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福晋求和离 > 第500章:天怎么还不黑呢?

第500章:天怎么还不黑呢?


  苏樱往后退了一些,对旁边的崔嬷嬷说:“送点茶水过来。”
  马蓉急声道:“东家,再来点吃的吧。”
  苏樱:“去办吧。”
  崔嬷嬷没理解这个去办吧,里面包括不包括饭食。苏樱的脸色不好,她没敢问,站在原地迟疑了一会儿走了。
  苏樱看着崔嬷嬷走远后,望向抓着窗棂的马蓉直入主题:“你跟纳兰语嫣说了些什么?”
  马蓉后悔死了。
  不是每个人都会像大阿哥那样一听她的话,就对她感兴趣,把她视为神明。
  再关下去,不把弄她,她自己也得憋死。或许等不到憋死,自己会咬咬牙,一头撞墙上撞死。被关在这里,吃喝拉撕睡在一个房间里,真他娘的活的没尊严。
  马蓉把脸贴在窗棂上,哀求道:“东家,你把门开开,让我洗个澡吧。洗个澡吃顿饱饭,你想知道什么,我全告诉你。”
  难闻的异味,熏得苏樱胃里难受。
  “行,我在堂厅里等你。”说完,转身就走。
  马蓉在后面喊:“东家,东家,你可要说话算话。我不会耍花招。”
  苏樱没应她,直接去找崔嬷嬷。
  崔嬷嬷正为难呢,听了新吩咐,如释重负。慌忙又吩咐了下去。
  苏樱在老宅里,还没逛够一圈,崔嬷嬷就跑来跟她说,已经把马蓉收拾干净了。
  是挺干净。
  脏乱的头发为了好洗,直接贴着头皮剪了。
  马蓉看到苏樱的目光落在她头上,一边大口扒着饭,一边冲她嘿嘿一笑:“我让剪的,怕东家等着急。”
  马蓉有很多让苏樱讨厌的地方,但这一点苏樱很喜欢。给口饭吃,就能活过来的精神样儿,还有无拘无束,满不在乎的样子。没有一点大部分女子的娇弱,矫情。
  苏樱在她不远处的藤倚上坐下,“不急,你慢慢吃。”
  别人说不急,她可不能当真不急。
  马蓉依旧吃的很快,苏樱的茶还没喝完,她就吃完了。碗往桌子上一推,望着苏樱说:“东家,你问吧。”
  苏樱放下了手里的茶盏,迫不及待问:“你为什么会知道一些未来的事?”顿了一下,又说,“纳兰还提到史书,说什么康乾盛势。”
  还以为攀着纳兰,能过上好日子呢。一手把一个失势的人扶持起来,也算有一番作为。这个不争气的,自己折腾不出花样,还把自己连累了。马蓉又在心里把纳兰骂了一遍,才回答:“我来自三百年后。”为了给自己出一口气,说出了她从未说过的话,“那时候大清国早就完了,世上没皇帝,人人平等。”
  马蓉以为苏樱会言语激烈地斥责自己。等那个时候,她再慢慢跟她讲,用充分的证据让她相信,自己说的是真话。
  苏樱只是愣了一下,接着问道:“那你是怎么来的?”她不震惊,也没武断地认为马蓉胡说。重活一世这种事都有,世上有别的奇怪事,便不足为怪。
  马蓉对苏樱的表现很意外,但她也没再卖关子,“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就到了这里。”解释道,“在我们那里这种行为叫穿越,就是能穿到某个朝代里。比如,你们这里的人,穿越到唐朝或是汉朝。就会提前知道那个朝代将要发生的大事。还有一种原地穿越,穿越到他自己身上,这叫重生。”
  担心苏樱不明白,又解释,“本来四十岁,一觉醒来变十岁。”
  苏樱握着帕子的手紧了紧,心道,自己这种就是她说的重生。起初还以为马蓉是跟自己一样的重生呢,原来不是。
  她当前最关心的是,马蓉知道的所谓历史,是自己的前世,还是这一世,更或者都不是。
  于是问道:“你在历史书上看的,下一任皇帝是谁?”
  马蓉毫不犹豫地说:“四爷。”
  苏樱:“谁是皇后?”
  马蓉:“你。”
  苏樱:“下一任皇帝是谁?是谁生的儿子?”
  “叫弘历。”第二个问题,马蓉迟疑了,她之前说的是纳兰。犹豫了片刻之后,决定继续说谎。反正大家也没有什么证据,指责她说的是假话。
  在她正准备开口时,苏樱说:“是钮钴禄氏是吧?”
