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十五章 我要打十个

第十五章 我要打十个


  第二天清晨,城南捧日军驻地。

  高槛击鼓聚将。

  三通鼓后,捧日军左右两厢大小军官数十人悉数到场。

  高槛端坐大帐中央的主帅位置,身后是四虎一剑。

  一众将领按官职高低分左右站立。

  大宋朝以左为尊,所以左侧站立的都是各营主将。

  刘仲武的长子、捧日军副都指挥使刘锡就站在右侧首位。

  这刘锡生得相貌堂堂、威武不凡,一看就是有勇有谋的人。

  昨晚高俅给他介绍过刘锡的事迹。

  前几年,吐蕃赵怀德叛宋,刘锡受刘仲武派遣,只身前往溪哥城劝降藏扑征哥成功。

  高俅那时还在刘仲武军中监军,因为都被童贯打压,所以二人关系极好。

  后来高俅发迹,就把刘锡弄到了捧日军里,倚为亲信。

  高槛和刘锡相识一眼,各自点头回应。

  “各位将军,本将初来乍到,这厢有礼了。”

  “贸然请诸位前来相见,实乃本将心情迫切,想要领略一下我捧日军和诸位猛将的风采!”

  高槛这话说的谦虚,可在座的除了高俅的亲信,其他人却并不买他的账。

  有些人就很不服气,比如这位:

  “都指挥使大人,我捧日军主帅,向来都是由皇亲国戚、或是军功卓著、德高望重者担任。不知都指挥使大人何德何能可担此重任!”

  不出高槛所料,果然有刺头冒出来了。

  只见这员将领虎背熊腰,满脸钢须,煞是凶恶。

  刘锡见状,上前附到高槛耳边悄悄介绍了一番。

  高槛点头表示了解,暗自运起了读心术。

  这个家伙是右厢都指挥使,名叫童刚,是童贯的一个亲戚,军中的其他派系都以他马首是瞻。

  这人仗着童贯的关系,一向骄横跋扈。再加上有点勇力,就更加得目中无人了。

  其他同僚们迫于童贯的淫威,处处对他忍让三分,底层士兵更是畏之如虎。

  他在军中私卖粮草器械牟利,无视军纪强抢百姓财务,昨晚这家伙竟然强奸了一名农户家的闺女,还把人家全家给杀了,最后一把火烧了人家房子。

  高槛决定今天就拿他立威了,心中冷笑:

  “谁让你作恶多端,还是童贯的亲戚呢,嘿嘿嘿……”

  “听童将军这话的意思,好像很不服气我坐这军都指挥使的位子?”高槛笑眯眯的问道。

  “是又怎么样?还不是仗着你爹的威风?别人怕你,我童刚可不怕!”

  那一脸鄙夷的神情和态度,看得高槛恨不得当场就把这家伙给咔嚓了。

  虽然心里不爽,嘴上却还装的一脸谦虚的模样:

  “童将军言之有理,本将太年轻,又没有上过战场,也难怪童将军不服。”

  “这样,我和童将军打个赌,如果我赢了,童将军还请另谋高就,如何?”

  “怎么个赌法?”

  童刚有点怯场了,高槛一拳打飞萧峰他昨日也是亲眼目睹了的,生怕高槛要求和他单挑。

  “童将军放心,本将也不欺负你。你自己任挑九个人,将领也好,悍卒也好,只要你们能打败我,都指挥使的位置,本将拱手相让于你,不知道童将军敢不敢呢?”

  高槛霸气的说到。

  童贯一听,正中他下怀啊,心下大喜。

  捧日军乃是禁军上四军之一。军中士卒全是精挑细选,百里挑一的好汉。

  普通士兵要求身高必须在一米八以上,能开三石强弓。单论这一项,甚至比大部分的草原蛮子还要厉害。

  “既然你如此自负,也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童刚想到这里,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家伙给赶出军营。

  “空口无凭,可敢立下字据?”童刚冷笑着问高槛。

  “有何不敢?取笔墨来!”高槛也斩钉截铁的说到。

  片刻工夫,两人在其余将领的见证下立好了字据,并签下了生死状。

  刘锡担心高槛出意外,上前阻止:

  “两位将军,军中比武切磋本是常事,生死状还是算了吧!都是同僚,要是有个好歹可就不好了。”

