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苍穹书院 > 重生之我是高衙内 > 第二十三章 月度考核

第二十三章 月度考核


  第二天卯时,军鼓准时响起。

  这次不用军官们催促,士兵们速度快了很多,高大衙内才刚刚穿戴整齐,士兵们已经在排队打饭了。

  傻大个武松屁颠颠的给高槛端来了饭菜,自个捧着大海碗就蹲在高槛旁边大吃了起来。

  刚吃了半碗饭,武松屁股上就挨了一脚。

  “去再给衙内我盛一碗去!”

  武松嘴里还嚼着肉呢,一看高槛的碗空了,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

  “衙内,俺武二自认吃饭已经是军中无敌了,没想到您才是真正的高人呐!”

  “少废话,快去,饿死老子了!”高槛骂骂咧咧的叫唤着。

  昨日高大衙内是在大帐中用早饭的,除了四虎一剑,士兵们谁都没见识过高槛的饭量。

  武松来回跑了三趟,最后干脆拉着火头军一起抱来了三个大盆:一盆炊饼、一盆红烧肉、一盆菜汤。

  正在吃饭的兵士们呼啦啦的围了一大圈,惊恐地看着高大衙内大快朵颐。

  那场面、那气势好似饕餮降世。

  血盆大口一张,一个大炊饼就直接下去了,别人吃肉都是一口一口的来,高大衙内直接端起大木盆就往嘴里倒啊,真是遇神吃神呐!

  武松比昨天多吃了一碗,饶是如此也暗恨自己生不逢时,遇上了高大衙内这么个怪胎,往后军中大胃王的称号,该让给衙内了!

  武松扳着手指头算了一下,衙内整整吃了十个军汉的饭量!

  吃饱喝足以后,又开始了一天的操练。

  为防止发生像昨天那样的乌龙,高槛派人提前通知了汴京守卫。

  今天高大衙内,刻意放慢了速度,和军士们跑在一起,不断的“鼓励”着他们。

  “你们这群菜鸟,太慢了,你们的力气昨晚都用在婆娘的肚皮上了吗?再给老子快点!”

  高槛手里拿着个铁皮做的大喇叭,扯着嗓子大吼着,手还在指指点点。

  “你们几个,对,说你们呢!看什么看,甜水巷的小娘子都比你们几个快!还不快追!”

  被教训的几个士兵羞愤得脸都绿了,甜水巷那可是寻花问柳的地方,可恶的高衙内把他们比作青楼的娼妓,这如何能忍?

  一咬牙,使出了吃奶的劲就追了上去!

  “你们早饭吃的是草吗?草原上的王八羔子为什么瞧不起你们?还不是你们就像个吃草长大的两脚羊!”

  “保持队形,都头是干什么吃的?真把自己当羊群啦?”

  ……

  回来的路上,沿途的百姓们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一个领头的将领边跑边骂,憨痴的军汉们排着整齐的纵队,边跑边大声唱着:

  “你们是什么?”

  “菜鸟!”

  “你们是什么?”

  “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高大帅的衙内要把我们消灭!”

  “……”

  士兵们早就被残酷无情的、卑鄙无耻的高大衙内打击的体无完肤了!

  中午有几个刺头不服高大衙内的“辱骂”,纠集了百十号人,扬言就算豁出这条贱命也要找回男子汉的尊严!

  可是,在高大衙内的冷笑声中,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全都哼哼唧唧的躺在了地上,一个个鼻青脸肿得惨不忍睹!

  最后全都服服帖帖的了!

  “你们这些软脚虾,还能要点脸吗?长得有衙内我帅吗?还敢跟我要尊严!吃肉的时候怎么不跟老子要尊严?……”

  就这样,回来的三十里路上,除了整齐的跑步声和高大衙内嚣张的叫骂声,队伍里再也没有半点嘈杂。

  吃过晚饭,趁着休息的短暂时间,高大衙内宣布了三条规矩。

  一是凡是有人能在他手下撑过十息,就可以免于操练,并且官升一级。

  二是凡是有人故意欺负自己或者欺负自己家人,必须还手,打赢了有赏,打输了认罚。除了皇亲国戚,任何人都适用这一条。

  三是军中内部有仇怨,公开在擂台解决,不许私斗,不许伤及家人,否则打断手脚,逐出军营。

  然后,高大衙内走上了擂台,颐指气使地说到:

