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九章 疯狂的衙内

第九章 疯狂的衙内


  自从高槛被向太后认了干孙子,高府就变得更加热闹了,接连几日不断有官员登门道喜。

  高俅在府中大宴宾客三日,大门口的马车轿子一直排到了御街边上,高俅收礼收得手都软了。

  高槛也趁机结识了许多朝中勋贵显宦,既有高俅的朋党,也有皇家贵胄。

  所有在京城的豪门望族悉数到场,一时间高府蓬荜生辉,门槛都被踩低三分。

  “恭喜太尉贺喜太尉……”

  “干殿下真乃人杰啊……”

  “干殿下一表人才,真是我大宋男儿的楷模……”

  “干殿下勇救太后,令我等钦佩之至呀……”

  逢迎谄媚之声不绝于耳,甚至还有趁机给自家闺女说媒,准备攀高枝儿的。

  “太尉大人,小女今年正好二八,尚待字闺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个吏部官员还没说完就被礼部的一个家伙给打断了。

  “去去去,你家女儿哪比得上我闺女貌美,干殿下,我家女儿也未曾婚配,不知可有兴趣?”

  见有人起了头,家中有未出嫁的女儿的众人也一起拥了上去,争先恐后的推销着自家的闺女.

  那些没女儿的只恨自己妻妾肚子不争气,寻思着回去以后要不要再造几个闺女。

  高槛被这群人弄得狼狈不堪,最后借口自己伤还没好,溜之大吉了。

  正在这时,大门口的管家高唱一声:“太子殿下、永庆公主殿下到——”

  高俅闻声,赶紧和众人前去迎接。

  “太子殿下、公主殿下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还请太子和公主恕罪。”

  “高太尉客气了,都是自家人了,不用这么见外。”太子赵桓笑着说到。

  “太尉大人,高槛哥哥呢?”赵金奴不见高槛在场,就问高俅。

  “回公主殿下,槛儿他去后院了,下官这就派人去叫他过来。”

  “不用了,太尉大人,您找个人带我们过去就行了。”赵金奴拦住了高俅。

  “是啊,高太尉,皇奶奶吩咐要我们多和槛哥哥亲近亲近。”赵桓补充道。

  “看来这个小混球还挺受老太后喜欢。“

  赶紧吩咐殷喜殷燕带两位殿下去找高槛。

  一众宾客待太子公主走进了后院,赶紧呼啦一下围了上来再次向高俅道喜,生怕落在人后。只乐得高俅大笑不止,尽情地享受着众人的吹捧。

  殷家兄弟带着赵桓和赵金奴在后花园找到了高槛,便退在了一旁。

  高槛正在无聊的给池塘里的金鱼喂食。

  见太子公主来了,以为他们俩来为昨天的事找自己麻烦来了,赶紧起身恭敬地行了一礼。

  “草民见过太子殿下、公主殿下。”

  “槛哥哥客气了,都是自家人了,不必如此。”赵桓赶紧伸手扶起了高槛。

  “是啊,槛哥哥,皇奶奶说了,要我们跟你多亲近。”

  赵金奴一脸兴奋地说道。

  “以后叫我们名字就好了,不用太子啊公主的,早就听烦了。”

  高槛见他们兄妹俩说的真诚,不像是装出来的,也懒得做作,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

  “那我就不矫情了,昨日听官家叫你们桓儿金奴,我也就这样叫你们吧。”

  对了,我今年十七,你们呢?”

  高槛之所以特意报自己的年龄,一是因为确实不知道他们俩具体多大。

  这二嘛为的是哄骗他们叫自己一声哥哥。

  这样以后跟人吹牛,说太子和公主都叫自己哥哥,那多有面子。

  “我十四。”赵金奴说。

  “我十三。”赵桓说。

  “我比你们大,以后没人的时候我就叫太子桓哥儿,叫公主金奴,可好?”

  高槛大大咧咧的说到。

  “好啊好啊,槛哥哥,这样才像一家人的样子嘛!”

  赵桓拍着手高兴地说到,他毕竟年纪小点,少年心性。

  “嗯嗯嗯,槛哥哥!”赵金奴也高兴的回应。

  “你快给我们讲讲前日在大街上你是怎么救的皇奶奶,那么刺激的场面,我们俩还没见过呢!”

  赵金奴一脸向往的拉着高槛的胳膊哀求着,一副小萝莉的可怜样,赵桓也拉着他另一条胳膊不断地摇晃着。

  高槛看着俩姐弟俩一脸天真的样子,心中有些触动,想起了小时候和哥哥一起玩耍的日子。看着这姐弟俩无忧无虑的样子,想到靖康之变以后他们的悲惨命运,暗自为他们伤心。

  赵金奴看高槛面上有些忧郁,以为他伤势未愈,担心的问了起来。

  “你怎么了槛哥哥,是不是伤还没好,要不你先回房间休息吧。”

  “嗯,槛哥哥,我们改天再来找你玩吧。”赵桓也关切的说。

  “没事没事,一点小伤而已,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心事。不想了,来,我们去那边亭子里坐下说。”

  高槛带着他们来到了池塘边的凉亭,几个丫鬟端来了茶水点心,三人边吃边聊着。

  高槛把闹市救人的一幕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遍,只听得姐弟俩一脸崇拜之色,直夸槛哥哥厉害。

