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一章 起死回生

第一章 起死回生


  “报~启禀太尉,大事不好了,衙内……衙内他被一个花和尚给……给打死了”一个鼻青脸肿的家仆连滚带爬的进来报告。

  高俅高太尉正聚精会神的把玩着一对精致的白玉茶杯。

  这茶杯可不简单,昨天他陪皇帝蹴鞠,给皇帝喂球,让皇帝进了10个球。

  赵佶龙颜大悦,临走的时候就赏了他一对御用的茶杯。可把旁边的太师蔡京给眼馋坏了。

  听到家仆报告,高俅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大呼小叫,成何体统?不就是打了个花和尚嘛,槛儿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是啊太尉”家仆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是衙内被一个花和尚给打死了!”

  “什么?”

  “啪”的一声,皇帝钦赐的白玉杯掉地上摔了个粉身碎骨。

  高俅整个人楞在了当场,半天没反应过来。

  他膝下无子,虽说这个儿子不是亲生的,可平时也是极为疼爱啊,跟亲儿子没什么区别。

  就在高俅像发怒的公牛一般准备把这个保护不力的家仆大卸八块之时,又急匆匆冲进来一个家仆向他报告。

  “大人、大人!衙内没死,没死啊……”

  与此同时,另一个时空。

  塔城市,华灯初上。一家名为罗曼的网吧内,此刻正呼声震天。

  各种卧槽、傻逼之类的叫骂声震得大厅的吊灯都快掉下来了,一水的LOL狂热爱好者们正在激烈的战斗着。

  一个游戏名为老汉推车的青年正和好基友喜宝在自家下路一塔附近猥琐而又艰难的发育着。他叫高槛,基友们都叫他高总,期待着有一天高槛能飞黄腾达,带大家一起发财。

  “美女,来两杯三炮台。”高槛扯着嗓子就是一声吼,惹得周围的玩家纷纷侧目,向他投去了鄙夷的眼神。

  美女网管也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心底早就开始问候高槛的十八代祖宗了。

  因为他每次来网吧,都直勾勾盯着人家小妹妹的胸部看。

  为了这个免费的福利,高槛还特地在这网吧办了张骚气的年卡。

  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三炮台端了上来。

  高槛扫码付账以后,转过头盯着离开的美女网管那圆溜溜的臀部吹了个口哨,正咧着嘴得意的傻笑。

  不料伸手取打火机点烟的时候要死不死的把茶杯给打翻了。

  滚烫的茶水顺着桌面流到了到了高槛脚下的插线板上,顿时传来一阵滋滋的电流声。

  随着一阵刺鼻的浓烟升起,我们的猥琐屌丝男高槛被电成了烤猪模样。

  最后一丝意识消失前,高槛还在心底大喊:麻痹啊,老子还是处男呢……

  迷迷糊糊中高槛似乎听到有人说话,可他浑身疼痛,感觉像是被人捏爆了蛋蛋一样,疼得他连张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躺在床上默默地听别人说话。

  “大人饶命啊,我等实在不是那花和尚的对手啊,他武艺高强,力大无穷,我等拼死保护也不能护得衙内周全呐”

  “是啊太尉,小人等说的句句属实,那花和尚说是要替什么嫂嫂报仇,一脚就踢到了衙内胯下,衙内当时就昏死过去了。要不是最后亮出了大人您的身份,只怕衙内和我等都早已死了多时了。”

  “一群废物,养你们有什么用,都给我滚出去,每人领二十军棍,下次再出这样的事,我要你们全家给槛儿陪葬。滚!”

  高槛忍痛听了半天算是明白了大概。

  “衙内?花和尚?嫂嫂?太尉?这不是水浒吗?老子都伤成这样了,谁他妈还没心没肺的看电视剧呢?”高槛在心里咒骂着。

  “不对,不像是电视,这声音分明就在跟前,太真实了。”高槛忍者疼痛继续听着。

  “老爷,消消气,刚才太医说槛儿并无性命之忧,只是疼晕过去了,你别气坏了身子。”

  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只听见她慢慢走到了床边坐在了高槛身边,一边爱惜地抚摸着高槛脸庞,一边轻轻的抽泣着继续说到:

  “我可怜的槛儿啊,要是你有个万一可叫为娘的怎么活呀!”

