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八章 衙内变身干殿下

第八章 衙内变身干殿下


  高槛随高俅来到了前堂大厅。

  传旨的太监,內侍总管钟英,正悠哉悠哉的品着香茗。

  他见高俅领着一个俊朗不凡的少年匆匆赶来,赶紧站了起来。

  他虽说是內侍总管,在百官面前都是鼻孔朝天的主,可那得看对方是谁,眼前这位爷他可不敢怠慢。

  躬身施了一礼道:

  “咱家给太尉大人请安了!”

  “哎呀,钟公公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公公见谅!”

  高俅满脸堆笑的就迎了上去。

  “不知钟公公深夜造访,又何贵干?”高俅故意装糊涂。

  “太尉大人,陛下口谕,您还是先接旨吧。”

  钟英这老狐狸也卖了个关子。

  高俅赶忙率着一家老小恭敬地跪了下来。

  “陛下口谕:太尉高俅,教子有方,舍身救主,功莫大焉。赏黄金千两,碧玉一对,以章其功。着高俅之子高槛明日进宫面圣,不得有违。”

  “臣领旨,谢主隆恩。”

  高俅说完又是一拜,见高槛还在发愣,赶忙扯了扯他的衣袖,高槛这才如梦方醒,学着高俅的样子又来了一遍。

  行过大礼,钟太监不敢让高俅父子久跪,赶紧搀扶起来,同时口中连连道喜:

  “恭喜太尉、贺喜太尉,令郎虽小小年纪,却英勇不凡,舍身忘死,于闹市勇救皇太后,立下大功,真乃我大宋儿郎的楷模呀!”

  高俅虽仍有疑惑,但却不表露出来。

  赔笑着回道:“公公见笑了,小儿生性顽劣,偶有小功罢了,当不得公公夸奖!”

  说完,回头低声吩咐管家取一百两白银送给钟英。

  待打发走了钟太监,高俅让高槛把救人的事情详细叙述了一遍。

  当高槛大概形容了那老妇人的样貌后,高俅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高兴得哈哈大笑起来。

  “不愧是我高俅的儿子,随便上街上溜溜都能救个皇太后,看来老夫以后也要多做善事啊,这回报简直太丰厚啦!”

  说完又是一阵猖狂的大笑。

  “我说老爹,你确定我今天救得人是皇太后?”高槛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心下寻思着:“这主角光环也太扯淡了吧,衙内我坏事做尽,就做一次好事就能救下个皇太后?”

  “根据你描述的那老妇人的相貌,为父确定无疑,就是向太后她老人家!你小子可真是我老高家的福星,啊哈哈哈……”

  高俅一边说一边摸着高槛的脑袋,那模样仿佛就在摸一直宠物似的。

  高槛也顾不得老家伙把他当畜生一样抚摸,跟着高俅一起忘乎所以的大笑起来。

  一时间高府上下全都沉浸在了得意之中,就连高家养的恶犬的叫声都好像比平日里更加嚣张了……

  翌日清晨,高槛被小楠早早叫起,穿戴整齐之后就随高俅进宫去了。

  高俅去参加朝会了,高槛被昨日喧旨的钟太监领到了慈宁殿外等候,说是向太后也要召见,让他先候着,又对殿门前的小太监交代了几句就走了。

  高槛等了许久也不见传召,正百无聊赖之时,忽听得不远处有嬉笑声传来。

  抬眼望去,只见不远处一座小桥上,一名妙龄少女正在和一名少年追逐嬉闹。

  这少年手里抓着一根太监用的浮尘,边跑边回头挑衅着让少女来抓她。

  高衙内以前也没进过皇宫,高槛不认得这一对少年的,看见浮尘只当是两个不懂事的太监和宫女。

  他刚才正想着怎么能装得更像个正人君子,好博得皇太后和皇帝的欢喜呢。

  看见这两个不懂事的少年,心头一喜,这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来了。

  待着两个少年走近了,高槛装出一副老夫子的架势呵道:

  “站住,皇宫之中乃庄严之地,尤其是这慈宁殿乃皇太后老人家的寝宫,你们两个大胆的太监宫女,如此喧哗,扰了皇太后老人家的清净你们担待的起吗?”

  高槛特意把皇太后三个字说的特别大声,还向殿门口方向拱了拱手,以示对皇太后的尊敬。

  两少年被高槛唬的一愣,都站住了,饶有趣味地看着高槛一边叨叨一边对他们指指点点,那眼神跟看傻子似的。

  殿门前的小太监刚想上前制止,被那少女一个凶狠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这俩少年男的俊朗非凡,乍一看去简直比一般女子还俊俏,活脱脱一个小正太模样。

  女的也是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美若天仙!

  之前高槛没仔细瞧,现在看着俩人举止间透着贵气,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谁啊?敢这么跟我说话?知道我们是谁吗?”

  拿浮尘的少年趾高气昂的质问高槛,那少女也一脸坏笑的附和着。

  “本公子是高太尉高俅之子,高槛。你们……不就是太监……和宫女吗?”