  马蓉惊住了。
  她以前怀疑过,苏樱跟自己一样是穿越。经过两番试探,又否认了这个想法。看来她当初的判断是对的。
  苏樱从她的表情里,得到了答案,心里安稳了许多。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直接又说:“我的情况,就是你说的重生。但这里跟前世不一样,前世我只有一个孩子,还夭折了。这一世,我一胎生了三个。男孩虽然同样是叫弘晖,但不是一个人。”
  马蓉仍瞪着眼。
  “前世的李氏,为四爷生过三儿一女,如今已经是他人妇;宋氏也是他人妇。包括你,在我的记忆里,你不是大福晋。”苏樱停顿了一下,说给马蓉,同时也是说给自己:“这一世是不一样的,一切都是未知数。”
  马蓉怔怔地说:“......东家,前世我是什么样子?嫁给了谁?”
  苏樱忍着心里的慌乱,强作着平静的样子,问道:“在你知道的历史里。我去世之后多少年,皇帝去的?”她用了皇帝这个词,而不是胤禛或是四爷。
  马蓉道:“三年。”想知道自己的前世,所以很老实的说话,“四爷在位的时间很短,后人都为他可惜。如果他在位的时间再长些,说不定大清国后期不至于那么弱。弘历就是个败家子,把四爷攒的银子,败完了。”
  答案有些出乎苏樱的意料,见他最后一面时,他的身体明明还很好。但也在她的猜测之内,康乾盛势没提到雍正,只可能是他在位的时间短。
  苏樱深吸了口气问:“他是什么原因去的?”
  “史书上无定论。大部分人说是累死的,也有人说是被人暗杀。”马蓉看着苏樱说,“孝敬宪皇后去世时,他非要亲临含殓,被大臣们阻止了。各地文臣武将都回京祭典,葬礼很隆重,还大赦天下。以后每年的中元节,清明节和除夕都会祭典。这种待遇,在历史上独一无二。”停顿了一下,又说,“就是你。”
  苏樱想到她看过的史书,对皇后的记载都是了了几笔,何况一般人也不会对一个皇后印象这么深刻。不相信马蓉的话。冷声道:“你不用这样讨好我。”
  马蓉急忙说:“我说的都是真的。当时我是好奇,为什么一个没有子嗣的皇后能坐稳皇后位置,就特意在网上查了那段历史。”又说,“不看不知道哎,记录的还挺详细。”
  马蓉老实的坐着,等着苏樱的下一个问题。
  苏樱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站起了身。
  “你要是想活着,以后就把嘴巴闭紧,莫要再胡说八道。谁问都不许再说了。”说完便往外走。
  马蓉急忙站了起来,“东家不想知道别事了?”
  苏樱回头看向她,一脸严肃地说:“我刚才说了什么?”没等马蓉应话,转身走了出去。
  崔嬷嬷站在离门口五丈远的地方,看到苏樱便迎了上来,笑道:“东家,怎么安置她?”
  “等我回去请示主子爷。”
  苏樱离开后,马蓉才想到了最后一句问话的答案:谁问都不要再说。唉,还有对自己的事不好奇的人。她好奇啊!她还不知道在苏樱的前一世,自己嫁给了谁。
  苏樱坐上马车后,特意吩咐车夫,走慢些。到了府门前,依旧没缓过来神,又吩咐去白塔寺一趟。
  当她跪在白塔寺的佛像面前,双手合,闭上眼祈祷时。彻底下定了决心,前世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早就过去了,那是属于跟自己一样姓名的人。跟现在的自己没有关系。
  “爷,把马蓉送出京城吧。”
  苏樱说。
  福仁阁因为添了三个孩子,多添了二十几个下人,比先前热闹了许多。
  胤禛逗着小三闺女接话,“行。”
  苏樱:“让她活着。”
  胤禛:“行。”
  此后,苏樱再没提过关于马蓉的事,胤禛也没有提过。这个自称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人,仿佛不曾存在过似的。
  礼部的手续繁索,五日后,册封四福晋的旨意才到雍王府。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大家也早就改口叫福晋了,但仍是很高兴。
  府里的人自发的庆贺了一番。
  在某些人的盼望中,时间过得时快时慢。一天一天的就到了七月二十。刚入秋,天气异常炎热,因为有孩子,屋内置的冰少,坐着不动还好。稍稍一动,满身的汗。
  这日,胤禛下午便回了府。破例没怎么跟孩子们玩儿,眼神一直围着苏樱打转。
  苏樱在看账本,被胤禛看的不自在。
  于是问:“爷有事?”
  胤禛低下头:“没事。”
  苏樱“噢”了一声,继续看帐本。没过多久,又感受到自己被人盯着,扭头一看胤禛又在看她。
  眼神热烈。
  两人对视了好大一会儿后,胤禛说:“今儿是七月二十。”
  苏樱:“是啊。”
  胤禛:“孩子们满两个月了。”
  苏樱:“怎么了?”
  胤禛看向窗户,声音低了一些:“天怎么还不黑呢?”
  苏樱:“有事。”
  胤禛又低下头,拿起来手边的一本书看,“无事。”
  苏樱:“拿反了。”
  “嗯?”
  “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