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二十章 桥边姑娘

第二十章 桥边姑娘


  “不,太后,用不了那么长时间。”高槛自信地回答。

  “小子自信最长三年即可凭军功封侯!”

  高槛说完,右手指天立誓:

  “太后作证,小子今日对长公主发誓,三年之后定以冠军侯的身份迎娶公主!”

  赵金奴听了,也暗自为高槛自豪,心道:

  “不愧是我赵金奴看重的如意郎君,就算三年后你不能封侯,金奴此生也非你不嫁了!”

  高槛不知道金奴也在心里许下了痴心的誓言,只是满脸真诚地看着她。

  “好,有股子傲气,哀家替官家答应了,就等着你三年之后来迎娶金奴!”

  向太后轻怕大腿,高兴地说到。

  “好了,你们年轻人自个去谈情说爱去吧,哀家也困了!你们先下去吧!”

  说着,老太太打了个哈欠,作势就要躺下小憩。

  高槛和赵金奴应声告退。

  御花园里,绿树成荫,百花争艳,一对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

  高槛和赵金奴并肩走着,两人都低着头,若有所思。

  高槛前世也没谈过恋爱,不知如何哄女孩子开心。

  死鬼高衙内倒是常常调戏小娘子,可总不能把那下三滥的手段用在公主身上啊。

  妞~给大爷笑一个~

  不被赵佶剁碎了喂狗才怪!

  “公主……”

  “槛哥哥……”

  两人同时开口了,又同时尴尬地低下了头。

  “砰~啊!”两颗脑袋装在了一起,这下更尴尬了,高槛撞墙的心都有了。

  “公主你没事吧?”高槛担心的问道。

  能没事吗?他的猪头跟个铜锤似的,赵金奴被撞的差点跌进旁边的花丛里去。

  幸好高槛身手利索,大手一抄就把可人儿揽在了怀里。

  这暧昧的姿势就不用描述了……

  赵金奴瞪着大眼睛,惊恐地看着贴近她脸庞的情郎,感受着高槛有力的臂膀和强壮的身体。

  高槛身上男人特有的气息传进了她的嗅觉神经,小姑娘的俏脸腾的又升起来两朵桃花。

  高槛甚至能听到赵金奴砰砰的心跳声,那柔弱无骨的触感和令人迷醉的芳香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了足有一刻钟。

  “快亲啊,傻小子!”一道熟悉的声音迫不及待的传了过来。

  两个小情人扭头一看,坏了!

  不远处的大树后面,赵佶和高俅君臣二人正探头探脑的窥视着他俩。

  高俅见儿子傻乎乎地搂着公主,好久都没有动静,心里一着急就喊了出来。

  两个为老不尊的家伙见行踪暴露了,干脆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赵佶清了清嗓门,对高俅说道:“高爱卿啊,今日这月色可真美呀!走,咱们到前面赏月去!”

  高俅抬头看看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愣了一下,才恍然大悟似的跟了过去。

  两个老东西,旁若无人地从高槛和赵金奴身旁走过,边走边聊着。

  “是啊,官家,这月色当真是美极了!”

  “哈哈哈……”

  被当做空气的两个小情人羞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高槛脸皮厚,倒没什么,低头傻呵呵的挠了下脑袋。

  赵金奴又羞又恼地对着对个两个老家伙的背影重重的剁了一脚,转身掐住高槛胳膊上的细肉使劲地拧了一圈。

  “都怪你!”

  高槛疼得龇牙咧嘴,连连求饶。

  当然是装出来的,高大衙内硬抗十个悍卒都毫发无伤,赵金奴那小手能有多大力气!

  在高槛的求饶声中,赵金奴又掐了几下方才解气,撅着小嘴低头站在了原地不做声了。

  高槛鼓起勇气,拉起了赵金奴的一双柔夷,满脸温柔的说到:

  “金奴,你……我……”

  可犹豫了半天就是说不出来,他本想说自己很喜欢赵金奴,谢谢她对自己的感情。

  可一想到赵金奴才十五岁,到嘴边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

  十五岁才多大,后世这么大的小姑娘们还在上初中呢,高槛心中有种深深的罪恶感。

  “别说了,槛哥哥,你的心意我都懂。”赵金奴低着头,不敢看高槛。

  “金奴等着你封侯之日来迎娶金奴!”说完小脑袋垂得更低了。

  高槛还能说什么呀,一把将赵金奴拉进了怀里,温柔得抚摸着她的秀发。

  “公主对高槛的深情厚谊,高槛没齿难忘,今生必不负公主一片痴心!”

  “自从初次在慈宁殿相遇,我就对公主念念不忘,本想找父亲向官家求亲,又不知公主心意,怕唐突了佳人!”

  高槛本想趁机吟一首浪漫的诗词,逗赵金奴开心。

  可想来想去,脑子里冒出来的大都是南宋以前的诗词,暗骂大猩猩就不能把自己再往前送送,哪怕是唐朝他还有宋词可以剽窃啊。

  无奈只能作罢。

  “公主,我给你唱首歌吧!”高槛灵机一动,他突然想起了穿越前正流行的一首《桥边姑娘》,正好改一改唱给赵金奴。

  “好啊好啊!”赵金奴高兴地拍手说到。

  “金奴还没听过槛哥哥唱歌呢!”小萝莉满眼都是期盼。

  那我唱了啊,可不许笑话我,高槛清清嗓子:

  暖阳下我迎芬芳

  是谁家的姑娘

  我走在了那座小桥上

  你抚琴奏忧伤

  桥边歌唱的小姑娘

  你眼角在流淌

  你说一个人在逞强

  一个人念情郎

  ……

  ……

  一曲唱罢,赵金奴早激动地已泪流满面。

  这种后世流行的网红歌曲,哪是她这个纯洁如同白纸一样宋朝公主能抵挡的,当场给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她和高槛第一次相见,不就是在慈宁殿外的小桥上吗?这是情郎特意为她临时创作的歌曲啊!

  从未听过的美妙旋律,通俗易懂的歌词,加上高槛那充满磁性的嗓音,把小姑娘震撼的不要不要的。

  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柔情,一头就扎进了高槛的胸膛里,再也不出来了!

  怀春的少女都是这样,高槛无耻的享受着怀里的温香软玉,恨不得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直到永远。

  他刚才唱歌的时候是带了真情实感的。

  初见赵金奴的惊喜和她对自己的柔情,以及想到后来她被金人掳走,惨遭凌辱,最终客死他乡的悲惨遭遇,全都被他唱进了歌里。

  此时此刻,他只想永远保护好这个对自己一片痴心的小姑娘,不让悲剧重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