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2240章 没关系,咱们没钓具,我爹有(求订阅求票票)

第2240章 没关系,咱们没钓具,我爹有(求订阅求票票)


  程处弼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总觉得这个房顶的格式有点不对头。

  翻身坐了起来之后,这才注意到,自己居然是和衣而卧。

  程处弼一脸懵逼地摸了摸自己的衣服,不对啊,自己犹记得自己在前院陪长辈们又喝了一顿酒之后。

  回屋就已经脱掉了外裳,并且昨天穿的也不是这件。

  等到他跟前,一个比起自己家里使用的造型更为奢华地铁炉子。

  吱呀一声,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一张俏脸显露在了程三郎的视线之中。

  “媚娘,这是哪?”程处弼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

  武媚娘打量着夫君那副呆萌的模样,抿着樱唇端着一个铜盆步入了屋内。

  开始麻利地抄起那铁炉子上的水壶,往铜盆里边掺热水,拧着毛巾一面说道。

  “看来夫君昨个夜里是真的喝多了,连自己被抬进宫里边都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进宫?”程处弼忍不住问出了一个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程处弼很相信自己的酒品,绝对不是那种喝大了喜欢撒酒疯,胡说八道的主。

  所以自己应该不会喝大了干什么违背公共道德的事情。

  例如蹿到皇宫来鞭炮炸宫中的茅厕,拿开水烫蚂蚁,砍方竹来制作鞭炮等等……

  毕竟这些事情就算要干,肯定也不能明目张胆。

  就看到武媚娘强忍住笑意,缓缓地摇了摇头。“夫君你当然不会主动进宫。”

  “昨个夜里是陛下遣了赵将军来传口谕。让你进宫,说是有要紧事寻夫君你。

  殿下见你醉了本不想动,可夫君你听到这个消息,就非要入宫,说是丈人相召,不去就是不给丈人面子……”

  说到了这,武媚娘噗呲乐了一声,赶紧扭过头去。

  “……这真是我说的?”程处弼一脸黑线地抹了把脸。

  看到武媚娘俏脸酡红地点了点头, 程处弼砸巴砸巴嘴,强自镇定地为自己酒后胡言乱语给出了恰当的说辞。

  “说明你夫君我哪怕是喝多了也不敢自己乃是大唐的忠臣, 接到了陛下的口谕, 就算是爬, 也要爬到宫里来……”

  程处弼话音未落,就听到了门口传来了一声轻笑, 然后就听到了一个脆甜而又灵动的嗓音响起来。

  “娘亲你听到了吗?我夫君真乃大唐的忠臣,相信爹爹听着了都觉得甚是欣慰。”

  长孙皇后看着那笑眯眯地替自家夫君自吹自擂的闺女,忍不住抬起了手指头轻刮了下她的鼻尖。

  “调皮, 别逗你夫君了,赶紧去见你程三哥哥吧,娘先过去那边一趟。”

  看到娘亲快步而去,李明达这才快走几步,掀开了门帘, 看到了夫君站在榻前, 表情甚是复杂地看着自己。

  李明达乖巧地趋步于前, 盈盈一拜。“妾身见过夫君。”

  “好了好了……方才是你娘是吧?”

  程处弼哭笑不得地将李明达给搀了起来, 看着这张清丽绝绝的俏脸,自己能说啥?

  不消说,昨天晚上,肯定是李恪那小子跟自己喝完酒之后蹿过来蹭功劳。

  不讲武德的老丈人一激动,非要把自己给逮过来,想来李明达也甚是无奈。

  自己这个当夫君的还偏偏撒了酒疯, 执意要进宫去见老丈人,想来也苦了这个小可爱。

  一想到这,程处弼不禁有些唏嘘。自己也有被门板抬出卢国公府的一天,而且还被门板抬进了文成殿。

  一想到李世民还有长孙皇后都在那里欣赏自己躺在门板上的醉姿, 饶是程三郎厚脸皮, 此刻也脸皮微微发烫。

  李明达看到夫君那副模样,不禁嫣然一笑, 明眸一动, 凑到了夫君的耳边小声地道。

  “夫君,我爹爹去上朝, 一会退散了肯定还得寻你说事。”

  “嗯,怎么了?”程处弼打量着李明达那笑眯眯的模样,心知道娘子十有八九又打起了什么小心思。

  李明达凑到了近前,吐气如兰, 脆甜的嗓音小声地道。“妾身又想吃涮鱼片了。”

  “行,不过, 咱们没钓具啊。”

  程处弼毫不犹豫地就点下了脑袋,薅大唐天子的羊毛,他绝对不会客气。

  更何况那九洲池中的水产品绝对是纯天然无污染,绝对可以打上生态标志的那种。

  “没关系,我爹有。”李明达得意地挑了挑那漂亮的黛眉。

  一旁的武媚娘平静地打量着这一对男女,表情都笑得几乎一模一样。

  抬起了手,轻揉了揉眉心,好心地提醒一句道。“殿下,还是跟娘娘说一声吧,毕竟这是宫里。”

  李明达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撩起裙边就朝着屋外跑去。

  “嗯嗯,媚娘姐所言极是,夫君你等下我……”

  两刻钟之后,九洲池上,程处弼一脸呆若木鸡地看着李明达让宦官抱来的十多根鱼竿。

  “娘子,会不会太多了点?”

  “夫君没事,咱们人多嘛,你,我,还有媚娘姐。”

  #####

  朝会上,一件件的政务由三省六部的诸官上奏,或是庭议,或者是请陛下拿主意。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地过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大理寺丞脚步匆匆地赶到了宫门口,朝着那位守备的禁军士卒沟通了几句。

  不大会的功夫,一名宦官就从宫门的方向,朝着洛阳皇宫深入狂奔而去。

  大理寺卿裴宣机正安稳地呆在朝堂之中,反正这样的政务他几乎没有什么发言权。

  因为大理寺是专门负责分管各部门、各州的司法案件的复审的九寺之一。

  而且陛下这才刚刚给了自己一个重任,那就是要严审洛阳县衙主薄郑光。

  郑光虽然是荥阳郑氏远房出身,可是这些年来,中原诸多世家大族,在这洛阳可是捞了不少的好处。

  特别是人口,或者应该说,正是得益于那崔慎与郑光的勾结,中原的诸多世家,都能够从这二位的手中,获得大量的隐户。

  所谓的隐户,就是逃免租赋,躲避徭役,往往逃出本籍。逃出本籍以后,可以不服徭役,姓名不列入户口册。

  不过,普通的老百姓,怎么可能躲避徭役,逃免租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