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十六章 还有谁?

第十六章 还有谁?


  高槛阔步来到擂台中央。

  此时,恰好一阵劲风袭来,刮的擂台两侧的旗帜猎猎作响。

  士兵们都安静了下来,静静地肃立着,一股萧杀之气在场中弥漫。

  面对独自一人的高槛,早已等候多时的童刚等十人,个个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的要准备给新任主将一个下马威。

  高槛的目光从十人身上一一扫过。

  他们全都退去了甲胄,只穿一条黑色长裤,腰系红带,赤裸的上身肌肉凸起。

  双臂雄壮有力,下盘沉稳,仿佛十根铁柱子钉在了擂台上,一脸狠辣之色。

  与台下的大部分士兵不同,这些人都有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油光闪亮。一看就知道都是练家子。

  高槛为公平起见,也让刘锡帮他卸下铠甲。

  “童将军,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现在服软,低头认错,从此老老实实的,本指挥使大度,可以既往不咎,否则,你我已签下生死状,休怪我辣手无情。”

  “少他妈装模作样了,高槛,别以为就你有点能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等的厉害。”

  高槛是真的心软了,本来想放他一马,可童刚却是一点也不领情,让高槛下定了除掉他的决心。

  反正有生死状,童贯就算告到皇帝那里去他也不怕。更何况他还占着理,是童刚顶撞上级在先。

  “哎呀,我说童刚,你就这么急着想去阎罗殿报到啊,我这人最乐意成人之美了,那就帮帮你吧!”高槛阴笑着,眼睛盯着童刚说到。

  童刚被高槛看得有点发毛,心里咯噔一下,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刘锡充当了这场赌局的裁判官,他上台又把生死状和规则宣读了一遍:

  “今有捧日军都指挥使高槛,与捧日军右厢指挥使童刚等十人擂台比武切磋,意在互相请教武艺,不得使用兵器。然擂台之上,拳脚无眼,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特立生死状,若有死伤,不得追究……空口无凭,立此为据。”

  刘锡念完,走到擂台之下,敲响了大锣,比武正式开始。

  童刚一个眼色,其余九人并没有一拥而上,而是迅速散开,将高槛包围在中央。

  他们两人一组,自成阵型,配合娴熟,看样子平时就经常在一起训练。

  十人围着高槛并不急于进攻,慢慢转动起来,速度越来越快,一般人面对这种情况,不用打,光转圈都能转晕了。

  高槛不动如山,反而闭起了双目,静待他们攻来。

  童刚见高槛不动声色,大喝一声,十人会意,齐齐向高槛围攻而至。

  十只砂钵般大的拳头齐齐落在了高槛身上,传来一阵沉闷的噗噗声。

  童刚还以为高槛闪避不及才被击中,哪知道打到高槛身上的拳头如同击在了坚硬的土墙之上,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拳头袭来,瞬间传遍了全身。

  十个人疼的龇牙咧嘴,撤拳出腿,又是一阵更为沉重的闷响,可高槛依旧巍然不动。

  仿佛不过瘾似的,还扭了捏脖子,发出了一阵咔咔的脆响。

  童刚等人见状,大惊失色,正欲后撤。

  高槛紧闭的双眼却突然睁大,脚下一顿,向上跃起,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回旋踢,鞋底在十人脸上重重的印了上去。

  啪啪啪……十声巨响,十具高大的身躯齐齐飞了出去,落在了两米开外。

  一力降十会。高槛已经留手了,不然这十人都会命丧脚下。

  他今天的目标只有童刚一人,不想殃及池鱼。

  被扫倒的众人忍痛爬起身来,每人脸上都有一道鲜红的脚印,疼得他们眼泪都快下来了。

  童刚强忍着剧痛,再次指挥众人围攻。

  不想这次高槛没给他们机会,一道快得令人发指的身影迅速冲到了他的身前,一张无比英俊的脸邪笑着贴在眼前。

  童刚浑身的汗毛都被吓得倒立了起来,刚要伸手推开,就感觉自己下巴一疼,整个人向上飞了起来,足有一丈高。

  飞在空中的童刚心里那个悔啊,老子都已经够重视这小子了,没想到还是小看他了,太恐怖了。

  早知道就不和他作对了。完了,老子这条小命算是交待在他手里了……

  可怜的童刚想错了,高槛这无耻之徒可不单单想要他死。

  正要再次围攻的其余九人,冲到一半就吓得来了个紧急刹车,一脸惊恐的望着飞起来的童刚,其中有两个居然尿了裤子,没一个再敢上前半步。

  可怜的童刚落到一半时,又被高槛一脚给送了上去,这次飞得更高,还有一口老血喷洒而出……

  再落下再飞起,一次比一次更高……

  就这样高槛一边嘴里哼着我要飞得更高,一边踢着人肉足球……

  擂台下的将领和士兵们早已经陷入了痴呆状态,一个个脑袋在高槛的指挥下上下来回作点头状,跟机器人似的。

  刚开始还能听见童刚的惨叫和喷洒的鲜血,七八脚之后就已经没了声息,就这还是高槛故意留手了,不然只需要一脚就行了。

  他要立威,让所有人看看和他高大衙内作对的下场。

  十几脚过后,童刚已经不能称之为尸体了。

  高槛的脚法太犀利了,力量拿捏的极其精确,只伤他肌肉,不伤他筋骨,生生的把童刚踢成了一滩烂肉,连着筋骨的烂肉……

  其余九人早就很没骨气的逃出擂台了,为自己的好运气而暗自高兴,也为童刚的悲惨下场而瑟瑟发抖。

  整整二十脚过后,高槛不踢了,实在没地方下脚了。

  他不想把脑袋也给踢爆了,太血腥!咱们高大衙内是个爱干净的人,最见不得血肉模糊的场面。

  再看童刚,软绵绵的摊在擂台上,浑身的毛孔都在往外渗血。

  数千将士都不忍再看了,还有的正在低头狂呕……

  高槛很不解气的对着童刚的尸体吐了口唾沫,回身对着所有人大喊了一声:

  “还有谁?”

  场下静悄悄的,许久都没有一丝声音。

  高槛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很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以后我就是捧日军的都指挥使了!”高槛一脸邪魅的冷笑道。

  “参见都指挥使大人!”所有将士,齐齐跪拜高呼。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高槛环视了一周。

  “从现在起,不管你是将军还是兵士,都要服从我的命令,不愿意待的,趁早滚蛋。再出现目无军纪、顶撞上官、欺负百姓的,童刚就是下场。”

  “给你们半天的时间考虑,到了明天,老子不想再见到下一个童刚,听明白了没有!”高槛厉声大喝。

  “谨遵都指挥使大人号令!”将士们高声回应。

  “解散!”

  当晚,高槛没有回家。

  他派马忆安回去把军中发生的事向高俅汇报,好早做准备。

  而他则和士兵们同吃同住,自古善将兵者莫不如此。

  他想早日熟悉自己的士兵,日后,这些人将会是自己坚强的后盾和生死兄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