  高槛无所谓的摆摆手,示意他自己有分寸。

  可童刚就不这么想了,谁让他高家父子不给童贯面子。

  “今天就借这个机会除了你这小子,童贯大人必定重重有赏!”童刚心中恶毒的想着。

  “刘将军大可放心,都指挥使乃大宋第一勇士,怎么可能让我们几个人给伤着,不然他还当什么第一勇士啊?哈哈哈……”

  童刚毫不掩饰对高槛的嘲讽。

  高槛用怜悯的目光注视着童贯,说道:“既然如此,稍后校场集合全军,让将士们也一起作个见证。”

  说完,令诸将散去,集合兵马。

  高槛回到账内,刘锡急匆匆的跟了进来。

  “大人,您考虑的有点欠妥了,等会要是真有什么好歹,叫末将如何向高太保交代。”

  “刘将军,大可放心,”马忆安对刘锡说到。

  “就他们这些人,衙内还没放在眼里。实话告诉你吧,昨日对战萧峰,衙内也只使出了三成力道,童刚这家伙自己找死,咱们还能拦着不成!”

  说完,高大衙内和四虎一剑,同时发出了奸计得逞后的狞笑。

  “哈哈哈……”

  刘锡听完,有点不敢相信,怔怔的望着高槛。

  “太阴险了,长得人畜无害的,心思也太歹毒了吧,童刚啊童刚,你可惨啦……”

  三炷香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捧日军全军集合完毕。

  高槛在一种将领的簇拥下来到了校场中央的点将台。

  看着下面整整齐齐的五个骑兵方阵,高槛心里五味杂陈。

  为什么呢?

  他眼前的士兵那是个个眉清目秀,身高确实都超过了一米八,可怎么看都不像是大宋朝响当当的上四军悍卒。

  别说悍卒了,连个士兵都不能算。

  只能说这是一群装备精良的模特,对就是模特,太好看了!

  你见过士兵皮肤白皙的比唱戏的还好看的吗?

  再看他们骑的战马!那也叫战马吗?你见过一米三的战马吗?

  在高槛看来,他们身下骑的就是全身披甲的矮骡子!

  高大白净的模特,再配上披甲的骡子,怎一个滑稽了得!

  高槛心里在为大宋哭泣啊!

  知道你们缺战马,可没想到缺成这个鸟样啊!

  算了,既然老子来了,就算当了裤衩也要想办法给这些家伙弄来合格的战马。

  高槛右手一挥,场下很快安静了下来。

  “兄弟们!”他学着李云龙的样子喊了起来。

  “从今天起,老子就是你们的头了。是不是觉得看老子比你们还要好看呐?”

  下面有士兵笑出声来了。

  “对,就是因为老子比你们都好看,所以陛下就打发我来给你们当头头来了。”

  “可我觉得,长得好看还是不好看无所谓,当兵嘛,关键看你有没有本事。”

  “所以,老子和童刚将军打了个赌,只要他们十个人能把老子干翻喽,老子就让出这个指挥使的位子给他做。”

  高槛一指不远处的擂台上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十个精装大汉说到。

  哗~台下传来了一阵骚动,士兵们开始议论纷纷了。

  “这新来的将军是谁啊?怎么没见过,疯了吧!”

  “没见识了吧~他呀,是高太尉,不,是高太保的衙内,叫高槛!昨天一拳把辽国的萧峰打飞出足足十几米远。”

  有消息更灵通的又补充道:

  “对对对,昨天啊,辽国南院大王连败了武状元张吉庆和林冲林教头,真是不得了。结果你们猜怎么着,被高将军一拳就给打出了几十米远,也就是辽狗身体壮,换其他人早死透啦!”

  “哇!这么厉害~真的假的”

  “这能有假吗?我宫里当差的哥们告诉我的,陛下还封了高将军大宋第一勇士呢~”

  等士兵们说的差不多了,高槛才示意他们安静下来。

  高槛双手叉腰,边说边来回踱着步,身上的铠甲哗哗作响。

  “叫你们来观战,就是要你们看看,老子到底有没有资格做这个主帅的位子!”

  “现在全军在擂台周围列队,准备观战!”

  高槛说罢,各营主官就带着士兵们列队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