  “衙内我今天对个别军士,稍有体罚辱骂,若有不服本衙内比自己帅的,现在就可以上来比试。”

  军士们静悄悄地望着在台上装逼的高大衙内,心里恨得牙痒痒,可是想了想自己爹妈没给生出一张好脸蛋,都无语的低下了头。

  “没把握的话可以多叫几个帮手一起上啊!”高大衙内继续凭实力装逼。

  “衙内,他们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上去找醉受呢!童刚的血还没干透呢!”

  武松这个憨货,傻乎乎的嚷嚷着。

  “唉!无敌是多么寂寞啊!”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地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高大衙内恬不知耻的哼哼着走下了擂台,留下军汉们在微风中凌乱……

  军需官范学栋前来汇报,说训练场和设施已经建设完成,请衙内前去验收。

  高槛来到训练场检查了一番,非常满意。

  接下来的训练就在大营内的训练场进行,队列、跑步、俯卧撑、仰卧起坐、深蹲、蛙跳、引体向上、越障、绳梯……后世军队训练体力、耐力和集体协作的玩意全都用上了。

  但每隔七天,就会把军士们拉出大营来个三十公里武装越野。

  如此一连训练了一个月时间,一众将校们也都熟悉了整套作训流程,士兵们虽然叫苦连天,但是在三餐肉食的诱惑下也都坚持了下来。

  月末,全军训练考核,整个捧日军除了高大衙内全部参赛。

  高大衙内设置了团队比赛和单人比赛两个大项。

  团体赛分设:队列队形、二百步神臂弓骑射射击(精度射和速射)、五百步障碍赛跑(20个障碍物)、泅渡汴河、短矛投弹(投准和投远)和六十里越野跑。

  个人赛除增加了搏击,少了队列队形以外,和团体赛相同。

  经过三天紧张激烈地角逐,团体赛前三名分别被左厢一军三营、右厢一军一营和右厢一军四营夺得。

  个人赛,武松霸气的包揽了六项全能冠军、亚军令人意外的被刘锡夺得、季军更意外的被辅兵中的一个叫张艺骞的家伙给夺去了。

  奖励丰常丰厚。团体奖第一名奖励大红战旗一面,高槛特地求来了苏轼老爷子的墨宝,又托赵金奴命宫中文绣院的女官缝制,上面用金丝绣着金灿灿的“大宋皇家捧日军第一营”。

  第二名和第三名除了名次先后的区别,其他的都和第一名相同。

  获奖的三名营指挥耀武扬威的举着战旗在其他营官面前显摆,只气的他们咬的牙齿咯咯响,发誓下个月要更加凶狠的操练手底下的蠢货们,争取打进前三,夺过他们手中的战旗。

  除了拥有战旗的荣耀,第一营指挥使获得了100贯的奖励,其余将领兵卒不管官职大小皆有20贯的赏钱。

  第二营和第三营,营指挥各赏80贯、60贯,其余人等赏15贯、10贯。

  个人六项全能冠军武松,赏钱100贯,升为亲卫军都头队长、陪戍校尉,从九品上。

  亚军刘锡赏钱80贯,因为刘锡身为捧日军副都指挥使,高大衙内无权给他升官,只能进宫去,死皮赖脸的缠着未来老丈人赵佶,给他讨了个从四品上的宣威将军封号。

  季军张艺骞赏钱60贯,升为亲卫军副都头陪戍副尉,从九品下。

  而个人赛冠亚季军的荣誉锦旗是以太尉府的名义颁发的,一用材料和做工与团体赛前三相同,唤作“大宋皇家捧日军月度考核冠(亚/季)军”,作为荣誉仪仗用时可以插在背后。

  一场考核下来,军中训练热情愈加高涨,许多军士晚上偷偷跑去训练场加训,有成绩太差又不想太辛苦的,甚至被自家婆娘踢下了炕头。

  为了荣誉,也为了更好的待遇,所有人开始发疯般的投入了训练。

  高大衙内一个月的辛苦终于初见成效,他得以抽出时间来,准备下一步行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