  听到这里高槛算是有点头绪了。

  “他们分明就是说我嘛,老爸老妈平时说话不是这样啊,再说这声音也不对啊。我们家什么时候有这么牛逼的亲戚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难道是老爹同父异母的兄弟回来了?高槛心底恶俗的猜测刚才说话人的身份,不一会又昏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高槛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仿佛做了一场噩梦一般,浑身被汗水湿透,口干舌燥,感觉身上也没之前那么疼了,就想起来倒杯水喝。

  他艰难的撑坐起了身体,环顾周围环境,傻眼了。

  他此刻正坐在一张装饰的极其奢华的木制大床上。

  身上盖着的是从没见过的绣花精美的锦被,高槛估算怎么着也能值几千块RMB吧。

  身下黄花梨做的睡榻他肯定是认不出来的,只觉得应该很贵。

  大床四周挂着蚊帐,对,高槛就是这么认为的,他哪里见过真的帷帐啊。

  洁白的上等丝绸做的帷帐边上还用金丝做了装饰,高槛伸手摸了摸,很怀疑这金丝的真假。

  掀开帷帐站起了身体,映入眼前的是一间大的有点过分的卧室,足有半个篮球场大小。要是没有那张床,高槛还真以为自己刚才睡在一间博物馆里。

  高槛活像那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东瞅瞅西瞧瞧,摸摸这个碰碰那个,土包子的本性暴露无遗。

  古色古香的八仙桌太师椅,精致的摆件,镶金嵌玉的瓷器没一样是凡品,就连洗脸盆和夜壶都是银制的。

  最符合他品味的就是卧室中央桌子上放着的一个金灿灿的大碗。

  至于传说中的书籍字画一类的高雅的物件,那是一样都没有。

  整个房间的布置充分体现了一个古代官二代兼富二代的纨绔子弟的气质。

  用我们现代的话讲就是俗不可耐。

  高槛看着这么高大上的卧室流了一地的哈喇子。

  忽然脑袋里传来一阵剧痛,无数有关高衙内的记忆像倾泻而下的垃圾一般,瞬间粗暴的填进了它的大脑,跟他原本记忆融合在了一起。

  把高槛疼的差点又晕过去。

  不过这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来的快去的也快,高槛蒙了。

  无情的事实彻底摧毁了他之前的猜测,什么老爹同父异母的富贵兄弟都是扯淡。

  他是真的死了,死而复生,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大宋朝,他现在是高衙内。

  高槛赶紧跑过去拿起桌子上的铜镜照了照。

  镜子里是一个英俊的不像话的少年,十六七岁的样子。

  高槛摸摸自己的脸,有点不敢相信,老天爷啊,老子真是爱死你了。

  这是一张怎样完美的脸蛋啊,比刘华仔和郭辅成还帅,比鹿长生和李司丞这些小鲜肉更阳刚。

  身材比例完全是按黄金分割打造的,身高自己估摸了一下应该有一米九,不胖也不瘦。

  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风流潇洒之气,真是一个器宇轩昂、风度翩翩的美男子,简直自带勾魂属性啊。

  连高槛自己都看痴了,可想而知那些个小娘子、俏寡妇如何能抵挡的住。

  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发虚,应该是缺乏锻炼的缘故吧。

  有这么漂亮的脸蛋和完美的身材,怪不得高衙内要去调戏小娘子呢!

  浪费资源是可耻的,以后这项伟大的使命就由本大爷替你完成吧。

  过了好半天高槛才回过神来,以前虽说自己衣食无忧,又有一群好哥们,上下班之余看看直播打打游戏,偶尔也能壮着胆子调戏一下美女,玩的很开心。

  可毕竟是穷苦人家出生,父母都是苦哈哈的农民,自己三十好几了连个女朋友也没有。

  每次相亲对方不是嫌弃这个就是嫌弃那个,其实高槛心里明白一切的根源都在钱上。

  现在的女人都太现实,一切向钱看齐。

  自己一个打工仔每个月的薪水也就混个温饱,哪有钱买房买车啊。

  现在好了,虽说穿越了父母肯定伤心欲绝,可好歹还有个混得还算不错的哥哥给父母养老送终。

  想到这里高槛也释然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他现在成了高衙内,老爹是大名鼎鼎的高太尉,权倾朝野,家中钱财无数。

  最重要的是有这么一副好皮囊,就算老爹高太尉倒了,只靠刷脸他也可以活的很自在。

  “大宋朝的美女们,衙内哥哥我又回来了!”

  “高衙内啊,看在你长这么帅的份上,你的仇大爷我替你报了”

  “哼,臭不要脸的花和尚,看大爷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敢踢老子的蛋蛋”,想到这里高槛猛的一惊“蛋蛋?”

  赶紧打开裤裆检查了一番。还好,枪支弹药都算完整,这才放下心来。

  想起大宋朝那些娇滴滴的美娘子,高槛的哈喇子又流了下来。

  当然也就只是想想,屌丝归屌丝,他好歹前世也是上过大学的,起码的道德底线还是有的。

  不像那些精虫上脑就什么都不顾的家伙,他高槛可是个很讲情怀的人。

  正在这时,脑子里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古怪的声音,吓得高槛一个激灵:

  “小子,你终于醒了!”

  “谁?谁在说话?哪个不开眼的吓唬你家衙内呢?”高槛色厉内荏的叫骂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