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二十二章 收服武二郎

第二十二章 收服武二郎


  其他将校们见主将居然要和士卒一起操练,互相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的钦佩。

  愣了愣神,赶紧督促手下将士跟上!

  三千捧日军将士,排成了一条长龙,在主将高大衙内的率领下,全身披甲,呼哧呼哧的在大路上飞奔。

  两千杂兵在军需官范学栋的指挥下,热火朝天的忙着建设训练场地……

  高大衙内卖开两条大长腿,一马当先,把大队人马甩在了身后。

  四虎一剑生怕自家衙内一个人落了单遇到危险,平了老命的追赶着。

  “衙内,慢点……”马忆安扯着喉咙让高槛等等他们,可高槛像没听见似的,眨眼间就跑的没影了。

  “衙内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这都能赶上千里马的速度了……”

  “赤兔也不一定能跑这么快呀!”殷家兄弟边跑边发着感慨。

  “行了,快追吧,但愿别出什么岔子!”马忆安催促着哥俩。

  “幸亏咱哥几个平时跟衙内一起训练,不然今日可就丢了大脸了!”范天喘着粗气说到。

  五人身后百米远处,大队人马稀稀拉拉的越来越远,最后干脆看不见了。

  一路上不断有贩夫走卒经过,莫名其妙地看着这群军汉累得像死狗似的伸着舌头往前狂奔,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纷纷指指点点的议论了起来。

  “要打仗了吗?瞧这帮家伙一副拼命的架势!”

  “不像,虽然穿着铠甲,可是又没带军械,不像是去打仗,也没听说哪里出什么事啊?”

  “莫不是要去哪里抢掠吧?”

  “京畿重地,你见过几千军士去抢掠的吗?”

  “一群神经病……”

  ……

  汴京城墙上,守城的兵士见远处扬起大片灰尘,以为有敌袭,慌慌张张地跑去给上官报告,上官爬上城墙一看也吓了一跳,又去给上上官报告,一层传一层,很快就传到了高俅耳朵里。

  高俅有点不信,那边是自己儿子的大营啊,有敌袭的话他臭小子应该早派人来报告了。

  为确保万无一失,高太尉下令,派出了侦骑。

  片刻工夫,数十名斥候大马冲出了朱雀门。

  半个时辰后,斥候来报,乃是捧日军高大衙内带兵在城外操练。

  高俅这才放下心来,暗骂臭小子害他虚惊一场。

  ……

  高槛只用了一刻钟的时间就跑到了汴河边上。

  脸不红心不跳,觉得没活动开,又趴在地上做了1000个俯卧撑和深蹲。

  抬起头向远处眺望,还是看不到一个人影,高大衙内干脆躺在了一颗树下,嘴里叼着一根草欣赏起了风景。

  又过了一刻钟,四虎一剑才连滚带爬的追了上来。

  看见自家衙内躺在树下休息,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扑通扑通地也躺了下去,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没出息,跟衙内我混了这么久,一点进步都没有,真给小爷我丢脸!尤其是你们殷家两兄弟,就知道吃,胖成这样,活该累死你们!”

  高槛一脸嫌弃地数落着他们。

  几人也不回话,只是哼哼唧唧的叫唤着。

  气的高槛上去每人屁股上踢了一脚。

  又过了一刻钟,其他人才陆陆续续的跟了上来。

  高槛和四虎一剑站在树下的阴凉处盯着最先赶到的军士,跑在最前面的正是早饭连吃了三大碗的武松。

  这家伙此时也是气喘如牛,耷拉着脑袋,两条腿软得跟面条似的。

  刚刚坚持到大树跟前就一头栽倒了,伸手扯着衣领子,汗水早已渗透了全身。

  高槛上前打趣道:

  “吆~这位壮士,撑不住啦,本将军还以为你那么能吃,肯定也有两下子,没想到也是个怂货!别以为你在校场上打嗝放屁老子没发现你!”

  跟着武松跑来的几个军士一阵大笑。

  武松腾身站了起来,不服气,扯着脖子嚷嚷道:

  “俺每天都吃不饱,身上没力气,一顿饭能把亏欠的身子补回来吗?”

  武松又喘了几口气,缓和了一下才洋洋得意的说到:

  “俺力气大着呢,去年俺在景阳冈上可是赤手空拳打死过大虫的!要是顿顿都给俺肉吃,虽然比不得将军你,但肯定比他们几个强!”

  武松指了指高槛身后的四虎一剑,很是不服气。

  那意思就是说,他们几个跑得快只是因为平时吃的好罢了,又什么了不起的!

  高槛听乐了,四虎一剑正要上前教训武松,被高槛给瞪回去了。

  又遇见一位梁山好汉啊,打虎英雄武二郎,你们几个憨货不知道人家底细,傻乎乎地上去,挨打不说,关键又要丢他高大衙内的脸!

  “你叫武松?可是清河县的武二郎?”

  高槛一脸激动,笑眯眯地盯着武松,脸都快贴到一起了。

  武松心里暗道不好,莫非是他杀西门庆的事发了?但他性格豪迈,敢作敢当,索性承认了,大不了就是个死嘛,怕个求!

  “正是某家,将军认得俺?”武松有点不安。

  “打虎英雄武二郎的大名谁人不知啊?本将军最是欣赏你这种好汉了!”

  四虎一剑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衙内什么时候认识他的,没印象啊!

  高槛继续说到:

  “你不是在阳谷县做都头吗?怎么又到汴京来了?”

  武松见高槛不像是作假,就把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将军有所不知,小人本来都头当的好好的,可恨那西门庆和俺家嫂嫂通奸,二人合谋毒杀了俺哥哥。

  小人气愤不过,就杀了二人,带着证据去县衙自首。谁知那县令不知收了西门家什么好处,要把俺刺配流放。小人一时气恼,就打出了公堂,逃了出来。

  后来官府大肆搜捕,小人无处安身,就流浪到了汴京。听说捧日军招兵,小人身材高状就混了进来,讨口饭吃。”

  武松一口气说完,高槛拍手称快:

  “好,好一个嫉恶如仇的武二郎,似那等奸夫**就当千刀万剐,只是可怜了你家哥哥!既然来到了我捧日军,那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有本将军在,没人敢来找你麻烦!”

  武松见高槛说的义愤填膺,大为感动,当场拜倒:

  “承蒙将军不弃,愿意收留,小人日后必为将军效死!”

  “壮士快快请起,如不嫌弃,就来给我做个亲兵队长如何?”高槛双手扶起了武松,趁机招揽。

  “武松求之不得!”武松抱拳行了一礼,高声回道。

  “哈哈哈,那以后就是自家兄弟了,跟他们一样,叫我衙内就行。”

  高槛拉着武松的手,指了指四虎一剑说到。

  “谢衙内哥哥!”武松也跟着高槛大笑了起来。

  几人说话间,大队人马在各自将领的催促下陆续赶到。

  不愧是上四军的人,虽然都累得要死,但还是勉强坚持着按时到了。

  高槛让武松挑了五十名先到的士卒,充作亲卫,其余人原地休息了片刻,再次返回。

  一个早晨,着甲行军六十里,全军除了高大衙内都累成了狗。

  午饭是大米饭加红烧肉,照例一大碗菜汤,军士们吃得狼吞虎咽。

  饭后休息了一个时辰,高槛又带着他们来了一遍六十里急行军。

  晚饭后,在军士们的哈欠声中,带队的将校又给他们上了一个时辰的忠君爱国的思想教育课,一天的操练才算作罢。

  夜晚,军营里鼾声雷动,没一个人还有精力干别的事情。

  高槛巡视了一遍,也满意的睡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