这是他答应和亲的唯一要求,若是这一点他无法做到,那么盛帝就不会将女儿嫁与他。

  不得不说盛帝是老谋深算城府极深的,只是即便他看破了。心里却不觉得讨厌,他亦是自幼就深谙权衡之术。自然明白他身为一国之主的迫不得已和不得不为,他能在这个时候还顾念着女儿的幸福,没有吃相难看的索要聘礼和借机讨些好处,实属不易。要知道如今盛国正在与渊国交战,且不说粮草和国库的消耗,这些想必盛国还能支撑。只说兵器一事,三国中当属永昌掌握着三国最多的铁矿。而盛帝竟能忍下不提,如此就能说明,在他眼中盛君晴盛过眼下的利益。

  如此,姬玺倒是对盛帝的印象有所改观。至少,他没有他以为的那样,不惜连女儿都压榨利用。

  姬玺拿着手中的信,看了许久也想了许久。最后再次提笔书写,在信中与盛帝定了明日亲赴盛军大营中详谈二人的婚事与两国的联姻。

  吩咐卓成将他写好的书信收好即刻送往盛军大营中,收好桌案上放着的盛帝的亲笔书信。他走出军帐抬头看星空浩荡,此时军营中还未吹响熄灯号,士兵们三五成群的在校场上侃谈吹牛,吵嚷声大笑声不绝于耳,甚是热闹。

  她今日午后用过午饭才离开军营,不过四五个时辰,他就已经想念。只觉得她在军营的这几日他早已经习惯,如今她不在了方觉的哪里都有些不舒服,就像是少了一件时常戴在身边的东西一样惦念。又想到她白日里离开的匆忙,还未给她的手换药她就着急离开了军营。不过无碍,明日他去盛军面见盛帝时,将药带去给她换药也是一样的。

  想到明日就能见到她,想到她见到他时面上的震惊之色,他就有些心急。这是他许久未有过的,他自幼就性子深沉行事稳重,心急气燥是从未有过的,可是自从遇见她,一切都不一样了。不知不觉间就已受到她的影响,时时刻刻都想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想要时时看到她,将她带在身边不离身。这种感觉,使他迫不及待心急如焚。连觉都睡不好,只盼着天快些亮。

  -------------------------------------------------------------------------------------

  看过很多上位者父亲的冷酷无情,是以才更向往父爱与天下两手抓的父爱。他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我是他珍爱的掌上明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