  高槛用手指了指浮尘,越说声音越小,越说越心虚。

  心想糟了,莫非这两个家伙是哪个皇子和公主,可千万别是啊,老子刚来还没活够呢。

  不,绝对不能让他们俩给吓住了,高槛的大脑飞速的运转了起来,忽然想起这老赵家的人好像性格都比较软弱啊,心下一横,豁出去了。

  高槛提了提嗓门继续说道:

  “本公子不知道你们是谁?也不想知道。我大宋的儿郎,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

  不管是太监宫女还是皇子皇女,我岂能因你们的身份不同就不指出你们的错误。”

  高槛说的那真叫个大义凛然呐,一副将要慷慨就义的样子。

  “少在这里装腔作势,你又不是我们的先生,凭什么对我们指手画脚。”

  那少年郎气冲冲的反驳道。

  “敢在这皇宫之中训斥我们,信不信我叫人打你板子。就算你爹也不敢这么跟我们说话。”

  这下高槛更加确定了,这俩祸害肯定是皇子公主无疑了。

  “错了就是错了,就算是皇上犯了错我也会直言不讳地指出来,否则就不是我大宋的好儿郎!”

  高槛这回得更加大声了,连他自己都觉得有那么一点浩然正气在胸中回荡,还真是发起狠来连自己都骗呐!

  这一番鬼话说得这俩少男少女想要反驳却又找不出他这话的毛病,只气的直跺脚。

  “好啦,桓儿、金奴,不要闹啦!”

  “大胆逆子,敢对太子和永庆公主无理。”

  一身龙袍的徽宗皇帝赵佶在一众随从的簇拥下走了过来,身后跟着高槛的便宜老爹高俅。

  走到近前,高俅拉着高槛给皇帝和太子公主跪下道歉,自请降罪。

  “爱卿快快平身,小孩子玩闹而已,不必较真。”

  赵佶让高俅父子起来,又盯着高槛说道:

  “好一个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说的好!你小小年纪不但勇武不凡,还能有这般气节,难能可贵啊。”

  回头又对高俅说道:“高爱卿,你养了个好儿子!”

  高俅连忙谦虚道:“谢陛下谬赞,小儿当不得陛下如此夸赞呐!”

  “如何当不得,朕看呐,一点都不为过。”

  “能不顾个人安危舍身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妇,这是勇。”

  “能在这两个小恶霸面前”皇帝指了指赵桓和找金奴,“不惧权贵、威武不屈,这是节。有如此少年,是我大宋之幸啊!”

  “这全赖陛下治国有方,我大宋百姓沐浴在陛下的福泽之下,人人都懂得这些道理,小儿不过是做了臣子应该做的而已,实在是愧对陛下夸奖……”

  高槛在一旁偷偷看着皇帝一脸得意的享受自己老爹的马屁,心里一阵恶寒。

  暗骂赵佶活该被金人掳去受罪,太不要脸了。

  君臣二人互吹完了以后,赵佶领着几人一起去见向太后。

  赵桓和找金奴也跟了进来,俩人一进门就跑过去围在了向太后身边,一个揉肩一个捶腿,赵金奴还凑到老太婆耳边悄悄嘀咕着什么,直惹得老太后呵呵大笑。

  待皇帝给太后请安坐下,高俅和高槛也跪下给太后请安。

  “平身吧,高爱卿啊,这就是你家的小子吧?”太后问高俅。

  “回太后的话,正是犬子高槛。”

  “来来来,走进些,让哀家好好看看!”向太后对高槛招招手,和蔼的说道。

  高槛闻言顺从的往前走了几步,也不害怕,只觉得这老人家慈眉善目的,就像小时候隔壁家的老奶奶似的,特别亲近。

  他状着胆子正视着向太后,一副乖孙子的模样。吓得高俅连连咳嗽提醒。

  向太后盯着高槛看了一会儿,只觉得这小子眉清目秀的越看越欢喜,再加上昨天他救了自己的老命,心里更加舒畅。

  “高槛呐,你今年多大了?”向太后亲切地问高槛。

  “回太后奶奶的话,小子今年十七了。”

  高槛学着他老爹的样子回答到,还特意在太后后面加了奶奶俩字,把高俅吓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背后的冷汗刷刷直冒,生怕这瘪犊子玩意儿惹老太婆不高兴了。

  哪知道,向太后听见高槛叫她太后奶奶高兴地嘴都合不拢了,连说了三个好字。

  “嗯~有股子机灵劲儿?哀家看你啊是越看越顺眼儿了,你昨天又不顾安危救了哀家,那哀家就手下你这个干孙子了。”

  向太后说完,又是一阵舒心的大笑。

  高槛一听,自己卖了个乖,居然还有这意外收获。

  顿时心中大喜,赶紧顺杆子就往上爬。

  “孙儿谢皇太后奶奶大恩。”

  正在心惊肉跳的高俅也放下心来,努力的压制着心头的狂喜,仿佛是他自己被太后收为了干儿子似的,偷眼谯了谯皇帝,发现赵佶也一脸笑意,心里就更加得起来。

  “往后,哀家这慈宁殿准你来去自如,就像桓儿和金奴一样。”向太后又补充了一句。

  “这……”高槛犹豫了,他不敢接话,虽说太后发话了,可这皇宫之中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乱走的,弄不好脑袋磕就没了。

  他向高俅投去了求救的眼神,高俅又看看赵佶。

  “准了!”皇帝大手一挥,这事就算是定了,高槛这才再次拜谢了太后和皇帝。

  向太后很久没这么开心了,今天收了干孙子,更是笑得满面生辉。

  她招呼高槛走到近前,拉着他左看右看,不时地说笑,高槛也趁机大拍马屁,又惹得太后和皇帝一阵眉飞眼笑,连赵桓和赵金奴都笑的前仰后合。

  等高俅高槛从慈宁殿出来的时候,皇宫中的太监宫女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对他爱理不理的了,一个个恭敬的不得了。

  这个一声干殿下那个一声干殿下,直喊得高槛骨头都轻了二两。

  父子二人一路大摇大摆,无比潇洒的出宫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