  讲完了救人的事,小正太和小萝莉又拉着高槛给他们讲故事。

  高槛把后世西游记里的故事挑了几个讲给他们听。

  把两个小家伙听得沉醉其中不能自拔,直到宫中的太监过来催促回宫,才恋恋不舍的告别。临走的时候还说改天还要来,回去要把今天听的故事讲给皇奶奶听。

  夜深,高府宾客尽散。

  高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他在想今天来找他的赵桓和赵金奴,这两个小家伙多像自己小时候和哥哥一起围着奶奶听故事的样子。

  多么美好的一幕啊,只是再过十几年就会被金兵的铁蹄踏得粉碎,大宋朝无数像他们一样的老百姓也会跟着一起遭殃。

  也许用不了十几年,因为他这只小蝴蝶的到来,可能会多多少少影响到历史车轮前进的速度。

  他必须阻止灾难的发生,就算阻止不了也要尽可能的保住更多的人,比如这对姐弟。

  朝廷的官员是指望不上的,他们在自己家的表现就能看得出来,这些人一个个脑满肠肥,只会溜须拍马,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升官发财。

  可是自己拿什么去阻止这一切呢?

  文,他自知没有定国安邦之策。武,他现在连马忆安都不如。

  他唯一的优势就是知道历史的大致走向和有限的知识。

  大宋朝重文轻武,经济优势冠绝天下。

  经过王安石的变法,大宋朝的经济空前繁荣,已经有了资本主义萌芽的雏形。

  这些他在那天游街的时候已经见识过了。

  但军事力量就太差强人意了。

  从太祖伐辽失败以后,老赵家的雄心壮志早就被草原上的契丹人吓没了。

  不是宋人羸弱,而是国家军事体制有问题。

  现在比契丹人更加凶残的金国正在崛起,不久的将来还有一个令全世界闻风丧胆的蒙古帝国会慢慢露出狰狞的獠牙。

  大宋周边强敌环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这块肥肉。

  而对天下的大势,朝廷上下绝大部分人都没有清醒的认识。

  他高槛能坐以待毙吗?他能让靖康之耻再次重演吗?他能让崖山之后无中国的历史悲剧再次发生吗?

  不,不能!他不能再像以前的高衙内一样浑浑噩噩的浪费光阴了,他必须有所准备才行。

  他还有一身的潜力可以挖掘,他有掌管天下兵马的便宜老爹,他现在又受到了老赵家的垂青,这些都可以加以利用。

  他相信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

  为什么第一次发布任务就让他救下了向太后,然后就如同儿戏一般的获得了这么多好处!

  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只是现在他还不知道罢了。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啊!

  高槛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第二天第一声鸡鸣之声响起,他就起来了。

  独自来到了空无一人的演武场。

  平日里家将们都在这里训练,木桩、石锁、沙袋等训练器械都有,十八般兵器俱全。

  高槛不会武艺,但后世强身健体的锻炼方法懂啊。

  经过改造的身体特别有力,一百个俯卧撑下来,他居然连汗都没出。

  于是加大强度,500个俯卧撑、500个仰卧起坐,500个引体向上,500个深蹲,一套训练完成太阳已经出来了,高槛也累得大汗淋漓。

  不知什么时候,演武场上围了一群家将,看妖怪似的张大着嘴巴盯着自家衙内看。

  “衙内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这还是人吗?”

  “太厉害了!”

  “真乃霸王转世啊~”

  家将们窃窃私语、议论纷纷,高槛也不理睬,径直离去。

  他回去洗漱一番,吃过早膳,就去找高俅要了一大堆兵法书籍,足足一百多本,全让四虎搬到自己房间离去了。

  然后把房门一关,埋头看书去了。

  由于早起锻炼,体力消耗巨大,还没到午饭时间高槛就肚子咕咕直叫了。

  吩咐小楠让厨房弄了点吃的,不料平时就能吃饱的饭量今天不够了,又让人做了一顿才算吃饱。

  饭后休息了一个时辰就起来了,拉着马忆安教他剑法,一学就是一个下午。

  晚饭过后继续读书,直到子时方才入睡,巨大的鼾声响彻高府的夜空。

  高俅只当这傻小子心血来潮了,也不管他,不料高槛一连坚持了七日,每日如此。

  喜得高俅老怀大慰,直对晁氏说儿子张大了。

  晁氏也是满心欢喜,看着高槛一改往日的游手好闲,勤奋刻苦,整日都笑脸盈盈。

  就这样,很快六个月就过去了,高槛每日坚持读书练武,风雨无阻。

  期间,除赵桓和赵金奴来找他玩过几次外,从不外出。

  半年的时间,高槛虚胖的身体变得肌肉虬结,充满了男性的魅力,浑身上下散发着雄性人类浓重的荷尔蒙气息。

  丫鬟们被他瞟一眼就浑身发软,几乎一个礼拜都缓不过劲来。

  他已经能举起一千斤的石狮,搬到房间里的书籍也已经全部读完,深深地刻在了脑子里。

  他又让高俅替他寻来了数百本各种书籍,继续勤加学习。

  马忆安已经不是高槛的对手了,他现在赤手空拳都能把马忆安打得毫无招架之力,面对普通家将他终于实现了“我要打十个”的豪言壮语。

  最令高槛意外的是他的饭量,他现在一顿饭能吃掉十斤米饭和一条羊腿,一天的饭量抵得上是个家将。

  高俅暗地里都在考虑要不要去兼职一份副业,不然这小子,老子我快要养不起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